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最後的巡遊

日翻+日聽+意境

請見諒,如有建議,歡迎指正,謝謝

神父:請大家按讚我的迷因粉絲專頁【垃圾廢文 Rubbish Meme】,謝謝!!

P.S.帝國地圖

-----------------------------------



新曆467年,我也終於12歲了


好像是進入了發育期,最近身高突然急遽變高


雖說如此,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宰相們似乎開始對成為「少年」的皇帝抱有危機感


最近,開始進貢「香菸」了


忘記了關於功效的介紹




那個宰相和式部卿,雙雙都把稀有之物交給了我


......怎麼想都是不能吸的一類


佛德特行宮伯爵也一臉嚴肅地制止了


這種東西可不能叫香菸啊,給我向純正的香菸道歉


為什麼只有在做這種無關緊要的事的時候才會合作呢?宰相和式部卿啊


不過,這確實是一種讓皇帝屍骨無存的快速手段


正因為討厭這個,所以我才會以愚帝的身份行事......


或者連撒嬌都嫌麻煩了




不知為何,我能感覺到他們的「焦慮」


那麼,這個危險的「貢品」,說真心話,我很想馬上把它扔掉


但不服用的話總是會被宰相和式部卿發現的吧?


沒辦法,只好燒了


但是,為了不讓這些成分附著在身體上,我決定設置好幾層連空氣都不流通的防壁魔法結界


一旦吸過就完了,必須做得恰到好處


好處能是知道這個「貢品」的危險性


貴族們幾乎不接近皇帝的房間了吧?


唯一進來的僅是管家赫爾克,雖然不知道對方說了些什麼


最近突然有了乾勁,頻繁地出現在我面前......但是,就連這樣的頻率也逐漸降低了


隨著眼神越來越空虛,發呆的時候越來越多,好像對什麼事都懶得去做


......不,我也是因為為了確認「貢品」的功效,所以不得不讓這個男人吸的吧?


這也是沒辦法的,沒辦法的啊


膽敢把孩子當作金錢來利用


我可是被當成演戲的小白鼠,你沒意見的吧?




且不說那些被貴族們拋棄的小丑


因為這個「貢品」,我被關在房間裡


這也是因為這部《貢品》而變得懶惰的演技


純粹是因為在維持結界上力量被削弱了


......有魔法的世界真好,真的




我擔心的是,這個「貢品」不僅會送給我,還會送給羅莎莉亞......


不過那些傢伙好像也沒被我給逼到那種地步


如果被發現了,那就會是外交問題了


而如果羅莎莉亞他們知道「貢品」的存在,也有可能會不顧一切地來阻止


所以那些傢伙反而會為了不讓我和羅莎莉亞接觸而介入的吧?




就這樣,我過著閉門不出的生活


很久沒出去了,一直到了夏天,到了第三次巡遊的時候才出來


......嗯,我去了薇拉=西爾維那裡


是正式的談話




◇◇◇◇◇◇



第3次巡遊,這次主要是參觀勞爾公領


這是因為第1次巡遊中途被「中斷」了


中斷的「肇事」就是你啊,宰相


明年是阿基卡爾公爵領......嗎?


嘛...算了算了


這次巡遊與以往有很大的不同,這是因為......




「差不多一點!別窩在馬車裡了,出去運動一下吧!」




瓦隆公女娜汀・德・範=瓦隆,她也跟著來了


已經11歲的她,如今也有了與年齡相符的沉著


......大概




「太麻煩了」

「您這麼懶,會變胖的!」




妳看看,我邀請騎馬的方式也比以前溫柔多了吧?




