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null02花屋江马①

「…什么啊,这个遥控器。」

花屋小姐不在了,病房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一边眺望着手中的遥控器一边嘟囔着。

奇怪。

看得见,也有感触。

可是花屋小姐却看不见,不仅如此,连摸都摸不到。

话说回来,穿过了。

「咦? 我的脑袋真的疯了吗?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这个遥控器... ...」

声称自己看得见,而别人看不见; 坚信有。我觉得有这种症状的头部疾病。

糟糕。如果我的脑袋真的疯了那就太可怕了。本来这个遥控器也应该放在桌子上的,不知不觉就在我手里了。这不是说这不是真正的遥控器,而是我妄想的产物吗?

我感到一阵恐惧,不禁颤抖起来。

如果这是妄想的产物.试着把遥控器丢在地板上。掉在油毡地板上的遥控器.没有声音。

「哈哈,又没有声音... ...」

继续盯着地板上的遥控器。不会消失。还掉在地上。试着... 试着在心中想象一下手中拿着那个遥控器的画面。

「哇... ... 这是真的,是我的妄想... ...」

祈祷的瞬间,地板上的遥控器消失了,不知不觉又回到了我的手中。天啊,这个。

「已经知道是妄想症了... ... 怎么办? 要不要找医生商量... ...」

老师可能看不到,但是我手里有个遥控器,你看,你看!你看!看啊!

原来如此,好像是个脑子奇怪的孩子。

话说回来,我现在不是变成那样了吗!

果然是头部受到强烈撞击的打击吧。可恶,陨石。

我一边对我的头感到不安,一边望着手中的遥控器。于是,在遥控器的液晶部分显示了刚才还没有的文字。

……这是什么?

花屋的恋爱…10

只有一行。就好像以前的寻呼机一样,用拙劣的半角文字无情地显示出来。

花屋是指花屋吗?爱情是什么。

遥控器上排列着两个按钮。按下上面的按钮、三角形,液晶的数值上升1,变成

「爱…11」

按这个按钮的话,数值好像会变化。按下下面的按钮,倒三角形的话数值会下降一个,回到

「爱…10」

…这是什么?

试着继续按下面的按钮的话,看到的数值就会下降,打破0,终于降到了负数。

爱…-100

进行到零下100,数值不动了。不能再下降了吗。那反过来呢?

继续按上面的按钮的话数值就会不断上升,超过0再上升。然后去了100站就停了。

完美的爱情…100

液晶显示的

「爱」

,这是LOVE吗。LOVE从-100增减到+100的遥控器。哈哈,完全像是妄想的产物,很像啊。

好像是……但是

「我竟然还妄想着花屋小姐这样的遥控器…!?」

天啊,我几乎每天都想把自己的小弟弟塞进那个的屁股里,或者把的小弟弟塞进她那软塌塌的乳房里... ... 但是我觉得花屋是个很棒的姐姐。

但是脑子变得奇怪了,竟然幻想着这样的遥控器…。

还是和医生商量一下比较好。我脑子不正常了。

按了枕边的护士铃。住院会延长吗…。或者说能回去吗。心理内科住院了吗。

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眺望着手边的神秘遥控器一边等着,果然在按下护士呼叫后还不到30秒,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砰! 砰。

「光太郎,你没事吧? 哪里疼吗? 啊,对不起... ... 因为我离开了你... ...」

进来的是刚刚巡逻完毕走出病房的花屋。她脸色大变,猛地打开门,一直冲到床上的我身边。

很接近! 或者说很接近!

花屋小姐一边湿润着眼泪,一边拿起我的手,担心地看着这边的脸,但是很近!!?长长的睫毛和形状优美的眼睛带着不安的表情蒙上了阴霾。

「什么?什么?花屋小姐?等,太近了…?」

「啊……对不起,光太郎同学。因为我很担心所以不知不觉就.」

虽然说着

「不小心」

,但花屋先生却不肯离开我。

虽然花屋小姐几乎是以紧密接触的形式牵着我的手,但突然的事情让我跟不上状况。

这是什么?花屋小姐是做出这种行为的人吗?

