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赤裸的美玲

「……呃,那个……差不多该给我解释一下了吧……?」

舞夏问美铃。

美铃把嘴从舔舐的阴茎上放开……。

「做爱之后不行吗?」

舞夏呢……。

「嗯……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先解释的好。这样的话,可以安心地看到哥哥和美铃的H……」

……嗯。

……怎么办呢?

有太多的事情要解释。

时机太好了,美铃的闯入……。

宁的广播之类的……。

原本,这个宅邸的秘密之类的……。

说到什么程度才好呢?

或者说……要对舞夏说到什么程度才好呢?

「美铃……叫这位老爷!美铃是这位老爷的宠物!」

美铃……的解释啊。

「刚才,正如老爷对舞夏所说的那样,美铃是以前的主人渚大人送给老爷的礼物。所以,美铃……把处女献给了老爷!」

美铃一口气回答。

「……三天前……一见面就给了处女吗?」

「是的,是的!」

「……但是,美铃桑,刚才看起来很舒服呢……?」

舞夏不可思议地问美铃。

「……那是因为……老爷拼命地爱着美铃。」

美铃一下子变红了。

「……美铃刚开始的时候也很疼。但是,从第二次开始就变好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疼痛了。舞夏也会马上变成这样的!」

美铃这样回答……。

「美铃也……献上处女的时候,是和老爷初次见面。那时美铃的主人渚大人突然命令我和老爷做爱。说实话,我很害怕……我不喜欢男人……」

美铃,那个时候……。

虽然只是三天前的事,却觉得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和舞夏的情况……非常相似。因为美铃的处女也几乎是强暴的……!」

……嗯。

……对不起。

「不过,老公对美铃也很温柔。她对美铃说『我喜欢你』……然后,还爱着我。所以,美铃因为被爱而失去了处女。这是一次很棒的初次体验,对老公来也很感谢……」

不……我。

只是想抱着美铃……。

「美铃桑……真的是香月家的人吧?」

舞夏用探索般的眼光……质问美铃。

「是的。我刚才说过,我的个人资料里没有说谎。我是香月美铃。我的祖父是香月重孝。我的父亲是在文部科学省供职的。我的母亲是大谷家出身。那件制服也是我的。我向圣母玛利亚发誓,我绝不撒谎……!」

美铃明确地回答了舞夏……。

「……哥哥知道香月家的事吗?」

……诶?

「哎……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或者说……说实话,我现在也不太知道。」

嗯……不好意思。

这么有名的家吗……。

「……老爷对美铃家一无所知。什么也不知道……只是看到了美铃的样子,爱着我。美铃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美铃看着我。

「我不想让舞夏先生误会,所以我先告诉你……美铃的老爷并不是一见到女孩子就对谁都说爱的轻浮的人。相反,他是一个非常笨拙的性格……对女孩子,连一句轻浮的恭维话都不会说的人。」

……嗯。

我……真的是个废柴男人啊。

「这位……绝不会对喜欢的人撒谎。老爷对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发自内心的,真心的。当老爷说『我爱你』的时候,他真的是全心全意这么想的……!」

对于美铃的话,舞夏点了点头。

「是的……这个,我总觉得明白……!」

美铃对舞夏微微一笑。

「老公……绝对不会背叛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子。不仅如此,她什么都没有拒绝,而是接受了。美铃……其实是个坏孩子,所以故意在深夜或清晨给老公打过电话……。可是,老公一次也没有表现出麻烦的态度。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以真挚的态度听美铃讲话的……!」

嗯嗯……那个,尿报告的电话……!

我,被试过吗……? !

