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話 聖薩萊亞斯小學

龍樹的紅色花瓣,在春天的冷風中翩翩起舞。

我和阿爾菲穿上為這天而準備的新衣裳,來到了熟悉的幼兒園校舍東側的聖薩萊亞斯小學。

「和兩年前相比,長大了很多呢,莉芙。」

「你送的帽子也剛剛好了呢。和幼兒園的時候比起來,成長速度之快真叫人感慨良多。」

「多虧你這麼細心地使用,謝謝你,莉芙。」

和幼兒園入學典禮上的照片相比,父母一個勁地誇獎我愛惜使用,好像沒有注意到我借了母親的煉金術工具,偷偷地做了防水等加工,努力使之不會變質。

「這是我的第一件寶貝,當然了。」

「是啊,媽媽很高興哦。」

「因為是莉芙的ㄅㄧㄠ ㄓˋ(標誌)咩。」

阿爾菲笑著加入我和父母的對話。阿爾菲把淡紫色的頭髮,紮到耳朵上方,看得出她比平時更注意儀容。

「阿爾菲的髮型也很合襯喔。」

「謝謝。如果莉芙喜歡的話,我每天也這麼弄吧。」

阿爾菲瞇著眼幸福地笑著,拉著我的手用手指纏住。阿爾菲緊緊握著我的手,也許是被春風吹得冷了,她的手有些冰涼。

「誒嘿,莉芙的手手,好暖。」

阿爾菲用甘甜的聲音低語著,臉頰輕輕靠在我的手臂上。

想到因為剛剛完成了作為新生代表上臺致辭的重任,想必在新環境中有些緊張吧,我一邊讓阿爾菲隨心所欲。多虧了阿爾菲的努力,才避免了這個職責降臨到我身上,如果只是這樣黏糊糊地撒嬌就能了事,那小事一樁啊。

「阿爾菲很努力,很了不起啊。」

「嗯,多虧了莉芙。」

我不忘慰勞她後,阿爾菲便把身體靠在我身上,高興地點了點頭。

「我甚麼都沒做啊?」

「因為莉芙跟我約好了。」

啊,原來是那個『甚麼都聽』的約定啊。

「是啊,我記得很清楚。」

以防萬一,先表明有遵守約定的意思好了。阿爾菲微笑著,似乎完全不懷疑我會失約。

──即便如此。

與兩年前相比,聖薩萊亞斯小學作出了相當可觀的設備投資。因為隔著鐘塔,待在幼兒園的時候還不太清楚,但現在還在建設新的校舍。以從前碾過我帽子、裝有鏟臂的土木建築用從機為首,投入了很多作業用機械,可以看到他們忙碌的身影。

「……那是……」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個圓柱形身體,長有手腳的機器人。

——奧拉姆嗎?沒想到現在這個時代還在用啊……。

比校舍二樓稍低,高約三公尺左右的機體,是我作為格拉斯的時候也用過的從機奧拉姆。在這個時代,它似乎作為民間用的作業機械而活躍,可以靈巧地完成砌磚的工作。

與我所知道的「奧拉姆」不同,之所以移動得如此順暢,多半是安裝在腳上的滾輪的關係吧。即使在凹凸不平的施工現場也能穩定移動,這實在是有趣。

在作為格拉斯的我死後轉生的這段時間裡,蒸汽車廂的開發不斷進步,所以也用了這種技術吧。

「莉芙?你喜歡那個從機嗎?」

阿爾菲注意到我在注視著從機奧拉姆,便湊近我的臉。

「與其說喜歡,不如說覺得這機體真的很古老而已。」

初期試作機的零件是用煉金術製造的,不過現在大概不一樣了吧。跟奧拉姆不相稱的流暢動作,讓人感受到了技術的發展,非常有趣。

「真期待新校舍啊,莉芙。聽說煉金術設備也弄好了。」

「誒?」

聽到阿爾菲天真無邪的發言,我感到背脊一陣發涼。我是煉金術師這件事,應該沒有對包括阿爾菲在內的任何人說過。

「是煉金術啊,莉芙。莉芙的媽媽也是煉金術師吧?」

……啊,怎麼啊。原來是在說我母親嗎?

知道只是自己太急躁,我鬆了一口氣。雖然早認知到這是一所專注魔法的教育機構,但或許也打作推行以煉金術為首的廣泛教育。如果是冠以歷史上的賢者的名字,這很可能。

為了將來而投入這麼多的設備投資,看來這所小學聚集的,都是前途無量的人。我也要不負這份期待,努力回報父母。

儘量不顯眼,「普通」一點。

只是,想到曾經是身邊範本的阿爾菲已經非比尋常,將來不禁叫人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