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温柔的骗子们

「……舞夏的爸爸做了坏事吗?」

舞夏……担心地问弓槻老师。

老师呢……静静地说了起来。

「……我十二岁的时候,被你爸爸强奸了。那是在你出生之前……!」

老师认真的眼神……。

「……什么?」

舞夏……震惊。

「从那以后……你父亲一直对我很残忍。我被迫卖淫……卖淫,你知道吧?」

「……我明白。」

「我……被你父亲的朋友……好多人强奸了。好几年……好几年。」

老师……看着舞夏的眼睛说。

舞夏也看……认真地说着话的老师。

「然后,我怀孕了……我才十六岁……!」

舞夏的眼里……积满了泪水。

「可是……尽管如此,你父亲还是让怀孕的我再卖淫……于是,肚子里的小宝宝就不行了。然后,我的身体就变成这样了……!」

老师向舞夏展示了自己下腹部的伤疤……

从下腹部向女性生殖器方向锯齿状地剜去……令人心痛的伤口

「太可怕了吧,太丑陋了吧?……我的身体已经不能生孩子了。我没有子宫。不仅如此,我还不能和男人做爱。我变成了这样的身体……你可以摸摸它。」

老师对舞夏说。

「……但是。」

「我想让你摸一下……这是真的伤口,我想让你用手指好好确认一下……!」

舞夏

僵硬着,不动。

我……握着舞夏的手。

「……一起摸一下吧。」

「……哥哥。」

舞夏看着我。

「舞夏不摸一下的话……老师会很可怜的。」

「……为什么?」

舞夏问我……。

「弓槻老师想让舞夏知道真相……因为她让舞夏看到了自己最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伤口。」

为此……老师,赤身裸体地来了。

……舞夏做好了心理准备。

「哥哥……和舞夏一起……摸一下。」

「啊……我会好好在这里的。」

舞夏的手和我的手重叠……向老师的肚子伸出手。

「……摸。」

「……请。」

我和舞夏……同时,触摸了老师的肚子。

弓槻老师的肚子……很冷。

划过隆起的伤口……。

……嗯。

……毫无疑问,是真伤。

「……怎么样?不是假的吧?是真的伤疤。」

「……是的,我知道。」

舞夏小声地回答。

「……舞夏的爸爸对弓槻老师做了可怕的事。」

从舞夏的眼中,泪水扑簌簌地滚落……。

老师坦白了更加残酷的过去……。

「……不只是我……我有个叫奈生实的妹妹……奈生实也被舞夏的父亲强奸了。然后……死了……!」

「……不!」

舞夏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

「妹妹才十三岁……却被强暴卖淫……死了。还没有初恋过……!」

老师……愤怒地说。

「所以,我……绝对不会原谅的。我发誓要把白坂创介推下地狱……为此,我要成为恶魔……!」

舞夏一下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泪水如瀑布般流下……!

「……舞夏……没关系的……因为有我在……!」

我紧紧地抱住舞夏!

「……美铃也在这里!」

美铃也温柔地抚摸着舞夏的后背。

舞夏……稍微,平静。

美铃给我拿了毛巾。

然后,给舞夏擦脸……。

「……舞夏,你相信我吗?我刚才说的话……!」

终于停止哭泣的舞夏……老师问道。

「……我相信。」

舞夏这样回答。

「静冈的叔叔以前对舞夏说过……『舞夏的爸爸可能不久就会做出荒唐的事』,『那家伙在背后做坏事』……!」

……舞夏。

「我爸爸……他是亲戚中有名的坏人。他在广告公司工作……说他有个黑社会朋友……!」

舞夏……微微颤抖。

「所以,舞夏……我一直在想,总有一天,爸爸可能会被警察抓到……从小到大……!」

舞夏,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她好像一直在为……父母的事而烦恼。

白坂创介……。

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太清楚……。

让自己的女儿做出这种表情的父母是最差劲的……!

