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和中学生在浴室里……。

「……差不多该走了吧?」

我对舞夏说。

两个人泡在浴缸里,继续接吻……。

已经,五分钟以上了。

「我还想再这样做一会儿。」

舞夏这样说着,又吻了我。

「……喜欢上接吻了吗?」

我这么一说,舞夏就笑了,

「因为哥哥想吻!舞夏只是在陪你而已!」

说着,又接吻了……。

「啊……哥哥。」

一双可爱的双眸看着我。

「……什么?」

我这么一问……。

「哥哥,你多大了?」

舞夏笑了。

「十六岁,今年刚上高中。」

「哎,你那么年轻,跟舞夏只差两岁!」

嗯……我知道。

「和我姐姐同岁,她现在也是高一。」

那个……很清楚。

「你上哪所学校?」

「就在这房子的附近……走十分钟左右。」

「哎……那,真的和姐姐是同一所高中!」

嗯……。

和雪乃的事,还是不要说为好。

「舞夏的学校是女校吧。」

换个话题看看。

「嗯,我们学校太严格了……大家都交不到男朋友。以前有个孩子在手机里放男朋友的照片……」

「……怎么样了?」

「别的孩子跟老师告状了……有一个讨厌的孩子,对别的孩子的事一一插嘴。于是,手机被没收了,妈妈被叫出来了。而且,那个孩子的手机里有一张和男孩子接吻的照片……」

舞夏,微微地叹了口气。

「那孩子被转到公立学校去了,说『我们学校不需要粗俗的学生!』……」

舞夏模仿老师。 大概是五十多岁的欧巴桑老师吧。 等等,有点歇斯底里的。

「生活指导的小曾根老师太吵了……因为她对我们的事情检查得很仔细!」

「哦。」

「每天都有随身物品检查……化妆品什么的,要是带着就全被没收了!……还有。」

「……什么?」

「也许是点心。」

和女中学生一起泡澡……我在做什么呢?

两人都全裸……。

而且,这个孩子的子宫里,浸透了我的精液……。

「糖果是可以的。如果说『喉咙有点痛』的话,就不会被拿掉了。口香糖是不行的。绝对不行了。小曾根说『口香糖这种东西是不良的食物!说起来,事后必须吐出来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食物!』」

嗯……很有意思的意见。

「还有,巧克力也会被骂得很厉害。所以情人节那天会闹得不可开交。小曾根也会比平时更严格地检查随身携带的物品。没办法,会提前三天把巧克力藏在柜子里。」

「情人节……女校吗?」

「可是,一定要给社团的前辈啊!」

「女人之间?」

「没有关系……点心是人际关系的润滑油。」

「啊,是这样的。」

「是啊。在学校里,如果都是女孩子,那可不得了。人际关系。动不动就嫉妒、吵闹、背地里发牢骚、说别人坏话的人有很多。所以,必须尽量不树敌!」

「……哦。」

「所以,俱乐部必须要送点心……对照顾过我的前辈,情人节的巧克力也必须要送。」

「……有很多事情。」

「太、太辛苦了!」

舞夏咯咯地笑了。

「舞夏是什么部啊?」

「舞夏呢……舞蹈部」

哇,很像女校啊。

「……什么样的舞蹈?」

舞夏……皱起眉头。

「有点……奇怪的舞蹈」

「……奇怪的舞蹈?」

「舞夏也是……我以为是爵士舞或者现代舞才加入的。但是,加入后一看,是很奇怪的舞蹈……!」

「什么奇怪的舞蹈?」

「……这叫『创编舞』。三年级的学长,想让大家装出恶心的样子,所以大家一起跳这种恶心的舞蹈……」

「……是这样。」

「今年也要在学园祭上跳舞……虽然很讨厌。我们学校一旦加入,只要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不会让我退出的。」

