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搬家的話也不需要搬家公司

一名身穿金黃色華麗盔甲的騎士、正走在王室近衛騎士宿舍的走廊上。

剃著一絲不苟的一頭短髮,看起來威嚴十足的男子。


但此時他氣得肩膀發抖,踩著重重的腳步"咚、咚"地走著。

從那副樣子可以感覺到,他現在出奇的憤怒。


「完全不能接受!居然有這種事! 雖說她是勇者,但萊拉可是殺害王國大臣的兇手啊! 要最高規格接待這種罪犯是什麼意思!? 上頭那些人都吃錯藥了嗎!? 而且,這種荒唐差事的使者、居然要我來擔任......以為他們拜託的是誰! 我可是近衛騎士團的副團長『強震』派納啊! 」


顯然這個男人、儘管身披近衛騎士華美輝煌的鎧甲,卻有著相當粗獷魯莽的性格。


他的全名為帕特里克・派納

身為伊斯康蒂王國近衛騎士團的二把手,無庸置疑是個強者。


「唉唉! 連勇者都害怕,陛下也太沒出息了! 不需要說什麼穩妥,一切都交給我就好! 想要萊拉的話、我會用武力讓她乖乖就範的。 而且還說極力盡最大禮數、是嗎? 開什麼玩笑! 陛下到底在想什麼! 難道是年老昏聵了嗎!?」


「唔、副團長! 請不要在這裡說如此大不敬的話! 畢竟這裡是騎士宿舍,也不知道哪裡有人會聽到......。」

「吵死了!我知道!就這種小事!」


派納吐著粗重的鼻息。

脾氣急躁的他,額頭上暴著青筋。


「......嘁。 居然讓我來跑這種苦差事,確實很讓人不爽,但是又不能違背命令......。 之後給我等著吧、萊拉。 我會代替王國、給妳這個罪人一點顏色瞧瞧。 ......喂、中尉!」


「是、是的!」


「傳我的命令給在勤的近衛騎士們。 現在任務是、逮捕重罪者萊拉......咳咳、迎接萊拉。 不過如果罪犯者抵抗的話,可能會演變成戰鬥!通知王都警備隊也要隨行。 另外,告知所有騎士─正式任務!裝備齊全!不得懈怠! 」



 ◆ ◇ ◆ ◇ ◆ ◇ ◆



早晨的陽光照進了尤克斯的臥室。


「......小悠。小悠。 吼啦~ 起床了。 已經是早上了。」


「嗯嗯......。再等一下下。 再讓我、睡一會兒......。 ......呼嗯......」


「這孩子真是的,小悠總是愛睡懶覺的孩子呢~。 真沒辦法呢,就再睡一會兒吧?......呼呋呋~ 好可愛的睡臉呀~♡ 真是不可思議,不管再怎麼看都不會覺得膩。」


露出微笑的萊拉,用白皙的指尖戳了戳尤克斯的臉頰。


「......太可愛了。......。..........呵呵~ 害得媽媽也想一起睡了......我要進來囉~ 來、小悠再躺過去一點。嘿咻~好了。」


萊拉鑽進他的被窩裡。

就這樣,她貼在尤克斯的背後,緊緊地將他摟進懷抱中。


「......呼啊,那媽媽陪你一起睡懶覺吧。小悠,晚安囉~。」


萊拉緊靠著尤克斯聽著他的寝息、幸福地陷入了早晨微微的睡意中。


 ◆ ◇ ◆ ◇ ◆ ◇ ◆


一覺醒來後,發現背後暖洋洋的。


用剛起床的呆愣頭腦思考著。


這是什麼呢?


「嗯? 爬不起來?......。 嗯嗯?有什麼東西纏在我背上、掙脫不開。 而且那個、那是什麼? 身體被束縛住了、無法動彈? 咕唔......到底是怎麼回事......? 」