绝对,不允许……!

「……妹妹被杀后的十二年里,我一直只想着向白坂创介复仇。」

老师接着说……。

「这是我的家……当然,克子也住在这里,玛戈、宁都是住在这里的人……」

……老师,你打算把一切都告诉舞夏吗?

「黑森林」的事……。

甚至克子曾是妓女……。

「克子和玛戈……是我的伙伴。他们是为了帮我复仇才来的……!」

……诶,老师?

老师在真实中一点一点地混合着「谎言」。

「从刚才开始,吉田君就叫我老师吧?我平时是高中的老师。宁和吉田君是我的学生。他们是学校的两个学生……我是为了报仇而利用他们的……!」

……老师向舞夏讲述了一个与真实情况不同的故事。

舞夏……不要让她知道克子姐姐的过去……!

为了不破坏舞夏中克子姐姐的形象,她是这么想的……!

「……没有被利用啊!我是按照自己的意志站在老师这边的!小吉也是这样吧?!」

又……宁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

「那个……刚才我就很好奇,这个是什么?」

舞夏提出了坦率的疑问……。

「啊……这房子原来是给有钱的老爷爷老奶奶的高级收费养老院。废弃的养老院是我买下的。这里有很多房间,方便大家住,离单位学校也近……」

老师流畅地重复着谎言……。

「原来是老人院,还留着几个有监视摄像机的地方。你看,老人受伤了不是很危险吗?有的人半夜徘徊。这也是预防犯罪的必要。浴室里也有摄像机,就是这么回事……」

……好厉害。

这样的戏,我绝对做不到。

「如果是养老院的话,有广播系统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如果发生火灾的话,那就不得了了。」

「……是这样吗?」

舞夏信以为真。

嗯……相信吧。

对于十四岁的少女,弓槻老师的演技堪比奥斯卡金像奖……。

「因为很担心舞夏……克子和宁都从以前的管理员房间里看到了浴室里的情形……我也是。」

……事情就是这样。

「啊,美铃也在看……在管理室……!」

美铃也要合拍……!

我……。

因为脑袋跟不上,所以这种时候就保持沉默。

只要保持沉默……就不会出破绽。

「……克子、宁、美铃都知道舞夏被哥哥强奸了……」

舞夏的脸悲伤地扭曲了……!

……糟糕。

那个问题浮出水面了! ! !

「我跟你说清楚……克子和宁之所以和舞夏先生接触,是因为有我的命令,目的就是要把你引到这个宅邸里去……!」

……老师,不用这么明确地说!

「……以强奸舞夏为目的呢……!」

……作为对白坂创介的复仇。

「是啊……和我被侵犯一样,目的是强奸白坂创介的女儿。」

……弓槻老师! ! !

「……大家都在骗舞夏啊……!」

舞夏的脸,一下子变暗了。

……糟糕。

……怎么办? !

……怎么办? !

……怎么办? !

「……一开始,本来是这么打算的……」

老师坦然地回答。

「中途……变了,计划和目的……!」

舞夏突然抬起头来。

「和舞夏小姐接触后,知道了舞夏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克子、宁、玛戈都很喜欢你。大家都说,『我不能对那样的孩子做过分事情』,『倒不如说,应该和舞夏小姐做朋友』……!」

老师的「谎言」继续下去……!

「尤其是吉田君……这孩子对舞夏的照片一见钟情。真的喜欢上你了……!」

舞夏,用吃惊的脸看我。

「事到如今,没必要隐瞒了,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按照最初的计划,我是打算让一个成熟男人袭击舞夏的。就像我被舞夏爸爸强奸时一样……!」

老师故意用力……刺痛舞夏的心。

「可是……吉田向我下跪,说『那太可怜了,拜托你,别这样』。我当然拒绝了。因为这是我十二年来一直在想的复仇。所以我才说……!」

老师微微一笑。

「『那样的话……倒不如让吉田君强暴舞夏吧?』……!我只要把舞夏被强暴的事实告诉白坂创介就满足了。比起让奇怪的大叔强暴,吉田君还会好一些吧。那样,吉田君……哭着对我说……!」

……诶?

