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話 阿爾菲的『願望』

過了午休,通知明天起的課堂安排後,一年級的學生比其他年級更早迎來了放學時間。

第一天的課雖然結束了,但我仍有事情要做。

因為很在意煉金術的教科書上,關於格拉斯・迪梅利亞的功績,所以我婉拒了阿爾菲的邀約,直奔圖書館。

同班同學說要去校舍探險,拉著阿爾菲的手,雖然她不停地在意我,但最後還是分頭行動。如果按這樣子,跟其他孩子要好起來的話,我能一人獨處的時間也會增加,對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

 

◇◇◇

 

一踏進圖書館,就聞到一股熟悉的油墨和紙張的味道。在我還是格拉斯的時候,滿屋子都是那種味道。

書架按照圖書館的分類規則整齊地排列著,高度幾乎有天花板那麼高,可以看到書架上的書密密麻麻地排到了三樓。通風井的中心有連接各層的螺旋樓梯,一直通向地下。

因為知道光在館內胡亂摸索是找不到想要的書的,所以決定使用設置在螺旋樓梯旁的藏書檢索用魔導器。

將手遮在紫色的魔法石上啟動本體,檢索系統便投影到空間中。試著用視線輸入「格拉斯・迪梅利亞」,但搜索結果並不理想。

雖然教科書上有我的名字,但好像沒有關於我的書。

──這麼說來,我那些從沒在世間發表過的研究,都在我臨死前親自全部燒掉了。

一想到這個,「處死」我的神人──卡西烏斯的身影就在腦海中閃過,脊背一陣發冷。幾乎與此同時,背後傳來了聲音。

「有遇到困難嗎?」

驚訝地回頭一看,一個穿著圍裙、笑容柔和的女人正俯視著我。白色圍裙上寫著「圖書管理員」。看樣子是管理這個圖書館的職員。

「啊,那個……」

因為麻煩,我本想拒絕,但又改變了想法。

「我想調查這個人……」

我選擇了如果是剛入學不久的學生,應該會這麼問吧的措辭。女性圖書管理員瞥了一眼空間投影畫面,微微一笑。

「因為年代有點久遠了,所以放在別館那邊啊。雖然不是單本專作,而是煉金學會整理的,這可以嗎?」

「是的,沒問題。」

本以為因為對一年級生來說太難了而被拒絕,沒想到比想像中還要順利地帶領我過去。據管理員說,圖書館後面的舊圖書館現在被稱為別館,不是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

在窗戶緊閉的別館中,灰塵彌漫,充滿了舊紙和墨水散發出的獨特氣味。

「因為也有些是善本和破損嚴重的書,所以不能外借。對不起。」

「沒問題的,謝謝你。」

不僅給了詳細的說明,還向我道歉,不過我本來就不打算帶回家,所以搖了搖頭。

「那在這裡等一下囉。」

管理員把我領到閱覽用的桌子後,走下狹窄的樓梯。

剩下我一個人,再次環視別館的書架。我死後積累的大量知識,都在這座分館和本館。這麼一想,對即將被遺忘的研究的熱情又湧了上來。至少待在這裡不會覺得無聊,也可以一個人度過。

「離閉館還有一段時間,你慢慢看吧。」

過了一會兒,管理員回來了,她把從被稱為「閉架」(按:不公開閱覽)的地下室書架上找來的兩本書遞給我,然後縮回了設置在入口處的接待台裡面。看樣子,在我讀完之前,她會一直在那裡等候吧。

遞過來的兩本書,詳細地記錄了對我來說既苦澀又懷念的研究。

我不想再扯上關係而與之訣別的煉金學會,卻將我的功績集結留傳後世,這真是莫大的諷刺。但是,教科書上寫的內容似乎是真的。從記憶中的理論、研究結果和論文內容都沒有差異這點來看,記錄下來的,無疑是我的功勞。確認了這一點後,我又產生了新的疑問。

兩本書的發行年份都是在我死後幾年。把我的研究挪為己有的煉金學會,卻特意以我的名義留下這樣的記錄,到底有甚麼理由呢?

不過,現在參與這本書的所有人都去世了,也就無從得知了。

──莫非,和我的轉世有關係……?

當我意識到突然從腦海中閃過的可能性,就在那一瞬間。

「……莉芙,莉芙!」

外面傳來阿爾菲叫我的聲音。從聲音的感覺來看,好像馬上就要哭出來時的聲音。可能發生了甚麼事。

「哎呀,是你朋友?」

管理員注意到我的反應,離開接待台打開別館入口的門。因為我不想讓阿爾菲知道格拉斯・迪梅利亞,所以我合上書,跟在管理員後面。

「哎呀,夠了嗎?」

「是的。謝謝你。」

「不客氣,隨時歡迎再來。」

在管理員的目送下,我剛走出別館,就看見半哭半哭的阿爾菲跑了過來。

「莉芙……」

眼含淚水的阿爾菲撲進我的懷裡。

「你不是和大家在一起嗎?」

我撫摸她的寢背,想讓她冷靜下來,但阿爾菲搖著頭,長舒了一口氣。

「莉芙不在的話,我……」

「……阿爾菲,不要只交我一個朋友,最好也交一下其他朋友喔。」

雖然從嬰兒時期開始就在一起,但阿爾菲也該適應孩子們特有的社會生活了。至少阿爾菲應該不受我左右,謳歌阿爾菲自己的人生才是。

「莉芙,不願意和阿爾菲……嗎……」

「我不是在說這回事,你明白吧?」

我一邊安慰她,一邊說道。但阿爾菲強烈地搖了搖頭。

「有莉芙就好了。只要有莉芙在,就不需要朋友了。」

「你這樣真的好嗎,阿爾菲?明明我不一定會一直在你身邊。」

「……咦?」

聽了我的話,阿爾菲吃驚地瞪大眼睛抬起頭。在夕陽的照耀下,阿爾菲的淨眼比任何時候都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光芒。

「吶,莉芙……我現在可以用那個『願望』嗎?」

「用……?」

因為是阿爾菲,我以為會很珍重,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我這麼想著,阿爾菲輕輕地拉起我的手,像祈禱般地牽在一起。

「我想莉芙一直在我身邊。」

「一直……?」

該說是孩子氣嗎,這期限也太模糊了。原來如此,來這個啊……。

「一直,就是『一直』啊,莉芙。」

阿爾菲的手用力一捏。我知道低著頭的阿爾菲正微微顫抖。

「……如果……莉芙……討厭我……會……放棄……就是……」

──啊,這孩子想像力真豐富啊。

原本對他人毫無興趣的我,不知不覺間理解了阿爾菲。一想到被我討厭就嚎啕大哭,阿爾菲的「喜歡」,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才不會喔。」

相反,阿爾菲有可能會討厭我就是了。

阿爾菲大概不會做出惹我討厭的事。在一起度過的歲月裡,我已經明白到這一點。

「真的……?」

阿爾菲抬起頭,滿臉淚水地盯著我。為甚麼光憑想像就能哭成這樣,我搞不懂。不過,要說這是阿爾菲,我想也沒錯。

不過,再怎麼說也該讓她別哭了,不然哭腫了眼睛回家的話,朱迪也會擔心的吧。

「阿爾菲,你不相信我?」

問出明知道這個有點使壞的問題後,阿爾菲吃驚地睜大眼睛,猛然搖了搖頭,抱住了我。

「莉芙,最喜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