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K你要我拯救什麼?





碰———— 


巨大的聲響迴盪在空虛的大樓中。


「誒......」


女孩呆愣的看著我,像是還沒認知到發生了什麼事一樣。


啪———— 


被擊中的是從黑暗中衝過來的喪屍,眼看她來不及閃躲乾脆就直接開槍了。

看來是剛剛的打鬥把它引過來了。

被擊中的喪屍軀體搖搖晃晃的倒了下來。


居然是一槍倒?稀奇.....通常都要好幾槍啊....

不明的液體飛濺的到處都是,連我也被濺的我一身都是。

不管了....該跑了。


啊————                                     啊———— 

                    啊————                   痾啊————                       啊———— 


                          啊啊———— 

啊————                     痾...............      


痾啊————              


         啊———— 


                          啊啊———— 

啊————                     痾...............      


四周的喪屍都有反應了嗎?

看來上次只是清掉了一部分並沒有全部清乾淨,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應該要把據點的那把T26步槍拿來的。


我拉起呆愣的女孩的手,死命的往前跑。

從聲音來判斷雖然喪屍正在聚集,但似乎因為某種原因他們聚集的速度非常緩慢。

都是一隻一隻出現,而不是一坨全部衝出來。


真幸運呢,但這狀況也是我造成的。


兩人急促的腳步聲迴盪在這空間,只是拼命的往出口跑。


「糟透了啊!!!!哈哈......哈哈......!!」


哈哈......

好久沒來那麼刺激的追逐戰了,來啊!你們這些喪屍,要殺,就一次除乾淨!


從被斗篷的帽子罩住的臉,因為激烈的運動而滑下。


往追在身後的喪屍突刺過去,反手握住水果刀,劃過喪屍的下顎,再抽出掛在背後的斧頭一刀砍爆喪屍的頭顱。


凜亂的黑色的頭髮,鬼氣逼人的殘虐笑容,深紅色的眼睛映照的只有目標的倒影,絲毫不在意飛濺的液體,飛濺到那張俊冷的臉上。

完美存在這黑暗中,沒有任何違和感,彷彿他本來就該如此。


女孩有點被他那樣的氣氛嚇到了,導致腳步一個不穩,在地面摔了一跤。


「却....麻煩的傢伙,給我快點起來」


「對...對...不起」


我用力的拉著女孩的手硬是把她拉起來,不顧她發處疼痛的叫聲。

說到底我幹嘛要帶著這傢伙到處跑吶?

把她扔在這裡也行吧?


轉身看了跟著自己奔跑的女孩,那死命奔跑和掙扎的樣子。

還沒放棄活著的心嗎?哈哈....


天真.......


隨意跟著別人走,隨意拉著別人說救我,你對現在這世界的想法到底是怎樣?


天真.....


嘛...有趣就好,既然你想我救你,雖然不知道要救什麼,但我會以我的方式實現。

自己也很天真吶,不過難得遇見這種人,我就救你一次吧。

反正那些早在這黑暗腐爛的人們已經看到膩了。


跑過階梯,走過販賣衣物的走廊,從商店街來到大門口。

期間遇到的喪屍基本上都用刀子幹掉了,畢竟我可不想浪費珍貴的子彈。


從大門口出去後,剩餘的喪屍因為上樓梯的速度非常緩慢,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裡去了。

天空抹上一層橙色,已經接近傍晚了嗎?

我有待在百貨公司那麼久?


算了,先把搶到的物資帶回家吧,啊....還有這個難搞的女孩在呢。


我略顯不耐煩的轉過身


「我說啊....」

「不准動!把東西放下....下!後...離開!」


女孩舉起被我拍掉後還回去的手槍。


手還在顫抖呢,真心想殺我?連聲音都抖成這樣了。

我看那手顫抖成這樣,估計連個人都沒殺過吧?

天真...不過有趣....


我緩緩的踏出步伐朝女孩走去,對著她露出嘲諷的微笑。


「Beretta 92嗎?彈匣可以有到10、15、17、18或20發,是一把半自動手槍,你從哪裡搞來的? 」


我不慌不忙的提問手槍的來源,就看她能硬撐到什麼時候。


「停下!不然我真的要開槍了! 」


女孩尖聲叫我停下,持槍的手顫抖越來越劇烈。


噗!一般早就先開槍了吧,拿還有像你這樣的。

天真,太天真了。

走到最後我讓槍抵著我的胸口,因為我比她高出一個頭,所以我稍微傾斜身體瞪著她的眼睛,對她說。


「有種你就開槍啊?」


「哈.....哈.....我...」


呼吸急促,連腳都開始顫抖了,我看你估計連槍都要握不住了吧?

當時想對我開槍,莫非只是做做樣子?

心地太軟了吧,你到底是如何活到現在的?連我都開始好奇了。


女孩眼睛飄忽不定,眼淚從她可愛的臉蛋緩緩流下,嘴唇也被她咬到出血了。

紅色的頭髮隨風飄逸,紅棕色的眼睛早就爆露出了想法和感情。


「開槍啊!」


我朝她大吼,女孩痛苦的緊閉眼睛扣下了版機。



「嗯?」



喀,喀,喀


女孩連按了好幾下板機但都沒有子彈射出。

她的表情漸漸慌張,但又好像鬆了一口氣。


「子彈早就被我取出了」


我從口袋抖出了10發子彈,任隨他們掉落在地上。


「.....為什麼」


女孩驚恐的看著散落一地的子彈,百思不得起解。


天真.....


「那麼.....」


我抓住女孩的肩膀用空著的右手抵著她的下巴。

女孩這次眼神是真的透露出對我的恐懼,她僵住在原地急促的吸氣和吐氣。


「拜託不要....求....」


「你的名字叫什麼鬼玩意兒?」


「诶?」

女孩的臉又再次閃過呆滯的表情,好像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過一會後她才理解發生了什麼。


「我叫....斯蒂爾」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