我……说了什么?

「她说『舞夏小姐,我会强奸的,但是会承担起责任,一辈子照顾舞夏小姐,绝对会让舞夏小姐幸福……』……」

说了这么大的话……我。

「已经把额头蹭到地板上,恳求我了。哭得很厉害……吉田,你真的很喜欢你。」

老师的《谎言》,渗透到舞夏的心中……。

「……哥哥。」

舞夏看着我。

不知说点什么……我觉得不妙。

所以,我要吻你。

在舞夏的嘴唇上,一次又一次的亲吻。

……真可爱。

这个小女孩真的很可爱。

因为那种心情,是真的……!

「强奸舞夏的时候……吉田君在,『你要归我』、『你是我的女人』之类的,莫名其妙地喊着吧……?」

「……是的。哥哥,是这么说的。」

老师对舞夏微笑……。

「咦……是认真说的。这孩子。真的,真的很想要舞夏啊……吉田君。」

「……为什么?」

舞夏,问我……!

「那……当然是因为舞夏太可爱了!」

在我回答之前,美铃喊道……!

「美铃……和老爷做爱过好几次……但是,总是美铃向老公乞求!老爷从来没有逼迫我要和美铃做爱!所以,说实话,我很不甘心!我很着急!」

美铃的情绪高涨,让舞夏大吃一惊。

「为什么?」

「这……肯定是因为丈夫可能会被舞夏小姐抢走!丈夫主动要求做爱,舞夏小姐是第一个!」

美铃……跟进得好。

或者说……一半,是真心话吧。

「不过,我……没那么可爱。美铃比舞夏成熟得多……不是很棒吗!」

舞夏的话……现在,我要回答。

「我喜欢舞夏!我觉得舞夏很可爱!我要和舞夏接吻!我要和舞夏做爱!我要把舞夏变成我的东西!」

已经只能说出莫名其妙的话了……!

「……真的?」

没有回答,而是接吻了……。

把舌头插入舞夏的嘴里……。

舔舞夏的嘴里……。

抱紧舞夏……!

「……喂,哥哥!请离我远一点!」

因为舞夏用稍微生气的语气那样说……离开身体。

「我明白了!大哥哥,虽然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舞夏的视线,看我的股间……。

我……激烈地勃起了。

「……那个,为舞夏变大的吧?」

我……回答。

「啊……我都想抱舞夏了,勃起了!」

「……舞夏的身体,乳房和屁股都很小……很无聊。」

「没有那样的事。我想和舞夏做爱……!」

我,直截了当地看着舞夏……那样说了。

……舞夏也在看着我。

「……你真的喜欢舞夏吗?」

「……我喜欢你!」

「知道了... ... 我相信哥哥你的鸡巴。」

舞夏,是这么对我说的。

「……舞夏!」

我又抱紧舞夏了!

舔了舔脖颈……!

「……啊!不要舔那个地方!」

舞夏发出可爱的声音……!

「喂!老爷!给我给美铃舔!给美铃我舔舔!」

美铃要我。

舞夏,看着我……。

「也给美铃做……美铃是舞夏的姐姐!」

微笑着对我说。

「……美铃,来吧!」

「啊!」

像小狗一样,扑过来……美铃。

脖子上……让舌头爬行。

「……哈哈哈,好痒啊!老爷,我爱死你了!」

和美铃一起接吻……。

「……差不多了吧?」

弓槻老师开口了。

虽然脸上在笑……有点恐怖。

「啊……对不起,老师!」

舞夏看着我。

「真的……是哥哥你的老师……?!」

「嗯。是我班的班主任……弓槻老师。」

黄金周结束之前……!

