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話 床第幻想

當天晚上母親一結束黑貓亭的打烊收拾工作,才一進家門父親就迫不及待將母親壓倒在門板上左右猛親。


「等一下!等一下!亞當你等一下!小亞力還在我手上呢,不可以心急喔,爸爸要當個好榜樣才行。」母親用空著的一隻手將父親稍微推遠,兩人口中的唾液卻連成一條晶瑩剔透的線,緩緩下垂然後斷裂。


「不好意思啊,今天...今天不知道怎麼了,總覺得天下最可愛的寶貝蒂兒看起來又更嬌羞美麗動人了呢,讓爸爸我實在忍不住麻。」亞當不好意思的道歉,近距離下兩人臉上都保持著紅潤,呼吸有點急促。


被強制夾在兩人中間當電燈泡的一歲兒子我,不得已被迫卡在父母放閃的特等席。但轉念想想也可以理解父親,自從我出生以後,已經將近一年的時間父母間沒有「親密的互動」,算算時間就算想要添個弟妹的心情也都可以理解。


「又這樣說...,亞當先生...你實在太狡猾了。」母親害羞臉紅的樣子,像個在校園倉庫後面接受告白的高中美少女,一點也看不出是一個孩子的媽媽,雖然年紀上確實也還不過是高三學生就是了。


「那麼....嗚」父親以為母親已經表達同意的訊號,嘟起章魚嘴又想要親過來,沒想到被母親一隻手指給擋住。


「總...總而言之,今天晚上還有答應好的要給小亞力醬哺乳,還有家事收拾,還有身體要事先好好清理乾淨,還有還有好多事情!!!!!」母親臉紅著以快語速把今天的晚上睡前的待辦清單列完,感謝母親大人沒有忘記我,我果然最愛媽媽了!


在說服無效以後,亞當羨慕的看著在母親懷裡的我一邊做家事,希望能加速進行到晚上的活動。而我在自己的特等席,享用身為嬰兒的特權。


恩?一歲大到底還算不算嬰兒呢?老實說母親的乳房已經差不多停止分泌乳汁,但被母親捧在懷中吸吮乳頭的活動實在太迷人了,看著母親因為我對尖端處的刺激時而皺眉時而低聲呻吟,就覺得實在停不下來,另一手也沒閒著,往另一邊的乳房伸去,好好揉捏這對我來說具有份量卻又無比柔嫩的觸感,真希望能一輩子這樣維持下去。但不管怎麼說總有一天會長大到再也不適合在母親懷中撒嬌,正因為如此,還在容許範圍內的時候更要好好把握,好不容易得到的二次人生不能留下任何遺憾。


正因為一開始就沒什麼乳汁,等到父親家事到一段落,母親又餵了我一些肉粥,將我好好安置在為我準備的小床上。父親再也安耐不住,從母親的身後又撲了上來。


「等等,身體...還沒清潔」「沒關係,今天就這樣吧!」


「會有...味道...」「我覺得...好香啊。」「啊!!!」


父親一邊啃食母親的頸後、耳朵等敏感地點,一邊迫不及待將母親抱上床,此刻開始是大人的時間,看來母親已經無處迴避了。


「等等,至少...先...把油燈...熄掉,好害羞」「沒關係吧,我今天...想好好看著你」


父親今天少見的展現了雄性的一面,明明平時都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與植物相處,今天卻格外的強勢,在我有限的人生當中(一歲)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爸爸,但也不排斥。


「小亞力...正在看著...我們呢...等」「他才一歲,也是時候,讓他有個玩伴了...恩啊...」「呀啊!!!」


父親把母親壓倒在床上,持續親吻身體的各個地方,一邊脫去母親與自己的衣服,沒幾下父親母親兩人就全身赤裸的在床上交纏,口中熱情的吸允著彼此,交換著唾液。


就在這時,感覺戶外好像有什麼東西閃過。此時房間內有燈,外面卻一片漆黑,因此從房內往外看不見,但反之窗外往內看卻是一清二楚。父親急著將母親撲倒,連平時睡前會關上的窗簾也沒拉上。


擔心是小偷或強盜之類,姑且還是對戶外的狀況確認一下。經過了一年不中斷的練習,鑑定技能已經升上二級,鑑定範圍擴充到約兩公尺,面對陌生人也可以列出職業與狀態。


維克托(三劍士)

職業:劍士

狀態:小受傷、興奮


塔森(三劍士)

職業:劍士

狀態:興奮


史坦利(三劍士)

職業:劍士

狀態:興奮


是你們啊!!白天看不夠,晚上還跑到我家窗戶邊偷看嗎?而且維克托你今天根本就還沒完全好,還跑來偷窺根本本末倒置了好嗎?


