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話 第十五天 :我在車上被大小姐襲擊②

一條院的爆乳把我在胯股之間的東西緊緊地埋了進去。

我的兄弟在一條院的胸中,像是溺水在特大分量的乳肉裡一樣被夾在中間。


「咕……」


滑溜滑溜的、又熱、還有比什麼都軟。

我的兄弟對於來自意料之外的感覺,禁不住往洞裡不斷用力。


進去的時候,有一種沉到軟軟的靠墊裡的感覺。

但是,慢慢一點一點進去了之後,那很光滑的皮膚,像為了拼命地把異物趕出去一般,全力把陰莖推回來。


不管是龜頭還是陰莖,都被熱和柔軟包圍著。

像為了從我的陰莖中徹底刮掉包皮垢,全力地把乳肉纏在了陰莖上。


比預想中的觸感好幾倍。

老實說,乳交甚麼的。從經驗上來看,作為刺激應該沒什麼大不了,但是現在來自陰莖的刺激遠遠超過了預想。


和以前姐姐給我做的完全不一樣。


這都是因為一條院竭盡全力將自己的胸部壓碎一般,夾著陰莖的緣故。

被一條院自己的手壓扁的一條院的乳房上,我的陰莖幾乎形成了痕跡。


把我的陽具用她自己的雙手從下面掀上來,再從旁邊壓住胸部,像是父母仇敵一樣用自己的胸想把我壓碎。

正因為如此,我的陰莖被她的胸壓扁了,我的陰莖被乳肉淹死痛苦地喘息著,從像她心底感到高興。


不,一看就知道她很高興。


「看上去很舒服呢……?平時那從容的臉都塌下來了……」


一條院看著我,瞇著眼睛。

表情似乎確信了自己的優越性。


看到一條院完全不隱藏自己的嗜虐心


「……因那是受女孩子邀請的,多少會有些興奮吧。」


雖然一邊輕輕地笑著一邊這麼說,但是說實話,我沒有多餘的時間了。


從陰莖傳來的那種感覺很好。不,太好了。

一條院吮吸般的肌膚,將我的陰莖的表面仔細地無縫隙地覆蓋起來去處理。


一條院只是一點點地動著手,一條院的乳房便像海浪般撲通一聲蕩漾起來。

只看到埋在那裡並流著透明液體的陰莖的姿態,同時陰莖的前端開始麻痺。


看到我這樣的樣子,一條院臉上浮現出大膽的笑容。


她把整個身體的力量很好地壓到我的陰莖上,然後就把嘴唇降到了從乳房上面突出的陰莖的前端。


「嗄唔……」


這樣一來,陰莖扑哧一聲顫抖了。


為了安慰顫抖的陰莖,一條院輕輕地將嘴唇貼在了尿道口上。

像是要挑戰似的,但是,包含著難以讀取某種媚態的感情的視線。


我驚訝地看著她的樣子,一條院帶著挑戰性的笑容,把陰莖尿道口的部份深深地塞進了嘴唇。


同時在陰莖前端感受到溫暖的感覺。

在我感受到這一點的瞬間


「咻咻咕嚕嚕……♡」


一條院收緊了嘴,強烈地吸取了龜頭流出的透明汁液。


伴隨著車內迴響的淫亂的吸引聲,感覺就像是從陰莖的前頭連同靈魂一起被吸走一樣。

對於下半身像快要融化消失的快感,不由得咬緊牙關。


就像是在預想我那樣的情況一樣,一條院從狹窄的嘴裡吐出舌頭,把舌尖一下子塞到了尿道口上。


只是這樣,我的陰莖就像因被期待被嚇了一跳。

看到了從陰莖頂尖的汁液滲出來了。


是因為從舌尖感受到滲出的汁液嗎,呼……!呼……!於是,一條院的鼻息一個勁地急促著。


