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話

第五十三話 

 

 

領主他們已經先行回來了,也有跟城門的騎士交代村莊的事,所以娜米姊將情況告知後,他們馬上就行動起來了 

 

也準備了兩輛馬車將打算近城的村民載回,然後洛克姊也在城門這跟我們分開了,也約好下次的訓練,離開前又希望我在幫她饒饒頭…娜米姊的視線又更扎人了… 

 

「艾倫!你沒事吧!剛聽到騎士團的人來報告…娜米主任又在亂來了,居然帶你去做那麼危險的任務…」 

 

「朱莉姊,我沒有受什麼傷,娜米姊都有盯著。」 

 

朱莉姊一看到我們回到公會後,將接待的工作丟著跑來關心我,也用責難的表情看向娜米姊,不過當事人也只是聳聳肩 

 

「你還是趕緊回去工作吧,艾倫的實力我有個底,所以才不算亂來,回來的時間還早…米莉絲你想不想用看看轉職房?說不定有職業了喔。」 

 

「要!我想進去看看!最近我的實力變化的很有感覺,而且剛才的戰鬥好像也知道了什麼…只是有點模糊…」 

 

「那就是有職業的徵兆了,艾倫也一起進來吧,雖然離上次來說有點太早了…」 

 

也是啦,離上次取得職業還不到一個月,就算有的話大多是生產系的職業吧,而且我對【初學者】這職業蠻喜歡的,加上自己本身的天賦,技能成長飛快… 

 

回去後還得檢查一下狀態系統,今天解決掉不少山賊,SP也入帳不少,還有娜米姊的SP啊…似乎越來越多,我也不敢幫她亂分配…分配的話一定會有所察覺 

 

一般的山賊SP有100點、隊長級別的有300,不過隊長級別的死亡人數不多,加上我解決得也就4人…大概還有事情想要審問,所以沒有下殺手吧?不過他們抵抗激烈,幾乎都受了重傷 

 

SP一下就入帳3,900點…而且有SP的人還多了洛克莉絲,這也是別亂幫她選…可不想讓系統的事曝光 

 

「米莉絲,將信息卡放上,然後雙手貼在兩側,這樣就能看到能選的職業了,有著【自然之心】應該也會有些稀有的職業。」 

 

「有了!有了!圓盾戰士、輕裝步兵……【自然守護者】,這個就是稀有職業嗎?還有【自然修行者】…不過能力感覺略差一些。」 

 

「【自然修行者】也是不錯,根據文獻的紀錄…往上的高位職業都必須的轉職過他,像是獨有的【大地的祈禱】,能幫助隊友增加抗性,可以增加隊伍的安定性。」 

 

「我也推薦這個喔,雖然增加的能力普通,但是米莉絲姊成長速度很快,能夠彌補這些能力,而且有文獻的話…應該也能知道之後的解鎖條件吧?娜米姊。」 

 

「是沒錯…但是樣本很稀少,還有不少不明的地方,以【自然之心】發展的職業,其實有點偏向聖職者,所以也能參考教會的職業做修練。」 

 

偏向聖職者嗎?要不要也去大地母神的教會看看?獸人系信仰的神明大多是《大地母神蓋媞亞》信眾不少,所以也有自己獨立的神殿,只是規模比不上《光之女神艾雷拉》 

 

「雖然往後的路很廣,但之後想再往上…的條件也很嚴苛喔,米莉絲你因該沒忘記【自然之心】所帶來的後遺症吧?選擇【自然修行者】的人並不多…」 

 

曾經擁有過【自然之心】的人大多很短命…所以也不會選擇需要長時間修練的【自然修行者】吧?所以樣本更為稀少…不過我有著狀態系統跟鑑定,這樣算是幫米莉絲排除摸索的難度了 

 

「其實我也很期待米莉絲的發展喔,能將【自然之心】往上修練成【自然之力】的人…在歷史上屈指可數,幾乎都是一方的霸主,或是國家的守護者。」 

 

娜米姊說著些話的時候是看著我,我也被看的很不自在…之前果然還是做得太過火…讓米莉絲的戰力直接爆增,看不出來才奇怪…還有艾琳姊跟莉姆她們的變化也很大… 

 

「艾倫的秘密還有很多吧?要在自重一點,莉莉他們的裝備是你做的吧?還有今天你拿出來的長劍…都不是新人能做的出來的。」 

 

「嗚嗯…攸關她們生命安危的裝備,我當然不能妥協,而且確實是我親手做的…」 

 