……啊。

之前,宁和玛戈小姐也试过……。

……这样啊。

这些人……不可能那么简单地相信我这样的人……。

「舞夏也感觉到了!刚才舞夏说了些很拖沓的学校的事……哥哥一直在努力地听我说。如果是我的妈妈和姐姐,就会说『是是』,随便地附和一下……哥哥却一直盯着舞夏的眼睛认真地听我说……」

不……因为。

舞夏在说话,得认真听……。

「这位是这样的人……是个非常棒的人。美铃喜欢这位。非常喜欢!」

美铃……有点兴奋。

眼睛湿润了。

「美铃……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是命运的一半,没办法。我……说实话,有点……这几年,我把自己的人生都抛在脑后了。所以……渚大人让我做老爷的宠物……所以我不得不把处女献给她……!但是,我……我想,我觉得我已经可以过这样的生活了。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就没办法了。一辈子,就当这位的宠物好了……!」

……美铃。

……原来如此。

抱着放弃的心情……。

成了我的宠物……。

「但是……这样的,只有最初的几分钟。」

……诶?

「美铃……和老爷说话的时候……和老爷见面的时候……我越来越喜欢上老爷了!老爷无论什么时候都绝对不会拒绝美铃。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接受。无论美铃说什么任性的话,都能认真地听我说……!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从正面直接地接受难看、不体面的美铃!这样的人,再也没有了!对我来说,他是最好的男子汉!我需要他……!」

……美铃低下了头。

「今天,和舞夏小姐见面……最初的露台前的房间,二楼的演播室的我的态度很恶劣吧?……对不起」

美铃向舞夏深深地低头……。

「……不会的。美铃小姐很亲切……看起来很成熟,英姿飒爽……!」

舞夏这样回答……。

「不是……那都是做出来的样子。只是装成大人,装模作样的样子……可怜的样子……但是。」

美铃悲伤地抬起头来。

「……那就是平时美铃的样子。在学校、家里……参加社交场合的时候。在必须作为『香月家的女儿』生活下去的时候,总是那种样子。高高在上,装作聪明的样子……摆出一副高雅的样子,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美铃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孩子。我就是这样一个内心丑陋的女孩子……!」

……美铃。

「……你在说什么呀!那样的美铃也不坏,太棒了!」

我……对,虽然对美铃说……。

美铃阴沉的脸没有改变。

「……谢谢你,老爷。但是,美铃不喜欢那种时候的自己。但是……如果不以那种态度表演的话,在我们学校是活不下去的……!」

……活不下去?

「我们学校全都是良家大小姐的学校。每一所学校都是经过严格选拔的名家的血缘关系。……如果暴露出自己的弱点,就会被咬死。校内以各自的家庭为基础,有好几个派系。如果属于这样的派系,并加入某一位有权势的人的庇护伞,还能过得很轻松……美铃是香月家的女儿,不能加入其他派系……」

超级大小姐学校……是那么的辛苦……。

「美铃……其实,很自卑。」

像个小女孩一样……美铃看着我。

就像依靠着我一样……。

「在我们学校的……比美铃小两年级的同学里,有一个亲戚的女孩子。香月家的继承人……是美铃父亲的哥哥的长女。叫瑠璃子。」

……看到了美铃内心的深处。

「……我总是输给瑠璃子。我什么都不如她。学语言、弹钢琴、插花、日本舞蹈……瑠璃子好得多。她比我小两岁……!」

那就是……美铃的情结。

谁也没说……心中的荆棘。

「瑠璃子是个很成熟的孩子。从小就很成熟……很漂亮。她比我长得多。所以她什么都擅长。她是什么都完美的孩子……!所以……我也必须要像她那样完美。作为一个年长的亲戚……!」

美铃……说出了自己内心的黑暗……。

……我

「但是……如果一直冒充演『完美的孩子』的话,果然肩膀会酸痛。压力很大……。知心朋友的人,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美铃经常伪装自己。演戏……演戏。假装『完美的孩子』……我是个丑小鸭。」

美铃的手在颤抖……。

「从小时候开始,如果一直这样做的话……我会很痛苦……渐渐地,心情变暗了……这样的话,爷爷就担心我……然后,就带我去了渚大人那里……」

……渚。

在插花师傅的教室里,渚和美铃相遇,这不是偶然……? !

