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老妹你在這幹嘛?

「我叫....斯蒂爾」


「不錯的名字啊,啊...我的名字是黑姿爾,之後請多指教拉,哈哈!」


我開心的對著斯蒂爾大笑。


斯蒂爾卻害怕的退了兩步,眼睛都快飆出淚來了。

.....還有是不是有什麼液體從她纖細的大腿上留下來了。

嘛...算了。


能在這末日中遇見這種人屬實幸運啊,不過照顧起來很麻煩。

在這黑暗的世界,人性的醜陋全都爆露的差不多了,還能見到這種純潔之人,哈哈!

真幸運...她到底是怎樣活到現在的?


啊....還有當時在百貨公司那句救救我是甚麼意思?

很好奇吶。


「話說在百貨公司那時說救你是什麼回事?」


「....我...我...只是...害怕....」


斯蒂爾微微的撇開了頭,用細碎的聲音回答。


「害怕?」


「 噫!」


我稍微提高了音量質問,因為斯蒂爾的樣子分明是說謊。

還有你為什麼抖的那麼厲害,我應該沒那麼可怕.....吧?


還是她當時單純只是想利用我逃出去?

不過當下那個樣子一點也不像用演的啊,如過真是演出來的我心甘情願被殺死。


「算了...走吧...」


反正再多想也沒用,先帶回據點吧,放她在這也不放心。

我把槍從她手中抽走,拉住斯蒂爾的手離開這個天快黑的地方。

天黑時喪屍的活動就會變得活躍,所以必須快點回到據點才行。


我再次用斗篷遮住自己的臉,把掛在脖子的圍巾拉到鼻樑的位子遮住半張臉。

從這裡走到據點要花30分鐘,稍微看了一下手上的手錶5:21分,沒剩多少時間了。

用跑的吧。


踩著柏油路,經過無人的廢墟,在空曠的大馬路上跑著。

你說為什麼不靠近建築物跑呢?

因為太陽還在天空時,大部分喪屍都會待在陰暗的建築物裡,只有晚上時會出來遊蕩。

太陽似乎會稍微削弱他們的行動力和速度,所以他們才會待在沒有太陽直接照射的地方。


「就快到了,喂!你沒事吧?別說你被喪屍咬過啊。」


身後的斯蒂爾急促的上下呼吸,那張漂亮的臉蛋都扭曲成一團了。

還是只是體力很差啊?


「....哈...沒....事....哈.....」


斯蒂爾氣喘吁吁的勉強回了我的話。


嗯,看來只是體力差,被殭屍咬到的話,人們會無意識的去抓感染的地方,就算抓到流血也不會停下,加上會體溫急遽上升和急促呼吸,有時還會留鼻血。

這些大概就是被感染時會發生的症狀,從我之前的經驗來看。


沿著大馬路走進小巷子裡,翻過鐵柵欄,在穿越幾處堆了障礙物的房間,進入了一間小公寓。

往上走到三樓就是據點了。


「我們到了」


「哈...哈....終於....」


我推開了厚重的鐵門,熟悉的擺設和物品出現在眼前,除了一位很突兀的人之外。


翹著二郎腿,大咧咧的躺在沙發上,旁邊放著Sako TRG狙擊步槍也不知道從誰身上搶來的,嘴裡還抽著菸的女人。

跟我一樣深紅的眼睛,白色的長髮,看起來還是一樣冰冷的神情,冰山美人一個。


「老妹....你怎麼在這裡?」


看來是不太開心才跑來這裡的,平時老妹跟本不會抽菸的。

老妹很不在乎的瞄了我一眼,然後再把目光放到我身後的斯蒂爾,又在把臉轉過來對我挑起一邊眉毛。


「拐來的?」


「先回答我的問題」


還是一樣我行我素的啊,一點都沒變。

老妹吐出了一口菸,便把菸丟到地上一把踩熄。可我看那菸才剛抽沒多久,你就踩熄了不覺得有些浪費嗎?

然後妹妹表情略帶不爽的看著我身後的斯蒂爾,才幽幽的回答。


「找你不行嗎?」


「是嗎?」


這算什麼回答?我還是不理解你為什麼突然跑來這裡。

你不是應該和上次的兩個隊友再一起嗎?

