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公爵夫婦

By: Covering the Sky

English translated: Iseuli

Translated : Deciduous Small Arbor

-------------------------------------------------

他掂著露西亞的下巴,親吻她的唇。當他將溫暖的舌頭滑入時,她的嘴唇微微張開。隨著吻的加深,他們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他的技術讓人瘋狂。

露西亞的視線因體內不斷上升的熱量而變得模糊。她閉上眼睛,用雙臂摟住休戈,繼續他們激烈的吻。他輕鬆地將露西亞抱到桌子上,同時繼續親吻她。

安靜的餐廳內,唯一能聽到的就是他們的唇音和呼吸聲。他佔據著她的櫻桃小嘴,同時探索著內側。他的吻,讓她整個人發軟無力。她扶在他肩膀上的手臂微微地顫抖著。

持久的吻結束後,他輕輕啄了一下她紅腫的嘴唇。他的吻一點一點的到她的脖子,同時牢牢地抓住她胸前的小丘。他趁機用膝蓋將她的雙腿分開,卻讓露西亞大吃一驚,用雙手將他推開。

「你…難道打算在…這裡做?」

他本來沒有這樣的打算,但休戈看到她慌張的樣子,玩心大起。

「不能?」

「不能!」

「為什麼不能?  如果妳的理由夠充分,我就依妳。」

「這裡是餐廳,不是做這事的地方!」

他暫時停止在她脖子上的吻,然後笑了。

「那其他地方就可以嗎? 走廊如何?」

「不行!」

「庭院呢? 我想嘗試在外面做。」

「你瘋了!」

聽到她的新反應,他壓抑住笑聲,漫不經心地繼續逗她。

「為什麼不行?」

「其他人會看到!」

「只要沒人看到就行嗎?  那我把宅邸裡的人都趕走,是不是就可以在庭院或者走廊了?」

「唔嗚……」

她的臉漲得通紅,貝齒咬著下唇。如果沒有人在? 是不是真的沒關係。

就算是在臥室裡,他們也嘗試過在各處角落…。如果位置不同又有什麼關係呢…?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她徹底了解到彼此之間有無數種不同的親密方式。起初,她尷尬得要死,但現在她明白了會什麼人們會如此熱情地追求性愛。不是說她願意和陌生人滾床單,而是夫妻在臥室裡做了什麼,只要雙方都感到滿足,其他人的看法都不重要。

休戈期待在她臉上看到震驚的表情。可當看到她認真思考這件事的神情,感覺震驚的反而是他自己。

Deciduous Small Arbor:(σ゚∀゚)σ゚∀゚)σ゚∀゚)σ

 

無論他如何努力忍受,她總能不經意的用各種方法撩撥進他心坎。他想拋開自己的責任,讓自己天天黏在在她身邊,滿足他內心的慾望。

主要的問題是她的體力比不上他。這女人怎麼這麼嬌嫩?這麼柔弱?

