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侯爵夫人 安妮特・伏爾泰

丈夫的情婦莎拉被強盜殺害了。

從報紙上得知這件事的侯爵夫人安妮特小聲嘀咕道。

「就算我甚麼都不做,結果也會是這樣……祖母大人告訴我的果然是真的呢。」


◆◇◆◇◆◇◆◇◆


安妮特非常喜歡從小就住在一起的祖母。

祖母來自遙遠的東方,她經常給孫女安妮特講述自己家鄉的故事。東方的國家似乎有著與這國家截然不同的獨特文化。好奇心旺盛的安妮特沉迷於祖母講述的遙遠異國的故事。

據說在東方的國家,人們廣泛信仰聖璃瑠珀莉這個女神。祖母也是聖璃瑠珀莉的崇拜者。雖然在這個國家連這個名字都沒聽說過的異國之神,但是從安妮特小時候開始,祖母就經常給他講聖璃瑠珀莉的教誨。

「安妮特。璃瑠珀莉大人呢,對信徒這樣講到,『若有人對你行惡,你不可自行復仇。不可污了你的手和你的心。也叫你們心裡痛苦。我必為你們報仇。我亦烈怒如火,一切交給主你的神』。」

年幼的安妮特歪著頭。

「璃瑠珀莉大人會替我報仇嗎?」

「是啊。所以啊,安妮特。今後,無論誰背叛了你,傷害了你,你都不能自己還手。因為惡人一定會受到璃瑠珀莉大人的制裁。一切交給璃瑠珀莉大人就好了。」


◆◇◆◇◆◇◆◇◆


小時候被父母定下來的未婚夫傑曼比自己大兩歲,是個帥氣又溫柔的男孩。家中只有弟弟的安妮特,把能讓自己撒嬌的傑曼,當作哥哥一樣仰慕,並不知不覺地愛上了他。每次見到安妮特,傑曼都會對她說「我愛你,安妮特,我可愛的未來妻子」。

小時候,安妮特和傑曼經常去對方的宅邸,要好地一起過。

然而,進入思春期後,和傑曼見面的機會一下子變少了。因為嚴格的父親的命令,安妮特進入了貴族女子學院,而不是傑曼就讀的學院,而且不知為何,她和傑曼只能兩個月見一次面。也許是僕人向父親告發了傑曼以前偷偷親吻過安妮特的臉頰。

久久見不著傑曼的安妮特變得寂寞難耐,但儘管如此,兩人都正式訂了婚,預定會在安妮特畢業後馬上結婚,只需要再忍耐數年而已。她這麼對自己說。

畢業後,安妮特終於成為傑曼的妻子。變成丈夫的傑曼一如既往地溫柔,對安妮特愛護有加。

與心愛的傑曼開始了甜蜜的婚姻生活,過了半年之後,進一步的幸福降臨到了安妮特的身上。

「沒有錯,恭喜您,夫人。」

那天,安妮特接受主治醫生的檢查,發現自己懷孕了。

(太高興了!傑曼大人也一定會很高興的!)

安妮特一邊抑制著想早點告訴他的心情,一邊等待著丈夫的歸來。但是,那天晚上很晚才回家的傑曼,感覺有些不對勁。

「傑曼大人?您怎麼了?」

接下來是一場噩夢。

「對不起,安妮特。其實……我的情婦懷孕了。」

(……呃?甚麼?)

面對丈夫傑曼突如其來的告白,安妮特的心情完全追趕不上。

完全沒注意到丈夫原來有情婦的安妮特,突然發現了情婦莎拉的存在,而且情婦還懷孕了的事實,她陷入了混亂。然後――湧上來的是深深的憤怒。

(傑曼大人一直在背叛我啊……那個叫莎拉的女人,明知道我這個妻子的存在,勾引了傑曼,懷上了他的孩子。兩個人都是壞蛋!)

對背叛自己的丈夫和乘虛而入的情婦,安妮特怒不可遏。而且那個叫莎拉的情婦,還想拋棄生下來的孩子,打算塞給侯爵家不是嗎?

(也就是說由我來培養?把骯髒的情婦的孩子,交給身為妻子的我來撫養?你是看不起我這個侯爵夫人嗎?區區一個平民!)

