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One Hand, One Heart

宁一打电话……玛戈桑,马上来接我们。

到达家门口的蓝色玛莎拉蒂……坐上了后面的座位。

宁……紧紧地贴在我身上不离开。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我向驾驶席上的玛戈低头。

「没关系。我一直呆在家庭餐厅……还有工作要做。」

车的副驾驶座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情报操纵……舆论诱导什么的。虽然白坂守次已经下台了……但我们的『复仇』还没有完成呢。」

对了,只要不把所有事情的元凶白坂创介终结……。

美娜浩姐姐们……《黑森林》中妓女们的《复仇》就没有结束。

而且... ... 还有《黑森林》以后的事。

「那么……你们怎么样?进展顺利吗?」

玛戈微笑着问宁。

小宁笑着说……

「真的,干净利落的!让我成为女人了!」

高兴地说。

「是这样吧……凯」

把头靠在我的胸前。

「嗯,姐姐。」

轻轻地抱住了撒娇的宁。

我们,在玛戈桑面前,继续『姐弟』的表演。

……为了守护我们其实是「夫妇」的「秘密」。

宁爱抚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那太好了……对了,宁。」

玛戈桑,对宁说。

「什么?」

「因为是宁……我还以为会说要把他家烧了呢。」

玛戈比任何人都清楚宁的纵火癖……

说到底……把去世的小凯的遗体,连同房子一起烧掉,这是一种创伤吧。

「啊,我是想这么过的……没关系,没关系的!烧掉它很简单,什么时候都能做啊!」

宁笑嘻嘻地。

「啊,对了。小玛璐,下次再用白色面包车带我们到这里来吧。我想把凯的沙发带回去!」

宁好像真的想要……自己丧失了处女的沙发。

「……沙发?」

「嗯,凯作为床一直起居的沙发,我要了……!」

「啊,可是……要把那张沙发搬出去,从厨房门口可不行,必须从门口……」

后面的门又小……绕房子外面一圈搬出去也很费劲。

「不是很好吗?从门口出来就好了。」

「但是……我。」

被说不能用前门。

「好了,凯... ... 好了。那里,你虽然没有所有权,但那是你的家。你一定有很多回忆吧」

「当然,」

「所以,没关系的。下次要堂堂正正地从玄关通过!我允许了!」

……宁。

「姐姐会和你一起走的!对吧!」

「……嗯。我知道了。」

宁温柔地笑着……。

「嗯,好孩子,好孩子……最喜欢了!」

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

「呐呐,小玛璐……我现在真的很幸福!我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对……太好了,宁。」

玛戈对宁微笑。

「谢谢你,小玛璐!」

「……什么?」

「不,谢谢你,姐姐。」

「宁?」

「我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谢谢你了。一直以来,都很感谢你。小玛璐姐姐是我的恩人!我最喜欢你了!玛璐酱……!」

激动的情绪... ... 宁涨红了脸,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

「突然怎么了?」

玛戈桑,完全不知所措。

「我……玛戈姐姐、老师……嗯,美奈浩姐姐、恭子姐姐、克子姐姐们对我非常温柔。现在我明白了,大家都非常重视我……!」

我抱住正在哭泣的宁的背。

「谢谢!真的谢谢了!」

「宁……你不必介意。你是我们重要的『妹妹』。」

玛戈温柔地说。

「嗯!一直都是『妹妹』哟!所以,玛戈姐姐也一直都是我的『姐姐』哟!」

「……不用担心,没事的。」

「不是的……我知道。」

宁……看着我。

「嘿,凯,」

「什么……姐姐。」

「我啊……高中只剩下一年了。一年里,我要和小凯一起度过学生生活……」

宁,因为留级……还是高二学生。

现在是5月。

再过一年……就意味着不要毕业了?

