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話 好運酒

每天早上,母親會到黑貓亭幫忙準備房客的早餐。雖然是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加購的選項,但幾乎所有房客都會選擇住房加上早餐,畢竟這個村子也沒有什麼其他早餐的選擇,而為了應付一整天的熱量消耗,早餐的營養攝取是相當重要的。通常早餐的內容是一份村子裡生產的水果、兩塊黑貓亭自己烤的麵包、一碗湯、一杯酒,雖然稱不上華麗,但論份量也算上誠意十足,有些冒險者覺得不夠會自行添加一些肉乾條配麵包吃。


「哈哈哈哈!你們看,這就上上天特別眷顧我的證據,我今天一定特別走運啦!」黑色炫風的中衛艾登一大早就在吵鬧著跟所有冒險者炫耀,一般來說這種喧鬧的情景只有在晚餐時才會見到。


吵鬧的主題是母親送餐時不小心忙中有錯,把自己喝過一口的酒杯送到了艾登先生的桌上。等到母親發現後紅著臉去桌旁道歉想幫艾登先生更換全新的一杯酒,卻沒想到被艾登先生直接拒絕。


「這一杯不是普通的一杯酒,而是我們的天使卡蒂兒賜下神的祝福的酒杯,我今天一定會獲得幸運女神的眷顧,你們等著看好啦!」艾登說著自己編出來的歪理,一邊跟別的冒險者炫耀。其他的冒險者有的跟著起鬨,有的則是無視這樣的鬧劇,成為早餐時的意外插曲。


下午當冒險者陸陸續續從大森林回到酒館時,卻發現艾登一個人坐在正中間,桌上放置著無法讓人忽視的物品,那是一塊閃耀著暗紅色光芒的二級魔法結晶。通常來說在魔力濃厚的地方,魔法結晶會自然生成,但通常只有指尖大小。像是拳頭大的魔法結晶一般是打倒中型魔獸後,有時可以在身上取得。而這樣的魔法結晶按照品質,有些可以製作成上等的魔道具,或是成為魔法機關的魔力來源,或是提供給魔法研究者作為研究用途。


根據艾登的隊友所說,他們今天結束任務的內容正準備返回村子的方向移動,艾登突然腦中有一個想法,堅持要往一個方向移動,步行了大約十多分鐘以後,在一顆樹下發現了這塊魔力結晶。支部長約翰已經幫忙鑑定過,市場上大約值十到十五個金幣,可以提供普通人生活一年的金額。但因為這塊結晶不是任務提交的內容,而且拿到大城市的商業公會或魔法商店裡可能會有更好的價格,所以就沒有在村子內的冒險者公會收購。


原本在後場準備晚餐食材的母親看見這麼多冒險者圍繞著艾登,好奇的靠近一看,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興奮的艾登騰空抱起,轉了三圈。


「你看看!你看看!幸運女神確實對我特別眷顧,我的幸運女神就是卡蒂兒!」艾登藏不住滿臉的驕傲與得意的神情與所有羨慕的冒險者炫耀,畢竟這樣不用經過辛苦戰鬥的額外收入,不是每個人都會遇上。


「卡蒂兒不只是我們的救護女神,更是我們的幸運女神!為我們的女神乾杯!」同隊庫沙也跟著起哄,所以冒險者應聲喝采。只可憐母親依然被艾登抱著,紅著臉不知所措。


冒險者可以說是相當迷信的職業。畢竟每一天都在生與死之間搏命掙扎,每一個人都不知道今天早上談笑出門冒險,晚上是不是能平安回到酒館度過一天。每個冒險者也都累積了自己個人的幸運偏方或是忌諱的迷信。譬如有的冒險者如果離開酒館時看見黑貓穿越眼前,就會放棄今天的任務整天躲在房間;也有的冒險者只要看見三隻鳥在頭頂不停盤旋,就會決定即刻歸返。大部分的迷信都是出於少數經驗歸納所產生的偏誤,但對於冒險者來說,憂心害怕時更容易出意外,所以也很難說完全沒有道理。


其他的冒險者也想抱抱幸運女神分享喜氣,被艾登左右閃躲連忙躲避,說是不能讓好運分散出去。可憐的母親一邊尖叫一邊被艾登抱著在酒館裡左拐右竄,直到被約翰喝止才停止這場鬧劇。