如果他試圖把她抱得更緊,感覺她就會受傷。如果他傷害了她,他絕對饒不了自己。

她學得很快,也很單純。他以各種床上技巧取悅她,她從沒對他表示厭惡或不屑。雖然她有時會感到震驚或尷尬,但她以自己的方式努力配合著。

《今晚也來嘗試點不一樣的吧。》

當他腦袋裡想著今晚的打算時,他能感覺到自己的下半身開始發熱,變得堅硬起來。



「反正……我不想在這裡做……」

露西亞清楚的表達了自己的意願,休戈只能放棄。他輕輕吻了吻她的唇,扶她從桌子上下來。他的下半身腫脹得快爆炸,但他忍了下來。他對於自己的意志力感到驚訝。

如果是之前的情人,他才不會鳥她們的反對,而是直接硬上。那些女人都是嘴上說不要,身體卻渴求的很。

這不是強姦,雖然他沒認真對待以前情人的任何意見。所有的女人只關心他的財富或身體。

而在這幾天的相處中,休戈漸漸地了解露西亞。當她說『不』時,她是認真的。她希望的不是簡單的肉體享受。

而他願意尊重她的意願。

他的妻子會理解他的深思熟慮嗎?看她從桌子上下來時天真無邪的笑容............她大概是不知道。

「妳等會要去散步,對吧?」

露西亞每天晚飯後都會在庭院走走。他決定暫時推遲他的打樁責任。他想和她多待一會兒。在戶外吹吹涼風也可以冷卻他發熱的身體。

「是的。」

「我們一起去吧。會讓妳覺得困擾嗎?」

「不,當然不會!我很樂意。」

露西亞欣喜若狂,這是第一次和他一起散步。她笑得很燦爛,毫不掩飾喜悅,他輕咳一聲,微微移開視線。他沒想到她會這麼開心。


***

夏天還沒到,夜晚的風吹來涼涼的。露西亞走在他身邊的時候,偷偷看了他一眼。他放慢了步伐,這讓她的心砰砰直跳。

一直以來,她都沒能鼓起勇氣請他陪自己散步,但她早就想這麼做了。

這畫面就好像他們是一對真正的情侶,而不是通過契約綁在一起的關係。

「今年我只打算在庭院種滿花,雖然有點俗氣...反正是第一次,所以想試試看。」

「只種花會很俗氣?」

「當然了!一座完美的庭院會令人印象深刻。每種植物搭配都有一定的平衡。有才華的園藝師非常難招聘,因為早就被貴族雇了。」

「那就挖角過來。」

「沒那麼容易的…如果其他貴族給傑羅姆更高的工資,你覺得他會離開嗎?」

「…說的也是。」

露西亞心情極好,所以她最終比平時更喋喋不休。他喜歡聽她的聲音,也覺得很開心。在他工作不那麼忙的時候,就這樣陪著她一起走也不錯。

「現在天黑了,你看不出來,但那樹下在白天時有著一片大樹蔭,我早上都會在那裏喝茶呢,聽說羅巖剛興建時就有這棵樹了,裏頭有上百年的樹靈存在。」

「是嗎…?  嗯…」

休戈像第一次看到它一樣欣賞著大樹。他在這個地方長大,卻是第一次聽說。他從來不覺得他要花心思端詳一棵樹。

「看起來還不錯。第一個地點選在這裡應該滿棒的。」

「什麼?」

「我決定我們戶外的第一次,就來這棵樹下。」

「……」

她驚訝的張開了嘴,但是夜色太黑了,休戈看不清表情。但可想而知她的臉一定很紅。她蒼白的膚色很容易泛紅。

她加快了腳步,想要躲開他,這讓他的嘴角上揚了。他握著她的手腕,將她領到了剛才所說的那棵樹下。

她背倚在樹幹,他靠近她,輕輕咬住她的耳垂,低聲說道。

「妳不老實點的話,我真的會出手哦。」

他吻上了她的唇,又激烈又深沉,直到露西亞快喘不過去才停止。



***

整個晚餐時間傑羅姆都無法為公爵夫婦服務,所以他很早就走出了餐廳。

就在這時,一個女僕走近了他並開口說道。

「法比安爵士來了。但我不確定主人什麼時候會進辦公室,所以我讓他在接待室等著。」

「妳做得很好。」


傑羅姆快步前往接待室,看見好久不見的法比安。他輕輕擁抱了法比安。他剛從王都回來。公爵前陣子的領地掃蕩做過了頭,所以他被派去用大把的金幣以安撫國王憤怒的心情。

法比安認為國王根本不是為了那些被休戈殺死的人而動怒,一定只是趁機敲竹槓,所以順從著他的意思捧上大筆金幣,實在太浪費了。

 「唉…我很想休息,可以讓我快點向殿下報告這次任務內容嗎?這樣我就可以去睡覺了。他吃完飯了嗎?」

法比安不是無故地抱怨,他的臉上疲憊的掛著黑眼圈。

「我替你轉達,你快去睡覺吧。因為我不確定主人何時才會回來。」

「殿下去哪了?」

「她們兩位出門散步了。」

「兩位?誰啊?」

傑羅姆看到他滿臉疑惑的兄弟,咯咯地笑了起來。

「當然是夫人啊,還能有誰?」

「夫人?! 你說殿下跟夫人出門散步…?。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關係十分融洽。幾乎每天都一同用餐呢。」

「……」

平常精明沉穩的法比安,現在卻滿臉的震驚與不可置信。

「真的?」

「真的。」

「從何時開始的?」

「從主人回到羅巖就持續到現在。」

法比安反覆地確認,到底是不是真的。傑羅姆總是回答得很肯定。

看到法比安的反應並不奇怪。如果不是傑羅姆親眼所見,他也很難相信這一點。

「殿下的喜好什麼時候……不,這不是喜好的問題。就你剛說的,他們一起渡過的可不只有晚餐對吧…」

「你最好點到為止。」

「哇…所以我猜得沒錯? 老天啊!不會和同個女子上床超過三次的殿下…我……呃嗚!!