每次鼻息變急促的時候,一條院就像用全身來表現喜悅一樣全身顫抖著。

下一個瞬間,一條院像是宣言再也忍受不了似的在龜頭上,用舌尖貪婪地在尿道口開始咕嚕咕嚕地來回。


完全不留情的地使用舌頭。

每當尿道口被一條院的舌頭反覆來回時,背部麻利的快感一個勁兒地上升。


「咻咻、咻咻、嗯、嗯……♡ 好熱……♡」


用舌尖一個勁地挖著尿道口,出來吧……!出來吧……!一條院用舌頭表達了自己的意思。剛一感到有什麼東西出來,就咻咻咕嚕嚕……♡ 一下子收緊了嘴並強烈的吸著。

那個被不斷地重複。


「咻咻嚕嚕……♡ 啊啊,就是這味道啊……!這樣的東西,這樣東西,不能存在……♡」


像是沉醉在自己的聲音裡一樣,一條院更加強烈地刺激。

每次一條院搖晃身體的時候,每次動著手,舌頭都會無拘無束地在龜頭上爬來爬去,咕嚕嚕,咕嚕嚕,一條院的乳房像要把我的陰莖壓碎。


「咕……」


股間的東西和一條院的乳房一起融化了。

就是那樣的快感。


一條院身體有時會跳得很厲害,但還是不停地刺激著我的陰莖。


每次喝我汁液的時候,都會把身體抱緊 ,要把快感強 加給我,用乳房和舌頭強加給陰莖。


和仰視著我的一條院對視。


把尖尖的乳頭按在我的胯股之間,因快感使身體一邊苦悶,另一邊臉慢慢變得蕩漾。

但是,就像忘記了眼神蕩漾一樣,依然活靈活現地閃耀著光輝。臉上雖然沉浸在快感中,但卻有著非常快樂的眼神。


一條院的眼睛像在說。

我的陰莖很好吃。虐待我的陰莖很開心。


正如她所示,一條院正一邊讓陰莖流著水,一邊上下激烈地移動乳房的。

每次都是把乳房壓扁,柔軟充滿彈力乳肉,描繪了膚色的軌跡。


熱。全身都感到熱。


全身熱氣上升,敞開前面的襯衫上沾滿了汗水,元兇是充滿車內的雌性臭味,給我帶來了不斷的熱度。


包著陰莖的乳房的熱。在龜頭上來回爬行的舌頭的熱。

熱得幾乎要發出蒸汽似而汗流浹背的一條院的身體——那個毫無辦法的熱。


咬緊牙關,望著頭上。

映入眼簾的是車頂。也就是說,想要在車裡單方面地被高潮。


那……不好啊。

如果就這樣單方面地被欺負的話,只會讓一條院高興。


因麻痺的快感而快要煮熟的頭腦,把從彷彿醉在從鼻孔擴散開來的一條院的雌性氣味裡的頭強行恢復起來。

視線往下一看,明明是沉醉於情慾卻還挑逗性地抬頭看我,一條院正高興地大口吃著我的陰莖。


……看起來真的很開心呢。


慢慢地把手伸向下半身,然後用手指抓住壓在我股間的乳房尖端。

然後——緊緊地用手指用力拉住了一條院的乳頭。


「唔丫……♡」


瞬間,嘴唇離開了陰莖,一條院的下巴很有趣地跳了一下。

閃耀的瞳孔蕩漾著,朝著不知明的方向看去——下一個瞬間,想到應該朝著這邊,同時眼睛就閃閃發光。


「這樣的感覺…真棒…♡」


一邊說著,一條院嗖的一聲,推著跳起的身體,拼命用乳房夾住我的陰莖。

臉一面蕩漾著,一面用眼睛宣言著「我不會輸的……♡」。


「雖然我不記得我有贏過!」


我也不要輸,把指尖感覺到咕哩咕哩的乳頭用力捏著及拉扯著。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身體大幅度地顫動,一條院的嘴唇離開了龜頭。