第二天早上,艾登一大早就在座位等著母親,用認真無比的眼神說道:「請給我一杯好運酒。」


「加點一杯麥酒十銅幣,馬上來。」母親微笑著忽略聽不懂的部分,但艾登馬上強調:「不是一般的麥酒,是好運酒。」


「莫莉大姐的黑貓亭沒有這種商品喔,我們有麥酒、水果酒跟矮人火酒。」母親再一次強調,好運酒並不存在黑貓亭,甚至也不存在這個世界上。


「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整晚,到底為什麼我會受到幸運女神的眷顧,最後我終於想通了,最明顯的地方反而最容易忽略!」艾登開始發表他的新發現。


「卡蒂兒你有治癒能力對吧?而且你已經治癒了很多人,換句話說妳拯救了許多性命。不管什麼宗教或神明都告訴我們,善人會有好運,會得到神的眷顧。這個村子的大善人是誰?當然是拯救了我們性命好幾次的你莫屬啦!也因此卡蒂兒你充滿神的眷顧,這是肯定的。如果能分到卡蒂兒你身上的一部分,就像你陪著我們一起去危險的地方冒險一樣,我們也可以得到好運的眷顧。我昨天之所以特別好運,就是因為早上巧合透過杯子,得到你的一部分,這就是昨天晚上神所給我的啟示。」


「所以,我想通了。如果我今天也想要得到好運的話,也需要從你身上分到一點點,帶在身上一起去冒險。」


「因此,卡蒂兒,可以請你在我這杯麥酒裡,吐一點口水嗎?」艾登一臉認真地說完一整段長篇大論,然後做出的變態的請求。


不只卡蒂兒、準備早餐的莫莉大媽、所有的冒險者、包括剛巧出來吃早餐的約翰以及一歲嬰兒的我,都因為這樣口水癖的發言而面部凍結,酒館瞬間鴉雀無聲。


「那...口水...我...杯...什」母親受到巨大的衝擊,甚至沒辦法組合成完整的句子。


「好了好了,不要一大早就發神經,沒看到卡蒂兒很為難嗎?」約翰看到母親臉紅當機的樣子,直接出來打圓場。


「對啊對啊,老娘的酒館不賣這種變態的玩意,什麼好運酒,說穿了不就是想要少女的口水嗎?想要的話可以啊,我在酒館裡推出新的菜單,一杯一銀幣」莫莉大媽也試著打圓場,想說把這荒唐的要求開上天價,應該就可以打發這批無聊的好事之徒,讓這群吵鬧的冒險者趕緊吃飽去森林賺錢,晚上回來貢獻酒館的酒錢。


「我付!!!」「我付!!」「我也付!!!」「我...我先!!!」沒想到還沒等到艾登回話,周遭的冒險者們紛忙掏出銀幣在手中揮舞,這下子換母親、莫莉大媽、約翰更傻眼了。


「對不起了,卡蒂兒,事情變成這樣,那就麻煩囉!」莫莉用不符合年紀的臉龐,試著眨眼吐舌然後輕敲一下頭試著展現「真沒辦法呢」的感覺,但是搭配她的外表完全無法讓人原諒,反而讓人更火大。原本莫莉是想幫忙打個圓場,但他小看了冒險者們對幸運的執著,以及對於卡蒂兒喜愛程度。受到了銀幣在空中揮舞的誘惑,莫莉在這裡變節了,轉而跟著冒險者一起拜託卡蒂兒。


「你想想嗎?你只要每杯吐一次口水,黑貓亭就能賺一銀幣,天底下有比這更好做的生意嗎?好運酒的收益,我會拆帳分一半給你的。要養大小亞力也是需要存錢的吧?」莫莉大媽話已出口,只好改用可觀的收益來說服母親。


原本還想說點什麼的約翰,看莫莉以酒館老闆娘的身份推出這項「新商品」,即使身為支會長的他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在眾人期盼的眼神下,母親依舊臉紅說不出話,但迫於情勢與無奈,默默地點頭,酒館因此又發出一陣歡呼。


