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箱

「大小姐,已經把料理拿來了。」


那樣告知後,女僕把料理放置在木箱上了。


「謝,謝謝……期待,吃東西……」


(怎樣吃啊――!?)

女僕把盤子和玻璃杯放在箱子上後退了一步。

就像除此之外甚麼都不會做一樣。

「冒味請教……為甚麼會放在箱子上……?」

「我無法回答,但是,如果您能稍微看著箱子的頂部的話。」

「呼呣。」

雖然對女僕說的話感到困惑,但還是照著她說的那樣,盯著箱子的頂部看了。

然後,不知為何,食物和玻璃杯沉進箱子中了。

雖然箱子的蓋子沒有打開,但箱子的頂部就像湖面打著波浪一樣,然後緩緩地沉下去了。

「這,這是……!?」


賽方因為太驚訝不由得睜大雙眼。

「雖然不清楚原理,但大小姐的箱子有著這樣不可思議的能力。」

「很厲害呢……」

王子的雙瞳就像小孩般閃閃發亮。

湧出了想知道更多的心情,但同時也有不想勉強如此抗拒與人見面的她的想法。

在賽方煩惱中時,箱子中的女性呼喚了旁邊的女僕。

「卡蒂娜。」

「就在旁邊喔,大小姐。」

「紅,紅酒……看上去就很高級,明顯地貼著標籤的黑色瓶子……有帶來嗎?」

「是的,請問有甚麽問題嗎?」

「在一起的……黃色瓶子,貼了感受不到品味,奇怪的標籤的紅酒……有嗎?」

「是的,確實是有的。」

「那,那麼……在這之後,紅酒的追加,全部……黃色,的。」

「清楚了。」

女僕――卡蒂娜點頭的時候,空了的玻璃杯就像剛才的相反般升了出來。

看到那個後,王子詢問了。

「冒味向您請教――為什麼,會選黃色的?只從瓶子的外觀來看,似乎是便宜的三等貨……」

「是,是的……如果……只看,瓶子的話,是的,但是……那個黃色瓶子,標籤……上,有印著小小的是王家御用的印……。相反一看,雖然外表是……高級品的那個黑色……瓶子,沒有那個……比甚麼都重要的,如果在現在,王城的宴會喝,味道……的品格……不足夠……」

「呵。」

( 怎樣,確認瓶子的外觀的!?)

在心中那樣吐槽的同時,在一邊聽著的聽眾們已經偷偷開始去拿黃色瓶子的紅酒,真會見風轉舵。

賽方也一樣,對她是怎樣看到箱子外面這點也抱有疑問,但對她的指摘更感興趣。

實際上,當她在說明黑色瓶子的紅酒時,也有類似的想法。

「不好意思,是卡蒂娜嗎?要追加紅酒的話,我那份也想拜託你,黃色那個。」

「明白了。」

確認卡蒂娜行了一禮後離開了這個場所後,王子再次面向箱子了。

「對那個箱子很有興趣啊……怎樣確認周遭的?」

「詳,詳細的話……很抱歉,能,認為這個『箱』……是我的,魔法……的話。」

「那樣的話就沒辦法呢。」

魔法――是只要在這個世界的生物都必定會擁有的不可思議的力量。

那份力量多種多樣,像是冒險者和騎士等無法避免戰鬥的職業,被對方知道魔法的細節是與生命息息相關的。

就算不是頻繁戰鬥的職業,對在總是在甚麼裡討價還價的貴族和商人來說也一樣,守口如瓶是最基本的。

暴露了的話,可能會被利用來妨礙自己。

「那麼,在不侵犯的範圍內可以詢問箱子的事情嗎?」

「那,那樣的話……」

然後,在進行關於箱子的對話時,卡蒂娜回來了。

「讓您們久等了。」

「連我那份也拿來了,抱歉啊。」

「不敢當。」

賽方從卡蒂娜那裡接過了兩個玻璃杯,把其中一個放在箱子上面了。

當凝視著箱子上的玻璃杯的時候,好像有光一瞬間從下而上穿過玻璃杯了。

「啊,請等一下……這個,不能……喝。」

「呣,突然怎麼了?」

「卡蒂娜,把這個混進去……給你的人,臉還記得嗎?」

「是的,雖然是記得……」

「帶......警備,騎士的人去,那個人那裡。然後,帶來這裡。」

從這次的對話中,賽方馬上理解發生甚麼事了,馬上呼喚了自己身旁的護衛騎士。

「瑞克。」

「在這裡。」

對靠近的騎士點點頭,賽方指向了卡蒂娜。

「和她一起把添了這杯紅酒的人帶過來。」

「明白了。」

「是在箱子中的她特意想叫來騎士,可能會大鬧一場,小心一點。」

「是。」

瑞克敬禮後,和卡奇娜交換一兩句話後便開始行動。

用眼睛追著,賽方向箱子詢問。

「毒嗎?」

「是的。」

「為什麼,注意到了?」

還在箱上上的吧?這樣的言外之意向她詢問著,她毫不在意地回答了。

「多虧了,箱子……的斯。」

如果剛才的光不是錯覺,那就是可以判斷上面放置的東西有沒有毒吧――王子這樣推測的時候,箱子上的玻璃杯消失了。

「你要喝嗎?」

「……箱子對毒,也很強……」

「箱嗎……?」

雖然對她感到驚訝,但沒有得到確實的答案。

在回答之後,有一段喝紅酒的間歇。過了一會後,玻璃杯回到箱子的頂部了。

「是……貝爾加貝爾蒂的花蜜呢。」

「那是?」

「被使用的……毒的,種類。」

「那是怎樣的毒?」

「並不是會致死的種類……的斯。經口攝取,數日後……會有像嚴重感冒一樣……的症狀,大概一周內,會睡死的,毒的斯……」

「症狀會延遲發作嗎。」

「是的……但是,也是容易,有抵抗力的毒……攝取數次後,會產生……大概無效八成,的抗病性。」

在聽箱中的女性的說明時,賽方抱著雙手皺起雙眉了。

「不明白呢……用那樣的毒是為了甚麼?」

「貴族的話……當生病,的時候……會把醫生,叫來宅第……」

「嗯?」

「在背後操作,下毒的人,安排醫生的人,醫生本人……的話……會怎樣?」

「……原來如此嗎。」

賽方一副能接受,卻又驚呆了的臉嘆了口氣,叫來了自己的侍從。

「薩巴納斯,聽到了嗎?」


「是。」

「立刻,向父親大人報告。」

「明白了。」

目送敬了一禮的從者後,賽方再次看向箱子。

「很有趣呢,汝。」

「不,不敢當。」

「話說回來,還未問你的名字啊。」

「啊,是的……我的名字是莫卡,莫卡・菲爾塔・特尼普斯。」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