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浴血姬,百密一疏

「崩落」第十八日,星期三。


「呀!同学们!下午好!——哇,这是!这个小可爱是!」

唰。「您再走近一步~~再走近一步试试~~」

「(小声)不敢,不敢。小女子是天下第一老实的人。」

「您看看黑板上写着什么~~」

「(小声)『自习』。」

「您明白要怎么做了吗~~」

「(小声)是。」

「好乖~~好乖~~」咔哒。

「(小声)小莉拉,这是怎么回事呀!」

「……你先告诉我,你提着的包里是什么?」

「啊,这个啊,女仆服。」

「我知道了。」深呼吸。「小帕尔,你看好这里,我有一些重要的——松手!松手!放开我!」

「嗯~关键部分的尺寸没有丈量,可能会有点紧,请务必见谅。」

「谁要穿!放手!放我下来!」

唰。「两位大人~~不许吵架~~不许大声吵架~~」

「(小声)是。」「(小声)好的。」

于是帕尔明白了,并不是夏塔小姐增殖了。

身为奴隶,佩戴枷锁,和辉夜一样跪在地上,连正常穿着的权利都没有,这些分明都是极其丢脸的事情,如果再加上「年长」这一点就更是屈辱,可当事人毫不在意。

凭借小主人的脸面,当然更多地是凭借腰间的利器,她轻轻松松地斩断了名为「身份」的界限,就算看上去没有自尊,也不妨碍她行使威严。

名为杰西卡的女奴隶是能轻轻松松地压制自己尊敬的女仆长莉拉与官僚泽伊尔-夏塔的存在。

果、果然「剑」很厉害……很厉害……大概……

而莉拉也明白了。

就因为她不够心如铁石,今天成了她最最倒霉的日子。

首先,帕尔来找自己求援的时候,就该把她直接撵回去的。谁出勤时遇到的问题,谁解决嘛!女仆长可不是配下可以呼之即来的工具!

其次,就算没有把帕尔撵回去,也该把希娜派过去。就算因为莎莎的事情一直情绪不宁,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情!女仆长就应该高高在上,发号施令!

到了教室后,她就该把睡在妹妹膝头的小家伙直接厉声唤醒的。

没错,体育委员在逃课,学习委员在病休,班级长在请假,因此这个小小不速之客便是此时教室里地位最高之人,吓得其他所有准贵族默不作声,可那又如何?女仆长从不害怕权威,女仆长有义务指出,哪些事会破坏规矩!

女女女女女仆长才不会害怕剑呢!绝对不会害怕!拿开!快点拿开!

结果,由于身材柔软的妹妹需要担当贵族小姐的枕头与床垫,小短腿姐姐只得被迫连续两日出勤,以至于讲台侧面这一隅挤了整整五个人。这不仅累腿,还耽误女仆长的正事!女仆长本来应该坐在打字机前面制作宴会请柬的!

没有办法,时间流逝。第五课时,数学课开始。不知窥到了什么风险,「王之高塔」今天突然觉得教室里这么安静也挺不错的,于是以其丑字在黑板上大书「自习」一词,然后开溜了。

由于自习时准贵族们是如此肃穆沉寂,直至课后,幼女准贵族都没有醒。

第六课时,魔法阵。芬里尔男爵仅仅是看了一眼查尔斯留下的丑字,也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按照这名兼教礼仪科的老师的想法,这大约只是「回避尊贵女性的难堪场面的适当之举」。

由于自习时准贵族们是如此肃穆沉寂,直至课后,幼女准贵族都依旧没有醒,甚至还翻了个身。

第七课时,莉拉心中的某根弦突然断了。

她忘了。她忘掉了。她居然忘掉了。

得意洋洋地步入教室的,是和芬里尔男爵前后调了一节课的泽伊尔!

简直如同中了某种诅咒,连续三个星期,自己都出席了这个疯女人的生物课!

自己真傻!自己是世界上最傻的傻瓜!

由于瓦伦公爵的传唤,这位学姐兼损友前两日都没有到校。王都研究院院长的盘算很明显,既然来都来西弗斯了,当然应该顺带把心仪的人才拐回克里斯托。

如何搜肠刮肚地寻找回绝贵族又不至于产生冒犯的措辞,实在是一个技术活加体力活。

所以,今晨与泽伊尔会面后,看她一脸憔悴的样子,女仆长忍着没有说任何关于辉夜遭到枪击亦或者莎莎被移回市政厅的事情,这是独属于莉拉的体贴。

女仆长后悔了。女仆长后悔体贴「攻城车」了。女仆长后悔体贴完全不会体贴自己的「攻城车」了。

这家伙现在补觉补饱了。这家伙现在容光焕发了。这家伙现在又要孜孜不倦地来兑现她的诺言了。

某种女仆的装扮。一部分是兔耳。敬请期待。

就算贵族会把那东西叫作女仆服,女仆长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正要逃跑的时候,脚居然站麻了,结果就被雌性的禽兽抱住了。