討厭情婦莎拉。憎恨丈夫傑曼。兩個人都恨得受不了。

要是死了就好。要是兩人現在立即死掉就好了――


安妮特痛苦地對反覆道歉的傑曼說。

「哎呀,會和這孩子同時出生嗎?那樣的話,就當我生了雙胞胎,連同這孩子一起撫養吧。」

微笑著摸了摸肚子。

「難、難道你也懷孕了!?」

傑曼睜大了眼睛。

「嗯,今天我看了主治醫生,說不會有錯的。」

「是、是嗎……對不起。在這麼重要的時候,因為情婦的事煩擾到你……真的很抱歉。」

傑曼那麼說著,垂下了頭。

「傑曼大人。孩子是天賜之物啊。既然莎拉小姐說要拋棄孩子,那麼我來養育不就好了。而且兩邊也是傑曼大人的孩子。作為妻子的我來撫養,又何來猶豫了呢。我一定會把兩人好好養育成人喔。」

對於背叛了作為妻子的自己的傑曼,安妮特既沒有責備,也沒有埋怨,而是這樣說道。

「安妮特,你這人真是……」

傑曼哽咽著,緊緊地抱住了安妮特。

(傑曼大人,今後我也將毫不吝嗇的愛奉獻給您。當然,我也要把我的愛給即將出生的情婦孩子。將滿溢的愛……啊。)


此後,安妮特也沒有再責備過丈夫傑曼。對傑曼傾注了一如既往的愛,過著安穩的生活。面對如此寬容溫柔的安妮特,傑曼反而顯得有些坐立不安……。


然後到了夏末。安妮特終於迎來了分娩的日子。

莎拉三天前出生的孩子,已經被秘密地送到侯爵家的宅第裡,並做好準備,假裝成安妮特生下了雙胞胎。雖然已向主治醫生和安妮特的貼身侍女吐露了真相,得到了她們的合作,但兩人似乎對應該捏造生下雙胞胎有所保留。

主治醫生對著剛生完孩子的安妮特低語道。

「夫人,要不要把情婦的孩子處理掉?現在我可以在不讓老爺知道的情況下,悄悄地處理掉。」

從出嫁前就跟隨安妮特多年的侍女也哭訴道。

「夫人,就這麼辦吧。要把情婦生的孩子偽裝成夫人的孩子,實在太過分了。現在就處理掉吧。」

但安妮特搖了搖頭。

「……你們兩位都很關心我啊。謝謝你。可是,不行啊。兩個孩子都是傑曼大人的孩子。我啊,無論哪個孩子,都想好好愛他們。」

說著,安妮特交替撫摸著躺在自己旁邊的兩個嬰兒的頭。

主治醫生和侍女繼續追問。

「可是夫人,這樣下去,情婦生的孩子就會成為侯爵家的繼承人了,這樣真的好嗎?」

「對啊,夫人,這也太不講理了。」

「沒關係,我無所謂。讓莎拉小姐生的【男孩】繼承伏爾泰家就好了。」


兩個孩子都健康茁壯地成長了。

男孩迪昂長得很像傑曼,女孩瑪德琳長得很像安妮特。長得像父親和像母親的男女雙胞胎——看上去一點都不會不自然。本應該和瑪德琳是雙胞胎的迪昂,不可能會被發現其實是傑曼的情婦莎拉所生的孩子。

侯爵家的繼承人迪昂,從小就是個聰明伶俐的孩子。

「呐,傑曼大人。迪昂是真的聰明的孩子啊。而且還溫柔體貼。將來想必成為受尊敬的侯爵吧?」

每當安妮特稱讚迪昂時,傑曼都會露出難以言狀的複雜表情。

當上父親的傑曼,對安妮特所生的女兒瑪德琳非常寵愛,但對迪昂卻非常嚴厲。周圍的人似乎認為是因為對繼承人抱有期待才會如此嚴厲,但安妮特覺得這是丈夫對身為妻子的自己懷著罪惡感所致的。

