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山科朋子①

null09山科朋子①

「如果对周围的人说我在和水原交往,大家都会大惊小怪的,所以我们要保密。」

这就是原则。

「不仅是水原同学,我想和各种各样的孩子们一起玩,所以对大家保密吧。」

这是真心话。

于是,水原同学爱上我,就尽量瞒着周围的人。

即使在学校见面,在大家所在的地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特别搭话。

但是,水原同学一边流泪一边说

「明明想和干支泽君说更多的话…」

,所以我决定想办法。

那是在学校秘密的单人房间…本来计划建一个隐蔽的房子。

我家有沙夜夏和妹妹,爱情旅馆高中生也进不去。如果乔装的话可能会放进去,但是钱会像傻瓜一样花掉吧。

在那里是免费的藏身处。而且还计划去学校。

幸运的是,历史悠久的我校,过去在学生人数增加的时候,也会相应地扩建校舍。

在错综复杂的校舍里,因为现在学生人数减少了,所以有很多教室没有使用。

但是这个计划需要有人把老师卷进来。因为需要钥匙。

但是没有问题。因为我有天下无敌的遥控器。

如果提高关爱度,让他们听我的,用废弃的教室应该也很容易。

那么,选择谁呢。

男人是不可能的。提高男人的感情度一点都不好玩。或者说最糟糕的,对方有可能变成同性恋袭击你。那是什么超级可怕事件。

还是找个女老师吧。还有美女就好。

和水原同学一起缠在一起,禁忌教师学生盖饭之类的也许不错。

我一边呆呆地想着这些,一边站在讲台上凝视着正在上现国课的山科老师。

山科朋子,24岁。

大学毕业后,去母校的这所高中赴任,担任现在的班主任是第一次。

蓬松的伸展到后背的柔软的头发。

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觉得有点困惑,像是在耍小聪明一样,表情不断变化的可爱美貌。

如果用一句话来表达山科老师的话,应该是一位天然呆的老师吧。

容貌,不是。气氛就是。

披上夏季羊毛衫的那副肢体,可是出去的地方就出来了,缩进去的地方就缩进去了。

巨乳。是个天然乳房老师。

看起来不像女大学生,或者帮忙做家务的女教师。

虽然山科老师在讲台上慌慌张张地推进着授课,但似乎还是从现在正在进行的教科书的范围追溯了过去。被学生指出

「老师,我昨天做了那个」

,抱着脑袋说

「啊~」

小朋友老师真是没办法啊,班上的同学都笑了。山科老师慌慌张张地说:

「哇,请不要笑哦~」

,这又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我会仔细观察那样的小朋友老师。

波浪式的柔软的头发,隐藏着为难的小动物般可爱的表情。

与其说是美女,不如说是可爱更贴切,但是在街上走的话,却是引人注目的容貌。

把那个看起来有点呆呆的,但又一心想当老师的山科老师推倒,强暴他,感觉会很好吧喂,我想着,下半身感觉到血液在流动。

好吧,我选山科老师,就这么定了。

「小朋友老师…山科老师~」

「 ... ... 干支泽君,你刚才还想叫老师小朋友老师呢。」

「是你的错觉。」

「再说一个字就是那个说法!不行!我是老师。」

小朋友…山科老师不喜欢叫别人的绰号。你看!虽然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说实话完全没有威严,所以完全不害怕。

不久之后,她似乎放弃了我的冷漠,低下了眉毛,似乎在说:

「没办法啊。」

接着她又露出了笑容。

不管是什么,被学生依靠一定很高兴吧。反过来说就是平时没人依靠。

「然后呢? 干支泽君找老师有什么事? 」

「第二校舍不是有间废弃的教室吗? 那里好像传来猫叫声。」

「猫... ... 吗? 真可爱。」

大概是想象到了猫吧,山科老师嘻嘻地笑了。

「长得可爱固然好,但还是能听到喵喵叫、抓墙的声音。说不定出不来了。」

「什么? ! 这不是很麻烦吗? 我们得赶快救他。」

「是的,但是那里门是锁着的,我无法确认里面的情况。」

「呜哇... ... 不好了,小猫要死了... ...」

「不,还没决定要死... ... 老师? 你在发抖吗?」

你是不是想象过猫会在一个没有人的教室里寂寞地削弱呢?山科朋子24岁,抱着自己的肩膀,脸色苍白地开始颤抖。

... 想用这些虚构的故事欺骗老师的我说的这些话也太过分了吧,这个人是不是有点不太聪明了。

不久,浑身发抖的山科老师抬起头,拼命地说:。

「干支泽,不好了! 我们快点救他! 」

「是的,所以,请把钥匙给我,还有老师也一起来。」

「好的! 小猫命悬一线! 我们快点!」

「是的,我们快点,就这么办。」

山科老师冲进办公室,不顾周围人的注意,拿出了我说的教室的钥匙。

为了救猫咪的命,我们急忙赶往几乎废弃不用的第二校舍。

好吧,一开始就没有猫。

建于很久以前的那座教学楼,现在主要使用的是新楼,所以很少有人来。在校舍一角的教室里,我和山科老师在找猫。

那个没被使用的教室总觉得很气派,有一种木制校舍的味道。

山科老师东张西望地环视着周围。

「干支泽君,是这个教室吗?听说有小猫的叫声。」

「对,是的。」

「猫,不在啊~…」

「我们突然来了,可能是吓了一跳藏起来了。去找找看吧。」

「是的!」

与山科老师白费口舌地回答,开始寻找根本不存在的猫。

「猫咪,不知道在哪里。不用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朋友老师开始用小宝宝的语言找,我的头开始头痛了。日语变得奇怪了。

总觉得(这个老师必须由我来保护),甚至产生了奇妙的保护欲。

有坏男人的话,很容易被骗的,这位老师。

话虽如此,总之为了实现当初的目的,把遥控器扔给了山科老师。

毫无目标地从山科老师身上偷穿的遥控器,仔细一想就回到了我的手中。

那么,提高爱情度……我确认了回到手上的遥控器,吓了一跳。

遥控器的按钮增加了。

三角形和逆三角形的组合,就是两个。

怎么回事?以前只是爱情值的上升和下降按钮…。

另外侧面还配有手机等常见的礼仪模式开关。

一边困惑于变化了的遥控器一边确认液晶上浮现的信息。与按钮一样,该消息的形式也发生了变化。

  ------------

山科朋子【制作孩子模式】开

爱情…34

情欲…0

  ------------

... 生育模式?

或者说不是半角,而是汉字?而且参数在增加!

爱情,你说的是」

爱情」

吧。但是另一个参数,欲望... 这又是一个直球的参数。

以及【生育模式】。

试着打开侧面的开关,【生育模式】的显示从开变成了关。

【生育模式】关闭。这是不是意味着... 体内射精不会怀孕?

嗯,这个不错。我们把它关掉吧。我高中的时候不会想做爸爸什么的。

还有排成一排的四个按钮。两个三角形和三角形的组合。一边是爱情度,另一边是欲望度。

试着按右边的按钮。然后爱情度的数值发生了变化。

这么说,左边是欲望度..。

试着长按左边的按钮。于是欲望度数值增加,最终止于100。原来如此,和爱情度一样,这也是100是 m a x 吗。

  ------------

山科朋子【孩子制作模式】关闭

爱情…35

情欲…100

  ------------

那么,效果如何呢……看了山科老师的话就一目了然了。

背向这边,寻找猫的山科老师现在钻进了里面,喘着粗气。

「老师?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来,不能来!干支泽君…等,老师有点事…」

「猫可以吗?」

「嗯……是的……小猫会死的…但是……」

想办法站起来,想从这个教室出去,但是眼睛是空虚的,脸是兴奋的。

一直以来都是天然的老师,现在却发出了奇妙的美艳的声音。

我看到老师那样的样子,一靠近教室的门,就从里面咔嚓一声锁上了。山科老师好像很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的样子。