法比安突然覺得肚子一陣劇痛,彎下腰抱住自己的肚子。

對著兄弟灌上一拳的傑羅姆咬了咬牙,低聲說道。

「就叫你閉嘴了,隔牆有耳。什麼三次?少在那邊造謠。」

「這…這只是對殿下的偉大的讚揚…雖然有點誇大…他的生活是每個男人的夢想!」

「哦?那我幫你把剛剛說的每一個字轉達給愛麗絲。」

一提到妻子的名字,法比安的臉就變得蒼白。

「別…別別…我不是那個意思,這都是從別人那聽來的。拜託別告訴愛麗絲這種事。話說你怎麼可以直呼你大嫂的名字!」

「大嫂?哥哥的老婆才是大嫂欸,你哪裡比我年長了?」

「男人會在結婚後成為真正的成年人,所以我現在是你哥。」

他們倆每次見面都會為此爭吵,因為兩人是孿生兄弟。

「呵…隨你怎麼說。」

自從18歲的休戈繼承爵位後,二人就跟隨在他身邊,所以他們見過公爵身旁的每一個女人。公爵從來不需要勾引女人,因為女人會無休止地追逐他的權力和財富。

雖然女人無數,但沒有一個女人能俘獲公爵的心。對公爵來說,女人不過是床邊的伴侶。他會隨心所欲地享受女人,當她們變得黏人或煩人時,他會毫不猶豫地把她們拋棄。當然,打理那些死纏爛打的女人,就成了法比安的工作。

「這種狀況一定不會持續太久,畢竟『那女人』都能與殿下維持了一年多的關係了。現在一定只是因為蜜月期…唔…我要去睡覺了,幫我跟殿下說,明天早上我會親自報告」

這一次,傑羅姆再沒有特意反駁。畢竟時間會解釋一切。

公爵與法爾康伯爵夫人的確保持了一年多的關係,但在這段時間裡,公爵並沒有只和她見面。



公爵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只專注於一個女人。




***

第二天,柯爾桑伯爵夫人參觀了莊園。她是一位雪白頭髮的老太太,只是比露西亞高挑一點。年輕時以美人著稱,晚年時以高雅的風度揚名。

「夫人您好。請稱呼我為米雪兒夫人就好。」

「很榮幸認識您,米雪兒夫人。我希望我這突如其來的請求沒有給您帶來困擾。」

米雪兒驚訝的挑了挑眉,然後微微皺起。老實說,自從塔蘭提出這個要求後,米雪兒的心情一直不是最好的。塔蘭公爵表面上是請求她是否可以成為公爵夫人的導師。但聰明的人都知道這不是請求,而是命令。

米雪兒為自己的榮譽而自豪。能打動她的不是權力更不是財富。

即便如此,她也不能因為一己私慾而無視公爵的命令。

另一個問題是她的兒子是公爵的附庸貴族。她比塔蘭公爵年紀大;她不能通過簡單的一笑置之來敷衍這件事。純粹為了保護自己的自尊而頑固地拒絕他的請求,對她來說沒有任何好處,所以她決定毫無怨言地答應了。但是,這並不能抹去她的自尊心被嚴重踐踏的事實。不過奇怪的是,受到公爵夫人如此客氣的歡迎,卻讓她心中所有的鬱悶都煙消雲散了。

「能夠教導夫人是我的榮幸。」

「非常感謝您。我是個有著許多不足之處的學生,很擔心會位老師帶來困擾呢…這邊請。」

她們在接待室就座,女僕們迅速準備茶水。露西亞很欣賞正在喝茶的米雪兒。她還是第一次知道,有人喝茶可以這麼優雅。她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散發著端莊的氣息。

「我沒有受過正規教育。我做為公爵家女主人有太多的不足之處了,於是我像殿下請益,他便跟我提起了您。所以我才請殿下拜託您來指導我。我聽說您十分繁忙,若造成您行程上的不便,還請您諒解。啊…若是我的語氣或行為有不合禮儀之處也請直接告訴我」