他們白天的時候藉由各種姿勢,在母親身上摩擦,但顯然並沒有過足癮,因此決定夜晚的時候悄悄在窗外偷窺。沒想到今晚中了大獎,在室內一片明亮的情況下,將母親赤身裸體的少女嬌軀印入眼簾。白天是父親在窗外偷窺,晚上換成了冒險者在窗外,唯一不變的只有母親都是被男人擺弄窺視的對象。


母親在生下我後也一年沒有行房,姑且是生理正常的少女,在愛人這樣熱烈渴求之下,下體早已充分濕潤。在父親將母親全身終於吻遍一輪沾滿自己的口水後,終於心滿意足直搗黃龍,將充分硬挺的下體送進母親的最深處。當然,是沒有任何避孕的,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或時代有著怎樣的避孕方式,但看來母親對於剛剛增加弟妹的話題也不排斥,說不定我會在今晚見證弟弟或妹妹受精的過程嗎?心情真複雜啊,以後可以對著弟弟或妹妹說:我可是看著你來到這個世界的喔。


父親並不瘦弱,只是相較於冒險者們較為纖細,但因為整天農活,事實上也是全身沒有一處贅肉;母親則是相當纖細,生產過的腹部完全看不出任何痕跡,這樣的軀體簡直像是林家小女孩般讓人有罪惡感,但雙乳又強烈的主張他們的存在,加上清純無瑕的天使臉蛋,我願稱之為地表最強青春美少女。


或許是過度興奮,父親很快就繳出今晚的第一次,並沒有像是前世影片中拔出來刻意在臉上或嘴邊,而是老老實實滿足的在最深處傾瀉而出。母親也確實接受到父親對第二胎的渴望,全身繃直,連漲紅張開的腳指頭都可以感受到體內的巨大的張力。


父親拔出體外後,隨意拿了被單擦拭滿頭的汗水,用床頭水壺補充流失的水分;而母親尚未從體內的衝擊中恢復過來,身體彎曲像蝦子一樣,還沒有辦法恢復過來。


父親擦拭嘴邊的水漬,轉頭看了親愛的妻子一眼,下體又開始持續充血。


「啊啊啊啊!!等一下,我還沒恢復,等一下啊,亞當先生!!」還沒等母親反應過來,父親將母親屁股拉過身邊,讓母親的膝蓋跪在床上,上半身趴著,就像今天中午在治療室內的姿勢一樣。刻意不理母親的抗議,父親已經從身後開始第二回合。


「亞當...你壞....我還沒....啊....好深....要壞掉....要死掉了....」父親一反常態,用今天白天塔森扶著母親屁股相同的姿勢,不同的是這次下體確實地送進母親柔嫩的最深處,附帶足夠份量的臀肉撞擊,一時之間房間內迴盪肉體撞擊聲,以及母親不成句的抗議。


「哦!蒂兒...我的天使....我的寶貝...,你今天...是不是...跟冒險者....也用....這個姿勢呀?」父親一邊衝刺,一邊故意的向母親挑起今天在治療室內的話題。講到冒險者三個字時,還刻意用力頂了三次。


「啊!!那個...不是...我...只是...人家....在治療」沒有預兆的被自己的丈夫提起白天的事,母親瞬間好像變得有點驚慌失挫,甚至語無倫次了起來。


父親把母親的上半身拉起,用力地緊抱起來,但下半身持續抽動說道:


「每次,看到你...盡心盡力...治療...治療...冒險者...的時候,我都好吃醋,好嫉妒啊!」父親一邊抽送,一邊向母親撒嬌道。


「那是...支持你...村長...的工作....冒險者....保護大家....啊呀!」父親一邊抱緊母親的上身,一邊吸吮母親耳朵與頸後,讓母親沒辦法好好講完。


「不管!!今天要懲罰你,我們,來玩個新遊戲!」


「今天晚上,你閉上眼睛時,你要假裝是正在跟冒險者做愛。」父親突然提出了幻想懲罰遊戲,但我覺得與其說懲罰,應該只是他自己想聽。


「不可以,我是,我是你的妻子,那樣的事情,不可以。」母親臉變得更紅,然後連忙搖頭拒絕。


「只是我們晚上的幻想,又不是真正的,沒關係的。加上是懲罰,如果你一下就樂在其中,那就不算數啦!」父親好言勸說,只是幻想遊戲的話不算外遇,說服母親進入情境。


好不容易看母親稍微平靜,好像放棄抵抗,願意小小嘗試之後,父親將母親的兩腿向前向身體抱起,兩手在母親腹部前環扣。當父親往後站起,離開床邊時,母親整個人就好像掛在父親身體上,最下方只有私處相接,像是一件大型的成人玩具一樣,任由父親上下晃動身體。突如其來的新姿勢好像讓母親一下大受刺激,一下子說不出話來,父親則藉由這樣的姿勢,用比方才更快更深的姿勢,快速抽插了數十次。


雖然母親只有大約四十幾公斤,但如果整個身體都由父親抱著,這樣的姿勢也無法維持太久。父親在房內走動幾步,每走一步就好像多震動一次,有如要貫穿母親的身體。等走到窗邊時,母親已經腿軟無法站立。這時父親將母親的雙腿放下,讓母親兩手自然向前靠著窗框,再順手用窗簾上固定的布條將母親的眼睛矇上。


「蒂兒、卡蒂兒,大家的女神,我的寶貝,卡蒂兒啊,你猜猜看,現在是誰在你身後,用力的,幹你呀?」父親抱著母親的腰,以防母親完全腿軟而坐倒在地上。


「是你、是亞當、是老公!!」「不對喔,要記得剛剛的懲罰,你再猜一次看看?」


「老公欺負人,蒂兒,不敢...」眼見老婆始終無法放開幻想,父親將母親的上身拉進懷中,熱情的深吻一陣。


「幻想是無罪的喔,讓我知道你的想法,也能讓我們的感情更好呀!」父親放開母親的上身,改為遊走在母親的乳房上,揉捏剛剛退乳的乳房,乳頭尖端好像還能擠出乳汁。


「呀啊~!」「願意告訴我了嗎?」


「嗚嗚,只是,只是幻想喔」「恩,只是幻想,要跟我分享」


「今天,今天白天的時候,塔森先生,用他的,下體,一直撞我」「像這樣嗎?」父親一邊確認,一邊用力地模仿白天的動作,猛力地抽送。


「啊!!好粗,變粗了!好壞,都沒問過,我,就突然,從後面,插進來,是壞人!」母親好像開始進入幻想,因為眼睛被矇上的關係,開始隨著父親的引導,想像身後的人是白天的塔森先生,人在屋外偷窺的塔森先生,現在想必有如人在天堂般,或許聽到這句話的當下就射了出來。


「卡蒂兒,啊,我第一眼見到你,就好想上你,好想,天天上你」父親開始扮演起冒險者的角色,在母親身後持續的抽插。


「啊!好壞,我還,幫大家治療,大家,都這樣,壞人!不可以」不曉得現在母親心中的劇場,但顯然已經不只一位冒險者,在母親的腦海中圍繞著,就有如平時治療的情形,對無防備的母親虎視眈眈。


「村長,夫人,就是要,服務,大家,幫助大家,紓解壓力!」父親大人繼續引導,甚至拿自己的職位當作藉口。


「既然,是村長夫人,的工作,那我就,幫大家,治療,壓力好了」「啊!啊啊啊!要來了,把壓力,送到,卡蒂兒的體內,就沒有了!」或許是剛剛那個想像畫面太過刺激,父親想像為冒險者,將體內的精華送進母親的子宮,增添第二胎的機率。


或許是經歷了兩次摧殘,母親已經體力不支,跪坐在窗邊的地上。父親此時卻將剛剛宣洩後的下體,朝向母親的臉龐。


「村長夫人,事後清潔,也是很重要的吧!不能不注重衛生呀」一邊說著無賴般的話,父親一邊將濕潤的下體送進母親口中,進行最後的清潔口交。


不曉得母親的想法,是否還在相同的幻想裡,但依然溫順的用口舌將剛剛出力的陽具舔舐一點一點乾淨,讓父親一臉滿意陶醉之色。


一歲兒童是無法熬夜的,看到這裡眼皮已經無法持續,感覺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但想不起來代表不重要吧。想不到父親亞當居然有這樣的性幻想,該不會是神大人的安排吧?就這樣想著想著,沉沉進入夢鄉。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