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职场参观3

伊恩一行与休息室的前辈们打完招呼后就退了出来,并且带出了两位新的随行人员。


「哎呀,那个,怎么说呢,各位好久不见!」


其中一位就是因为在跳棋与后辈中选择了前者而被副会长把头按在桌子上左右翻滚的斯坦利,现在他正试图重新提高归零了的好感度。


可惜回应他的除了沉默以外,只有另一组与他无关的对话。新人们,尤其是爱丽丝的注意力都另一位占据了。


「一开始见到的前辈和学姐都,…太有特色,还以为这个公会全是怪人,没想到休息室的各位居然正常人那一边比较多。」


爱丽丝的谈话对象是刚才斯坦利对弈中的对手,她的一头草绿色卷发没有任何妨碍地垂在身周,看起来是一位非常符合大众印象的精灵,同时也是爱丽丝她们的熟人。


「哈哈哈,爱丽丝,像斯坦利这样的白痴在这个公会毕竟是少数。」


「可是芭芭拉老师为什么也会在这?您不是在研究院工作吗?」他们之所以熟识是因为研究院和探索者学院的教师交换,芭芭拉在他们上学的第二年交换来教了一年书。


「其实行旅者和咱们研究院有很多合作来着,你们看嘛,这些年源始之渊的第三阶层也被探索的差不多了,下一阶层还不知道怎么打开,要是这次又要等上十来年的话纯粹的探索型公会又会变得越来越少,连总部在这座城里的前五十们最近也开始转向生产了。像行旅者这种雷都打不动一点都不关心利润的公会实在是太珍贵了,而且也不如那群体量大的公会难伺候,可以说是咱们研究院的最优质合作伙伴。所以之前交换和柯特琳认识之后,我刚好就过来当长期驻派咯。」


海茵特莱有一组名为大生产期与大探索期的循环周期,而这种交换在海因莱特出现了四次。


第一次转换是第一阶层探索完成的时候,套用一句世上的俗语「迷宫终有尽时。」,虽然海茵特莱从被发现那天起就以深渊着名,但当时的人们还是凭借毅力与热情摸透了海茵特莱第一阶层的全部99层,这也是当时大家公认的极限。


不过有趣的是,当时的协会公开宣布海茵特莱迷宫的楼层探索彻底结束后一年不到,一名探索者就非常应景地打开了通往下一个阶层的阶梯,这就是立马到来的第二次转换。


由于第二次转换与第一次转换相距不过一年,所以基本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不过要说的话也有一件。一家在当时发展非常迅速的公会因为协会的公告已经购置了一大批生产设备想要转型成加工公会,结果第二阶层的出现导致了内部的路线分歧,最后因为意见不一四处出击破了产,令当时看好他们的市民们十分惋惜,谁都没想到行动力强成了这个公会失败的原因。


而第二次转换就不同了,第三阶层的发现时间比第二阶层探索完毕的时间晚了近20年,在这20年间,海茵特莱出口最多的货物从秘宝变成了迷宫的加工品。第四次转换则让整个海茵特莱城重新迎来了探索热。


目前第三阶层也在几年前探索完毕,如果第四阶层迟迟没有被发现,那些以高风险换取高收益的寻宝公会就不得不面临搬走或转型的二选一。


「这样…」听完爱丽丝又低下了头思考起来,在芭芭拉看来这是她的一个坏习惯,容易让旁人觉得疏远。


「怎么?爱丽丝不想见我吗?」


「怎么会!」要说爱丽丝为什么比之前显得兴奋的话,是因为现在在这个公会里终于出现了一位让她觉得靠谱和值得人尊敬的常识人。毕竟前一位老师除了定期找不到人以外,理智偶尔也会有熔断的时候,上次这么长时间陪着他们还是因为学院被一群恐怖分子袭击了之后,柯特琳匆匆忙忙跑来处理暴徒,如果没记错的话,当时她正戴着一副滑雪专用的护目镜。


「而且很难得呢。」另一方的芭芭拉看着两年不见的学生心情同样不错。


「什么?」


「我的赋名不是叫『无谬者』吗?之前在研究院里其实没什么能用得到天赐的地方。在这里就不一样了。」


「是指下跳棋吗…」感觉有些不妙的伊恩打算先用抢答排除一个选项。


「也有这方面,不过主要是工作啦,工作。就是你们接下来参观的地方。」


「我说,你们是不是无视我太久了。」


面对突然冒出的声音,芭芭拉给了他一个白眼,又转过来继续和学生说道:「你们来了的话应该也不会无聊了,老实讲,和斯坦利下棋还挺无趣的。」


「要打架?」


「你自己说说你到现在输了多少局了。」


「…258。」


「259。」


「刚才那场也算?」


「你觉得你的胜点在哪?」


「可恶,明明今天我去迷宫砍牛头人的时候手感还挺好的,要是没有柯特琳搅局!」


被叫到名字的柯特琳也事不关己地冷哼了一声:「拉倒吧,在你不敢下围棋的时候就已经输了。我实在搞不懂你把这种羞辱叫做练习的意义,直接去被会长揍说不定还能提升一下防御力。」


