第21話-夏綠蒂跟伊莉莎白打架

伊莉莎白拿起搖鈴輕晃幾下,那是召喚女僕進來我房間的道具。

只要輕搖幾下,在外面走廊上待命的女僕,其手上的魔法手環就會微微縮緊,提醒女僕要進來我的房間。

但是在夜晚只能召喚夜班的女僕,因為貝兒現在已經休息了。

過沒多久,房外便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是。」

銀色短髮女僕慢慢走了進來。

她先走到伊莉莎白面前行禮,接著才又對我行禮。

看來對女僕們來說,伊莉莎白的地位比我還要高。

難道說我在大家心目中並沒有那麼偉大嗎,總覺得有點無法接受。

「去妾身的房間把貝兒還有伊莉雅叫過來。」

「遵命。」

我聽到了無法忽視的內容,立刻吃驚的張大了嘴巴,但是伊莉莎白卻示意我閉嘴。

等到女僕關上房門後,我就再也忍不住了!

「等一下,妳說去妳房間叫貝兒過來是怎麼一回事?」

「就是妳腦袋裡想的那麼一回事!」

「妳剛剛不是才說過那是開玩笑的。」

「妾身隨便說說妳也信,真是天真的孩子。」

「妳怎麼可以這樣子!妳真的好過分!妳明明就知道我很喜歡貝兒,還故意對她出手!」

「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早在貝兒成為妳女僕之前,她就已經是妾身的情人了!」

「鳴……」

聽到伊莉莎白這麼說,我忍不住開始抽抽噎噎起來。

「哼,妳又要哭了嗎,真是愛哭鬼呢。」

「吵死人了!我才不會哭呢!」

非常生氣的我,連忙將掛在眼角的淚水給撥掉,並且張大雙眼瞪著伊莉莎白。

「那麼妳希望妾身將貝兒讓給妳嗎?想要的話就說一聲呀!」

「總覺得妳今天好討厭哦!」

「明明就是妳太幼稚了,就不能成熟一點嗎?」

「可惡!」

「妳知道貝兒為什麼今天會迫不及待的想要下班從妳身邊離開嗎?那是因為妾身叫她過來侍寢!」

一邊說著我最不想聽到的話,伊莉莎白一邊露出了壞心的笑容。

「妳……真的太過分了,我現在有點生氣哦!」

「妳臉上的表情很不錯……哦,這就是妳的守護者,記得是叫艾莉,對嗎?」

伊莉莎白真不虧是活超過5000年的上古吸血鬼,就算艾莉將鐮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臉上的表情也絲毫沒有動搖。

她反而還用空洞的眼神看著我,彷彿我正在作一件無聊的惡作劇一樣。

「妳難道就不怕我殺了妳嗎?」

我咬牙切齒的說。

我現在真的很生氣,搞不好真的會叫艾莉砍下伊莉莎白的頭也不一定。

不過除非心臟受到破壞,不然上古吸血鬼就算頭被砍下來也不會死掉。

「妳覺得妳殺了妾身之後,還會有機會跟貝兒親熱嗎?」

「……」

我們兩人互不相讓的瞪著對方一會兒後,我決定放她一馬!

絕對不是我擔心不能跟貝兒親熱,絕對不是哦!

「艾莉,妳先回去吧!」

「是,主人。」

艾莉將鐮刀放進異次元空間後,慢慢鑽回我的影子裡。

「哼,看來妳稍微變得成熟一點了!不要老是沉浸在自己的幻想裡,有時候認清現實也是很重要的,知道嗎……」

「妳這個大混蛋!」

就在伊莉莎白準備得意洋洋的說教時,坐在她對面的我撲向了她,並且用兩隻手用力捏住她的臉頰。

由於我撲上去的力道並不小,就連伊莉莎白坐的沙發都被我給撞倒了。

雖然伊莉莎白臉上有一瞬間浮現出驚訝的樣子,但是她馬上就展開反擊了!