「……哦。」

「一年级的时候,我犹豫过要不要去芭蕾舞社……听说芭蕾舞能让身材变好,但是胸部和臀部不会变长。所以我选择了舞蹈社。」

女孩子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很在意自己的身材。

「不过,没关系。到了夏天,三年级学生就要引退了,那就成了舞夏们的天下了吧?所以,我打算改成爵士舞部。」

「是的。」

「嗯……还得保密。革命也是一样的!」

舞夏,嘻嘻地微笑着。

非常可爱。

我,又要吻了……。

「哎呀,还没说完呢……!」

「不……因为很可爱」

「没办法啊……哥哥。」

这次,舞夏吻了我。

「……舞夏?」

「……因为很可爱」

再一次……接吻。

「 ... ... 怎么办? 要是被小曾根发现,舞夏就要退学了... ...」

把舌头伸进舞夏的嘴里。

舞夏……接受了我的舌头。

舌头和舌头……缠绕在一起。

「……这个也很舒服啊!」

啾啾互相吸舌头。

「……舞夏,退学也没关系。」

「不行,那样的。」

「但是……别说接吻了,连H都做了。如果被发现不是处女的话,绝对会退学的……!」

「到时候,我去告诉老师。舞夏是被我强行强奸的……她是受害者。舞夏没有什么错……!」

「那样的话,哥哥会被警察抓到的……」

「没关系。这样舞夏就不会被退学了……就算被抓了也没关系,我也会去坐牢的。」

「那样的话……舞夏会很为难的。」

舞夏又吸了我的嘴唇……。

「要是进了监狱……就不能和哥哥接吻了……!」

……舞夏!

我,抱紧舞夏。

「我喜欢被哥哥紧紧抓住……」

「我也喜欢拥抱舞夏……」

「……为什么?」

「舞夏可以全部进入我的怀里。」

……这个小少女生命的全部,我都抱紧了。

「……和其他孩子不一样吗?」

舞夏,有点担心的表情……抬头看着我。

「……舞夏?」

舞夏……低着头问。

「哥哥的性伴侣只有克子、宁和美铃吗?」

……很在意。我的事。

「……不对,还有一点。」

……应该说实话吗?

「果然……哥哥很受欢迎啊!」

不……不可能。

「……一共有多少人?」

……嗯。

克子姐姐、美铃、渚和惠美……因为没有和宁,所以不一样。 真的不能算上数啊。

雪乃也不一样。

雪乃不是性伴侣之类的……。

她是更难表达的东西……。

「……四个人吧。舞夏也算进来,五个人。」

舞夏大吃一惊。

「哇,有那么多人!」

「不……不过都是最近认识的人。就在不久前,我还是处男……」

是的。

直到不久前,我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什么是Dotei?」

啊……大小姐中学的2年级学生,不知道吗?

「还没有做过爱的男人被称为『处男』。」

「……中文?」

「是地道的日语,词典里也有哦。」

「是啊,今晚我去查一下。」

舞夏一本正经地这样回答。

「总之……我才开始做爱,没过多久。」

「骗人的。」

舞夏皱起眉头。

「我没骗你……是真的。」

「可是……和克子在一起的时候,好像已经习惯了!」

「那是……克子姐姐很巧。」

舞夏对我的话有了反应。

「……叫克子,克子姐姐。」

「嗯,嗯。」

「……为什么?」

「克子姐姐说『希望你这么叫我』……」

……对了。

晚上在公共厕所第一次和克子姐姐做爱之后……。

因为克子姐姐对我这么说……。

「……宁呢?」

舞夏盯着我看。

「你怎么称呼宁?」

很在意这样的事情……。

「宁,就是宁。美铃也是美铃……」

舞夏的眉毛,微微一动。

「美铃……?」

……糟了。

舞夏……以为我今天和美铃是第一次见面来着……!