「那个免了!」


这一次的谈话内容爱丽丝终于能够大致把握了,于是她非常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不断挑战着不可能的莽夫,呆然地说:「难不成斯坦利先生每天都在找芭芭拉老师下棋?」


「对哦。」


「…是有什么抖m倾向吗?感觉有点恶心…」


「臭小鬼放尊重点。我给你们讲,像我这样的直觉型选手和芭芭拉下棋就是最好的训练。」


「噢?这怎么说?」他的话连谈论对象都有些迷茫。


「你们知道芭芭拉的预知的运作原理吗?她的天赐不能直接看到最优的路径或者结果,能知道的只有绝对错误的行动。」


「诶?」虽然由斯坦利来说对芭芭拉并不礼貌,但这次无论是好奇的新人还是一旁的三位老员工都没有出声制止。


「她的这个天赐是从已定的最终结果逆推回来,所以比那种不三不四的正向推理和连推理都没有的黑箱计算出来的结果强了不知道多少。第一种预知就算每一次行动最优,叠加起来也可能也会不如人意,虽然这和个体的强弱有关,但至今我都没见到能在连续三步以上不偏离大方向的,而且越紧急越容易出问题。第二种就简直是捕风捉影,根本无从下手。但是芭芭拉的天赐就没有这种弱点,在最终结果已知的情况下,只要能一步步清除掉她看到的绝对错误的选项,那么最差也能得到一个不坏的结果。」


「可是斯坦利先生,就像你说的,预知类天赐实际上也是一种计算,天定论是早就证伪了的事情,不可能有什么和命运扯上关系的天赐的。」


「想什么呢。这个逼比天定论恶心多了,因为她的最优结果是以自己为基准,芭芭拉是因为完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才能觉醒出这个天赐的,说白了就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利己主义者,现在在你们面前的样子不过是装乖。对了,你们还不知道以前她干了什么吧!」


「斯坦利,闭上你的嘴。」之前芭芭拉没有制止,是因为对自己的学生来说这也是一次有意义的教学,但现在不一样,一直有种从容不迫气氛萦绕四周的芭芭拉难得在语气里显露出了急迫。


而刚才的上下关系明显对调后,现在换做斯坦利无视芭芭拉了,「你们知道她刚出道的时候的口头禅是什么吗?『呵,一切如我所愿~』,这倒还好,毕竟觉醒了预知类天赐的人脑子或多或少都有问题,只要被社会毒打一顿就好了。」


「我说闭嘴你听不见吗?!」警告没有产生作用,于是芭芭拉下意识地调动起了四周的魔力。


不过斯坦利已经铁了心打算说下去了,看着他眉飞色舞的表情,连心里有些不信任的爱丽丝都产生了听下去的想法,「但她不一样,一开始仗着自己的脸有欺骗性就开始瞎搞,最出名的就是有一次把一队新人骗到第二阶层里绑起来,扔进悬崖下面钓水晶龙虾!从那之后她就被通缉了,刚开始还是协会内部的通告,被抓回来骂一顿就好了。但是到这里重点来了,因为她这个天赐,就算等级比她高也未必能抓到她,最后事情闹得越来越大,当时的市长都派了武装…」


「你去死吧!我要!把你!塞进魔猪里拿去喂龙虾!!!」随着芭芭拉理智断弦,她身边的魔力终于失控,颜色各异的水晶因此不断地在芭芭拉的四周结晶并开始围绕着她的双手旋转。


「要在电梯里动手?打架我可不怕你。风暴,出来。」而作为应战方的斯坦利的手中,一把形状繁复的长柄战斧也在逐渐实体化。


「闹够了吗?新人还在这呢。」


不过场面并没有进一步恶化下去,无数银针从柯特琳处飞了出来,精确地把芭芭拉的水晶一个个地钉在了电梯墙上,并与其一同失去了踪迹。而斯坦利手中的战斧也在被银针穿过后终止了实体化,重新变回魔力流。一直没说话的安洁丽娜则是抽出了自己腰间那把没有开刃的扁长方体,把新人们护在身后。