「渚大人一看到我,就对我说……『以后,和姐姐一起玩很多不该玩的游戏吧!』……她笑着说『在我面前,变得乱七八糟就好了!我也会变得乱七八糟的!』……于是,我……让我……成为渚大人的宠物……。这样的话,我心里的负担就被解除了。我可以像小狗一样向渚大人撒娇了……」

……嗯。 知道

因为渚小姐,有这样的包容力……。

美铃的爷爷是渚的客人……知道渚的这种力量吧。

发现美铃很痛苦……托付给了你。

「美铃……其实并不是会叫自己『美铃』那种孩子。我一直都在想,这是一个孩子气又不体面的孩子所做的事……但是,和渚大人在一起,就渐渐变成了那样的孩子……于是,我才意识到,我的真面目就是这个。我是个孩子气又不体面的女孩子。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变得很轻松了……」

真不愧是渚小姐。

把美铃的心壳……一片一片地剥开了……。

「一周两次,星期二和星期六……以打工的名义,去见渚大人……我。因为有了那两天,我就可以忍受剩下的五天了。我……满足于这样的日常生活。」

那就是……和我相遇之前的美铃。

在家里和学校演《完美少女》,在渚姐面前像小狗一样撒娇……。

拥有两种相貌的……少女。

「可是……这是错误的。现在我就明白了。渚大人为什么要把美铃交给老爷呢……」

……诶?

「我和渚大人的关系……结果只能是歇口气……我并没有向渚大人表露出自己的全部心意……我想渚大人认为我需要更根本的变革。所以……把老爷交给我……!」

……我?

「……和老爷相遇后的这三天,太震撼了!」

美铃……抓住了我的胳膊。

……然后。

美铃……变了样。

从来没有见过的……又变成了另一张脸……!

「……对不起,你知道吗?!你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要是在你的面前,我可以让你看到我的任何东西!我可以让你看到我心中最肮脏的地方,最狡猾的地方,最讨厌的地方。在你的面前,我随时都可以赤身裸体。我可以让你看到我的身体,我可以让你看到我心中所想的一切!……我……只有你!我只有你!」

一边哭……美铃紧紧抱住了我……!

「因为我知道你绝对不会拒绝我!因为我相信你会接受我!」

……美铃。

大一岁的……美少女。

原以为是像小狗一样的女孩子……结果变成了年长的姐姐。

拥有好几张……脸的少女。

所有的脸,在我看来都很可爱……!

「我要一直和你一起活下去!就算被祖父和父亲训斥也行!就算被放逐出家族也行!就算抛弃香月的家也行!如果不和你一起,我就活不下去了!」

美铃……吻我。

我……默默地接受了美铃的吻。

美铃把嘴唇放开……抬头看着我。

湿润的眼睛……闪闪发光。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无论如何都想让你成为我的所有物!我喜欢你!」

……美铃。

美铃的心……对我来说很痛。

「我什么都愿意做!我要生下你的孩子,什么都愿意做!我会为你尽我的一生!所以……所以……做一个只属于我的男人!我想独占你!无论如何也要!!!」

……但是。

我……不能只选择美铃……!

「很遗憾……这是不能被承认的……!」

浴室门口传来……声音。

那是弓槻御名穗……我的老师。

老师,裸体进入浴室……。

也没有遮住腹部的大伤疤……!