但是,下一個瞬間,一條院一邊使鼻孔大幅度膨脹,一邊又像咬著一樣再次將嘴唇貼到龜頭上。


咕嚕……♡ 咕嚕……♡,一條院毫不猶豫地讓舌頭在龜頭上爬著。

身體像是在傳達極限一樣不停地顫抖著,而她看著我的眼睛卻燦爛地閃耀著,完全感覺不到界限。


同時一條院的攻勢似乎體現了這一點,開始越發激烈。


把我的陰莖用乳房的熱度融化掉,強力地夾在上下移動,像是要把陰莖上產生的熱量全部奪走一樣,同時收緊嘴唇猛引起來。


我感覺到視野正急速變窄。


我知道睪丸要自己提上來了。但陰莖的前端因麻痺而沒了感覺。


我把力全身量放在了下身,重新鼓起了幹勁。


這看來已經是互相意氣的較量了。


「嗄……♡ 嗄……♡ 快點出來吧……♡ 快點,呼~的,毫不留情出來吧……♡♡」


對於一條院的甜言蜜語,腦海裡不停閃爍著。


——這個不好。真是不好啊吶。


我一邊著急著,一邊想辦法脫掉腳上穿的鞋,右腳伸進了藏在裙子下的一條院的那女孩子隱秘地方。

大概因為穿了襪子,觸感因而變得遲鈍,借助腳趾的觸感,探尋著目的地。


找到了……!

透過腳的大拇指感受到一條院陰核的觸感。


「誒唔……!?」


也許是注意到了我的行為,一條院的表情今天第一次露出膽怯地動搖了。

大口喘氣的同時,我向一條院微笑著。


「不錯嘛,一條院」


我這樣說著,之後用力捏了一條院的乳頭,把腳的大拇指往一條院的身體裡塞。


撲通一聲,感到大拇指尖沉下去的感覺。


「啊啊,啊——!不行,不行啊啊啊啊——!」


瞬間,一條院的下巴向上了起來,整個身體都仰起了。

之前閃爍著的一條院眼睛,這次變得完全溶化了。


「要、要去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與那個宣言一起,一條院的視線向著不知明方向。

我腳上的大拇指上沾滿了一條院的愛液。


在我對那個痴態很在意的瞬間,我的股間也決裂了。


呼呼……!咻咻的……!


用白色液體污染了一條院的乳房。

於是,一條院一邊使勁地顫抖著身體,一邊用上半身推著我的陰莖。

一條院一邊看著不知明方向,一邊用全身心接受精液,不讓一滴漏出來。


然後,我的射精結束後,一條院用手將胸口間積存的精液塗滿自己的乳房,然後看了看這邊。


映在我眼裡的是,之前已經看慣了的光輝。

在一條院的眼睛裡,再次恢復了絢爛的光輝。


……不是吧。






「——現在是周五吧……♡ 還剩下週六和周日的份……♡ 當然能讓我看到你的誠意吧……?」


這樣說著時,把我的陰莖,咕嚕……♡ 舔了一下後,一條院看了過來。

就像是說馬上就把我吃掉一樣,一條院的眼睛充滿野性的光輝。


真的差點把我和陰莖一起吃了。


我在想這是怎麼回事,一條院慢慢地起來了,坐在我的大腿上。


然後穿過一條院的裙子,把被滿滿的愛液浸濕的一條院的下身,緊緊地吸付著我的陰莖上。


一條院用很長的手緊緊地抱住我的頭,把嘴靠近我的耳朵,一邊把那陰戶一點點地壓在陰莖上一邊吐出熱氣騰騰的氣息。


「……怎麼樣?」


伴隨著這句話,耳中流入了大量熱氣。

只要一條院說話,我的耳朵就被一條院的熱氣進犯了。


不管怎麼說,頭被一條院的雙臂夾住,下半身的陰莖上被她的下半身粘著,隔著裙子緊緊地和陰戶在一起而發出吱吱的聲音,。

無論怎麼看,都是不想被你逃跑的意思吧。


我輕輕地嘆氣,就下定了決心。


「……放學後,在學生會會室準備好等著吧。」


如果能像放題一般地隨心所欲到這種地步,男人就真的會完蛋了。

最重要的是,這樣下去會陷入無法控制的境地。


在那之前,一定要想辦法了。


「是的,我會等著呢……♡」


這麼說時,一條院又一次,把陰戶一直擦到我的陰莖上,同時把今天最熱的氣息流到我的耳朵裡。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