「我数到三,你给我放手。就算你无所谓,我可是很珍惜自己这颗人头的。」莉拉尽可能压低声音。

「莉拉大人,你实在是误解我了,小女子和你一样是贪生怕死之辈。不如说正因为我很害怕,我才认为我们有必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比如更衣室之类的。」泽伊尔同样嘀嘀咕咕。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我的工作是给你当侍从,不是给你当玩物!」

「这话说得好难听啊,我又不会把你脱光。放心啦,至少腕扣会给你留下来的。」

「你!你你!——呜呜!」

「就说了不要吵吵了,再吵的话那个超凶的人又要拔剑了!」

「杰~~西~~卡~~听~~得~~见~~」

「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我们马上就离开,只要我把小辉夜也——噫!」

「……?」

整个下午都是一脸困惑的奴隶少女蓦地回过神,抬起头来,对紫发的女教师闪闪眼睛。

「哎呀,糟了,我居然没发现,小辉夜现在这样子,完全派不上用场啊,她那套不是白做了吗?……嗯?」

接下来,完全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的帕尔,突然被泽伊尔慈爱的目光所沐。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浑身发憷。

「身高……身材……果然都差不多呢。」

「夏塔……小姐?」

「只是胸前那部分会不会掉下来呢?算了,先不管那么多了,科学的精神必须勇于尝试。」

「那个……夏塔小姐,莉拉姐姐看上去呼吸有点困——」

「小帕尔,跟我出去一趟吧。」微笑。

「哎,哎?」

「我们,去执行一些,教学任务。」微笑。

不好!无论是在郊外训练出的野性直觉,还是十四岁少女特有的纤细敏感,都在告诉帕尔,非常不好!

必须回避!帕尔不是唯命是从的希娜和辉夜,所以帕尔会回避可怕的工作!

金色双马尾的主人眯着眼睛垂下头,手指互点。

「嗯嗯嗯,那个,夏塔小姐,非常乐意从命,但是,我本来就笨手笨脚,小手册上面还说,『庭中』必须要留一个可以使唤的人,如果我也走开了,好像不太好,所、所以,还请您再,考虑一下,只用莉拉姐姐一个人,什么的?」

今天晚上你给我等着。嘴巴被捂着的莉拉的眼睛是这么说的。

「——你不信任我吗?」

而另一边,女教师仿佛看穿了自己的内心,樱色的漂亮眼睛居然被哀愁所覆,让帕尔顿时惊慌失措起来。

「呼哇哇哇,不是,不是的!」

自己在想什么!

这可是夏塔小姐!那个仅仅凭自己一句话,就壮起胆子触怒准贵族,救下了友人与莎莎的夏塔小姐!怎么可以不信任她!

比起她抱着的那个无法阻止莎莎的腿伤、失明、和大家彼此分离的眼神凶恶的女仆长,要值得信任多了!

还在那边挣扎呢,你有什么资格乱蹬腿!

一瞬间,野性直觉和纤细敏感,都被当作幻觉所抛弃。

「我跟夏塔小姐去!请夏塔小姐随意地使唤我!」

女教师一扫愁容,再次露出微笑。

——同样是一瞬间,帕尔的余光捕捉到了什么。她迅速扭头,看往地上。

跪坐着的友人正低着头,在胸前握着小小的手,任凭长发被另一侧的女奴隶玩弄。……错觉?