「因为需要吉田君的不仅仅是美铃。克子、渚……其他的孩子们都需要他的存在。和你刚才所说的理由完全一样……!」

老师……对美铃这么说。

「如果美铃是吉田君的宠物的话……吉田君现在的主人就是我。你的任性,我是不会承认的……好吧……!」

弓槻老师的话,有点厉害……。

「……可是,我。」

美铃……愁眉苦脸地低下头。

「……美铃,你真的想和祖父对决吗……?」

老师对着美铃微微一笑……。

「……什么?」

吓了一跳,美铃。

「如果你是认真的……我也会和香月大人说的。」

美铃……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是说可以帮我吗?」

老师和美铃互相试探对方的心……。

「……对弓槻大人有好处吗?」

「『黑森林』和香月家的关系加深是件好事……如果香月大人能正式成为我们的后盾,那就帮了大忙了。万万岁了……!」

美铃……想了几秒钟,给出了答案。

「知道了……就交给弓槻大人了。」

「总之,现在要满足于作为他的一个女人。虽然不能让你垄断,但我会好好给你腾出时间,让美铃和他单独相处。要和其他孩子均等……如果美铃能成为一个好孩子的话,我将来也会考虑地位的提高的……!」

老师对着美铃微笑。

呃……什么社会地位?

「……不过,那个孩子也瞄准了。」

……什、什么?

「大家都瞄准了……克子、渚……」

我悄悄地对着美铃低声说……。

「……这是在说什么?」

美铃看了我一眼。

「……是谁要嫁给老爷的话题啊!」

我的……老婆?

「……还不着急吧?吉田君还年轻。大家一起竞争就好了……还是说,美铃没有赢得妻子宝座的自信?」

老师充满挑战地问美铃……。

「……有啊!我要和其他的大家一决胜负!」

眼睛闪闪发光……美铃宣战!

「……美铃,要和大家战斗的话,要堂堂正正的。不要实行奇怪的计划……」

……奇怪的计划是……?

「你……你的眼神有时候很可疑,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我看着美铃。

美铃,含含糊糊地……。

「对不起……美铃,我在策划绑架老爷的计划!」

……绑架?

……把我。

「我们家在长野有一栋别墅……我打算把丈夫关在那里……绑在床上,和他做爱,直到有了孩子为止。美铃打算照顾丈夫吃饭、洗澡、小便。」

……嗯嗯嗯!

「这几天,我之所以每天都来这里,也是因为我想趁克子大人和玛戈大人的不备,把老爷带出去。」

……原来是这样啊!

「作为吉田君的主人……我不能让他做那种事。两个人一起去长野……像是一起殉情。」

嗯,老师……什么自杀。

「……我不会死的。我会活下去的。我会和老爷一起……变得幸福!」

美铃这样对老师说……。

「如果你绑架了吉田君,到达长野……那以后会怎么样呢?如果你的祖父和我们的『黑森林』真的搜查一下,你们的住处马上就会知道。不到两天,就会被抓起来。然后,美铃就会和吉田君分手……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老师威胁美铃。

「……不!」

「……可是,这是给你爷爷抹黑的行为吧?美铃还有爷爷定的未婚夫……」

老师呵呵地笑……。

「……是的。是的。我想是这样。」

「你的祖父也不至于叫你杀了吉田……不过,会让你远离你的。也许你会被派去留学。也许,你会提前和未婚夫结婚……」

老师的话压得美铃喘不过气来。

「所以……美铃绝对不要一个人冒失做无理的事。我们不是美铃的敌人……要相信你的姐妹。」

「……我的姐妹?」

美铃一脸惊讶。

「需要吉田君的女孩子都是姐妹……你要这么想。吵架、争斗固然好……但没有必要互相憎恨。反正吉田君对每个女孩子都爱得一样……!」

老师的话之后……扩音器里的声音接连不断。

「……是啊,咪酱!我们都是姐妹啊!能互相帮助就互相合作吧!因为我很喜欢咪酱!但是,小吉是大家的!」

……宁桑!