於是付出一銀幣的冒險者們將母親團團圍住,看著羞紅著臉的母親緩緩拿著酒杯在下巴處,一杯一杯製作所謂的「好運酒」。


等到冒險者都出門到大森林碰碰今天的運氣,母親已經累透趴在桌上,嘴上喃喃地說著:「笨蛋...冒險者都是大笨蛋...!」


我看著手上握著銀幣在母親身後徘徊猶豫的約翰,暗自希望他不要搞錯時機,不然可是會被母親討厭的喔。


等到冒險者歸返的時候,艾登坐在一樣的桌子,桌上擺著的是一根水晶角兔的角。


角兔是一種森林常見的魔物,外觀跟一般野生的兔子沒有太大差異,除了頭上有致命的角。角兔動作極快,警覺性極高,戰鬥時會將頭上的角衝撞到敵人的腹部等弱點。雖然看起來可愛但是是肉食魔物,平時鑽洞在地下洞穴生活。傳說中一萬隻角兔內會有一隻進化種或高階種,也就是水晶角兔,速度更快反應更敏銳,甚至有冒險者傳說有見過水晶角兔使用魔法。


水晶角兔非常稀有,頭上的水晶角更是非常貴重。有曾經在拍賣場拍出一百金幣的紀錄,大約是普通人十年的生活費。


其他有買好運酒的冒險者收穫也比平時好,但最突出的還是艾登。


「為什麼好運還是艾登呢?果然關鍵是那個嗎?」冒險者們除了忌妒外,還在討論好運酒的效果。


直到母親從後場走進酒館,所有的冒險者瞬間都跳起來了,一副要把母親撲倒的狠勁,眼看災難快要發生,這一切被一道銀光閃過而停止。


「混蛋們全都衝昏頭了嗎?想被吊銷冒險者證是不是?」約翰早就算準了在冒險者與母親的動線之間埋伏等待,此時拔劍擋在冒險者與母親之間,眼神有如萬軍之中無人能敵。


「誒~老大!等等你先冷靜一下,我們不可能對卡蒂兒做什麼壞事啊。」「對啊對啊!」


「卡蒂兒是我們的女神,我們才不可能傷害他」「對啊對啊!」


「你不要見笑轉生氣喔!」「對啊對啊!」


「我們只是想要抱一下!」「啊!!!!什麼啊!!!!想死?(約翰)」「對不起...(齊聲)」


不愧是公會長,雖然只是冒險者支會,還是需要能夠震懾住冒險者才行。約翰殺意全開,冒險者冷汗直流,趕緊想辦法打圓場。


「老大你先冷靜聽我們說,你參加過喪禮對吧,有時人們為了表達彼此的感情,擁抱也是禮節的一部分」庫沙提出一種禮節的看法,這種時候庫沙就很像冒險者們的交涉擔當。


「我明白了,你們想參加喪禮對吧?」約翰皮笑肉不笑的強行曲解話題,冒險者們趕緊想換個說法。


「比方說老大你當年從臨森城要來這裡的時候任職,也有跟卡蒂兒小姐擁抱離別對吧?」庫沙情急之下,想到兩人過去的關係。


「那....那是....我與卡蒂兒從小就認識...那又不一樣。」居然被庫沙料中,約翰氣勢稍微降下來了。


「我們沒有那個好運,能夠從小就與卡蒂兒小姐玩在一起。我們是冒險者,老大,你也知道的,你剛剛說葬禮,誰知道明天會不會是我們某個人的葬禮呢?如果明天是我的葬禮,我一定會很希望你們彼此擁抱,彼此微笑的。」庫沙強行連貫起話題,將約翰與卡蒂兒的關係以及冒險者生命無常做連結。


「我想直接問卡蒂兒小姐,如果今天就是我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你願意與我擁抱告別嗎?」庫沙聲淚俱下,眼角含淚。這傢伙如果沒當冒險者,很適合去當演員。


話已至此,約翰也不能直接代替母親回答。一下子所有的目光望向母親,母親瞬間又羞紅了臉。


「要...排隊、守...秩序、不能...添麻煩...」母親羞答答的,勉為其難地擠出這幾個字,瞬間酒館裡歡聲雷動,約翰收起劍微微地搖頭。


「傻瓜們鬧完了嗎?通通給我先吃飯!卡蒂兒你進來幫忙!」莫莉大媽抓準時間把鬧劇中斷,開始了晚餐的供應,但是冒險者們沒有怨言,因為他們知道幸運女神已經答應給他們擁抱。


於是吃完晚餐,喝完酒鬧完之後。準備回房間休息前的冒險者一個一個來到母親的面前,像個孩子般伸出雙臂,將母親抱在懷中抱了個爽。


從今以後,亞當村多了兩項別地方沒有的傳統,一個是早餐的好運酒,一個是睡前的女神擁抱。


當然好運不會天天都有,但是冒險者們各個笑容滿面,沒有任何人有怨言。


除了拉不下臉去排隊的約翰以外。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