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厚顏無恥的使臣

98 厚顏無恥的使臣


但是,看上去他們的開心是發自真心的。


"我非常想見到皇女是有原因的。"


"什麼..."


我一邊喝着茶一邊聽着他們説的話,只見他們互相瞪着眼睛,但是誰也沒有先開口。


沉默了一會兒,他們開口説話了。


我知道接下來的故事,會是非常不簡單的。


"我知道,聖女是不會被刀劍這種兵器傷害的,可以説您刀槍不入。"


"這話是從哪裏聽來的?"


"俄天國是有情報機構的。"


這些老傢伙説的話真是讓人感到有些氣憤。


"難道您不會擔心您的這種能力被世人知道嗎?您知道我們雖然是一些弱不禁風的老傢伙,但是我們在收集情報方面還是有些本事的!"


"如果您能答應給我們援助,我就不會告訴任何人了!"


啪,我皺着眉頭放下茶杯,堅定地反駁道:"我沒有這種力量。"


"...不可能。"


"沒有。"我又重複了一遍。


但他們似乎不相信我的話,卻又好像有些無可奈何了,一點也沒有剛才威脅我的那種底氣。


"請不要這樣,拜託您了。"


"請您大發慈悲吧!"


我覺得他們已經快把我的耐心消磨殆盡了,於是我説話的聲音也開始變得冷硬了起來。


"不管怎麼拜託都沒有用。我也只是一介凡人,不可能刀和劍砍在我身上我也不會受傷。"


他們互相看着對方,眼神裏有些凝重的意味。


我已經完全沒有耐心了:"你們還有什麼要説的嗎?如果沒有的話就請回吧。"


我站起身,準備離開。


"聖女,你不能看着我們陷入危難卻不管我們啊。"


現在他們似乎還覺得我的話不是真的。


可我已經不想再跟他們説任何話了,只想從座位上


站起來趕緊走人。


但是他們依舊不依不饒,伸手攔住我。


"啊,聖女...."


看上去他們還有想説的話,會是什麼呢?


我不知道,也不理解。


即使我能召喚精靈,難道就有義務要答應他們所有無禮的要求嗎?


一陣疲勞感湧上心頭,我正想着要不直接走人的時候,使臣中的一個人開口了:


"我..我從以前就深深仰慕聖女和埃爾米帝國。所以説..."


"...説什麼?"


"或許我可以來埃爾米帝國逃難嗎?只有我一個人。"


他露出一副怯生生的笑容,但在我看來,這張笑臉不僅假惺惺的著,而且還有些令人反胃。


"當然了,我也不需要埃爾米帝國給我提供什麼財物,我可以向軍隊銷售物資,發一筆戰爭財。"


這句話真的讓我臉色有些發黑了。


這些作為使臣前來的人,別説是為了國家利益了,居然還為了自身安危做打算?


但是他不是我的國民,我也沒有辦法多説什麼。


雖然我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但是他好像沒察覺到似的繼續自説自話:


"現在實在是太不安定了,偏偏我們家就在戰場所在的地方,就是帝都附近....隨時擔心伊登維爾的軍隊進攻,一天天的都在擔驚受怕。"


"我的孩子們現在還不是成年人,每天都會被嚇哭,但是我又能怎麼辦呢?在俄天公國,哪裏都不是絕對安全的。"


他自顧自的説得唾沫橫飛,很久之後,他終於發現我的臉色已經難看得不成樣子了。


但是他還是選擇把話説完:"我知道也許救一個國家很難,但是我想,如果您只救我一個人,對您來説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聽完這句話,我的臉色變得更加冰冷。


想要保護自己的生命,當然是人的一種本能。


"但是,他不僅不顧及國家,而且還拋棄家人,我對他這種只關注自身安危的行為感到深深的厭惡。


"不行,這於理不合。"我覺得和他們沒什麼好説的了,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這些使臣們實在是太讓我倒胃口了,和他們面對面的説話都是一種折磨。


"聖女!"


我聽到了他們喊我的聲音,我急忙從接待室裏出來了,連頭都不回。


離開接待室回去的路上,我心頭五味雜陳。這些卑鄙的人,他們難道不知道什麼是禮義廉恥嗎?為什麼敢提出這麼無恥的要求呢?


"我可能會因為這個對俄天公國人民失望了。"我在心裏這麼想着。


爾米尼亞説的俄天公國真是個美麗而幸福的國家,所以我似乎也因此對俄大公國抱着好感。


頭昏腦脹的,讓我想休息一下,所以我決定回房間在進卧室之前,我對侍女長吩咐道:"如果再有想見我的俄大公國使臣,你們不要讓他們進來,我不見。"


雖然我沒有説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侍女長看到我疲憊的表情後也沒有多問就答應了下來。


我轉身走進房間。我在睡覺前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喝,獨自想了想。阿爾米尼亞公主、阿爾迪王子和我的家人們的臉在我腦海中閃過。


因為想得太深,我也不知道怎麼就睡着了。直到我被喧鬧的聲音吵醒。


"拜託了!拜託!"


"回去吧,皇女現在正在休息。"


"拜託了!!"


被吵醒的我輕輕地皺起眉頭。


在這時間,如此迫切地尋找我,除了俄天公國的使臣,沒有其他人了。


但是侍女的阻攔再怎麼説還是要恪守禮節的,她不能區趕別國的使臣和貴族。


結果,我覺得只能我親自出面了。


我把門打開,素面朝天地出去了。


"是不是有俄天公國的使臣想見我。"我説得很痛快。


我出去之後才發現侍女長一臉愧疚狐:"對不起,皇女,我沒攔住吵醒您了!"


"沒事,不怪你。"在我和侍女長説話的時候,俄天公國的使臣一直在旁邊吵着:


"拜託您了!"


使臣不顧還有這麼多侍女和傭人在一旁,當場下


侍女長當然不用説,連我也是一臉驚訝。


"...站起來吧。"


"皇女不答應,我就不可能站起來。"


只見他低着頭,口中傳出壓抑的聲音。


我輕蔑地觀察他的樣子,發現他剛才在父親面前也不氣餒,時不時提醒父親他是使臣。


看上去他比其他的使臣還年輕,但是已經夠年齡去戰場了。為什麼他被選入使團呢?


我冷冷地看着他:"你找我還有其他的事嗎?但是,如果是關於你剛剛説的那些,就沒有必要説了,我不會同意的。"


"什麼?"他一臉驚愕的抬頭,臉色變得慘不忍睹。


"不,不是。皇女!我想説的是...."


"長話短説。"


他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您能不能去俄天公國給我們一些援助呢?"


原來他想説的是這個,我收着眉頭。


這個雖然不是之前説希望避難的要求,但是利己的目的並沒有改變。


我的父親已經拒絕了他們這種不合理的請求,所以他們才會直接來找我,但是我不能,也不願意違背父親的意願。


他流着眼淚,看起來像是走投無路的樣子。


"如果您願意的話,我會送你一些聖光水晶!"他叫道。


我頓了頓腳步,他的眼睛裏重新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但是我只是短暫的停留了一瞬,便説:"請您離開吧,我不想再聽了。"


我冷冷地轉過身去,侍女要將他趕出去時,他朝着我的背影喊道:


"皇女,我有東西想給您看,請您給我五分鐘,不,三分鐘,三分鐘也行的!"


我不想聽那些話,轉身想回到自己的房間裏。


但是我聽到了他的哭喊:"拜託您了。我的家人..我的弟弟已經上戰場了,他這是在送死啊。求求您了!"


那聲音太大了,讓我不由自主的轉身朝他看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