「還有是不是只要跟你好上…能力就能變強呢?而且還能由你這邊來做決定…她們的成長速度…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還有你也是。」 

 

「這個…我不能說!即使是娜米姊…」 

 

雖然娜米姊對我很好…也很照顧我…但是也已經跟艾琳姊還有莉姆她們簽下契約了,所以也沒打算在讓跟多人知道… 

 

「沒關係喔!就來聽聽名偵探娜米的觀察結論吧!首先…」 

 

「那個…教官…不先幫艾倫看一下職業嗎?在這裡待太久也不好吧?說不定還有其他人要使用。」 

 

「艾倫轉職的事就下次在說!你的祕密我可是有個眉目了!跟我到我辦公室吧!」 

 

還想繼續說啊…過也聽聽看吧,說不定之後被問到,能拿來當作是藉口理由…然後跟著到娜米姊的辦公室… 

 

…… 

… 

 

 

「艾倫聽過《亞加利亞、瑪格莉特女王》嗎?她是位魅魔女王喔。」 

 

「沒有…對歷史的事不太了解…」 

 

瑪格莉特女王可以說是歷代以來最強的魔法師,就有傳言他是透過吸食男性的精氣跟魔力來增強自己的,雖然荒淫但是政務也沒有荒廢,國民中的評價也很好 

 

「殿下是一位高階魅魔,所以【魔力奪取】的特性也能好好控制,不會傷到對方,還能將奪取來的魔力轉化為自身的魔力…艾倫是男生所以相反。」 

 

而且我的魔力特別,能夠透過合修的方式使用【魔力奪取】然後轉化吸收,在藉由【魔力轉移】來渡讓魔力強化他人… 

 

「你是這樣幫米莉絲梳理魔力的吧?魔力變的很有清爽感,沒有以前【自然之心】帶來的淤塞混亂的感覺了。」 

 

「基本上是沒錯啦…娜米姊也知道合修的方式嗎?不過聽說魔力能夠相互匹配的人不多。」 

 

「伊麗莎最愛聊這些了,只不過她也辦不到這些事情,所以對家裡的事也肆無忌憚的在說,這是貴族中的秘密喔。」 

 

不過這也只是強化魔力的部分吧?我能幫他們選擇技能的事… 

 

「另外…艾倫還能幫助他人強化五感對吧?莉姆她們的肌肉沒有增加、等級上升幅度也不大,所以有【強腕】跟【俊足】,體態還有毛色…是【健體】,也有對他們小測試了一下,反應也變好了…是【靈巧】,我說的沒錯吧?該不會連【智慧】也有吧?」 

 

是連【幸運】都有啦…娜米姊觀察力也太好了吧!不過對備受期待的新人多加觀察也是理所當然的 

 

「然後艾倫你自身有著魅魔、妖精的血統,所以對魔法的掌握度很好,劍術的天賦也不差,不過生產系的技能…雖然有矮人的血統,但是成長速度還是太誇張了,惡熊的毛皮不像是你能處理的,該不會還能將得到的魔力用來提升技能…?」 

 

答案是很接近了…我也不懂SP到底是什麼東西,說是魔力也很微妙…然後娜米姊用閃亮的表情看著我,彷彿找到正確答案一樣… 

 

「嗚…嗯…娜米姊為什麼會這感興趣?應該已經很強了吧?我在城裡晃了著麼大圈,也沒看過比娜米姊強的人…除了公會長…」 

 

「興趣是解謎,一方面也對艾倫很好奇,從來沒看過這麼神奇的小孩,還有…雖然不是在自誇,放眼王國比我強的人…兩隻手數的完喔!大概啦…」 

 

「所以娜米姊不是為了變強才探察我的秘密的吧?那麼怎會對莉姆他們變強的秘密這麼感興趣?」 

 

「說不想變強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也26歲了喔,成長也遇上瓶頸,在過個幾年身體能力就會慢慢下滑,想做的事還很多…我的技能也卡在這裡很久了…」 

 

跟米莉絲對視了一下,算了…她看不懂我的表情,在次偷偷的鑑定娜米姊… 

 

-鑑定訊息- 

娜米:能變得更強的話當然是想啊…雖然王國內比我強的人不算多,但是往外比呢?更別說那些長命種的…留下遺憾的事只要一次就好,還想拯救更多的小貓…也不希望小孩在次成為召喚邪神的祭品… 

- 

 

 

「邪神……?」 

 

