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維夏視角)

「骯髒的廢物」

這大概是皇後殿下最常私下脫口而出的,對於我的稱呼了。

當然的。

因為我是父親的妾室,也就是母親所生下的孩子。

雖說有著第三王子這個頭銜,但也只是空有虛名罷了。

遙遙領先在我前方的是皇太子以及第二王子,我只能夠望塵莫及,不可能追上他們的腳步。

更何況,我並沒有什麼榮耀的成就,亦沒有什麼天賦。說極端點,就是王室的汙點,是一個廢物。

他們個個都天賦異稟,只有我是個例外。

皇太子對任何人都漠不關心,即便是父母也一樣。

不過,最基本的禮節他仍然會遵守。

我曾經從窗口看過他練劍的樣子,但僅有一次。他的劍法從不拖泥帶水,一直以來都十分精準犀利,甚至到了可以橫掃千軍的境界。

不過我對他沒什麼好感,除了練劍的印象以外,就只有他那冰冷的一瞥存在於我的記憶中而已。

我也曾經認為王室的人都一個樣子,他們只會一味追求名利與權勢,地位及財產,接近任何人都帶有目的性。

但是二王子把我的思想顛覆了。

唯有他,在王室才會接近我,其他人都對我避而遠之。

他一定是別有居心。

我是這樣想的,在他接近我的前幾天。

但不知從何時起,我放下了對他的戒心,把他當作自己的兄長,把他當作自己的親人。

不能夠和他過於親近,我告誡自己。

母親早逝,我在王室只有父皇可以依靠。但聽說父皇最近陷入沉眠,也有傳言說父皇即將駕崩,搞得外頭人心惶惶。

雖然我也起過去找父皇的念頭,但可想而知,三番兩次的被阻撓,甚至連靠近父皇的寢殿都難如登天。

關於父皇的消息,都是二王子帶來的。

有時我也希望他不要再來找我了。

皇後殿下對我恨之入骨。二王子是她的孩子,她絕對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和一個飯桶交情深厚。

不過我和二王子之間有互動的事她似乎毫不知情,應該是二王子善於迴避她的視線吧。

如果這件事被發現,她肯定會除掉我,二王子也會被懲處。搞不好在被發現以前我就被處理掉了。

沒錯,殺人。

我目前的處境很險惡,父皇臥病在床,沒有任何人可以保護我。

我的魔法層級大概是中級,但在王室我只有表現出菜鳥的樣子。

況且,就算我是中級程度,仍然無法匹敵皇後與騎士。

一個弱小的孩子,怎麼可能打得過魔法實力卓越的成年人呢?想想都覺得可笑。

所以,反抗什麼的就算了吧。

我會死在皇後殿下手中,是注定的,從我誕生起。

啊,時刻似乎到來了。

我沒辦法再和二王子一一跟皇兄待在一起了吧?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很開心,但我是知道的,我不可能永遠停留在這段時光中。

在這個下著微雨的清晨,走廊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我定睛一看,是皇兄。

他衝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正拚命的說些什麼。

皇後殿下準備要把我給殺死,就在今夜。

他是為了叫我逃離王室而來。

「逃去哪?」

我問道,我不能夠出境,也不能夠躲在市集區吧?

「聖都外圍,那邊有很多洞穴和森林,你就暫且藏身一下」

這樣暴露的風險性不是更高嗎?萬一被騎士大人發現⋯⋯

可能是讀到我內心的想法,他說道:「我會盡量支開騎士,你也定期換地方躲藏等待時機,我會派人去接你。母後那方面我再想辦法」

「⋯⋯嗯」

「好了,我送你到袐門,順便把路上的人打暈」

他說完便拉著我的手邁步。

一路上,我跟隨在後,默默看著他的背影。

⋯⋯什麼時候,我才可以像他一樣可靠、像他一樣強大呢。

「那個,皇兄」

「什麼事?」

「⋯⋯我會變強的,直到超越你」

啊,不小心把心𥚃話說出來了。

他停頓了半晌後笑了出來。

「哈哈,那你可要加把勁。等你變強,我也不是現在的我了」

「⋯⋯哼」

我們兩人就這樣互相打鬧,直到袐道門口。

祕門的位置只有我們兩人知道,它位於王宮內的一個用魔法隱藏的門後,裡頭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但一直向前走會直接連接到市集區的某條小巷內。

話說回來,我還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和皇兄走在走廊上呢。

雖然我要做的是落跑。

「⋯⋯記住,不要被發現了」

他塞了一包重量沉重的袋子給我。

是什麼東西啊,那麼沉。

我拆開繩結一看。

「⋯⋯⋯」

炸彈⋯⋯?

殺傷力感覺很猛烈啊。

「就是炸彈,給你防身用的。但只有一顆,考慮恰當後再使用」

我點點頭,綁緊繩結。

「那就這樣了,注意安全。我一定會派人去接你的」

「那⋯⋯」

此時,我們聽見了第三者的腳步聲。

「⋯⋯!」

他倏地推我進入門後。

(⋯⋯我給他添了不少麻煩啊)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來到聖都外圍三個月後,被騎士們發現,躲到森林的樹叢中藏身,還見到了一個生面孔。

被騎士發現以後的事我就不記得了,只知道自己暈過去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