「……话又说回来了。舞夏。」

「……是的。」

老师安静的声音……使现场气氛紧张起来。

「你爸爸……现在去澳大利亚了吧?」

「嗯……马上就回来了。」

「这次出差……是我安排的。在白坂创介回国之前,我会把所有的准备都做完。」

「……爸爸,会变成什么样子?」

「比起爸爸,你更要担心自己。」

老师对舞夏这么说……。

「白坂创介会被公司解雇的。我……因为我把白坂创介至今为止做的坏事全部报告给了你父亲公司的大人物。你知道这是惩戒解雇吗?因为做了坏事,所以完全被解雇了。」

「……是的。」

「白坂家也会把你的父亲放逐。亲戚们也不会再帮你们了……你懂的。」

「……我想会是这样的。静冈的叔叔们也再也见不到了……!」

「还有……你父亲欠了黑社会的债。以前,你是白坂家的一员,又是在大企业工作,所以一直在等着还钱……可是,既然没有了这样的后盾,黑社会就会一鼓作气地来追回来。你的房子也要卖掉了吧。嗯,就算你父亲的全部财产都被拿走了……也还欠着债。」

舞夏的身体颤抖……。

我紧紧地抱住了。

「……爸爸已经不行了吗?」

「嗯……放弃吧。在去澳大利亚的时候,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

老师冷冷地宣告了白坂创介的处刑……。

「……是吗?」

「从两三天前开始,他们就去了连手机都没有的地方……克子、白坂创介现在怎么样了?」

老师问克子姐姐……。

「现在在沙漠的正中央。昨天,行李和护照都被偷了,正处于困境中,一个亲切的白人打招呼,得到了他的帮助。那个白人带他去的地方是一个专门的同性恋汽车旅馆,白坂的屁股一直被男人们盯上,就这样迎来了早晨。」

克子姐姐这样宣布。

「哎呀……屁股被侵犯了吗?」

「不……十来个人,只要口交,这次就错过了。屁股,下次再来。」

「那太遗憾了……今天的计划是什么?」

「今天,住在只有四十岁以上的女同性恋的印度裔新兴宗教的寺院里。在那里,四位老奶奶将把甘内沙神的美妙之处彻底地说教到早晨。绝对不让他睡觉。」

「……哎呀,那也不容易啊。还在被拿着长矛的土著人追吗?」

「……好好地标记着!」

老师咯咯地笑了。

白坂创介的澳大利亚地狱之旅似乎还在继续……。

「……爸爸。」

舞夏小声嘟囔着。

「那么……舞夏怎么办?你的家快没了。」

舞夏……脸色变得阴沉。

「舞夏……你必须退出现在的学校啊。」

「那个时候……舞夏没有住的地方,也没有监护人。爸爸是罪犯……今后,要怎么活下去?」

舞夏……害怕。

我得帮你。

无论如何,我都要救你。

……我

我对老师说。

「舞夏……和我一起生活……!」

舞夏突然看着我。

「我……高中退学。退学了,去工作。努力工作的话……我想舞夏的生活一定能解决的……!」

……嗯。

……一定能做到。

「……哥哥,为什么?」

舞夏……问我。

「因为……我喜欢舞夏。所谓喜欢,就是这样吧?」

我没有迷惑。

「舞夏……我被父母抛弃了。」

我……对舞夏说了真话。

「所以……我绝对不会抛弃舞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要让舞夏幸福。我决定了……舞夏不用担心。」

「……哥哥!」

舞夏紧紧抓住我。

我温柔地抚摸了舞夏的后背。

……美铃看着这样的我。

「那样的话,美铃也……一起住吧!」

……美铃?

「我不会让舞夏独占老爷的!」

……嗯。

美铃……你认真听我说话了吗?

「美铃,没关系的……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老师笑着这么说。

「对了,舞夏……」

「……是?」

「舞夏……你喜欢妈妈吗?」

老师看着舞夏的眼睛……。

「……是的,我很喜欢。妈妈虽然不怎么在家,但是在家的时候总是给我做饭……对舞夏很温柔。」

「你知道妈妈……有婚外情吧?」

……那是什么? !