「嗯…!!艾倫還能看的到我的想法嗎!哇…!是鑑定嗎!?沒聽說有這種功能啊…不是只能看見對方的狀態跟信息嗎…沒有這麼詳細吧…!」 

 

「啊…對不起…!其實我在考慮要不要跟娜米姊說,猜測有一半是對的,答案很接近,但是娜米姊只是為了變強而利用我的話,我就沒打算說明…」 

 

邪神啊…感覺很老掉牙的劇情了,但是實際見過媞密斯女神後,會有其他的神也不奇怪,娜米姊聽見我的說法後,只是直直的跟我對視…而且娜米姊那麼關心小孩,也是因為這樣啊… 

 

「哈…還是好好跟艾倫說吧,其實我也當過奴隸喔…我也不是這個國家出生的人…」 

 

娜米姊似乎也對打探了我太多事感到抱歉,也決定告訴我自己的身世…讓我們安靜的聽著… 

 

六歲時家人就遇害,自己也被賣為奴隸…被貴族買下,然後有著戰鬥天賦也被當成暗殺者培養,並手刃掉不少貴族主人的眼中釘,然後某次的任務中遇上了自己的恩師,將她解放了出來… 

 

他的恩師是亞加利亞王國黑貓族的人,表面上是一位尋常的貴族男爵,裏面則是暗殺者協會的人…專門為王族服務,只是娜米姊並沒有加入,也只是協助恩師的工作打下手 

 

然後在10歲受洗時得到天賜…【神通足】,他的恩師才決定收他為徒,然後正式成為男爵的養女,所以接受了整套貴族的教育,還有暗殺者的訓練 

 

「是十二年前的事了,那時候的任務就是討伐邪教組織,也順便拔除參與的貴族…但是邪神教徒中有不少好手,也泯滅了人性…當時的我們也難以對付那麼多人…所以有很多小孩沒有救到…也犧牲不少同伴…」 

 

聽娜米姊說邪教組織的人不少都是在國外,所以也潛伏到國外很多次…然後王國也加強國內的走私取締,也剷除過不少國內的貴族…那時候的娜米姊才十四歲啊… 

 

「最後的一次跟邪教的大戰是在東邊的《亞克拉王國》,幾乎整個國家的都被控制了…說是想招喚使徒來殲滅我們這些亞人,說我們才是邪神的走狗…」 

 

「邪神使徒…?」 

 

「就從異界招喚來的人類,有點類似漂流者…只是用祭品招喚來的人都有著更強力的技能,他們被稱為異界勇者…我的恩師也是在這次大戰中喪命的…」 

 

異世界招喚的戲碼啊,招喚異世界的人來參與戰爭,不過大多受召喚的人都不想打吧,更別說是要殺人…但是都被上奴隸項圈,所以打起來都是死傷慘重… 

 

不過最後也配合已經解放的異界勇者,將整個邪教都斬除了,至於那些勇者…光之女神也安排將他們一一送回 

 

只是有些人的行為根本就算不上勇者,殺伐擄掠都做了,而且還不是被逼迫的…幾乎在大戰的時期都解決掉了,為了解決也搭上不少性命… 

 

然後也有人選擇留了下來,提供了不少技術跟知識,國家也給了很好的待遇,至於得到的強力技能,在女神的交涉下如果不上繳,就會強制送回,也會給一些方便的能力,讓他們在這世界不至於有危險 

 

後來娜米姊到學園接受了教育,露伊莎夫人以前好像是學園的老師,所以也是這樣認識的,自己也算是從暗殺者退役…成為冒險者 

 

「還有這樣的事啊…選擇留下的人應該不少吧?光看利薩城的發展跟諾恩城就差很多…」 

 

「沒有喔,選擇留下的只有一位,其他人聽到技能必須上繳,思考後就沒打算多留,因為在那個世界還有自己的家人跟朋友,然後技能也不像我們修煉很多。」 

 

也是啦…在有自己的家人等著,還有安穩的日常生活,也不會想留在這個危險的世界吧?不過還有人選擇留下啊…娜米姊好像也認識,至於發展起來的,目前也只有王都周圍的幾個大城市,技術還得慢慢推廣 

 

「那留下來的人呢?娜米姊好像也認識…是異世界的人啊…」 

 

「是個奇怪的女生,對自己的世界沒什麼留戀,知道自己是犧牲了許多小孩招喚而來的…也說想要留下來贖罪,然後偶爾會寫信給我,也來找過我幾次。」 

 

看來是個不錯的人啊,娜米姊也對他很信任,然後娜米姊看著我,好像都已經說完了,想要詳細知道我的事… 

 