「啊,痛痛痛!妳居然抓我的胸部!而且還抓得好大力哦!妳是想把它們給扯下來嗎?」

想不到言行舉止總是很優雅的伊莉莎白居然會用兩隻手用力捏我的乳房,老實說我真的嚇了一大跳。

「哼!小丫頭,想要跟妾身玩這招,妳還早5000年呢!」

「可惡!」

身為真祖吸血鬼的我,就算用拳頭跟太古巨龍互毆也不會輸的。

但我並不是真的想要取伊莉莎白的性命,所以我留了不少力,結果反而是她手下不留情。

「哦鳴!」

想不到伊莉莎白居然還用腳用力踢我的下面,她真的是很兇狠耶!

雖然我的身體是女人,並沒有男性那樣的外生殖器官,但還是非常的疼痛。

我痛苦的用雙手摀住私處,翹高了屁股,難看地趴在地上。

「哼!」

伊莉莎白從地板站了起來。

她走到我的背後,還用腳踢了我的屁股幾下。

「可惡!」

我連忙施放<恢復術>,下腹的疼痛立刻減緩了。

重新振作起來的我,再度撲向了她。

但早就已經有所準備的伊莉莎白,馬上將身子向後移去,結果我的手只有扯下她的內褲而已。

「哈!」

我對她扮了一個鬼臉,然後當著她的面將那條細繩內褲給撕成兩半。

「臭丫頭,那條內褲很貴的!」

看來伊莉莎白真的生氣了,因為她臉上的表情變得很難看。

「哈哈哈……」

我得意的對她笑,並且對她擺出勝利的姿勢。

想不到這次換她撲了過來。

「妳幹什麼啦!」

我作夢也沒想到,平常總是很冷靜的伊莉莎白,竟然會像瘋狗一樣開始撕扯我身上的睡衣。

「真是有夠無聊的內褲,妳就不能穿性感一點的造形嗎?」

大獲全勝的她,手上拿著我剛剛還穿在身上的白色中腰平口內褲。

她站在我面前,一臉得意的俯視著坐在地上的我。

然後她竟然還拿到鼻子附近作出了嗅聞的動作。

「好臭哦,妳剛剛該不會嚇到尿出來了吧?」

「才沒有咧!妳不要亂說話!」

由於伊莉莎白臉上的表情非常認真,我忽然對自己沒什麼信心。

搞不好剛剛真的有漏出一些也不一定。

「哼,連一根毛都沒有的小丫頭,也敢這麼囂張。」

伊莉莎白看著我有些紅腫的胯部,然後露出輕蔑的表情。

「可惡,妳的毛很多是吧,那我就把它們全扯下來!」

一聽到我這麼說,伊莉莎白馬上用雙手摀住自己的下腹,並且很緊張的向後退。

「喂!妳可別亂來哦!扯下那裡的毛可是很痛的!」

「聽起來妳好像很有經驗嘛!」

我一邊笑著說,一邊對她張開雙手。

兩隻手不斷作出抓握的動作,老實說非常的難看。

不過房間裡就只有我跟伊莉莎白,應該沒什麼關係。

一道敲門聲打斷了我們之間的戰鬥。

「哼,她們來了,不跟妳玩了!」

伊莉莎白氣憤的對我說。

「哈,妳怕了嗎?」

「妳有種再說一遍!」

「……」
可惡,我竟然還真的不敢再說一次。

難道說我骨子裡其實是在害怕伊莉莎白嗎?

「進來!」

伊莉莎白不再理會我,對著門外大喊。

當貝兒跟伊莉雅走進房間時,馬上被凌亂的房間給嚇了一大跳。

但她們什麼話也沒說,默默的低頭向我們行禮。

不過這次是先向我行禮,然後才是伊莉莎白。

話說回來,她們身上都披著一件大衣,該不會裡面都是穿著性感內衣吧?

「哼,妳想要看嗎?」

輕易察覺到我內心的想法,伊莉莎白雙手交叉在胸前,一臉很了不起的站在我面前。

話說回來,她明明就光著身子,長滿綿密陰毛的陰部都被我看得一清二楚,為什麼還可以對我擺出這種態度,我還真的是有點佩服她的羞恥心呢。

不過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身上只披著被撕得面目全非的連身裙……

不,現在只能說是一塊破布了,因為它已經被伊莉莎白撕到幾乎看不出原形了。

「好了,妳們快點脫給這個處女看吧,她已經迫不及待了!」

「妳……妳不要胡說八道啦!」

雖然嘴巴這麼說,但我心裡其實還挺期待的。

我終於可以看到貝兒的胸部了嗎?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