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奴隶姬,猝不及防地被拥抱

「崩落」第十八日,星期三。


「借过借过,借过借过,行行好,借过一下啦~~」

不管杰西卡再怎么喊,都没有人搭理。

显然,这是因为她是奴隶。

她佩戴着红色的项圈,她的双手被枷在一起,她赤裸的双脚之间有金属链,在此之上,她还衣不遮体。

不管怎么看,小麦色身体上下的两样物件都只能算是黑色内衣。诚然有一条类似短裙的东西,可那薄纱近似完全透明。

所以,就算这名拥有白色卷马尾与橙色眼睛的女性已经二十三岁,个子比周围的准贵族小姐们都高出一截,既然准贵族教室门口的这条走廊已经算是「庭中」,谁会理睬这么一个用语不慎、打扮下流的玩意?

不过,这也不是全部原因。

更主要的原因,是躲在她那匀称的大腿后面,用小手抓着她的透明短裙的,那个像是洋娃娃一样的怯弱幼女。

那头光洁的波浪长发,其色泽显然是遗传自母系。没有人会称之为「灰」,而是如同这座城市的名字一样誉之为「银」。

所以,即便她头顶的缎带是黑色,洋装是与瞳色相仿的暗蓝,这些偏冷的配色也丝毫没有让她变得黯淡,反而与头发交映,衬得她特别醒目。

无怪乎,准贵族小姐们都要聚在这可爱生物的周围,俏笑着彼此窃窃私语。

不过,即便如此,也没人敢于伸手去触摸她的头。

既然能认得出这头头发,怎么可能认不出她是谁。

就算只有六岁,温蒂也是一名女准公爵。

也正是因为这点,那个完全失仪的奴隶,才没有被呵斥、惩罚与驱逐。

——而且,接下来,她可不仅仅是失仪呢。

「各位小姐,再不让道的话,杰西卡可要无礼了哟~~」

咔。伴随着那说不清是困扰还是单纯嫌麻烦的声音,枷住的双手握住了左腰的剑柄,随之佩剑从鞘中拔出了小半截。在那寒光中,女性准贵族们终于仓促地后退。

虽然不能自由地展开双手,但拥有随时触碰「腰部」的权利。在主人附近疾行时不受电击,甚至可以有条件地使用武力。

既是奴隶,也是主人的剑,这便是「剑」奴隶。

「谢谢,谢谢。」见到周围的人都识相,她立刻收回剑,笑眯眯地拱拱手,然后再次带着身后的小主人前行。看起来像是唯唯诺诺,其实一点也不恭敬。

左转,进入教室门。再次伸出双手往空中摇一摇,「呜咿呜咿。」

这便是有点脱线的她的问候语。对着教室中的金发女仆,以及另一个奴隶。


(呼呼呼,您好呀。)

(您是什么人?您带着的这灰毛小丫头又是谁?)

(唔姆,虽然对绿衣服先生有点失礼,不过,我果然不喜欢这个颜色呢。)

(什么呀,灰不溜秋,又长又卷,不知道是像谁。)

(真正的美少女,应该有一头如同宝物一般乌黑亮丽的——)

(等、等等!您在做什么呀!)

(还给我,还给我,快把我的宝物还给我!)

「那个……」帕尔眯着眼睛,直冒冷汗,嘴巴已经近似三角形。

「啊嚏,啊嚏,对不起,啊嚏,」白发女性则是接连不断地打着喷嚏。

嘴上是在道歉,动作却完全没停。「不妙,这个真的不妙,好香,啊嚏。」

这实在是肆意之举中的肆意之举。她已经没有作自我介绍了,她已经没有为主人作引见了,在此之上,她居然抓着初次见面的人的长发末梢送到鼻前不停闻来闻去,闻完了还是这种反应。

诚然辉夜是奴隶,不管别人对她做什么都只能听之任之,可杰西卡也是奴隶,又怎么能够在「庭中」展露这种有问题的举止?

这么一来,帕尔就只剩一个念头了。是夏塔小姐,这是第二个夏塔小姐。那个没事就玩弄莉拉和辉夜,甚至会对自己动手动脚的夏塔小姐增殖了。

辉夜已经完全地缩进教室左前方的角落了。

(咬死您,咬死您!我认真的,我会咬死您!)

尖尖的牙齿不断颤抖,圆圆的眼睛里尽是惊惶之色,锁住的双手抓着黑色长发的中部,但完全不敢用力,毕竟这会扯断脆弱纤细的发梢。

(您要是、您要是敢把鼻涕沾上去,我绝对会咬死您!)

