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null13干支泽沙夜夏②

「…光太郎…」

沙夜夏的低语在我耳边回响。
沙夜夏用有点嘶哑或颤抖的声音呼唤着我的名字。

「沙夜夏! ? 为什么... ... 用湿润的眼睛看着我... ... ?」
「光太郎…我很奇怪……把光太郎当成可爱的儿子……抚养他……明明是母子……我…」
「沙夜夏!?哇!不要谈恋爱了…啊…」

但是按按钮的手指却停了下来。因为沙夜夏的胸部很舒服啊!
在浴缸里,我被应该是继母的沙夜夏逼着,两个人都没有一丝交集。沙夜夏紧紧抱住了我的右半身,毫不吝惜地将那感觉很好的身体压在了我身上。
理性快要融化了。
话说回来,我一开始就有理性吗?一拿到遥控器就得意忘形地和三个女孩子做爱的男人。确实继承了父亲的血统。
然后不管是变成4个人,还是义母,事到如今还说什么?
看看这个,成熟果实般的女人身体。
沙夜夏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意识到性的人。你不是一直想起沙夜夏的裸体,夜以继日地自慰吗。我想抱沙夜夏,想让她娇喘。
现在,它就要实现了。

「光太郎已经有女朋友了... ... 我们是母子... ... 这是不应该的... ...」

沙夜夏在嘀咕什么。
我慢慢地伸手去拿遥控器,关掉侧面的开关,关掉生育模式。
干支泽光太郎,干劲十足。

「沙夜夏,是的... ... 这是不对的。」
「光太郎... ...」

我转向沙夜夏,凝视着她的眼睛。

「可是是沙夜夏逼我的啊,明明是不对的。」
「这... ... 这个... ...」
「请看这个。」

我从浴缸里站起来,硬邦邦地勃起,把高耸入云的肉棒拿到沙夜夏面前。
我能感觉到沙夜夏屏住呼吸。

「是因为沙夜夏才变成这样的... ... ? 是因为沙夜夏,是因为沙夜夏逼近的缘故。」
「光太郎... ... 不、不是... ... 我... ...」
「有什么不同?」

?虽说是继子,但和上高中的儿子一起洗澡,不就是在说

「请你们侵犯我吧」


我把勃起的鸡巴按在沙夜夏的脖子上。光滑舒适。

「所以,就算我袭击了沙夜夏,强奸了他,那也是沙夜夏的错。是沙夜夏约我出去的。」



「哦,熏就是从这里出生的... ... 虽然现在沾满了恶心的汁液。」
「呀,呀... ... 光太郎,这样不行... ... 果然不行。」
「是你邀请我的吧? 你看,我看不清楚,把腿再张开一点。」

我让沙夜夏站起来,在他面前弯腰。
黑乎乎湿漉漉的耻毛贴在阴阜上,下面是因情欲而湿漉漉的秘肉,就像美味佳肴一样呈现在我面前。
用手指展开秘肉,仔细视奸熏可能经过的阴道孔。我把手指伸进去稍微搅动了一下,沙夜夏的膝盖不停地颤抖着,发出甜美的声音。

「沙夜夏的这里,因为想要鸡巴而抽搐呢。」
「呀! 呼... ... 不要乱搅... ...」
「刚才沙夜夏欺负我的时候,我也变得焦躁不安,我已经放进去了。」
「光太郎... ...」
「我要用生鸡巴侵入你,我要把精液倒进沙夜夏那讨厌的雌穴里。」

说完,沙夜夏颤抖了一下,然后用充满欲望的眼睛抬头看着我。

「来,把手放在墙上,屁股转过来。」
「是、是... ... 这样... ...」
「嗯嗯,做得很好。话说回来,你的屁股真讨厌。」

当我拍拍他的屁股时,沙夜夏发出了一声可爱的尖叫:

「呀!」


我的鸡鸡已经勃起得很痛了。
我抓住沙夜夏的屁股,把勃起的鸡巴放在阴道孔上。
黏糊糊的... 感觉像是淫荡的水声。话说回来,我基本上也很兴奋,不过沙夜夏的湿度也相当不错。
我只是在给你,龟头已经沾满淫蜜了。

「嗯... ... 哈... ... 进来... ... 进来... ...」
「哦... ... 沙夜夏的这个地方,真是滑溜溜的... ... 结实得很... ...」

嗡嗡... 和鸡鸡蹂躏着沙夜夏的阴道孔。
沙夜夏的母穴就像是在邀请他一样吞下小鸡鸡。像慢慢品尝一样插入,然后彻底被吞噬。

「沙夜夏,怎么样... ... ? 儿子鸡巴的味道。」
「啊... ... 哈... ... 不行... ... 啊... ... 大... ... 啊... ...」

