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請...慢用?

那是怎麼回事?

黑姿爾和他的妹妹原來是那種關係嗎?

可是....可是...剛剛還不是在吵架的狀態嗎?怎麼就吻在一起了?


還是他們並不是親兄妹?領養之類的,沒有血緣關係?

奇怪....奇怪...就算是領養的,兄妹之間可以這樣嗎?這是不允許的吧。


剛剛在房間的一角發現可以替換的內褲和裙子,打開房間的門問可不可以用,誰知道會遇見那種場景啊!


斯蒂爾呆愣的坐在沙發上,回想剛剛的情況,但又會因為太難為情了而臉紅。


沒想到居然會被這種人帶到他的據點,不然先溜了吧?

可是我又能跑去哪裡呢?


在喪屍病毒爆發時,我就一直跟著爺爺再一起,直到不久之前。

爺爺讓我躲在百貨公司裡的賣化妝品的專櫃,說等他回來就把隨身的手槍和匕首留下離開了,但爺爺一直沒有出現,所以我就自己從化妝品的專櫃跑到,商店區那邊想說能找到什麼吃的,因為很餓嘛。


一路上原本很順利的,但隨著時間越來越晚,我漸漸的聽到了一些喪屍的聲音,我很害怕....

爺爺不再,只有一個人,黑暗和孤獨,還有可怕的呻吟聲。


我隨便找了一個地方,躲在貨物架的後方,希望先能躲到早上,因為爺爺有說過早上喪屍就會躲起來了。

可是事情並不如願,我聽到了有細碎的聲音從貨物架的後方傳來。

喪屍?人類?我當時非常緊張,因為我曾看過被喪屍咬過的人的下場,那根本不是普通生物能做出來的事,啃咬撕裂重複再重複。

我摀住自己的嘴巴試圖不讓自己的喘氣聲被聽到,可是我的手肘卻不小心碰掉了東西。


當時真的以為死定了,我蹲下身子快速喘氣著,但卻還是覺得吸不到氣,胸口好像被什麼壓著難以換氣,後方的那個東西正在緩緩靠近我,我要做什麼?


當時腦子一片空白,直到自己被壓住後才清醒過來。


人類?手腳和嘴都被壓制住了,完了....放開我....

即使死命地扭動著身體也逃不出束縛,想叫也叫不出聲。

爺爺...你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眼前的人當時就只是死死的盯著我,也沒有任何的動作,但這只是進一步加深了我的恐懼。

面無表情完全不知道在想什麼。要被怎麼了?到底想做什麼?要死了..誰來救我。


救我,離開這個地方還有孤獨和黑暗。


我好害怕.....

          好害怕..... 

                      好害怕..... 好害怕..... 



....不小心睡著了.....


必須得先把溼了的內衣褲換掉才行,原本要問能不能換得衣物掉在房間了嗎?

先去問問能不能換吧。


我搖搖晃晃再次的來到門口,推開房間的門。


「............」




「.....哈.......哈......」
「............」

眼前黑姿爾的妹妹毫無保留的展現她完美的身體曲線,臉上還帶著微微的潮紅。嘴裡緩緩吐著帶有溫度的氣息,姿態可說是相當嬌豔。

而黑姿爾正一臉慌亂的看著我這邊。


「诶.....請慢用?」


這時我腦袋中只閃過了漫畫中遇到這種情況,誤闖進來的人會使用的句子。


*


當下只覺得完了,被斯蒂爾看見這個情況,可是妹妹卻完全沒把她當一回事,是故意忽略還是真的沒注意到。

緊緊抱住我的妹妹依然把嘴唇貼在我的嘴唇上,好一段時間後才放開我。

我下意識的用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試圖理解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妹妹..你真的沒事嗎?剛剛那是在做什麼.....」


妹妹4個月回來後真的變奇怪了,天下有哪個親妹妹會毫無預警的親自己的老哥啊,況且之前還大吵一架過。

明明之前還很討厭我的說,就是這個原因才自己和隊友出去的,不是嗎?


「你到底發生了了什麼啊?」


原本想好好安慰她的心情全都被打亂了.....

而老妹一臉不以為然的看著我,和我相同深紅的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所以她到底為什麼會做出這種行為?


「回答啊!」


啊...不小心又太過激動了。


「哥哥慌亂了....嘿」


「.....搞什麼」


妹妹一臉壞笑著,看著我。

接著拉著我把我推到了自己的床上,用她的雙手壓住我的另外兩隻手,雖然以我的力量是能扯開她,可是正當我要動作時....


「班和米勒...和班....米勒,他們..是他們...死了,我殺的...喪屍殺的....他們想設計我...逼我...被騙了,哥哥還在這嗎?我很在意...不見了?哥帶著別人回來...」


真的不對勁,老妹眼中出現的是渾沌的黑暗。

表情也和剛剛的表情完全不同,完全變了一個人。

流漏著混沌的感情。


我發呆的看著眼前慢慢褪下自己衣物的妹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精神出問題了,狀態非常不穩定,這點從她的行為完全能看的出來,崩潰邊緣嗎?

那之前溫和的表情是裝的?我開始搞不懂了。


「我只想確認哥哥還在嗎?還是其實是幻覺,不會突然消失吧?吶?」


「老妹,我想不通確認我是不是幻覺,和你現在要做的事有什麼關係」


老妹把身上的衣服脫的一絲不留的,就這樣跨坐在我身上。

潔白的皮膚和那兩座在重力下仍保持完美弧形的胸,在左胸口下有明顯的刀疤。

臉上略帶潮紅,緩緩移動自己的腰部。


好吧,我真的不理解你現在做的事有什麼關係 。

至少你這樣做我也不會有任何的反應啊,和親妹妹做種事我可完全沒興趣。


這時斯蒂爾闖入了房間,啊....這下真的玩完了。

斯蒂爾沉默了一會兒後,呆呆的說出了一句「诶.....請慢用?」後,就拾起地上的衣物輕輕關上門離開了。

看來是沒指望她能幫我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