友人变成这个样子,好像还挺好玩的——不对不对不对!「庭中」不可以这样的呀!

「午安,这里是中央中学的『准贵族班级』,请你……您……你……请你说明来意,如果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请先去会客室等候……」

仓促间,帕尔居然对奴隶问安,还说了「请」,一时间甚至脱口说出了「您」,若这有毛病的措辞让莉丝听到,势必会引她发出冷哼吧。不过褐发的公爵千金今天身体不适,到校后基本都在某个地方休息。

空有年龄和身高,却完全不讲规矩的白发奴隶,自然更是不会对此加以指摘了。

「对的对的~~大小姐和杰西卡是有事情要做。您知不知道一位金色头发的人物呀~~」

(住手!不要捏头发的尖尖!)

帕尔顿时往窗台一缩,并且条件反射一般抱住了自己的双马尾。不好玩,不好玩,果然不好玩!

「啊,不是您不是您~~男性的,高高的,眼睛是青色的~~」

「……是说,伯顿大人?」

「对的对的~~是克里欧大人哟~~」杰西卡嘴上说着,手也完全没停。她继续摆弄着辉夜的头发,一直抚摸到少女奴隶的发根,在对方的脑袋顶上攒出类似金发女仆的双马尾造型。

被揉捏的对象只能委屈地抬头,一边用手指轻轻梳理好容易被松开的发梢,一边用泪盈盈的红色眼睛仰视高挑之人。

(还乱动!我又不是帕尔的2P色!)

「杰西卡也劝了好多次大小姐了,这条路很长,路上车很多,杰西卡又很怕冷~~可是大小姐就是要来见克里欧大人,杰西卡说什么都完全不听~~」

「伯顿大人一直在请假,从上星期四开始——」

「好极了~~!那么大小姐和杰西卡就没有事情要做了~~可以回家了~~」

仓促间,辉夜的头发被放开。她连忙抱住头,全身颤个不停。

(快走,快走,有多远走多远!)

(再有第二次,绝对、绝对咬死您!)

白发女性则是露出了笑颜,双手合掌,自顾自地说下去。

「杰西卡可以搂着最最喜欢的大小姐给大小姐讲故事了~~大小姐也可以靠在她最最喜欢的杰西卡的身上睡午觉……了……」

当她扭头,把视线从帕尔的身上挪转到身后的温蒂身上时,才发现对方根本没听自己说话。

幼女准贵族正在怯生生地观察泪光闪闪的辉夜。一边观察,一边显露着有些眷恋的表情。

(……?)

突然之间,她不再畏缩地躲在杰西卡的后面了。一步,两步,幼女利落地走到了辉夜的面前,抬头仰视她。

(有、有何贵干?)

「有幸觐见尊贵的小姐,辉夜不甚——」

「等等,大小姐!别靠近别家的奴隶——」

全然不顾辉夜的致辞,也不顾杰西卡的叫嚷,她紧紧地抱住了黑发的少女奴隶。

(……哎?)

「终于……又见到了……」

少女奴隶听到自己的胸腹部前面,传来了几近口齿不清的柔嫩嗓音。

(哎哎哎哎哎???)

(您是哪位???)

「是移情别恋~~这是移情别恋~~因为知道杰西卡马上就要退休了,所以就另寻新欢~~」

见到这一幕,白发的女性举起手枷,开始懒懒地揩根本没流泪的眼睛。

「咿……。」

而帕尔除了继续维持眯着眼睛流冷汗的表情外,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庭中」组的三名加一名虽然或多或少都有点成问题的品性,起码还在常识的范围里。

眼前这奴隶不像奴隶,贵族不像贵族的样子,帕尔工作以来是第一次见,她没学过要怎么处理。

而这一幕的混沌,随着银发大小姐的新行动进入了最高潮。

「——!」

当辉夜感觉到抱着自己的手臂突然发软并且往下坠后,少女奴隶几乎是立刻跪下,用自己的腿当作对方的缓冲。

几乎是同时,温蒂舒心地闭上眼睛,发出了均匀的鼻息。

确实到了平日里温蒂的午睡时间了。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别又乘机玩我的头发!咬死您!)

不行了。帕尔想逃跑。

(帕尔,帕尔,我不会再说你是金毛犬了,帮帮我——)

于是,她真的在屈膝后逃跑了。

对,这不是抛弃友人,这是去寻找最强的援军。

(叛徒!叛徒!叛徒!)

(住手呀!不许动了!咬死您!)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