米雪兒原本冷漠的臉龐,現在被柔和的笑容取代。

「夫人在禮儀方面已經不需要學習什麼了,禮儀的本質就是關懷、體貼對方,學習真心待人以及表現真心的方式。但您已經具備這些特質,不需要在學什麼了。」

「您過講了…。」

露西亞的臉漲得通紅。米雪兒看著眼前這個年輕漂亮的姑娘,發出了愉悅的笑聲。她聽說公爵夫人是公主,認為傲慢自大的公爵夫人會試圖利用身份貴賤來個下馬威。

米雪兒從不覺得塔蘭公爵是個多了不起的人。她甚至擔心他後代會將公爵視為榜樣,在她眼裡一個有能力的人不等於是令人尊敬的人。

公爵傲慢,霸道,不重視人際關係。但是,她不得不承認,他很善於挖掘人才。他對女人也很有眼光。

「公爵似乎找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妻子。」

米雪兒閱人無數,一眼就能判斷出公爵夫人是一個天真善良的人。

許多人碎嘴過公爵會娶一個蛇蠍美人,但他們毫無根據。

公爵的確是一個冷酷且注重利益的人,在各種選擇中,一定只會看中對自己最有利的選項,否則他不會有任何動作。當她聽說他的婚事時,她確信公爵夫人定會被他冷落在一旁。

看到天真無邪的露西亞,米雪兒發自內心有個衝動,就算她根本沒資格向公爵提出這項建言,仍想當面告訴公爵

「請好好珍惜公爵夫人,就算不是發自內心的愛她,至少不要把她冷落在一旁,甚至拋棄她。當一家的女主人無心於家,那整個家族都會動盪。」



沒有夫愛的妻子會心神不寧,為了維持自己的權力,她會做出許多極端的手段來保護自己。家主這樣的舉動,全家都不會有片刻的安寧。而在自家裡感到不平靜的人會更不想待在家裡,這種惡性循環永遠不會結束。

米雪兒希望她的預測是錯誤的。因為公爵夫人沒有表現出任何焦慮或抑鬱。她看起來像一個被丈夫深愛的女人。

「您結婚已經兩個月了嗎?」

「是的。」

「那麼現在可以開始進行外部活動了,一開始舉辦簡單的茶會是個不錯的選項。」

「規模大概要多大呢?」

「因為才剛開始,規模很小也沒關係。邀請10位左右公爵殿下下屬的夫人即可。至於要邀請誰可以直接去詢問管家,畢竟公爵殿下的管家能力非常出眾。」

露西亞點了點頭。看來傑羅姆的能力眾所周知。

「之後必須辦盛大的舞會嗎? 但是我對自己的社交技巧沒信心。」

「雖然您身為公爵夫人,但不代表您必須要成為貴婦們的領頭羊,畢竟要有非常優秀的手腕,才能在社交圈中成為中心力量。如果您不喜歡那種場合,可以選擇舉辦每月2次專屬於女性的茶會或庭院派對,前期可以只邀請10人參與,再漸漸增加到30人左右。偶爾在眾人面前露臉就行了。」

