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軍事同盟

97 軍事同盟


"……啊哈。"


我雖然努力的試圖以微笑來掩飾自己的害羞,但是他們的眼神太刺眼了。


最先來到我面前的是哥哥和父親。


我尷尬地笑了笑,對他們説道:"從昨天開始就可以召喚高級精靈了。"


我聽到貴族們用激動地聲音呼喚我的名字。


我的母親也閉上了眼睛,片刻後她又睜開了,眼神中流露出驕傲。我微微一笑。


"順便説一下,"父親用深沉的聲音説道:"既然已經召喚了高級精靈,那麼應該舉行宴會作為紀念了。"


我聽了父親的話,緩緩地搖頭。


現在參加宴會太累了,緊鑼密鼓的宴會真的太累了!


我好不容易忍住了想那樣喊。


貴族們又開始吵鬧。


"應該舉行紀念宴會。"父親説:"為了艾莎,我什麼都願意做。"


聽到父親的話,貴族們把眼睛瞪得圓圓的。比起那些總是一本正經的樣子,現在他們的模樣卻讓我覺得有些好笑。


為了給貴族們一點時間討論,我轉身朝着母親跑去。


想想看,舉辦宴會的話,盧米納斯也來參加嗎?


那麼,舉辦宴會也可以考慮一下。我開心地笑了笑。


放下心來,伸了個懶腰。


今天天空真的很藍很美。


"再見了。"我心想,微笑了一下。


可以再見。


但是。


在阿爾米尼亞他們回國後不久,我們就收到了俄天公國爆發戰爭的消息。


第一次聽到那個消息時,我都在懷疑自己的耳朵。


雖然知道包括阿爾米尼亞在內的使節團因伊登維爾的挑釁事件決定提前返回,但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因為他們連一點點預兆都沒有,就直接發動了戰爭。


"如果只是一場小小的紛爭就好了。"我為阿爾米尼亞和俄天公國的人祈禱。


但情況與我預料之中的不同,局勢正在逐漸惡化。


貴族們都在熱烈地討論着俄天公國的局勢。


不管怎麼説,因為是友邦國家,再加上又結成了軍事同盟,所以有很多年輕人報了志願軍。


這是應該的,但是關於戰爭和各種問題,貴族們好像有很多不同的意見。


現在皇宮分成兩派。


一派説應將俄天公國視為敵國的伊登維爾也是我們的友邦國家,但在同伊登維爾簽訂和平協定的這段時期裏我們插手,沒有什麼好處。


可惜的是,另一派主張幫助俄天公國的意見更加強烈。


埃爾米帝國的人民好像對伊登維爾非常不喜歡,應該是由於他們在簽署了和平協定之後又打破了和平的局面吧。


就在這樣紙上談兵的時候,不知何時伊登維爾的軍隊來到了俄天公國的首都附近著。


據説,那個軍隊的陣營甚至都已經駐紮在首都城牆外了,整個國家都處於危險之中。


而俄天公國卻派遣了秘使來埃爾米帝國。


"高貴的埃爾米帝國的皇帝陛下和皇后陛下,還有皇太子殿下和皇女殿下。"


站在我面前的是俄天公國派到埃爾米的使臣們。


他們當中沒有阿爾米尼亞公主或阿爾迪王子。


作為俄天公國國王的血脈,他們現在應該在首都收拾殘局,安撫百姓,可能已經忙到發瘋了。


這次來的人大都是俄天公國的那些不直接參與戰爭的年長貴族們和大臣們。


他們不是不顧這場戰爭,反而因為是戰爭,帶着更多的貢品來到埃爾米帝國。


為了讓埃爾米帝國提供軍事支援,他們不惜一切代價。


我看着他們的樣子,想着阿爾米尼亞的模樣。


"阿爾米尼亞到底在做什麼呢?"


因為太擔心了,所以我一聽到戰爭的消息就給她寫信,可她到現在也沒有迴音。


要麼非常傷心,要麼非常忙碌。


我最起碼希望她是因為忙不過來所以不給我回信的。


"所以……懇請同盟國埃爾米帝國支援我們。"


俄天公國使臣的話音剛落,正在想別的事情的我卻突然回過神過來。


但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在盯着我。


一頭霧水的我很奇怪,為什麼看着我?我眨了眨眼睛。


使臣有些吞吞吐吐:"我知道這是無恥之言,但……"


那樣説着,使臣們淺淺地屈起了膝蓋。


作為獨立的其他國家的使臣們來説,這真的是最好的打算了。


"想請求您派遣光之聖女,埃爾米帝國的艾莎皇女支援我們。"


剎那間,我的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因為從使臣的口中聽到了我的名字。


本來在認真聽講的父親和母親,以及哥哥的視線開始變得緊張起來。


"……你説什麼?"爸爸的話雖然簡短,但是卻很有壓迫感。


"……我知道這是無禮的話……但是……拜託您了!"


使臣們已經跪在了地上懇求。


"現在俄天公國需要藥材治療傷員,受傷的人越來越多。但是治療傷口的藥物已經全部被損壞,或者因為價格昂貴而無法保持供給,本來通過治療就能存活的人正在死去。雖然醫生們也都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是效果依舊不理想。所以……如果是聖女……也許能挽救那些傷員的生命。"


我嚇了一跳。


雖然經常聽到俄天公國的情況嚴重,但實際上他説的和我從別人嘴裏聽到的情況卻完全不同。


使臣的聲音越來越小,我為了仔細聽他的話,不由得把身體向前傾。


"哐!"身邊傳來了父親拍打桌面的聲音。


"陛下,您別激動,請您聽我説。"


"……好著。"


"皇女的年齡是14歲,是嗎?"


"是,她現在只有14歲,你們是要把小皇女逼上戰場嗎?"


"我們絕對不是讓皇女去戰場殺敵!只要在後方對患者進行治療……!"


"我聽得懂。"父親的聲音就像一把利刃。


他從座位上慢慢地站了起來,面對父親兇狠的氣勢,接待廳裏的人們似乎都坐立不安。


而且不只是父親,母親也一樣生氣。


"陛下,您的心情我理解,但這也實在是沒辦法,只能請……"


"請不要在我面前説出皇女的名字。"父親打斷了使臣的話。


"志願軍已經準備就緒。就像你們説的那樣,我們是結成軍事同盟的友邦。"


"……感謝陛下……"


"但是皇女前去支援戰爭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陛下……"


"這件事不要再提起了,如果不是因為現在是戰時,那你跟我説這種話,我會下令殺了你……記住了。"


使臣臉色發白,渾身顫抖着。


我盯着家人的臉看,他們三個人臉色都有些蒼白。


是啊,有戰爭的地方太危險了。


為了不讓家人們擔心,所以我不會去戰場。


但是,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有。


使臣們想見我,聽説一直有人在外面求見。


"想見我?"


到底什麼事?難道是關於那個戰場的事嗎?


我對侍女説道:"你先讓人進來吧。"


因為不能忽視來自他國的使臣,所以我在接待室裏接見了這些客人。


來的共有4人,大概是俄天公國的貴族們。


這些老大臣們一見到我,就面帶笑容。


"哦,聖女!居然可以見到您!真是無比光榮!"


這個人我在出生的時候好像就見過,應該是俄天公國裏地位不低的人。


"很高興見到你!"我淡淡的回禮。


他們似乎沒有察覺到我的不情願,反而更是興致勃勃的樣子:"我居然能看到聖女,這簡直就是我們家族的榮耀了。"


居然可以説成家族榮耀。


對於這種虛偽的説辭,我也只是一笑置之。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