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謊言

我坐立難安的坐在客廳中央的沙發上,等著黑姿爾和他的妹妹處理完私事。


真的在做嗎?還是我的誤會呢?

我一直重複這個問題不斷尋問自己,即使得不到答案。

這時身後的傳來了房門打開的聲音,處裡的那麼快嗎?


我僵硬的坐在沙發中央,直直盯著已經空了的碗。

光是要面對黑姿爾這件事已經做不到了,再看見了那樣的場景。


法律允許嗎?況且就算他們兩情相悅世人的眼光也是很難不去在意的啊。

跟爺爺住在一起奔波了一段時間,雖然世界已經出現了某些問題但總有辦法解決的吧?

人們這樣放任自己真的好嗎?


「斯蒂爾」

「....在!我在,怎..麼了嗎?」


突然叫我怎麼了?要我不準說出去剛剛見到的事情嗎?封口?

我從垂落的頭髮縫隙中偷看黑茲爾,他身上的衣服依然完整只是頭髮有點淩亂而已。

臉上帶著笑容的看著我,但眼睛裡卻完全沒有笑意。


「被子給你,你先睡沙發上吧」


冰冷毫無半點起伏的聲音,很生氣呢。

向周圍是放著難以言喻的威壓。


現在還是先閉嘴好了,可能他和妹妹吵了一架吧。

我無言的從黑茲爾手上拿走被子,帶有太陽溫暖的被子,看來有好好拿出去曬過呢。


「快點!」


突然黑茲爾又不耐煩的堆我大喊,讓我嚇了一跳身子一顫,眼淚差點從眼角飆出來。

在他把我當成出氣筒之前,盡量不要把他惹生氣吧。

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爺爺會回來接我的吧,現在會不會因為找到我而很焦急呢?


我蓋上黑茲爾拿來的被子,躺在沙發上,翻來覆去久久不能入眠。

突然肚子遭到了打擊,我痛的跳起來,以為有殭屍或其他人闖入了。


「給我乖乖躺著!」


「嗚.....對不起」


黑茲爾不爽的站在我面前,拉上被子把我押回沙發上。

好痛....扯到頭髮了拉!動作可不可以溫柔點。


*

人心已經麻木了,連家人之間都要互相欺騙嗎?

我看著在被子裡哭的斯蒂爾,真是弱不經風,才打一下就哭成這樣。

說到底不就是她太吵了,才會讓我現在很毛躁。


妹妹那個樣子很明顯就是在演,不過她有必要搞到脫光上床這樣嗎?

言語直說就好了吧,又不是不會幫忙。


等著斯蒂爾安靜後,我又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間,不過這次我帶上了手槍。

推開房門後,妹妹躲在被窩裡睡覺,我緩緩靠近被窩想確認妹妹是不是真的睡著了。


正當我掀起被子一角時,軍用匕首瞬間從中穿出,我反應迅速的舉起手槍,對準拿刀的妹妹。

就這樣我們卡在很尷尬的對峙狀態,妹妹拿刀抵著我的脖子,我拿槍對準她的額頭,不過我拿槍站著絕對優勢,可是妹妹應該知道我無法扣下板機,因為我.....並沒有殺死自己最後家人的勇氣。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