「反正……本来毕业是不可能的。」

宁是……假学籍,在高中。

因为不能用真正的户籍……奈岛宁子还没有从美国回国。

所以,如果一直用的假名奈岛宁,毕业是不可能的。

「那……把原来的户口找回来,奈岛宁子重新入学不就行了吗?」

玛戈桑说。

「现在才5月初……就当是从加拿大的高中转入的吧。」

如果利用恭子女士的手段,这样的工作很简单的。」

「那么,又要从一年级重新开始吗?」

「只要把加拿大方面的记录弄清楚就行了。米纳浩和克子会在学校的文件上改成中途转入了……宁只要照旧上学,就可以直接毕业了。只要把毕业证书上的名字从『宁』改成『宁子』就行了……」

原来玛戈桑是这么想的啊。

的确,我们学校的办学是由米那浩姐姐和克子姐姐控制的。

再荒唐的工作,只要有想法就能做吧。

……但是。

「没关系,我……我不想这样毕业。」

宁……说。

「比起这个……我想帮助玛戈姐姐的『梦想』。」

……诶?

玛戈的……《梦》? !

「玛戈姐姐……美娜霍姐姐的『复仇』结束后,你打算独自行动吧?」

宁直截了当地看着马戈。

脸上平静地微笑着……眼睛却是认真的。

「不行啊。我也一起吧……我们是搭档吧。」

玛戈桑和宁……穿着同样的黑色皮夹克,持续狩猎街上的流氓和不良,是臭名昭著的二人组。

「可是……宁……」

玛戈桑看着我。

「没关系的!凯和我之间,已经有绝对不会破碎的『羁绊』了!而且,玛戈姐姐的计划,也不是一直离开『宅邸』,去什么地方吧?基本上,都是以『宅邸』为基础来行动的吧!」

玛戈桑,默默地看着宁。

好像在沉思什么。

「玛戈桑的梦想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

我问。

「……没到梦想的程度……还没有具体的东西。」

……嗯。

「我……为了不增加像我这样的女孩子,我在想能不能做点什么。」

玛戈桑……。

虽然出生在印第安定居点,但因为金发蓝眼……受到了严重的歧视。

然后,在12岁的时候……被包括亲生父亲在内的男人们强奸……。

为了保护自己……射杀了对方。

「现在……我有保护自己的技术,所以一般的事情我都不怕。如果那时的我有战斗的力量……他们也不会来袭击我,也不会发生那种事情……!」

杀了父亲的事。

这,成了玛戈的情结……

「所以……我希望我能教给世界上那些烦恼着、被大人折磨着的女孩子们……战斗的技巧。即使是一点防身术,只要知道了就会变得自信。女孩子们也不会战战兢兢,而是挺起胸膛活下去。因为我就是这样……因为会了格斗术,我真的改变了。」

是吗?

这样的梦想……。

「你是说你想建一个道场或者健身房吗?」

「这也是可以的……但仅仅是格斗健身房是不行的。要让没有钱的孩子也能去……在东京建一个健身房,不可能让大家都来的。我想让它成为全世界所有孩子都能去的地方……!」

这是一个世界性的梦想。

「所以,首先要提高玛戈哥姐姐的知名度。要在世界范围打响名头……募集捐款吧?要做成国际性的活动……!」

宁……说。

「『给女孩子们力量……!』玛戈姐姐的梦就是我的梦!我也是……因为男人的暴力,家人被杀了。」

宁也是……被一个叫西萨利奥·维奥拉的「男人」杀害了家人。

「我一直在想,如果自己有战斗的力量……」

……宁。

「小凯……所以,我想帮玛戈姐姐的忙。好吗?我并不是离开小凯。我的家是『宅邸』嘛。」

……我

「嗯。如果姐姐是想那样的话。我会支持的。不过,哪怕只有一年也好,请好好享受高中生活吧……姐姐应该有更多幸福的。」

我是……宁的丈夫。

只要宁愿意……什么事都能接受。

我决定和克子姐姐开面包店。

我会在这座城市扎根。

然后,可以让宁和玛戈可以随时回来放松心情……。

继续守护我们的「家」吧。

「玛戈桑,那个梦的事……你告诉米那霍姐姐们了吗?」

「又来了。在《复仇》结束之前……最好不要说多余的话。」

「我觉得应该等时机成熟后再谈。大家一定会帮忙的,也会提出自己的想法……而且。」

「……还有?」

「我觉得在我们的『家族』里,有很多能帮助玛戈梦想的人才。」

「人才?」

玛戈桑惊讶地看着我。

「比如……美智之类的。」

嗯……对了。

「如果要在国际上宣传的话,我觉得工藤流古武术是有效果的……」

「但是,美智」

「我会让她做的。不……她很乐意协助的,因为她就是这样的孩子。」

我确信。

美智是有《义》的女人。

如果赞同玛戈桑的梦想宗旨的话……不会讨厌在人前展示工藤流的技能吧。

「剑道的话,丽华不是也能教的吗?可以拜托吧?伊迪修女的暗杀术可能有点违背宗旨。总之……没有必要你一个人努力。因为你的梦想是我们所有『家族』的梦想。」

我微笑着。

「是啊!美智作为『忍者女孩』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大受欢迎!丽华姐姐也可以作为『武士淑女』……比玛戈姐姐一个人更有冲击力!」