「啧。」恢复理智的两人同时咂了嘴后撇开了脸。


就在众人以为此事就此结束之时,一个非常不懂事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个,斯坦利先生,」靠好奇心顶住了芭芭拉充满杀意的视线后,蕾娅像是完成了思想斗争一般地咽了咽口水,满脸期待地对斯坦利说:「能继续讲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妹叫蕾娅是吧,胆量不错,就是要这种好奇心才能成为优秀的探索者,不要害怕那疯婆子,以后我保你。不过后面也没啥了,可能是没钱了吧,她就终于打算抢劫了,结果对象成了刚好在迷宫里瞎晃的会长,被爆揍了一顿之后削成人棍带了回来,啧啧啧,那叫一个惨。」


「人棍!!!???」*6


露出格外正经的表情,斯坦利一板一眼地说:「人棍。我建议你们以后在迷宫里遇见坏人也这么干,没开玩笑。协会一不让我们杀人,二不让我们把人丢在原地,所以这才是最安全的方法。反正带回来了也能复原。」


想起什么的柯特琳也在给斯坦利帮腔,「啊,这个确实。有些人带个头就能活下来的话连身子都可以留在那。之前你们进的迷宫能把队伍分割开,自然不会在学校里讲这种事,你们的其他同学过几天第一次进源始之渊要被教育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


以这句话作结,几位前辈终于没了聊天的欲望,一人靠着电梯的一个角站着开始发呆。


就在大家以为整件事终于彻底结束之时,又有一个不懂事的声音响了起来。


「等等,斯坦利先生,还有那个训练呢?」这次是约克。


「噢,对对对,然后啊,有一次,我闲着无聊就和她下了一把棋,下完输了倒也没啥。不过我下午去了趟迷宫就发现不对了,每次怪物要出手,我就有种和她下棋时候她奸计得逞了的那种感觉,甚至比杀意和魔力流来得还快。一开始都是些小怪物,倒也没什么用,但是之后我跑到第二阶层了居然还是有作用,于是我就又找她下了几次。一周过去后我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是怎么回事。」


「是恨意,这种对阴暗小人不做任何区分的恨意现在成了我实力不断成长的动力。我现在已经能闭着眼睛避开第二阶层67层的怪物了,年末那个探索者评定上四对我来说已经是板上钉钉。」


至此,公会的新人在一串无意义的交流后总算明白了一件事,这个男人也许比表面上看起来更在意「那个」探索者评定。


「话说回来,柯特琳老——副会长,之前上来还不知道,为什么这去第三层的电梯花的比之前都久?」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原因,这次电梯下行的时间格外地久,在一事终于完全彻底结束后,伊恩有了机会提出新的问题。至于其他人,则是逃也似的跑出了电梯。


「因为第三层是三层楼并起来的,一个图书馆,专门放那些没法数据化的书。」指着两边巨大的透明视窗,柯特琳说道。


而在幕墙内,一册册书籍像是快递仓库里的货物,整齐地码一排排在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层的书架上。


「可三层楼都要用来放书的话修在一楼或者地下室不好吗?万一地板承重不够了塌了怎么办?」


「这个不用担心。这楼绝对不会塌,地板也是。」


「绝对绝对不会呢。就算拿最先进的魔导炮,也要个十来发。」终于恢复常态的芭芭拉这时也附和道。


「…这就是老师之前说的不良资产吗?」


「真就只是这样就好了…」


「?」


「我是说一楼不是有食堂了吗?好了,我来教教你们怎么样取书,想要找的话就先用这个终端搜索,要是有的话就会直接从被机关从这个窗口送出来,还的话直接丢门口那个箱子里,机器会自己去整理的。」


「…在这方面这么高科技的意义在哪呢?」在缇娜心里,只要书还是纸质的,就没有这么做的意义。


「里面大部分书上都有禁咒,要是有人不注意随便翻开来的话可能会出意外,顺便一提,这些大部分都是会长自己不知道从哪找来的。你们一会权限卡下来了就能来借书了,期刊杂志之类的话一期是两本,周转还是挺紧张的,看完了一定要马上还。」


一边翻着终端,一边相互讨论着,众人终于穿过了略显逼仄的过道,对新人来讲,一排排接近10米高的的自动化书架难以让他们产生实感,因此也看得很匆忙。而相比于此,过道尽头突然出现的古典风红木楼梯反而让他们感到亲切,这种亲切甚至让他们包容了楼梯本身的突兀。


「这下面就是二楼了,换芭芭拉来介绍吧。斯坦利,你走前面。」


「是是是,反正你刚才就是为了让我当肉盾才叫我来的吧。」


话音刚落,踏入二楼的斯坦利的身影就被爆炸的黑烟吞没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