「知道……是经纪人财部先生吧……!」

……舞夏。

「舞夏的爸爸妈妈……是因为家里的关系结婚的假面夫妇。我一直知道爸爸妈妈不相爱。已经在别的卧室睡了好几年了。因为是这样的家……我就想爸爸妈妈都在外面出轨了。」

舞夏是……过于聪明的少女。

而且……有一种总是考虑别人心情的温柔……。

所以,舞夏……父母自私的生活方式,是「没办法的东西」,接受了吧……。

「我想见你妈妈。如果可以的话,也想见你爷爷。妈妈的老娘是市川先生吧……」

「……是的。」

「我觉得在白坂创介下台之前……妈妈还是做好离婚的准备比较好。作为料理研究家的体面也是有的,也不能因为这次的事情给老家市川家添麻烦吧?」

「……是的。」

舞夏,静静地回答。

「大概……你和姐姐会被市川家收养的。」

……是这样啊。

我有点松了一口气。

舞夏还有……去处。

「我明白了……舞夏会给外公打电话的。我想就算我跟妈妈说这件事,妈妈也不会相信。我想还是让外公跟妈妈说比较好。」

「谢谢……拜托了。」

老师向舞夏道谢。

「那个……弓槻老师。」

舞夏对老师说。

「……什么事?」

「弓槻老师的复仇……只有舞夏吗?」

……舞夏?

「难道……姐姐也……?」

如果有强奸自己的计划……当然会考虑姐姐雪乃吧。

因为舞夏,是个聪明的少女。

「……我不能回答。我的复仇还在进行中。」

老师这样回答。

「如果可以的话……请放过姐姐。姐姐有了第一个男朋友,现在很幸福……!请不要做过分的事!」

尽管如此……舞夏还是个孩子。

认为自己,是先被侵犯了……。

这几天雪乃的异变,是因为刚和远藤完成了初次体验……。

已经刻下的成见,是不会轻易推翻的……。

「……我不是说我无法回答吗?」

老师稍微强硬地对舞夏说。

「舞夏的话……舞夏什么都愿意做,请不要对姐姐做任何事!」

对低着头的舞夏……老师说。

「那可不行……舞夏已经是吉田君的『女人』了。我不会再对舞夏过分了……!」

……老师。

「吉田君……谢谢你一直以来帮助我复仇。但是,算了吧。你要和舞夏、美铃一起幸福。从这里开始,我们干……!」

老师……这么说。

为了舞夏和美铃……要把我从玩具中解放出来吗? !

「……老师,就算是开玩笑,也请你停止说这种话吧。」

我……对老师说了。

「……吉田君。」

「我……舞夏很重要。美铃很重要。『黑森林』的大家很重要。然后……弓槻老师,也很重要。」

老师……低着头。

「……可以吗?」

「到最后……我会好好相处的。」

我……看了舞夏。

「舞夏……你是我的『女人』吧。」

舞夏……看着我。

「……是的。舞夏是哥哥『女人』。」

「那么……什么都不要问,跟着我走……!」

我……用坚定的眼神说道。

「复仇的事,什么都不要问了……我会让舞夏幸福的。我一定会让舞夏幸福的……!」

舞夏……。

「……我明白了。舞夏……我什么都不问了。什么都听哥哥的话……!」

舞夏……这样对我说。


作者语:以前,被女孩子找找我商量而无法回答的第三位是:

「我爸爸是个流氓,怎么办?」

是的。


果然,这样的孩子很烦恼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警察抓住。


顺带一提,第二名是「在家的姐姐,当了AV小姐回来了,怎么办?」是。


第一名是……太有冲击性了,在这里写不出来。

那个内容,打算带到墓地去……。

Ps.综艺用过的题材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