想扭動一下身體,身體也完全動不了。

就像被鐵鉗一樣的強大力量束縛著。


「啊! 這該不會是、萊拉小姐?」


果然沒錯。

我可以意識到我的背後......。


那裡有非常柔軟的觸感。

毫無疑問這是萊拉小姐的胸部。

原來我被她從背後緊緊地抱住了。


「萊拉小姐。 萊拉小姐、請起床了。」

「......嗯。 早安呀、小悠。」


「妳也早安啊。 對了、究竟是什麼時候爬上床的? 妳看起來還是一副很睏的樣子。 呵呵~ 萊拉小姐也有睡懶覺的時候啊?」

「呼啊啊......。 真是的、睡懶覺的就是小悠呀~ 媽媽來叫你的時候、怎麼樣都爬不起來。」


「唉欸─? 才沒有那回事吧? 因為剛才叫萊拉小姐起床的不是我嗎?」

「才不是呢~ 因為小悠實在太可愛了,所以後來媽媽又一起睡。 直到剛剛為止、小悠都還一直在睡覺......。」


在床上和萊拉小姐、一邊輕聲交談、一邊甜蜜地互相戲弄著。

真是無比幸福的時刻。


解除束縛的我,又重新被萊拉小姐抱在懷裡、甜美的女性體味撲鼻而來。

隔著單薄的睡衣布料、我能感覺到她豐滿的巨乳,非常的柔軟和溫暖。


我從睡衣的下擺直接把手伸進去,開始揉起了這對誘人的美巨乳。


「阿嗯~♡ 小悠好色哦。」


「......不行嗎?」


「呼呋呋~。 怎麼可能會不行。 小悠想怎麼揉就怎麼揉。 來吧、隨你喜歡唷~。」


萊拉小姐調整了一下姿勢,讓我更方便揉捏她的乳房。


於是我盡情享受了、那令人愉快的極致柔軟觸感。揉弄了好一陣子、才終於把手拿開。




萊拉小姐用力地伸了個懶腰。


「嗯、嗯嗯~~!」


兩座豐盈美滿的雪白山丘向上挺起,隨著她的動作、煽情地搖晃著。


「好了、小悠。 我們差不多該起床了。 你今天不是要接受新的討伐任務嗎? 我記得......好像是牙狼吧? 」


「啊、確實是這樣。 我得趕快起床做準備了。 ......所以說、萊拉小姐,請妳放開我,妳這樣、我起不來了。」


「嗯嗯─。 果然還不行呀~ 媽媽的小悠能量還不夠多......唔嗯嗯~ 還差一點點就好......。」


「真、真是的。 真是拿萊拉小姐妳沒辦法......。」


我再次裹上被子,和緊纏著我的萊拉小姐親熱調情。


沉醉地嗅聞著她的體香之後,這次我想要享受她的母奶,就把嘴湊到乳頭前端。




但就在這個時候──


「在此警告殺害國家大臣的兇手萊拉! 我是王國近衛騎士團副團長、『強震』的派納! 國王陛下希望妳接受宮廷的審判。 請乖乖束手就擒! 現在投降的話,還能獲得禮遇。 如果妳執意抵抗,即是與在場的近衛騎士團為敵,做好覺悟!」


從宅邸外傳來的大呼小叫、吹散了我們兩人甜蜜的空氣。


這噪音也太不識相了。

打擾了我對著萊拉小姐撒嬌的幸福時刻,令人有點不悅。


但是聽到大吼聲的內容,我也產生了疑問。

說有殺害大臣的兇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外面的人究竟是誰?


「萊拉小姐,外面那群在大喊大叫的人、妳認識他們嗎? 他說是近衛騎士耶?」


「才不知道呢、完全沒有頭緒。 比起那個......小悠、稍微轉過來這邊。 ......嗯~ 啾、啾~♡」



「啊嗯~。 啾、啾唔......萊拉小姐、真是的......啾嗯。」

   


「小悠、真美味呀~♡ 呼呋呋~ 啾嚕、啾嚕......。 呀啊!媽媽的歐派、被你揉得太厲害了......阿嗯~♡、這樣會興奮起來的♡......。」


萊拉小姐水汪汪的碧藍眼睛,撫媚地看著我。


但是外面還是老樣子,一直有人在吵吵鬧鬧。




「萊拉!快點回答啊!......。......可惡、還打算裝聾作啞嗎! 可沒那麼簡單......弓箭手、上前!準備火箭!」


「等、請等一下,派納副團長! 這麼做的話會讓萊拉的屋子著火的! 說到底,命令不是要溫和地接待她嗎?」


「無妨!責任本來就在犯罪者萊拉身上。 弓箭手,放箭! 不聽從軍令的人、將受到嚴懲!」




「哇、哇哇啊!」


突然聽到外頭傳來了恐怖的話。


他們居然對著這裡射出火箭! ?


