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鬼故事

「哥哥,好无聊!」

「就算你这么说……」

人类在繁荣的时候,把大部分工作都交给了自动机械。制作出来的和娱乐用品不同,如果坏了就需要人类的照顾,所以它极其坚固,绝对不会坏。

因此,虽然对日常生活完全没有困扰,但由于在战争中把娱乐用品的生产线转用于生活用品,所以虽然对每天的生活没有困扰,但却完全没有娱乐这种东西。

「这么说来。」

「什么?」

「现在好像是叫做『夏天』的季节。」

由于地轴的倾斜而引起的气候的偏差,人类为此而产生了围绕着适合居住的土地的纷争。为了不发生那样的纠纷,在遥远的上空发射了气候操作机器。日照时间、气温、天气,全部都被管理着,地球变成了任何地方都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因此,季节这个概念基本上没有意义,但阳历依然存在的,现在学习的是北半球日照时间较长、气温变热的时期的故事。

「啊,好像以前很热,为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以前的人们好像为了排解暑热而说鬼故事。」

「说了鬼故事,为什么暑气会缓和呢?」

「那方面我也不太清楚,怎么样,要不要我们一起讲鬼故事?」

莉莉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我反正在缺乏娱乐的时代不会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这是只有人的头脑才能做到的娱乐知识。

「那我考虑一下,哥哥请。」

「你……这种话就算是场面话,也要说是实际发生过的。」

「这个时代几乎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吧?」

我放弃了,讲起了手头的鬼故事。 据说故事是这样的:如果让年轻女性坐在固定的车里,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消失了。 我把它充满气氛地告诉了莉莉。

妹妹想了想说。

「没什么可怕的吧?司机这种职业已经消失很久了吧,如果是快要消失的人,传感器就不会和人识别了吧?或者说那不是免费乘车吗?」

真是个没有一点情绪的家伙。

「你啊……那就是可怕的地方……?」

「因为人直接开车的时候是无法想象的,不管怎么想都只能认为是司机缺乏适当的精神状态。」

看来这个鬼故事是免费乘车的女人的完美犯罪。虽然期待着有点不同的反应……

「那么我说恐怖的故事吧!」

「哦,我很期待!」

「这是发生在卫生状况良好的医院里的事……」

「一方面」

哦,医院真的是怪谈的舞台吗,还有这种功能吗?

「医院里突然不断发生死者。 无论怎么找原因都没有找到。」




「……所以呢? 」




「结束了」




「哈哈! ? 」


明明是个可怕的故事,却只剩下死人就结束了。

「不……是很恐怖的故事吗?」

莉莉挺起胸膛说。

「你不害怕吗! 出现了神秘的死者哦? 从现在开始医院的资金投入减少,经营不好,最终会消失的哦! 」

「会消失吗! 事情不是要结束了吗! ? 」




「害怕吧? 神秘的死者出现原因不明,光是这样就能想象到那里发生的各种灾难,不是很可怕吗? 」




「死者在医院出现应该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大部分的病药不都是只要用自动售货机认证就可以买到的吗? 光是那以前的时代就足够恐怖的故事了吧? 光是把病人集中到一个地方,人类进行模糊诊断的时代不就足够可怕了吗? 」

看来我和这家伙的思维完全不一样。确实,人类做外科手术的话,以前的时代是很恐怖的事情,但是……不一样啊。

「好的,我和你之间对恐怖故事的认识好像有分歧,稍微考虑一下吧。」

莉莉的故事与其说是怪谈,不如说更接近于被称为猎奇的类型。 说是害怕,但不是毛骨悚然的害怕。

「怪谈是很恐怖的故事吧? 我知道医院舞台上的东西也很多哦。」




「确实如此……这是对更超自然事物的恐惧,不是人类的恶意或技术不足造成的。」




「是吗? 在我看来,把生病的人在没有特效药的状态下拼凑在一起就足够可怕了。 光是想想恶性新生物是绝症不就足够可怕了吗? 」




「不……可怕的是……即使我得了恶性肿瘤,现在用自动售货机扫描的话,药会自动出来完全治好吧? 并不是那样的东西,怪谈就是人类力量达不到的无可奈何的恐怖。」




「也就是说,把宇宙的尽头,或者恒星的中心之类的未观测的东西作为舞台就可以了吗? 」




「不,那个也有点不同吧……好像确实也有漫画恐怖的类型。」

说是人类尚未到达的地区,确实如此,但不是要拿去当鬼故事。




「你是在追求死后的世界之类的恐怖吗? 」




「啊,那么,我有一个想到的故事! 」




「你是说想出来的吗……那么,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




「有一天,哥哥会死的……」




「哦……」




原来如此,会从那里带入爱恨交加的幽灵故事吗?




「就这样! 」




「结束了吗! 」




结束了,这是一个人只死就结束了,毫无顾忌的简单故事。




「因为光是想象哥哥会不会死就很毛骨悚然啊! 对我来说是十分可怕的故事哦! 哥哥一想到我死了就恐怖吧? 」

「不,的确很恐怖。」




你不是在追求那种现实的恐怖吧。




「好不容易来一趟。」




莉莉紧紧地粘在我身上。




「怎么了? 」




「我想好好品尝一下活着的哥哥。」




就这样,我们本应该是某个夏天的日子过去了。 虽然完全没有季节感,但我觉得确实是炎热的一天。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