「光太郎?哪里疼吗?你没事吧?」

「不,我并不痛。没关系,没事的.」

因为太近了,花屋小姐形状好的乳房被我的手臂压着。用护士服也能看出,这种柔软!回去的话这个也请让我用在手淫上吧。

话说回来,现在不是这个时候!这个花屋小姐的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起来,我为了商量妄想遥控器的事而按下护士电话,为什么要进入能感受到花屋小姐的胸部的奖励呢?

虽然花屋小姐依然担心地看着我,但他耐心地说明了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异常,终于停止了担心。但是仍然握着我的手。

……话说回来,对了,是遥控器。是为了商量遥控器的事才叫来的。

「啊,那个,花屋小姐……」

「……希望你叫我江马」

「什么?」

你在说什么呢

你突然开始说什么了这个人。

但是花屋小姐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困惑,用手指摆弄着我的胸部,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副向我献媚的表情。

「啊,对不起呢?突然不习惯了,但是,称呼姓氏是不是给人一种不礼貌的感觉呢?」

「什么礼貌,都是外人嘛。」

「啊... ... 是吗... ... 是啊。对光太郎来说,我是个陌生人... ... 对不起? 我说了些奇怪的话... ...」

花屋突然露出悲伤的表情。我都快哭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情况,但是可怜姐姐的眼泪破坏力爆棚了!我慌忙地去……取悦江马小姐。

「江马小姐!真好啊!我也想叫江马小姐的名字!」

「真的吗?好开心!」

江马小姐湿润着眼睛,抱住了我。嗯,嗯。

哦,我的乳房!我的脸上有乳房!!

很高兴,很高兴,但不太清楚。我不太清楚这种情况。对突然变成打直拳的花屋小姐不太清楚。

……是遥控器的错吗?