而莎拉所生的孩子,迪昂的聰明伶俐,也隨著他的成長而更加顯著。

(真是可憎。明明只是個骯髒的平民女人生的……。你說孩子是無辜的?怎麼可能呢?迪昂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罪啊。那孩子一生下來就是大罪人啊!⦆

一不小心,安妮特的內心深處就會發出這樣的呐喊。

但安妮特拼命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憎惡,竭盡全力愛著迪昂。

必須給予迪昂更多更多的愛——安妮特非常重視惜迪昂。自己的孩子瑪德琳,有時也會因為嫉妒吃醋而鬧情緒。

「我愛你,迪昂。我可愛的兒子迪昂。」

安妮特像詛咒一樣反覆地述說著「愛」這個字。對於毫不吝惜地對迪昂傾注感情的妻子,傑曼似乎半是真心地認為她是「女神」。明明如此,他還是一如既往地跟情婦莎拉重複著「分手」和「復合」。到底要重複幾次才滿意了?

儘管如此,安妮特今天也對丈夫甜蜜地低語。

「我愛你,傑曼大人。」


迪昂和瑪德琳都在十三歲那年進入了皇家貴族學園。之後直到畢業的五年裡,迪昂在學校裡的成績一直都是年級第一。而且還是遠遠拋離了第二名。作為侯爵家的千金,瑪德琳也優秀得不至於叫人羞愧,但她終究比不上哥哥迪昂。兩人的差距,難道不就代表了莎拉和自己的差距嗎?安妮特偶爾會感到空虛,但她還是一如既往,無分彼此地對迪昂和瑪德琳傾注了自己的愛。


終於,兒子迪昂和女兒瑪德琳從學園畢業了。迪昂當上了王宮的文官,瑪德琳即將與夏努安公爵家的長子結婚。

才氣橫溢,(看起來)出身也良好的迪昂,雖然還是個十八歲的新人文官,卻已經被當成未來的宰相候補,吸引了王宮眾人的目光。而瑪德琳忙於籌備即將舉行的婚禮。

就在這時,發生了丈夫的情婦莎拉被強盜殺害的事件。

從報紙上得知事件的安妮特,才明白為甚麼丈夫傑曼從昨天晚上開始,一直把自己關在書房裡。

(莎拉是王宮文官,所以傑曼大人昨天收到通知吧。)

二十多年來,傑曼和莎拉一直藕斷絲連,斬不斷理還亂。這安妮特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的關係。她不認為兩人的關係只有甘甜。莎拉是個激烈而堅強的女性,也知道她和傑曼之間的爭執不斷。儘管如此,二十多年來兩人始終沒有分開。對於從未與傑曼爭吵過的安妮特來說,兩人的關係是難以理解的。

(……反正我也不想明白。總之,莎拉死了。璃瑠珀莉大人替我報仇了。呼呼呼。)

安妮特的臉頰不由自主地放鬆下來。

這時傭人來了,告訴了安妮特。

「夫人,老爺在叫您。」


安妮特一臉和穩地走進丈夫傑曼的書房。

傑曼看起來相當憔悴。

「傑曼大人,莎拉的事件……我剛才看報紙知道了。」

「是嗎……」

「多可憐了……竟然被強盜殺害,該有多可怕啊!」

「……不是的。」

「誒?」

「不是的,安妮特。殺死莎拉的不是強盜。」

「……怎麼回事?」

安妮特驚訝地盯著傑曼。

「是迪昂。」

「啊?」

「迪昂殺了莎拉。」

丈夫在說甚麼呢?安妮特感到困惑。

「傑曼大人,您在說甚麼?」

傑曼痛苦地扭曲著臉。

「是迪昂殺了莎拉。莎拉好像在王宮裡接觸過迪昂,並暗示他我家的雙胞胎中有一個是平民所生的不貞之子。」

「怎麼可能!」

「迪昂以為她指的是瑪德琳。迪昂似乎認為莎拉一定在圖謀甚麼不祥之事。他擔心這樣下去,會威脅到即將結婚的瑪德琳的幸福。」

「……所以就殺了她?為了瑪德琳?」

安妮特目瞪口呆。冷靜穩重的迪昂竟做出如此荒唐的事,讓人一時難以相信。

「沒想到會變成這樣……這不是迪昂的錯,錯在我和莎拉。結果,我們那種糾纏不清的關係,才是一切的元兇。」

說著,傑曼垂下了眼睛。

「傑曼大人,您不會把事實告訴騎士團吧?」

「當然不會這麼做,我會保護迪昂。」

「太好了……我也要保護迪昂。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對不起,安妮特。讓你勞心費神,真是對不起。」

