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殺人獨白

殺人....或許對原世界的現代人是相當的惡行,可是我本身對於殺人並沒有什麼懼怕和反感,只要能達到目標犧牲這些人是值得的話,我可以毫不猶豫地除掉他。

我反而不太能理解那些畏懼殺人的人,明明那個人犯下了絕對的惡行,但人們卻還是願意方他一馬,不願奪走其生命。留下隱藏的禍害。


殺死一個人必須要有正當理由?我覺得該死就是該死,你的痛和死亡才不甘我的事,只要達成目的就好。不過我也可以為了我在意的人染髒自己的手去殺人。

我不正常?別說笑了....我反而才覺得你們是不正常的一方。


現在正好能釋放在原世界一直被壓抑的情緒和規則,罘加德只是個開始。

想到這裡我不禁露出了笑容,幫助紅夜不只是順便,我也參雜了一些個人感情。


現在就讓我好好的放鬆吧~~~


*

那是什麼東西....原本不存在的人突然出現,而且還散發著十足的壓迫感。

能讓人直接喪失戰意的威壓感,我從接待台的座位滑了下來,在我旁邊的接待員同事也是同樣的情況,不過他的模樣更糟糕,急促的喘息的,咬著指尖就算流血了也沒有停下來。


我待在櫃台後面聆聽著,那怪物的行動和與在這裡以虐待亞人成名的罘加德之間的互動,不過罘加德瞬間就被打壓了。

太詭異了...瞬間就被壓下去了....聲音和喧鬧聲全都在剛剛一瞬間安靜了。

在威壓感解除後我好奇的從櫃檯後方探出頭,想一瞧外面的情況。


「嘔......這什麼...」


在櫃台後方是一片血腥,滿地的鮮血和不明肉塊見的到處都是,而始作俑者正滴血不染的站在公會中央審問著罘加德。

詭異....太詭異了....一個人屠殺了所有冒險者?公會黑名單和通緝單上並沒有這號人物啊!

這根本不是人的境界了,那是比我們更高一層的怪物,或許能直接匹敵勇者或者在勇者之上。

必須得呼叫總部,用通訊的水晶叫來援助,放任這種亞人在這國家這裡遲早會變成人間地獄的。


悄悄的從前台摸到後方的辦公室,我喚起通訊水晶,水晶湛藍的表面映照出我扭曲的面孔。

奇怪....我的臉色真的有那麼差嗎?

我輕輕的碰了碰自己的臉,這時水晶出現了聲音。


「請問有甚麼事情?」


「這裡出現了與名單上不符和未註冊姓名的未知亞人傭兵,她直接屠殺了在場的58位冒險者,初步推估應有和A級以上冒險者有相當的實力」


「名單上不符和未註冊姓名的未知亞人傭兵 ......?能敘述一下外觀和武器之類的明顯特徵嗎?」


「哦...武器是黑色短劍,從外觀來看是貓種亞人,身著黑色帶著金色花紋的洋裝 大致上是這樣。」


「了解」


呼...總算會報完畢了,接下來只要等著她離開就好。

不過總部真的會派人來嗎?聽了我上述的報告。


A及冒險者能單獨與勇者單挑,S級...能與魔王戰鬥但勝率依然很低,SS級和魔王相當,歷史上只有出現過一人,SSS級未出現過,X級:能力未知或者能毀滅世界的存在,通常用來幫未知的魔王制定的等級。


在亞人之中憑空出現了能與勇者匹敵的存在這可不能置之不理阿。


我鬆了一口氣輕輕靠著牆壁休息。


「想說怎麽有別人的聲音原來是在這裡啊」


「什!」


剛剛還在大廳的貓種亞人憑空出現在我的身旁,臉上帶著愉快的笑容用著甜甜的聲音卻讓人懼怕的語調。


為什麼在這裡?剛剛還不是在大廳嗎?是怎麽直接憑空出現在我旁邊的?

明明連門都沒開,到底是怎麽辦到的!

這亞人真的不一般,這已經不是我能應付的等級了。


所謂窮途末路就是這種感覺嗎?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