萊拉小姐的宅邸、被箭矢命中的區域,已經開始冒起了煙霧。


一下子從幸福的溫柔鄉中被拉回現實的我,急忙掀開了被子、從床上跳了起來。


「等等!? 萊拉小姐!有、有人對著房子點火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總之,快點、我們得快把火撲滅!」


「......討厭啊、外面真的好吵吶。 竟然敢妨礙到、我跟小悠相親相愛的床上時間......這是多麼鬼畜的行為啊! 絕對不能原諒!! ......啊!小悠。 你不用露出這種表情的,不要緊的、好嗎? 來、先去洗洗臉吧~ 媽媽我會很快把事情處理好,然後馬上幫你做好早餐。」


「現在還這麼悠閒沒問題嗎......?」


「沒關係的~。 啊、小悠,能幫我把那邊睡袍拿過來嗎? 媽媽我現在、稍微要去懲罰一下外面的壞孩子。」


萊拉小姐整理好敞開的睡衣,然後披上睡袍,輕巧地從窗戶直接躍到了宅邸的前院。




外頭傳來了更強烈的怒吼聲。


「居然現在才出現、萊拉! 還不快點投降! ......!? 妳、妳那是什麼表情! 妳以為露出那種恐怖的眼神、我們堅強的騎士團就會膽怯嗎! ? 讓我來好好地教育一下、妳這種反抗的態度! 接招吧! 屬性技『大地振動』! 」


房子開始搖搖晃晃。


「唔哇! 這是什麼!?」


但是震動很快就停止了。

與此同時,宅邸外面一改之前的喧囂,一下子變得一片寂靜。


就在我跑到窗戶邊想看看外面的情況時,萊拉小姐已經從院子跳進窗戶內、回到了房間。


「我回來了哦、小悠。 你還沒去浴室盥洗嗎? 這樣的話、就和媽媽一起去吧」


「那個......。 剛才的騷動是怎麼回事? 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事的、沒事的。只是來跟我說幾句話就回去了,小悠完全不用在意哦~。 撒、來吧~媽媽來幫你洗洗臉。」


我還是充滿疑惑地歪著頭。她一邊催促著、一邊摟著我的胳膊走出了臥室。


這時我似乎聽到、萊拉小姐喃喃自語道。


「......唔─嗯~ 難道做掉那隻大臣、欠缺妥當了嗎? 不、不對,那頭肥豬罪有應得。 但是接下來也會變得麻煩。......也差不多該離開王國了、這或許是個好時機呢。 如果要搬到別的國家去的話......。果然還是奧特・福特都市連合那一帶比較好......。」


「嗯? 妳有說了什麼嗎? 萊拉小姐?」


「什麼都沒有唷。 對了小悠、早餐想吃什麼呢? 只要你開口,媽媽什麼都會做給你吃的哦~!」


我們兩人親暱地並肩走著,一起為早晨的日常做準備。


 ◆ ◇ ◆ ◇ ◆ ◇ ◆


東方的大國,奧特・福特都市連合國。

都市連合的其中一個中心城市、傭兵之都格羅萊茵。今天競技場裡又舉辦了一場表演賽。


一頭體型無比龐大的巨魔,此時已經倒在了血海中。

在那具慘不忍睹的魔物屍體前,佇立著一名稚氣未脫的少女。


白髮褐膚的貓獸人。


競技場歷史上,最令人恐懼、但也最受歡迎的獸之王。


『雷貓』瑪麗耶拉、就是這名少女。



「太厲害了! 果然『獸王』瑪麗耶拉是最強的!」


「不是說巨魔都是不死之身嗎? 結果一擊就......」


「又浪費錢了! 這根本算不上真正的戰鬥!」


圍繞競技場的立體觀眾席上,觀眾們的歡呼聲正在狂熱地響徹著。

與此形成鮮明的對比,瑪麗耶拉的表情十分冷淡無趣。


「......悠。 這些都算什麼呢? 我只想見見悠......」


她又百無聊賴地仰望天空。


但是今天的她、稍微和平時有些不同。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她漂亮的臉上已經綻開了笑容。


「......為什麼呢? 一直有一種預感......我很快、就能和悠再次相會了......」


不知道是什麼讓她這麼想的。


然而,瑪麗耶拉卻像在證實這個預感似的,不斷地重複呼喚著尤克斯前世的名字。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