「干支泽君…?为什么…要关上门呢?」

「老师。其实猫被关在里面是骗人的。」

「哼…?那是怎么回事…」

「我跟老师说过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能两个人独处的地方很方便。」

我说只有两个人,山科老师的肩膀在颤抖。

天然的老师也终于注意到了现在的状况。

「诶,干支泽君……不行…别靠近我……」

「老师。我喜欢老师。不是作为老师,而是作为一个女性。爱!」

慢慢地接近山科老师。

山科医生慢慢地向后退,想离开我,但是身体好像动不了。完全没能逃掉。

「不行,不行……现在能碰上的话…哈…。而且…干支泽君是学生…我是老师…」

「你说那是什么?我喜欢你!我爱你!」

加油!把山科老师抱在怀里。

于是山科老师说:

「哇!!」

然后,发出了很大的娇声,扑通一声跳在我的手臂上。山科医生的身体很舒服。

话说回来,你现在的反应..。难道你只是被抱了一下就爽了?

我稍微挪开身子,看了看山科老师的脸,发现她一脸邋遢,心醉神迷。哇,真是太棒了。

「老师!?没问题吗老师!?」

「哎呀…混蛋……。碰了…混蛋…」

明明只是抓住肩膀,却以眼看就要死的表情,颤抖着的小朋友老师。好厉害啊。

但是,无论怎么厉害,这样的话是说不出来的。老师好像要昏过去了。

把遥控器叫到身边。降低你的情欲。从100下降到80。山科老师的意识终于恢复了。虽然呼吸还很粗暴。

「诶,干支泽君……不行…老师和学生……对吧?」

哦,我能沟通了。

山科老师的脸上总是带着一副高高兴兴的样子,一脸妖艳的表情。

「我喜欢老师!我想让老师成为我的东西!」

「怎么会……。虽然作为学生我很爱干支泽君……但是男女关系是不好的。干支泽君也有比我更优秀的女孩子……」

因为我没有玩弄山科老师的爱情,所以作为教师的伦理观拒绝了我吧。但是由于欲望度的提高,总觉得散发着快要被冲走的气氛。

好像在说午间剧里经常有的台词。

即使内心拒绝,身体也会正直吧?喂。

这种时候对方的男人会这么说吗。我揉了山科老师的乳房。

「什、什么…!」

山科老师一边说着,一边瑟瑟发抖。

比水原还要大的乳房。隔着羊毛衫,老师的乳房被紧紧地揉着抱着,一边改变形状一边将丰富的弹性传递给了我。

「啊,是啊……不行…干支泽…不行……不行……!」

山科老师的嘴唇更是欲言又止。

一开始,老师用柔弱的力量抵抗着,但是舌头插在嘴唇之间,用深吻蹂躏口里的话,就好像突然无力了一样,把身体交给了我。

「恩……中…哈……干支泽…」

「哇…。老师,真可爱啊。」

「不行……现在的话,我还不会对任何人说…对吧?拜托了……」

「我不知道,老师。」

把手伸向喇叭裙下,隔着内衣描绘山科老师的秘密。刺痛的声音和强烈潮湿的触感传到了手指上。

「呜呜呜呜!!」

「被学生逼着,这么湿的老师,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怎么会…啊!」

从秘所放开手,把湿手指拿到老师面前。

手指和手指贴在一起分开的话,粘液就会粘断了。

山科老师红着脸看了那个,但还是用嘴继续抵抗着。

一边听那个一边解开老师衬衫的扣子。老师虽然嘴上说

「不行…」

「别干了…」

,但是身体上却没有力量,或者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暗自期待的抵抗力。

或者说,老师的讨厌让我觉得奇怪的艳丽,让我变得焦躁不安,所以适得其反。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