难道是因为我用这个遥控器调成了

「爱情... 100」

,江马小姐才会对我产生爱情状态吗?怎么可能... ... 可是江马小姐看起来不像会开这种玩笑的人,我只顾翻白眼。

与我混乱的状况不同,江马小姐似乎有些激动。

她用身体蹭着睡着的我,两眼放光地跟我说话。

「喂,光太郎,你讨厌年长的女人吗? 喜欢吗?」

「啊? 哎呀,你不会介意吧... ...」

「我没有男朋友。如果有光太郎这样的男朋友,... ... 也许会很棒。」

「 ... ... 是?」

「光太郎很帅吧? 嗯... ... 非常、非常帅。」

盯着我的眼睛低语着什么。

对于处男的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很高兴但这是什么。

「不,那个江马小姐,怎么了?」

「嗯 ~ ? 怎么了? 怎么了? 」

「没什么,总觉得和平常不一样。」

「有那么大的区别吗... ... 喂,我可以吻你吗?」

「啊? 什么... ... 呜呜... ...」

对话完全打不通,江马小姐的脸突然凑了过来,嘴唇碰到了一起。

闻起来真香。

「嗯... ... 等... ... 江马小姐... ... 嗯... ...」

「啊... ... 嗯... ... 光太郎君... ... 喜欢... ...」

感受柔软的嘴唇。被推倒在床上的我,感觉到江马小姐金黄色的长发挠着自己的脸颊,突如其来的吻让我困惑不已。

我的初啾。

一直珍惜到现在... ... 不,并不是特别珍惜,反而想被这么好的姐姐温柔地夺走的初啾,被江马小姐的嘴唇夺走了。

「嗯... ... 啾... ...」

感受着江马甜蜜的呼吸,嘴唇和嘴唇相互接触。我没有时间去品尝它的啾啾和柔软,但是我的弟弟可能是因为一周的禁欲生活,他的反应是诚实的。

哇哦,我勃起了。在江马小姐面前。

然后江马聪明地找到了它。

「嗯... ... 光太郎... ... 这是... ...」

江马小姐的脸微微泛红,但似乎有些高兴。她注视着那掀起睡衣的隆起,露出妖艳的笑容。

因为禁止手淫而堆积起来的那个东西,硬邦邦地伸向天空,好像要穿透裤子一样。

江马小姐的手缓缓伸出,白皙的手指抚摸着山顶。

「好厉害... ... 光太郎的这里... ... 都变成这样了。」

「啊,等... 江马小姐,你这么温柔地摸我... 呵呵! 」

「穿着睡衣也很紧张... ... 没关系,交给姐姐吧。」

江马温柔地抚摸着我,从睡衣上抓住我的呼吸。光是那只手的触感就能让我的腰部颤抖。

就这样,我还没来得及阻止江马小姐就把睡衣裤扯下来了。整个四角裤都被降低了,我羞耻的勃起暴露在江马小姐面前。

接触户外空气,感受到清爽,被江马小姐热诚的视线注视着,拿着更高的热度勃起的肉棒。

「哇,等一下…江马…小姐!?」

「好像很痛苦……现在,我会让你轻松的…哈哈」

「哎呀!」

江马小姐光滑的手抓住了我的小鸡鸡,然后毫不犹豫地含在嘴里。

柔软的嘴唇,还有舌头爬行的感觉,令人难以置信的快感在我背上奔驰。

这是…只在AV和色情书籍上见过的那个!是口交!哇,在江马小姐的嘴里,好温暖啊…。

「嗯... ... 嗯... ... 啾... ...」

在我眼前,金发黑色眼镜护士(美女)衔着我的勃起。

因为舌头爬来爬去的触感,腰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

大口吃我的小鸡鸡的江马小姐的脸非常色情。就像被嘴唇压住一样,然后舌头在竹竿上爬行,被咔嚓一声虐待着脖子,射精感不断地涌上来。

一个星期的鸡巴禁令,还有刚才那个吻让我变成了秒男,我的鸡巴已经受不了了。

「不... ... 会... ... 会... ... 会出... ...」

「不喜欢吗?就这样,过来……」

江马小姐大口地吃着小鸡鸡,喋喋不休地说。我忍不住在江马小姐的嘴里爆炸了。

噗噗!!在江马小姐口中吐出的精液。

对女人口中射精的状况目瞪口呆,然后异样的兴奋袭击了我。

「嗯……!嗯……嗯……」

……喝了吗?那个花屋先生,江马小姐在喝我的精液…。

射精于女人的口中,这种状况令人欲罢不能的征服感和兴奋,继续将大量精液直接吐到江马小姐的口中。

吞下精液,然后抽了一口气的江马抬起头,带着迷恋的表情向这里微笑。

「嗯……呵呵……。好厉害.出了好多啊」

「啊……啊……」

在快要流鼻血的兴奋中射精的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江马小姐的脸。大概是喝不完吧,从嘴角滴下了一丝精液。

让这个姐姐喝了我的精液。

「江马小姐……那个……」

莫名其妙,就在想问江马小姐

「这是怎么回事」

的时候,江马小姐的口袋里响起了叮当的闹钟。

「啊,对不起……传唤响了」

听到铃声微微皱起眉头,江马小姐像往常一样站了起来。我觉得我也是用那个铃声从非日常生活中回到日常生活的,急忙把睡衣下面和短裤放回去。

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没时间问自己,江马小姐转过身来,说道:

「光太郎,晚上再来了。」

只说了一句话,微微地微笑着。

「哦,是的。又是晚上.晚上!?」

「不……好吧,下次吧.」

「夜晚是怎么回事……,啊,江马小姐!下垂了哦!嘴!嘴!」

江马小姐依依不舍地准备离开,我连忙叫住他。

「啊... ... 嘿嘿,漏出来了... ...」

涨红了脸,把手放到嘴边。

她用手指擦了擦从嘴角滴下来的我的精液,然后用舌尖舔了舔,好像在炫耀给我看似的。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感到一阵兴奋。看到我这副样子,江马小姐又露出妖艳的笑容,走出了房间。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