「关于美铃……其实,我早就认识她了。说是以前,其实是前天下午第一次见面。」

「前天下午第一次见面……?你很快就成了性伴侣?」

……嗯。

把一切都说出来。

「美铃不是我的性伴侣……是我的宠物。」

「……宠物?」

舞夏一脸惊讶。

「那么漂亮高雅的人……是哥哥你的宠物吗?」

……嗯。

「那个……克子姐姐的好朋友,有个叫渚的人。原本,美铃是渚的宠物。是渚送给我的……美铃。」

是什么……越解释,越觉得深陷泥潭。

「和那个叫渚的人,哥哥H了吗?」

「……嗯,是的。」

舞夏气鼓鼓的。

「……哥哥,真是个好色的人。」

「嗯……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有洞就想进去……。

「……渚,什么样的人?果然,很漂亮吧?」

「渚桑和克子姐姐同岁……是一个非常漂亮、开朗、温柔的人。」

「……像克子那样的感觉?」

「和克子姐姐有点不一样……克子姐姐是个像大向日葵一样的人吧。总是笑眯眯的,英姿飒爽的。只要看到克子姐姐,我就会有精神……」

嗯,是一棵高大的向日葵。沐浴在夏日的太阳下,闪闪发光的感觉。

「渚姐就像个油菜花田,很温暖,很温馨,让人有种悠闲的感觉。」

没错,渚先生就像是一直延伸到很远的春天的花田……。

「……嗯。」

果然,用语言很难理解吧。

我不擅长向别人解释。

「下次再见面就好了。」

「……舞夏,可以见面吗?」

「嗯。对舞夏也一定会很温柔的哦……!」

渚的话,一定……。

「……可以吗?」

「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对舞夏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被疼爱……!」

舞夏错误地接受了我的话。

「这样啊,性伴侣都是姐妹来着?克子是这么说的吧!」

「……啊……嗯。」

「我和克子、宁都是姐妹嘛!」

「是啊,大家会对舞夏好一点的……!」

「……哇,好高兴啊!」

舞夏微笑着……。

……太好了。

一个人强奸舞夏……。

「美铃也是。」

「但是……美铃不是哥哥的性伴侣吧?是宠物吧?」

「……嗯……」

「舞夏……哥哥的宠物,怎样接触才好呢?」

舞夏,认真地烦恼起来……。

「舞夏的朋友友美养了一只小狗……舞夏去友美家玩的时候,小狗叫得特别厉害。它以为友美会被舞夏抢走,所以大闹一场……」

……嗯。

确实,美铃像只小狗……。

……咦?