只要插进去就会发抖。但真正的比赛才刚刚开始。
我抓着沙夜夏的屁股,开始猛的摇腰。
肉与肉的碰撞声在浴室里回荡。
回响的声音,说明啪啪啪的激烈,同时也能听到淫荡的水声。

「沙夜夏... ... 沙夜夏的屄太棒了... ... 吞下我的鸡巴,真棒... ...」
「啊…啊!呀…!」
「跟老爸的鸡巴比起来怎么样? 哪个更舒服... ? 」

在耳边使坏地低声细语着,从背后贯穿沙夜夏。
成熟的肉体无论在哪里都是柔软的,另外,阴道孔和咲耶等人又不同,有一种黏糊糊地包住的讨厌之感。
在背后犯下的话,每次打到腰的时候沙夜夏的胸部就会一下子淫荡起来。
把手伸向胸膛,稍微用力地紧紧地拧着,抓住它的话就会说

「啊啊啊啊…!」

娇声啜泣。

「喂,沙夜夏,我在问你和老爸的鸡巴比起来怎么样? 你不能回答吗?」

沙夜夏现在感觉太强了根本无法回答。通过遥控器确认的欲望值92,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一点。
但我不会让它降低的。也不想放松责备。
沙夜夏的欲望值随意上升。她在继子的怀里感觉到了。

「喂喂,不回答的话就不动了吧? 喂。」

我突然停止了动作,这次像是慢慢地着急似的动着腰。像画着圆一样活动着腰,勃起小鸡鸡好像品尝了沙夜夏的媚肉的全部。

「那么,不要着急……然后……」
「回答我,跟我爸的鸡巴比起来怎么样? 」
「无、无法比较... ...」
「 ... 你真的那么喜欢老爸的鸡巴吗? 」
「不、不是... ... 我... ... 和刚太郎结婚了... ... 没有... ...」

... 真的吗?

「啊? 等... ... 什么意思,沙夜夏?」
「啊... ... 啊... ...」

。我和刚太郎在再婚之前,关系一直很纯洁..。在举行婚礼之前,我不会献出自己的身体..。刚太郎也尊重我的想法...」
「我父亲是个花花公子... ...」
「嗯... ... 是啊... ... 那个人真的总是出轨... ... 明明在和我交往,却每天晚上都去找不同的女孩... ...」

我忘了挪动腰部,专心听沙夜夏说话。

「可是,这也没办法啊,因为我说在结婚之前,我不会让你做的……。虽然很不甘心但是我相信那个人的心在我身边…。最后按照约定,和我再婚了.」

父亲娶了沙夜夏,然后在蜜月前心脏病发作,成了一个不回家的人。这是八年前发生的事。
那时我才9岁。还和年幼的薰一起陪着老爸和沙夜夏的蜜月。作为父亲也是蜜月,今后一起住的大家的家庭旅行的打算吧。
但是那次旅行是第一天,因为父亲的英年早逝,变成了悲伤的回忆。
据沙夜夏说,应该在蜜月前的能看到大海的酒店迎来浪漫的初夜。
父亲……你没有抱着身体这么舒服的沙夜夏吗…。
现在想起去世的父亲。
父亲…我替你抱了沙夜夏!这是8年后的初夜…!

「沙夜夏!我知道了,我现在代替父亲抱着沙夜夏……父亲没能实现的梦想,现在我正在实现……」
「诶…?光太郎在说什么呢…?和那种话不一样啊…呵呵!」

我会重新开始腰的活动。跨度!沙夜夏摇着腰,把下腹部撞到了屁股肉上。
一边侵犯着沙夜夏,一边看着父亲吗?在心中嘟囔着。

「真是太感动了……父子两代的性,这已经是大河剧了…真让人感动…!」
「啊!那个!这个,光太郎……刚才说的话怎么办…啊啊啊啊!」
「但是代替父亲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就是我和沙夜夏的做爱了…。我会把我的精液倒在沙夜夏的秘肉里的…!」

我一边雄壮地宣言一边更加加快腰的动作。
老爸.我儿子会超越你的。越过老爸的尸体!
沙夜夏的屄被搅乱了。沙夜夏的娇声越来越大。
我的极限也快到了。

「沙夜夏... 我要拿出来! 给义母的屄... 我要拿出来! 」

我加快了腰部的动作,然后沙夜夏的阴道穴里!吐出了大量的精液。
与此同时,沙夜夏的身体弓起来颤抖着。
好像是因为继子的精子被体内射精击中而达到了高潮。

「啊... ... 哈... ... 哈... ... 流出来了... ... 光太郎的精液... ... 好厉害... ...」

沙夜夏用出神的声音在阴道内接住我的射精,就这样扭动着身体,缠着我的嘴唇。
啾... 和嘴唇吻合,舌头和舌头缠绕。当时沙夜夏的脸就像是一张无法形容的妖艳的,寻找一只雄性的雌性脸庞。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