柯爾桑伯爵夫人的教學方式都是利用對談來進行的。她們的問答持續了兩個小時,在這期間露西亞獲得了珍貴且有趣的知識。露西亞發自內心的佩服這位伯爵夫人。

與此同時,米雪兒的心也被露西亞感動了。露西亞溫柔、沒有一絲仇恨的天性讓她感到驚訝。

「若是夫人您需要聊天的對象,我可以介紹我的姪女給您。雖說行為舉止不是很優雅,但個性開朗、不做作,跟他相處起來十分自在。」

「非常樂意。」露西亞笑著回答。

但米雪兒能察覺到她的短暫猶豫。

「看來我提出了會讓夫人感到困擾的事情。」

「沒有的事……老實說,我希望有可以談談心、互相鼓勵的朋友。」

「呵呵呵,夫人說的真切。我侄女的名字叫凱特。如果她可以傾聽您的煩惱並給予您勇氣,我就沒有什麼可奢求的了。她平常就是太常闖禍了….。」

「闖禍?」

「不久之前她朋友的未婚夫劈腿…她瞞著朋友給對方好看…她挖了一個洞並在裡面倒滿馬糞然後讓那名男子掉進洞裡。」

「天啊!」

「每當有人說出她的名字時,我的心就會因恐懼而凍結,因為我害怕他們會告訴我更可怕的消息。」

「不過,看來您還是很愛侄女的。」

米雪兒露出燦爛的笑容。談到凱特時,她的眼睛裡充滿了關愛。

「我真的很想認識她,好想跟她成為朋友。」

「她是一位很棒的談心對象,那孩子很喜歡聊戀愛話題。」

「戀愛話題嗎?我…已經結婚了耶。」

「婚姻不是結束,而只是開始。您在結婚之前與殿下交往多長的時間呢?」

「交往嗎..?」

回想起來,他們從來沒有真正約會過。在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她向他求婚。而第二次見面,他們確認了婚姻合約並成交。第三次見面,在她洗衣服被抓到,然後被他罵。接著就在結婚證書上簽了名。

「嗯……結婚之前我與殿下見過三次面。」

米雪兒手中的茶杯頓了頓,慢慢地把它放到桌子上。

「殿下在您眼中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肆意談論塔蘭之主或許有點失禮,但我想知道您是否在不清楚家主的為人之前就同意了這門婚事。…請告訴您對他的想法。」

「老實…說嗎?」

「是的。請您坦誠地說出來。」

「嗯……他……是個我行我素的人,不過並非一個出爾反爾的人。在人際關係上很果決,一旦下定決心應該就不會改變,是個冷酷又無情的人。」

「看來我問了多餘的問題啊,原來夫人您對自己的丈夫很了解呢。」

從表面上看,塔蘭公爵可是每個單身女性眼中的金龜婿,既年輕英俊又握有巨大的權力。雖然在休戈離開北域投身戰場的那幾年,女士們對他的關注減少了,但人氣卻依舊不減。

每當休戈回到北域,所有未婚貴族女性都紛紛向他撲來,想勾引這位年輕的公爵。她們都誤以為他會因為一夜的熱情而愛上她們,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狠狠地戳破了美好的幻想。女士們要麼就是漸漸地感到心寒,要麼就是心切的想將感情投入而被公爵拋棄。

在米雪兒指導的眾多年輕女士中,她見過許多因失戀而流下的淚水。正因如此,米雪兒雖然沒有親自和公爵交談過,但米雪兒了解他的無情。

公爵夫婦已經結婚兩個多月了。

出人意料的是,公爵夫人對公爵的個性相當了解。這證明公爵夫人並沒有為她的丈夫而煩惱。米雪兒為此感到驚訝和高興。



「這是件好事,不要迷失了自我。這很難做到,但夫人卻十分出色呢。若將心全部都交給對方並且過度依賴的話反而會危害到自身。一旦對方消失,自己很快就會倒下的。這就是所謂的…迷失自我。」