不知为什么,我也开始担心了。

「哥哥你……和美铃是前天刚见面吧?」

「嗯。但是,昨天也见过面……这么说来,我每天都在和美铃做爱呢……」

说起来……和我在一起的话,美铃马上就想要榨干我的精子。

一有空子……的感觉。

「……每天都在H吗?」

「嗯……一天,一次是肯定的。啊,和克子姐姐一起。」

和克子姐姐……每天都有一次交集。

「……和克子小姐?」

「……嗯。」

「那么……舞夏也必须每天做吗?」

舞夏,按住小肚子……。

「……肚子疼吗?」

「啊,真的……好像还有哥哥在里面。」

「如果太疼的话,去看医生吧。」

「没那么辛苦……但是。」

……性爱,好像还很恐怖。

我,抱紧舞夏。

「……舞夏。」

「怎么了?又想做了吗?」

舞夏搞错了。

果然,是强奸体验的影响吧。

「……坐在那里。」

我指着澡盆的壁边。

稍微高一点,可以坐下。

「……什么?」

「我会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但是。」

「相信我。」

「……嗯。」

背靠墙壁,舞夏坐在阶上。

我,进入了舞夏的腿之间。

眼前……舞夏的阴道。

「还是不好意思啊……不要看那么多。」

舞夏扭动身体,害羞。

「不看怎么知道呢?」

我抓住舞夏的大腿,让她张开了。

「……哦!」

舞夏的秘部,有点肿。

看起来很痛。

本应紧闭的褶皱,却稍稍掀开了。

可能是被强迫做爱的缘故吧。

「……疼吧?」

吞下了后面那句「对不起」。

「嗯,很疼。」

至少……。

我想让她舒服一点。

「……我要舔你。」

「什么?」

舞夏,大吃一惊说。

「用我的唾液杀菌……!」

「杀菌?」

「……嗯。」

其实,我不知道唾液有没有杀菌效果。

总之,我想舔一下受伤的地方。

「……我要来了。」

我向舞夏伸出舌头。

首先,舔了一下大腿内侧。

「……讨厌,好痒啊!」

十四岁的美少女皮肤光溜溜的……。

又白又软。

在那里,让舌头爬行。

「怎么回事,这个太色情了……!」

舞夏俯视着舔自己股间的我,喃喃地说。

「色情……因为我是个色情的人。」

我这么一说,舞夏就……。

「那个……真的。」

满脸通红。

舞夏,似乎也很兴奋。

「舞夏也是……只是有点,H.」

让舌头在阴道上爬行。

尝起来很酸。

这是……爱液的味道。

从舞夏那里,液体一点点地渗出来。

「……舞夏,你湿了。」

「没有,没有。」

「……舞夏的汁很美味。」

故意发出声音,咯吱咯吱地舔。

「不……别这么说。」

爱液的味道……每个女孩都不一样。

每个人……都不一样。

最好不要把舌头伸进阴道里。

……那里还疼吧。

我把舌头伸向阴蒂。

「……不!」

还披着皮的阴蒂……舔了舔。

「……你,那样的地方……别舔……!」

舔着舔着……舞夏的身体放松下来。

小小的阴蒂……从皮里露出来……!

我舔了很多唾沫!

「……哇!不要太用力了!」

舞夏的身体一震... ... !

「没关系的……交给我吧……!」

啪啪、啪啪,故意发出声音……下流地吸住舞夏的阴蒂。

「……好厉害!好舒服哦……!」

舞夏,用两手抓住我的头……!

用有感觉的表情……从上面俯视着我……!

「……记住这些的话……舞夏,就不能再一个人h了!」

在舌尖上,把阴蒂舔得嘎吱嘎吱……!

「……啊!」

舞夏的身体,跳跃着……!

「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做爱了!全部都由我来做……!」

我用舌头更加细致地刺激……!

雷洛雷洛地轻轻舔着阴蒂……!

「……啊啊啊啊!……好舒服哦哦!再也,舞夏,不一个人H了哦!让哥哥做……每天,做……这个,每天都做哦!」

舞夏……紧紧抓住我的头发!

把股间紧紧地压在我身上!

我……。

更加激烈,责备舞夏的阴蒂……!

哇哦,爱液从阴道滴下来……!

舞夏的身体……颤抖着……!

「……啊!好舒服!这个,要上瘾了!舞夏,会变成不好的孩子的!」

……马上就要迎来绝顶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有什么东西在发光!白色的!白色的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舞夏的身体颤颤巍巍地向上翘起!

「 ... ... 舞夏,不行了! 不行了! ! ! 」

尖叫着... ... 舞夏,去吧... ... !

她用力抓住我的头……!

幼小的肉体紧绷着,痉挛着……!

「……啊啊啊,不行!」

咕噜咕噜... ... !

我的脸上……温热的水泼过来!

舞夏……正在撒尿!

「……不行!不行!闪开,哥哥!」

舞夏用嘴那样说,不过,她的两手好好地抓住我的头固定着。

我,被按在舞夏的股间……动弹不得。

热的喷流……就这样,用脸接住……!

舞夏的尿,闪闪发光,美不胜收。

「……不,不,不,不!」

不久……舞夏使出了全部力量。

舞夏的手上失去了力气。

就这样……一溜烟地坐在澡盆里……。

「……啊,啊,啊。」

舞夏,还沉浸在快感的余韵中。

然后,把热水溅到我的脸上!