刚才好像看到她一直在阴影中半垂眼睑,展露出好多错综复杂的表情。

像是「咿!我都忘了,今天是星期三!是被迫换上色色的衣服的日子!原本应该是这样的!」在惊讶什么的。

像是「真是的,这个灰灰小姐,快点醒醒呀!您是想直接睡到用晚餐的时候吗!」在不敬什么的。

像是「唔姆?这是要对帕尔下手吗?」在疑惑什么的。

像是「呼呼呼,上当了上当了,这只愚蠢的金毛犬。明明那两个完——全是一路货色,居然会觉得一个比另一个更值得信任,太天真了。」在嘲笑什么的。

又像是「那就把这次的演出机会让给你吧,你这个弃我不顾的叛徒,叛徒,叛徒。」在幸灾乐祸什么的。

不,不可能。从没见过友人露出过那种表情。是错觉。

自己在想什么。

那可是友人啊。对谁都以无限的温柔包容,乃至会为了自己的安危对准贵族下跪求情的友人。怎么可以不信任她。

「等我一下下。」

帕尔对辉夜轻声说。

这一刻,友人又抬起了头。

圆溜溜的猫眼睛里是暖洋洋的激励,脸上挂着的是足以宽慰自己的笑容。

这个表情不是错觉。它的意思是,「等你回来,一路顺风。」


而此时,莉丝则是用单手拢住披在肩上的大衣,另一手摁着太阳穴,缓缓走回教室。

没有什么办法呢,这个偏头痛。

在这个世界上,对于施法者而言,精确的「概念」是十分重要的。缺乏「概念」,就无法指定目标。

要用火球命中目标,就必须用「靶」将之指定。如果不确定目标的位置,至少也应该充分理解攻击法术的投掷方向。

被动魔法之所以是危险品,正是因为它仅仅基于「概念」驱动,触发时可能会出现使用者预料之外的情形。最简单的一例,若允许护身符无差别地对「伤害自己的人」进行攻击,在自己重伤后,医生和护士甚至无法对自己施予手术。

因此,基于魔法的「治疗」也是如此。要想用魔法而非医学治愈特定的伤害或疾病,就同样必须精确地理解伤病的本质,否则魔力就无法对患部产生正确的效用。

所以,像是这种不明原因的轻微头痛,除了一时忍耐,别无他法。除非绝对必要,莉丝是不会去吃庶民药局所售贩的那种带有副作用的止痛片的。

当然,直接以「痛苦」或「伤害」这种无比庞大的「概念」为对象的魔法也是存在的,所以才有了可以「全回复」的「紧急药剂」与苏生项圈。可毕竟,「概念」多大,代价也就多大呢。

即便是公爵千金,也不能把「紧急药剂」当作茶水来喝。

传说中有近似「紧急药剂」的无差别治愈性魔法天赋,这多半是童话故事。如果真的存在的话,即便是贵族,莉丝也要想尽办法将之监禁起来,研究了看看呢。

总之,身体不舒服,很想在家中歇一日。身为女性的自己偶尔示弱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颜面没有男性那么举足轻重。

但是,有必要确认昨日的失态没有更多的目击者。在这一层,颜面是堪比性命的大事。

所以,她坚持到校了,以便亲自指挥调查活动。不仅坚持到校,甚至坚持出席了第一课时,用微笑接受女性同窗们的慰问。

作为调查的结论,似乎是没有产生流言,同学们对昨日事件的了解也止于自己身染微恙。看起来手下办事很得力,那个叫帕西维娅的女仆的嘴,也已经好好地用家人性命的威胁与金钱堵上了。

不过,还不能掉以轻心。万一收到了威胁信、照片、录音乃至录像的副本,莉丝就必须做好取走假想敌性命的准备。

今天暂且准备返宅。此前,还有最后一件事。

莉丝可没有忘记今天是星期三,还有一件重要的定例事项要做。对那个奴隶。

对那个,奴隶……。

在温蒂醒来的那一瞬,她正好推开教室门。


「大小姐,早上好~~虽然马上就要天黑了~~」

「杰西卡,抱抱……」

「抱抱~~果然大小姐还是最最喜欢杰西卡,那就和杰西卡一起回——」

「杰西卡,我要姐姐和我一起回家。」

「嗯?姐姐是说……」

「剑」奴隶放开了怀中的幼女,辉夜在前者锐利的视线中矮了半分。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橙色的眼睛眯缝着问。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红色的眼睛哀鸣。

「杰西卡……」

「呜呜呜~~大小姐脚踏两只船~~杰西卡伤心死了~~可没办法~~因为杰西卡最最喜欢大小姐了~~呜——!」

一瞬间,白发的女性因为「投射」行为而遭到电击。

「不妙,这个真的不妙,好痛,痛死了。这个是严重的设计缺陷吧,不管多少次都适应不了。」

停止战栗后,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小麦色的双手中握着的东西贴近辉夜的项圈。

咔哒咔哒。辉夜的项圈押花自RENTED OUT旋转起来了。

在不知所措中,少女奴隶对着幼女伏下身子,额头贴地。

最终,押花文字停了下来。

从未呈现过的文字组合出现了。


PROPERTY。

「私人财产」。


「有幸拜谒大小姐,辉夜不胜惶恐。辉夜恳请大小姐的使用。」

辉夜以一贯怯懦的声音,对新主人予以致辞。

「啊,是瓦伦大小姐~~呜咿呜咿~~」

杰西卡收回了储金卡片,对教室门口的人物摇摇双手打招呼。

而莉丝的大衣已经被猛然刮过的秋风吹走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