「……克子也是这么想的。就当是姐妹,什么都可以商量。渚也是这么想的!大家都很喜欢美铃大人!话说回来……他绝不会让你独吞的!」

……克子姐姐也是。

美铃……哭着回答大家。

「是的……谢谢!」

我看老师了。

「……老师。老师打算让美铃成为玩具的成员吗?」

老师……慢慢地摇了摇头。

「不会的……美铃小姐是你的宠物吧。你好好照顾她吧。好好教养啊!」

老师笑了。

「是的……美铃是个很坏的孩子。请让她成为大家的姐妹。还有……老爷。」

美铃端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向我低头。

「非常失礼!对不起!」

向我下跪……美铃。

「……抬起头来,美铃。」

我对美铃说。

「……不,美铃做了不适合作为宠物的事情……请给予惩罚吧!」

「……不用了!抬起头来!」

我对着美铃怒吼。

「……什么?」

美铃吓了一跳,抬起头来。

我……蹲在美铃面前……抱着她纤细的身体。

「没关系!美铃任性、乱七八糟、粗俗也没关系!没有教养的宠物也没关系!」

「……老爷?」

「再跟我撒娇吧!让我为难吧!给我添什么麻烦都可以啊!」

我的话……美铃很困惑。

「那是……不好。」

「不好也没关系!被美铃添麻烦,对我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辈子都在一起,就是这么回事!」

我是……这么想的。

所谓爱,就是无论对方给添多少麻烦都要接受的觉悟。

「……老爷!!!」

美铃抱住我……哭了。

「真是的,美铃,没办法啊!」

「对不起……对不起……老爷啊!」

美铃向我求吻。

当然……我会吻的。

不管多少次,不管多少次……。

「……你有什么感想?」

弓槻老师问舞夏。

「那个……吓了我一跳。好像在看什么电影……!」

舞夏这样回答。

「哎呀……你也在其中哦。今后,你也会像电影一样发生戏剧性的事情……!」

老师……对舞夏微笑。

……老师?

「我……叫弓槻御名穗。初次见面。」

「……我是白坂舞夏。」

在我和美铃拥抱的一方……两人,不可思议地互相打招呼。

「有很多……有很多必须说明的事情。你也想知道吧?」

「……是的。」

舞夏凝视着老师的脸。

「但是,请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吉田都会保护舞夏的。他很喜欢你……你知道吧?」

……呃。

当我和别的女孩子拥抱的时候,即使你这么说……。

「无法相信他……」

「我可以相信……哥哥的事。就连和美铃的事……哥哥对美铃也很诚实……」

「对舞夏也很诚实……这孩子,对喜欢的孩子,所有人都一样诚实。不会因人而异。克子,是吧?」

老师对着天花板说话……。

「是的,他也同样爱着克子!那个孩子绝对不会辜负女孩子的心情!」

克子姐姐的声音响彻浴室内……。

「……吉田君,舞夏已经是你的『女人』了……!」

老师问我。

……我

「美铃……离开一下。」

美铃点点头。

「是的……老爷。」

我去……舞夏的面前。

「……舞夏。」

舞夏呆呆地看着我。

「什么,哥哥……!」

我跪在舞夏面前……拉着舞夏的手。

在舞夏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

「我……今后,绝对不会背叛舞夏。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舞夏的伙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守护舞夏。我会守护的……!」

……我想舞夏可能会失去父亲。

白坂家,会崩坏的吧……。

那个已经……停不下来了。

「哥哥,你是……什么意思?」

舞夏看着我的脸。

「……这个,我来解释。」

老师对舞夏说……。

「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忘记。吉田君绝对不会抛弃舞夏。而且,只要吉田君是舞夏的伙伴……你是喜欢吉田君的姐妹……克子、宁、美铃等人……都是你的伙伴……!」

美铃……看舞夏。

「是的……舞夏是我的妹妹。我会把她当成妹妹,好好珍惜……!」

「……美铃小姐?」

对吃惊的舞夏……老师说。

「我是……对你的父亲白坂创介怀恨在心的女人……我一直只想着向你的父亲复仇……!」


作者语:我经常说,没有人没有自卑感。

人在怀有自卑感的时候,一定会有和现在的自己比较的对象存在。

不是具体的人物,而是某个阶级的人们、团体、以「世间」为名的印象……总之,当对比自己更好的某物感到自卑感的时候,自卑感就成立了。

这个故事讲述了各个登场人物消除自卑的故事。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