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喂,那個悲鳴是怎麼回事

 ★

 

 我現在正以前所未有的全力奔跑著。

 

 達德利・克雷斯。

 據說,他有點在意著身為僕人的瑪麗。

 另外還在麥克巴家頻繁地使用暴力……沒想到會這麼過分。

 

 可惡。

 達德利這傢伙……絕對不可原諒……!

 

 回頭看了一下背後,蕾依遠遠的在後面疾馳著。

 如果全力奔跑的話,我無論如何都會遙遙領先。而且周圍沒有魔物的跡象,蕾依也對我說「你先走吧」。真的很抱歉,但現在必須以速度為優先。

 

 快一點、快一點――

 在不知不覺中,我感覺到心跳加速。

 快趕上、快趕上、快趕上――!!

 

 不知道跑了多久。

 總算看見拉斯塔爾村了。

 

 只見人群聚集在一起。

 站在人潮中心的是達德利……還有數名劍士。好像還帶人來助陣了。

 

 雖然A級冒險者卡雅也打算加入仲裁,但面對達德利等人似乎力不從心。被帶來幫手的人擋著,一籌莫展的樣子。

 

 然後―在達德利面前低下身子的人。

 是一直以來服侍我的忠實女僕――瑪麗・羅巴爾特。

 

 可能是被打了。

 抱著肚子,雙膝跪地。

 

「嘿,原來在這種地方啊,瑪麗」

 即使在遠處,也能清楚聽到達德利挖苦的聲音。

「真蠢啊。之前不是說過嗎? 比起沒能繼承劍聖的那個得到《落選技能》的廢物――我絕對比他更好啊」

 

「…………不對。沒有這樣的事」

 即使被白銀的劍聖毆打,瑪麗依然不為所動。

「他是個了不起的人。那一天……他安慰了什麼都做不了的我。用和以前一樣溫柔的聲音」

 

「啊……?」

 

「落選技能持有者? 廢物? 跟那個一點關係都沒有」

 然後瑪麗站了起來,勇敢地和達德利對峙。

「不管你有多強……我的主人永遠是亞里奧斯大人!」

 

「你、你這傢伙……」

 達德利帶著憎恨的表情揮舞著雙拳。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我就盡全力讓你明白。本大爺有多厲害……!」

 

 不可以。

 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

 

 在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大叫了起來。

 

 淵源流。一之型。

 真・神速之一閃。

 

「什麼……?」

「有什麼東西嗎……?」

 

 那些圍觀的幫手好像注意到我的接近,但是已經晚了。

 

 我拔出劍,擋住了達德利揮出來的拳頭。

 

「什、什麼……!」

 

 達德利瞪大眼睛。

 

「好久不見啊,劍聖候補。居然來到這種地方――要做什麼啊」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

 

 雖然他還是用力把拳頭推過來,但是我發動了技能。

 選擇的能力當然是《攻撃力改寫》。

 將達德利的攻擊力改寫為1/4。

 

「為、為什麼……? 力量、出不來……?」

 

 咚!

 趁他還在傻眼的時候,我用空出來的另一隻手給他一拳。

 當然是在使用攻撃力(小)的情況下――。

 

「嗚啵啊ー!」

 

 劍聖候補隨著發出的慘叫聲被打飛出去。

 

「啥……!?」

「達德利大人!?」

 

 圍觀的幫手們慌張張地去叫醒達德利。

 

「痛、好痛啊啊啊啊啊啊……!」

 達德利發出悲鳴,被幫手們叫醒了。

「混蛋……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亞里奧斯・麥克巴啊。沒想到你還會主動過來」

 

 我無視那傢伙的妄言,撫摸著女僕的臉頰。

 

「沒事吧……瑪麗」

「是、是的……。非常感謝您。又救了我一次……」

「沒關係。別在意了。你先退遠一點」

「是。我深愛的亞里奧斯大人」

 

 瑪麗微微鞠了一躬,就躲到了人群裡。也許是心理作用吧,她的臉頰微微泛紅。

 

「呿」

 大概是不喜歡那個樣子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達德利突然大叫了起來。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 你不過是個落選技能持有者吧! 我絕對比你更強!! 給我搞清楚!?」

 

「達德利、你……」

 

「里昂先生也說過哦! 我的劍術才能比亞里奧斯要強得多了! 他還說捨棄亞里奧斯是正確決定!」

 

「呃…………」

 

 這句話――好沉重。

 我如此仰慕的父親。

 在身為劍聖之前,作為兒子尊敬的父親。

 

 在背地裡,說這樣的話……

 

 也許是對我的反應很滿意,達德利得意地挺起胸膛。

 

「里昂先生就是這麼說的。我絕對是更優秀的劍士。沒錯吧?」

 

 

 

「――腦袋不好的廢柴劍士先生啊。你就別再說夢話了好嗎? 耳朵聽到好像都快長出蛆蟲了」

 

 

 

 給達德利潑冷水的是姍姍來遲的蕾依。

 

 不。

 大概是故意解除了變裝吧。她摘下戴得很深的帽子,讓自己的臉清楚顯露出來。

 

「什……啥!?」

 這下子,達德利只能瞪大眼睛。

「蕾、蕾蕾蕾蕾、蕾米拉大人!?」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