宁,也赞成了。

「那……是这样吧?」

玛戈桑,深思熟虑。

「总之,你要仔细想想,不用赶紧给出答案吧?我随时都可以跟美智和丽华说……」

「不过,我今后也要继续和玛戈姐姐搭档,这已经决定了!姐姐最好有像我这样可爱的经纪人!」

宁说。

「宁的提议我很高兴,不过……我的经纪工作还是我自己来做比较有效率。」

玛戈笑了。

玛戈桑不仅强壮,而且聪明。

确实,个人经理可能不需要的……

「你不明白啊... ... 像女豹一样被锻炼出来的,威严凛凛的玛戈旁边,有着华丽优雅的我,才会成为一幅画吧」

宁,咯咯地笑。

「是吗?也有这种考量。」

「总之……不会解除组合的。」

宁,强烈地对玛戈桑说。

◇ ◇ ◇

「那么……这之后,去池田医生那里可以吗?」

玛戈桑,换个话题。

「嗯。两腿之间好像还插着什么东西。刺痛。因为我心爱的『弟弟』胡来了!」

「……没关系吧,姐姐。」

宁看着我笑。

「啊,我只是说得有点夸张而已。你别那么担心!」

「因为是姐姐的身体……」

宁抱着我。

丰满的胸部,压在我身上。

「……谢谢你的重视。」

然后,对玛戈桑……。

「我最喜欢的『弟弟』... ... 他说现在怀孕还太早。作为姐姐,我必须随时满足弟弟的性欲,身体的保养可不能懈怠哦!所以,还是让池田医生给我检查一下吧」

玛戈苦笑着……。

「明白……那就让车往那边开。」

启动发动机……。

「宁给池田医生打电话……预约诊察。」

「是的。啊,对了。顺便给优花的店里打个电话,问一下今天能不能预约。」

「优花……美容室?」

「啊,玛戈姐姐……我要把头发改回黑色。小凯说喜欢黑色的。但是没关系的。和姐姐搭档的时候,我会好好戴金色的假发!」

宁把恢复黑发的事情归咎于我。

还好。

顺便说一句,彩色隐形眼镜一直没有戴上。

装在箱子里,拿着。

「我就知道……『黑森』组合,必须是金发啊!」

说完,掏出手机。

……我

「哦,等一下,玛戈桑!」

「怎么了?」

「要是去池田医生的医院的话……美智也可以带去吗?」

因为刚才提到美智……我想起来了。

那家伙昨晚也刚刚丧失处女……。

而且,在明明是危险日的阴道里射精了……!

如果不赶紧去看,会怀孕的。

「啊,是这样啊。那么,让美智酱在途中出来吧。美智酱,现在是在青山斋场吗?」

「大概是的。我现在给美铃打电话确认一下。」

「快点……我先去青山方向。」

蓝色玛莎拉蒂,启动……!