「快洗脸啊,笨蛋!」

「……啊,是吗?」

我啪啪啪地洗脸。

「『啊,是吗?』不是吗!太脏了!」

舞夏可能害羞,情绪有点高。

「舞夏的吧……不脏。」

我这么一回答……脸就更红了。

「……笨蛋。」

然后……抱住了我。

「……心身很舒服,哥哥。」

「没关系,光是疼痛可不行... ... 舞夏初次体验的回忆。」

「……嗯,谢谢。」

舞夏,吻了我……。

「……我怎么办?」

舞夏说。

「舞夏……没有哥哥的话,身体会变得废柴的。」

把小小的乳房……压在我身上。

「舞夏……退学也没关系的……!」

舞夏……吻了我。

……我

「哥哥……你又恢复精神了……!」

又……勃起了。

「怎么办……?又要在舞夏里射出来?」

舞夏问我……。

「可是……很痛吧?」

舞夏的身体令人担忧。

「我会忍耐的……舞夏是哥哥的性爱伴侣。」

……但是。

那时……。

在浴室里,她飒爽英姿地出现了……!

「……从那里开始,就交给我吧!」

……来了吗?

……美铃。

全裸的美铃,闯入浴室来了啊! !

「舞夏小姐,对不起!我先向你道歉!」

美铃向舞夏喊!

「美铃其实是这样的性格!如果老公被抢走了,就会觉得很不甘心,无法忍受,是个不体面的女孩子……!」

「……美铃小姐?」

美铃的情绪过于高涨,舞夏目瞪口呆。

「所以... ... 请你把鸡鸡让给我! 求求你! 求求你! 真的求求你!」

美铃已经放弃了自尊心和自豪感……!

「……呃。」

舞夏,看着我的脸……。

「这才是真正的美铃。总是声音很大,爱笑爱哭……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是我的宠物哦!」

「……嗯,美铃是老爷忠实的宠物!」

我一下子从澡盆里走了出来……。

我坐在浴缸的边缘。

勃起的阴茎指向天空。

「美铃,吸一下……!」

「……是的,老爷!」

美铃高兴地蹲在我的胯下。

真的像小狗一样靠近……!

「……我开动了!」

啪的一声衔住龟头。

用舌头舔我。

「……大家怎么样?」

我问,美铃回答。

「克子在做午饭……」

去……?

「一定是因为老爷饿着肚子……我邀请她们说『一起去浴室玩吧』……克子大人说『我有做菜的技能,要在那里表现出来』。但是……美铃只有性爱的才能……」

……呃。

我认为她充满了性爱的才能。

「……美铃即使不H也很可爱。」

「老爷讨厌和美铃H吗?!」

美铃突然抬头看着我。

「不……没有。」

「美铃……最喜欢和老爷做爱了!已经没有老爷活不下去了!」

……美、美铃? !

「……请不要抛弃美铃。」

这样说着的美铃,一点一点地舔我的龟头。

我抚摸了美铃的脸。

「……怎么了?」

美铃……回答。

「美铃……有点着急!」

……诶? !

「……我怕老爷……被又年轻又可爱的孩子抢走……!」

……真是的,这孩子。

虽然很费劲... ... 但很可爱。

我……抱着美铃的身体。

「……别担心。我怎么会忘记美铃呢?美铃也很可爱,我很喜欢你……!」

「……老爷!!」

美铃紧紧抱住我……!

……明明用不哭。

「美铃,真可爱……!」

澡盆里的舞夏,一脸茫然地说。

「啊,老爷!比我还可爱的孩子说我可爱!」

「别这样哭了!美铃也很可爱!」

「……真的吗?」

哭着看着我……美铃。

这时……扩音器里传来了声音。

「嘿嘿……放心吧,咪酱……现在,我会给你听好东西的!」

……这是宁的声音。

「这是一个小时前的录音……!」

……录音?

扬声器播放声音……!

「……话说回来,小吉……对小咪是怎么想的呢?」

「你说什么?」

「世界上最……你以为是什么?」

啊……这是? !

「美铃……是世界上最可爱的」

……是这么说的。

……我。

宁,你在录音啊!

「正因为如此……小吉似乎认为咪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

……宁,真是个淘气鬼!

「……老爷!好喜欢!好喜欢!!!」

美铃扑向我……!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