好啦…!都聽了這麼多,而且也不是在說謊,我也應該告訴他一些技能系統的事,只是… 

 

「那近期的小孩走私呢?還有血狼的事呢?應該跟邪神無關了吧?感覺莉姆她們有被針對的意思…」 

 

「目前也沒有相關的線索,目前查到的大多是一些貴族為了滿足私慾,才買賣小孩的,而且王國跟其他地方相比亞人較多,所以在國外價格很好,血狼目前推測是為了引發領地之間的紛爭,所以才做這些事,受害的冒險者也不少…」 

 

領地的紛爭…完全不想被牽扯進去,貴族之間的麻煩事很多啊,如果當初沒有遇上山崩,我也會被送到北方的領地…然後被賣掉吧…? 

 

為了滿足私慾的貴族想來就一陣噁心,莉姆她們三姊妹被針對的理由目前還不清楚,說到她們…娜米姊說最近貝利亞男爵的二兒子也很可疑,四處打聽著莉姆她們的事 

 

「是這樣啊…那娜米姊能跟我定下契約嗎?我跟米莉絲還有艾琳姊他們都有定下契約,所以沒有打算亂說…」 

 

「真的可以嗎!我也想跟艾倫呼摸呼摸的!也想被饒饒頭…居然被洛克搶先了…下次一定要把她的胸部扯下來!」 

 

「別在欺負洛克了啦,話說…我告訴娜米姊保密的事…並不是為了要做那件事喔!」 

 

「欸…!艾倫對我沒興趣嗎…!果然還是胸部啊…米莉絲跟艾琳娜都很大,瑞娜跟媞法也不小…莉姆她們也都在平均值…」 

 

怎麼忽然低落起來了啦!完全不像是平時的娜米姊了…頭上的耳朵也塌了下來…我才不是用胸部判斷女性的人! 

 

「娜米姊的優點很多啊,光澤亮麗的黑色毛髮,身材曲線也很優美,平時沉穩內斂的樣子也很棒,雖然會惡作劇…也是想拉近大家的距離吧?我並不討厭喔!」 

 

娜米姊瞪大眼睛呆然的看著我,臉頰變得通紅…有什麼奇怪的嗎?米莉絲也笑嘻嘻地看著我… 

 

「艾倫還真會說話啊,對女孩子這樣說…我還以為是在告白呢,而且教官的這個表情…說出去大家會嚇一跳吧?」 

 

「嗚哇…艾倫真的是魅魔啊,用這張可愛的臉…再加上剛才的話…沒有人不心動的吧!太狡猾了……嗚…」 

 

「我只是說實話嘛…本來就不討厭娜米姊,如果想要我幫你饒饒頭我不會拒絕喔!我也想摸摸看娜米姊的頭髮…只是擅自亂摸是很沒有禮貌的…」 

 

「所以我也可以嗎…?平時要保持威嚴…不然會被小看,只是艾倫太容易讓我鬆懈下來了…我的頭髮可以摸喔!看你幫莉姆她們梳尾巴的樣子…還有幫洛克饒頭的手法…好像很舒服…」 

 

娜米姊看我沒有拒絕,直接坐到我的旁邊,還將頭側躺到我的大腿上,說可以讓我盡情的摸… 

 

我也就不客氣地幫她饒頭了,頭髮摸起來痕滑順啊,白色的耳朵跟黑色的耳朵觸感有一點不同,我也偷偷用魔力眼輕輕的撫過舒服的位置…娜米姊的表情變得更為放鬆…… 

 

 

叩叩- 

 

 

「娜米!回來的話就趕緊跟我報告騎士團的事……你們在幹嘛…打擾到了嗎?」 

 

「咿…!會、會長!聽我解釋!我、我們只是…」 

 

「雖然是放假…但也不能在公會裡作太失格的事,艾倫你們也一起來我的辦公室吧,很久沒聊聊了。」 

 

本來還沉迷在饒頭的娜米姊,聽到會長的聲音後人就彈了起來,下巴差點被撞到…會長交代完後笑嘻嘻地離開了,娜米姊也一臉哀怨的瞪著會長離開的門 

 

「看來艾倫的事只能下次在聽了…我的事也不要在外面說喔!知道的人也只有會長跟伯爵夫人一家。」 

 

會長來的時機不好…也只能下次了,娜米姊也一臉遺憾,稍微整理一下,一起前去會長辦公室了 


-----

娜米:哭啊!又被斷!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