我也赶紧给美铃打电话。

「……嗨,喂。」

这是我刚刚收到的手机。

美铃似乎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喂喂,是我……美铃」

「啊,老爷!」

声音突然……变得柔和。

「啊,现在用的这个电话也是临时的手机。昨天为止的机器,因为有可能被坏人查到,所以就废弃了。你的电话也换了吧。」

「……我知道了。我和美智的部分交给香月安全服务公司处理。」

美铃反应快,帮了大忙。

「关于美智……我想带她去池田医生那里。」

「……是啊,这样比较好。」

「现在,在哪里?在美铃身边吗?」

「是的。在这里。琉璃子们也在一起。」

「已经……在会场了吗?」

「是的。」

「把美智带出去没关系吗?」

『是啊,关小吉跟着警卫我们……隔壁的休息室里,爷爷在,谷泽先生和大德先生也在。』

如果香月安全服务的中枢部就这样移动过来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吧。

「好吧,我到那边后再联系你。」

「那个……老爷。」

美铃的声音变小了。

「和美智交换一下……能不能留在这边的会场?」

……诶。

「瑠璃子和美子的状态很不稳定……我一个人的话不行。」

哇……宁刚安定下来,这回轮到琉璃子了。

嗯……亲生父亲去世了。

说起来……已经租代理杀了美子父亲的是自己的父亲了。

琉璃子的心情很复杂吧。

和长年像姐妹一样长大的美子的关系……一定变得微妙了。

「好吧,交给我吧!」

只能由我来想办法了……。

「拜托了,老爷。」

美铃说。

「是啊,我马上就来。」

「我等着你……我爱你,老爷。」

「我也是。」

挂电话。

「怎么了……小凯?」

「在青山,我要下车了……琉璃子好像很沮丧。」

「……是吗?」

宁也一脸担忧。

「啊,不过,是葬礼来着?我,这样的打扮可以吗?」

我穿着昨晚去酒店的西装和衬衫。

克子姐姐帮我修好的,美奈浩姐姐的爷爷的衣服……。

虽然说面料和做工都很好……。

「果然……如果不是葬礼用的黑衣,就不能进去吧?」

「没关系的。今天是守夜吧?守夜不需要穿礼服。」

宁告诉我。

「因为是突然听到消息,慌慌张张地过来的设定。所以没穿华丽的西装,应该没问题。」

「嗯,你穿的西装是古典风格的。」

正在开车的玛戈隔着后视镜如是说。

「……什么古典的?」

「男人的西装大致分为古典和流行两种。古典风格也分为英国、大陆和美式。而大陆也是,法式和意大利式完全不同。」

「……啊。」

「这个嘛,渚桑很熟悉,她可以告诉你。男孩子知道了也没什么坏处。」

……是这样啊。

「渚姐是花世界里的人,对服装方面的知识也是必要的。衣服是礼仪的一部分。」

宁,也这么告诉我。

「不过,领带还是朴素的比较好吧!」

「嗯,在那家便利店买吧?不是有葬礼用的领带吗?」

「唉,有吗?」

「有的便利店会放的。」

玛戈把车开进了便利店的停车场。

「等着,我去买。」

一个宁,跳下车。

「啊,我也去。」

「行了……交给我吧!小凯,在这里等着吧!」

宁就这样,冲进了店中。

「呵呵,宁呢,想做一个『大姐姐老婆』。好像很想照顾你,没办法啊。」

玛戈桑是这么说的。

「姐姐老婆」这个词让人心动。

玛戈桑……看穿了我们的「秘密」吗?

「你用了什么魔法?」

「……什么?」

玛戈桑盯着我的眼睛。

「宁把隐形眼镜取下了,吓了我一跳……那是宁心中的守卫之一。」

玛戈……知道吗?

「宁……就算打破一堵心墙,前面还会有下一堵墙。无论到哪里,都有一堵墙,不会让别人看到她的真实心灵。她就是这样的孩子。对我、美奈浩、恭子也是。」

这几年……一直都是这样。

「……待人接物再好也是,和别人之间会有很大的隔阂。这样的宁……对你却很坦诚。现在的宁,对你,似乎心里的隔阂已经完全消失了……!」

……那是。

「我……如实地传达了自己的心。」

「你的心?」

「我很喜欢宁。我很喜欢她。说我很喜欢她……。宁也接受了我的心情……」

概括起来……只能这么说。

我们……相爱着。

确认了那个。

……所以。

「『做好人生的诀窍有三点。一是善待人;二是善待人;三是善待人。』」

「……是吗?」

「以前在英国贵族中好像有人说过这种话。你的情况下『爱』和『善待』是一样的。」

我……不太明白。

「宁的事... ... 谢谢你。今后也要好好照顾她。」

「当然。因为她是我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爱着的人。

最喜欢的人。

我的……夫人。

「有啊!真如小玛璐说的那样啊!」

宁买了黑色领带跑了出来。

那个表情,非常明亮……是幸福的样子。

「……来,小凯!」

坐进车里,试着把领带戴在我的脖子上。

「嗯,真可爱!」

可爱的是……宁。

我和宁,不会再分开了。

即使身体的距离分开……。

心与心,一直粘在一起……。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