我記得叫米勒 和班?兩個男的。


「不行嗎?」


「沒啊」


「切!」


喂喂,怎麼又突然生氣了。

老妹自暴自棄的脫下了身上的連帽衛衣隨意的亂丟到地板上,就這樣離開了沙發跑去了我的房間。

衣服別亂丟在我這裡,到時候弄髒又那邊鬧。


「斯蒂爾進來吧,你要站在門口到什麼時候?還有剛剛那是伊芙我妹不用太在意」


「不...那個...內褲.....濕....」


斯蒂爾似乎說出了些什麼,但因為我太累而根本沒去裡她。


我脫下披在身上的灰色斗篷,隨意跨在門旁的木椅背上。

躺到了柔軟的沙發上。


「呼 .........好累.....」


斯蒂爾也隨我動作僵硬的做到了沙發上,緊張的東張西望。

這時外面應該已經晚上了吧,雖然門窗都已經被封的都不讓光透進來了,可是還是能靠感覺知道大概現在的時間。

肚子有點餓了...煮點泡麵吧,據點的發電機應該還有油能用。加上頂樓的太陽能發電電路改裝後能直接供電給我們。

先煮個熱水吧。


離開沙發後,我直接走進廚房,期間路過了房間好像聽到了小小的啜泣聲。

有心事直說不就好了,幹嘛鬧彆扭?

晚點再端個泡麵給她好了,在加一顆她喜歡的蛋吧。


*


「斯蒂爾麵煮好了,你先自己坐在客廳吃吧,啊...裡面沒放藥所以你不用擔心,放心吃就好」


頓時斯蒂爾臉上閃過複雜的表情,是我說錯了什麼嗎?

不過現在先去安慰那個難搞的妹妹吧。

我推開自己房間的木門,端著從百貨公司帶回來的泡麵。


隨手關上了門後,我來到整個人窩再被子裡的妹妹旁邊。

把泡麵放到書桌上後,來到床邊蹲下來。


果然在哭啊,我掀開了被窩的一角,妹妹曲著身體雙眼紅腫的啜泣著。

多大的年紀了,還會這樣鬧彆扭,我這個做哥哥的很為難耶。

記得19歲來著?上次到我這邊是4個月前的事了吧?


因為2年前喪屍病毒爆發,所以有稍微待在一起生活過,但後來卻跟著原本的兩個隊友跑走了,剩下我一個人。

不過我並沒有生氣,畢竟當時情況危急嘛。

不久之後我雖然活了下來但都一直是一個人,後來命運又讓我們重和了,可是妹妹身邊的兩個人卻變成了其他人,當時也沒有多問,只知道名字和....還有身上帶著一些不讓人愉快的氣氛。


結果妹妹現在又回來了,而且是哭著跑回來,我著做哥哥的不擔心才怪,畢竟是唯一的血親吶。


「怎麼了,偏偏要跑到我房間哭」


我故意帶著嘲諷的語氣對妹妹說。

果不其然這一下激怒了她,她從被窩裡彈起來舉起她的拳頭要下時揮下時。

我一把將她拉進懷中,輕輕的抱住那女性特有的柔軟和纖細的身體。

這一瞬間,妹妹的感情終於憋不住了,在一瞬間全都爆發了出來。


緊緊拉住我的上衣,小小的身軀因為哭泣而顫抖。

我輕輕的拍著比我還矮一顆頭的妹妹,讓她盡情的哭泣,因為現在的我也只能做到這樣。


「哭夠了沒?」


「嗯.....」


我低著頭望著在懷中,虛弱笑著的妹妹,剛進門時的那些冷酷彷彿都不存在了一樣,現在只是軟綿綿的瞇著眼,輕輕的微笑著。

見妹妹好些後,我放開環抱的雙手準備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泡麵。

妹妹卻突然用手環繞住我的頸子,把嘴唇貼到我的嘴唇上。


我被妹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導致整個人僵住完全忘記了下一步要做什麼。

妹妹身上淡淡的香味和菸味,因為近距離而直撲鼻而來,嘴唇的柔軟讓我陷入莫名的混亂。

最糟糕的是我眼角的餘光撇到房間的門把被人轉動了。


「黑姿爾那個我的衣服.......」


進來的是我之前帶回來的斯蒂爾,她正呆滯的看我們兄妹倆人抱在一起接吻的畫面。

原本拿在手上的衣物也掉落在地上了。


過了一會尷尬的沉默後,斯蒂爾整個臉紅的大喊著「對不起!!!」然後就關門逃跑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