露西亞尷尬地笑了笑,點了點頭。

她受到了稱讚,但她並不感到開心。露西亞之所以能夠把握住自己,是因為她從一開始就放棄了一切。

Deciduous Small Arbor:嗚…好酸O_Q


「可是也不能因此與丈夫太疏遠。保持適當的距離是非常重要的。」

「合適的距離……」露西亞點了點頭。

「我想問一個比較失禮的問題。殿下一週會去您的寢室幾次呢?」

「欸?! 啊…。」

露西亞的臉變得通紅。

「那個…他每晚都會來……。」

米雪兒的眼睛微微睜大,但她繼續用淡漠的表情簡短地說了一句「我明白了」。這是一條非常有趣的信息。最先陷入的居然是公爵。

如果這房間裡只有米雪兒獨自一人,她定會放聲大笑。

看似天真無邪的公爵夫人不知怎麼地,看起來很不一樣。男人通常對得不到的東西有慾望,公爵夫人似乎保持著完美的距離,讓公爵慾火焚身。

「請問,我該如何……保持適當的距離呢?」

「我會慢慢解釋給您聽得。」

米雪兒小聲嘟囔著。

《…其實…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夫人的了。》


他現在可以輕易的猜想到公爵夫婦的未來。隨著時間的流逝,公爵夫人將繼續贏得公爵越來越多的喜愛。這之所以可能,是因為米雪兒曾為無數男人和女人做過顧問。

但仍有一件事是米雪兒無法理解的。

《這位夫人是如何讓公爵如此傾心於她的……?》

當然,伯爵夫人是不可能猜到公爵是因為妻子那性感無比的身體而傾倒的。更何況,他不是單單的著迷,而是陷入了無法自拔的地步。

這一天之後,米雪兒決定,定期拜訪露西亞。

露西亞則選了一個日期,在一周後舉辦她的初次茶會。




「夫人…請問,您是不是懷孕了呢?」 女僕紅著臉並小心翼翼的說著。

「…?」露西亞被這豪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皺了皺眉。

「您已經兩個月沒來月事了。為了以防萬一夫人要不要接受一下檢查呢?」

女僕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照顧主人的健康。夫人的月事相當不正常,讓她忍不住開口詢問。

如果有一個特定的女僕照顧她,會更快地被發現。但每隔幾天照顧她的女僕就會輪換。每個人都認為當另一個女僕為她服務時,她的月經期已經過去了。

但恪盡職守的女僕們,互相討論過這件事,發現沒有人看過夫人有月經的跡象。導致女僕們都慌了。

對此,最合理的解釋,就是夫人可能懷孕了。畢竟這座城堡中的每個人都知道這對公爵夫婦相當恩愛。

「…不是的。不會有那種事,妳不用費心了。」

露西亞的回答中沒有一絲憤怒。

「但是,夫人,為了您的健康,還是請醫生……」

「我說,不用了。我的身體我自己很清楚。」

「………好的,夫人。」

女僕沒有再多說,但她並沒有就此放棄。倘若她的主人懷孕了,孩子卻出了事,她要面對的不是輕微的逞罰就能過去了。她實在是太著急了,於是就去找傑羅姆商量這個話題。




「夫人。我聽了女僕的報告,夫人的健康似乎出了點狀況。」

傑羅姆說完的那一刻,露西亞的臉上瞬間浮現出極度憤怒的表情。

露西亞瞥了一眼站在傑羅姆身後的女僕,露西亞並沒有怒瞪著她,但此時此刻,她感到了極大的恐懼。傑羅姆還是第一次看到露西亞的這一面,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夫人,您是否有身體上的不適?」

「我說過了我並非懷孕,健康也沒問題。這些事殿下也已經知情了。」

傑羅姆沉默了下來,謹慎地選擇詞語用字。

「但是夫人,若您的健康出了狀況,我們必定得承擔極大的責任。我可以確認一下主人知道的是什麼事嗎?」

第一次見面時,露西亞就告訴過塔蘭公爵,她無法生育。

他卻只提出「妳怎麼證明無法生育?」,可想而知他對她能否懷孕這件事,一點興趣也沒有。如果事到如經卻懷孕了,她只會被扣上一頂『騙子』的大帽。

「殿下知道此事並非謊言,但我會再次告知殿下的。」

「我能向夫人確認您告知殿下何事嗎?」

一直以來,傑羅姆對露西亞都是非常聽話和善意的,但這時的他卻沒妥協。看來只是一昧的遵從指示,不可能獨自打理這偌大的城堡,更無法成為口耳相傳的優秀管家。

「……我會在你也在場的時候告知殿下的,這樣可以了吧?」

「是的,夫人。若讓您感到不愉快在此先向您道歉。」

「沒事的。你只是在做管家應盡的本分,但是……那位。」

露西亞的視線再次落在女僕身上。

「你不先做確認就馬上跑去跟管家報告,我不想要身邊有這種會監視我的人,今天就送她走吧。」

「…是的。夫人。」

女僕臉色慘白,低頭看向地面,而傑羅姆則一臉嚴肅而恭敬的鞠躬。

雖然女僕是為了撇清自己的責任,但還是太輕率了。這樣的行為等同於無視了夫人的指令。

露西亞平時個性溫柔善良,但好惡清楚,甚至帶點冷漠。與塔蘭公爵簡直天生一對。

見識到夫人的這一面,傑羅姆感到滿足和自豪,此時的管家顯然已成了她的忠犬。



-------------------------------------

Deciduous Small Arbor:我有思考過要不要把一大篇章拆分為小章節翻譯上傳......這樣你們就不會等那麼久了...
欸....但說不定會變成1-2個禮拜結果只翻譯4千字(人始終於惰性)

天氣漸冷了,棉被裡面都會長出貓,讓我更不想起床了呢 :D

各位注意保暖別感冒囉~

咱們第17章見~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