傑曼正要向妻子低頭行禮,安妮特急忙制止。

「不要這麼說。不管犯甚麼錯誤,迪昂都是我寶貝的兒子。作為母親,保護孩子是理所當然的吧?」

安妮特垂下眉毛,微微一笑。

「……你一點都沒變啊……一直以來。簡直就像真正的【女神】一樣。」

傑曼輕輕抱住安妮特。

「迪昂對我說了啊,說『忘掉甚麼情婦,從今往後只珍惜母親大人吧』。」

「迪昂居然會這麼說……」

「安妮特,這麼久以來,真的很抱歉。我再也不會犯錯了,再也不會迷茫了。我只會珍惜你,我發誓。」

「傑曼大人,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我都一如既往地愛著您。從今以後,我也會把我全部的愛,奉獻給傑曼大人。請做好心理準備吧。」

傑曼緊緊抱住略帶惡作劇意味的安妮特。

「啊,安妮特,我的女神。我愛你。」

「我愛你,傑曼大人。我真的、真的很愛你。」




第二個月,瑪德琳與夏努安公爵家的長子舉行了婚禮。

看到瑪德琳幸福微笑的新娘打扮,安妮特不禁眼眶發熱。儀式一開始,丈夫傑曼就忍不住流下滂沱眼淚,一臉無奈的兒子迪昂,把大大的手帕遞給丈夫。

安妮特為女兒挑選的對象,是雖然坐鎮四大公爵家一角的夏努安公爵家繼承人,但卻是個不驕恣、為人誠實的青年。我相信他一定會愛惜瑪德琳。希望女兒能過上幸福的婚姻生活……


之後過了一段時間,騎士團中止對莎拉事件的調查了。雖然早早便斷定是強盜所為,但沒能鎖定犯人。說到底,本來就只是一個平民女子被殺事件。騎士團會認真調查到甚麼地步,說實在叫人懷疑。


瑪德琳出嫁後,雖然變得有點兒寂寞,但伏爾泰侯爵的宅邸裡,依然過著平靜的時光。

安妮特今天也溫柔地對丈夫說。

「我愛您,傑曼大人。」

然後,對兒子說。

「我的寶貝迪昂,我愛你。」




◆◇◆◇◆◇◆◇◆




「是啊。所以啊,安妮特。今後,無論誰背叛了你,傷害了你,你都不能自己還手。因為惡人一定會受到璃瑠珀莉大人的制裁。一切交給璃瑠珀莉大人就好了。」

「可是,祖母大人,如果人家對我做了壞事,我也許會因為生氣地而使壞心眼兒啊。」

年幼的安妮特垂下眉頭,抬頭望向祖母。

祖母溫柔地撫摸著安妮特的頭說道:

「安妮特。正是可惡的人,才要給予你的愛。越是可惡的人,就應該給予更多的愛。」

「……為甚麼?」

「因為啊,安妮特。給予壞人的愛會變成【柴薪】啊。」

「柴?愛會變成柴嗎?」

「會啊。會變成燃點地獄業火的柴薪。做了壞事的人,一定會受到璃瑠珀莉大人的制裁下地獄啊。而下地獄的壞人,會被地獄的業火燒啊。而愛就會變成燃點那業火的柴喔。吶,安妮特。所以越是向你做了壞事的人、越是可憎的人,你越要給他多多的愛。因為柴火越多,地獄的業火就會燒得越旺。」









吶,傑曼大人。我今後也會毫不吝嗇地把愛奉獻給你。還遠遠不夠。還得再給你更多更多的愛才成。更多、更多、更多,滿滿的愛――

迪昂……可憐的孩子。你的罪過就是被那個女人生下來。你的存在本身就是罪。我可憐的兒子迪昂。對不起呢。我今後也會給予你很多很多的愛――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