「今天還不賴」

「娜汀,不要太勉強陛下了。好了,請走吧」




令人意外的是,羅莎莉亞和娜汀秒變成朋友了


至今為止,她在宮廷裡沒什麼有關係的人


明明只是坐了一天同樣的馬車而已啊




「如果姐姐大人是這麼說的話......」




......沒想到娜汀居然把羅莎莉亞當成是自己的姐姐了


羅莎莉亞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


羅莎莉亞已經聽聞了「貢品」的存在了


不管是用魔法阻擋,還是演技


因此,這次巡遊沒有讓羅莎莉亞乘坐皇帝的馬車


因為視情況而定,有時甚至需要在馬車裡點火




順便說一下,這次巡遊沒有經過瓦隆公爵領所在的帝國南部的計劃


但儘管如此娜汀還是跟著一起來了......


大概是在宰相派貴族領的某個地方,瓦隆公將會親自前往吧?


如果有女兒同行,以「打招呼」的形式來接觸也不奇怪


不過,肯定是在宰相他們的監視之下


所以也不會和格蒂珞娃族長與阿圖魯魯族長有所接觸的吧?




◇◇◇◇◇◇



與第一次巡遊時不同,這次離開帝都後,便筆直地向東前行


帝都所在的皮爾迪伯爵領以東是皇帝直轄的阿芙洛婀公爵領


從這裡開始,東方全是宰相派貴族的領地


順便說一下,阿芙洛婀公爵領的北邊,有第一次巡遊時經過的瓦德波伯爵的領地


啊啊,說到這個瓦德波伯啊


他在加弗魯騎兵襲擊的時候,就拋棄我逃走一事被彈劾


聽說他在把爵位讓給長男後就隱居去了




這次將會由阿芙洛婀公爵領東端的城市『基阿瑪』出發,預定會在今天之內到達伯里亞伯爵領的城市『雷德拉』


阿芙洛婀公爵領該怎麼說呢,就是宰相派和攝政派的代官全混在一起,魚龍混雜


早已沒有人會去在意所謂的『皇帝直轄領』這一客套話了,多半會是『請在我的領地內好好休息吧』這樣




「......嗯?行宮伯爵...那不是丘陵嗎?」




我對從車窗看到的景色很感興趣,就小聲地問這次巡遊也跟著來的,讓馬和馬車並排行駛的佛德特行宮伯爵




「是的。好像是叫舒蘭丘陵。也是阿芙洛婀公爵領和伯里亞伯爵領之間的分界線」

「好大啊......那時的丘陵可沒法比啊」




那時的丘陵便是與加弗魯騎兵的地方,在一帶至勞爾公爵領之間似乎散佈著丘陵群




「在異教徒的神話之中,確實流傳著這裡便是『哈魯佩里翁帝國』末代皇帝之墓的傳說」




伯里亞伯爵領的城市雷德拉,位於阿芙洛婀公爵領的城市基阿瑪的正東方


因為在這條直線上有舒蘭丘陵,所以街道並不是筆直鋪設的,而是向著丘陵南側彎曲


這裡毫無疑問是戰略要衝,只要控制了這裡,城鎮也就在手掌之中了




「皇帝的墓...嗎?雖然不太吉利......」




而且這個位置和面積,究竟是由於要塞化而作為據點,還是因為撤退而成為戰場?




「行宮伯爵」




看著音量比剛才更小聲的我,佛德特行宮伯爵一言不發地盯著我




「能製作出舒蘭丘陵及其周邊地區的詳細地圖嗎?」

「是」




是嗎...而在這之後的是......




「再者是水源。如果已經有了井,便去維修;若沒有井,就去找找看能不能開挖。如果地下沒有水源的話,挖個蓄水池用的坑後,為了不被發現必須重新填埋起來。可以動員法比歐們。這是最優先的事項,請慎重」

「謹遵御意」




一個人一直在醞釀的計劃,一點一點的就要成型了


能否順利只有神才知道


但首先,問題是能不能做到這一點


而來到這裡,我終於看到了


格蒂珞娃族與阿圖魯魯族、宰相派與攝政派的膠著狀態和衰弱


被分成對提恩阿比聯合和對加弗魯共和國兩部分的兩位公爵的軍隊


還有人手不足的帝都


說實在的,政治方面已經找到了合適的時機,問題一直都是戰略方面......然而眼前已然出現了光明


最後......在與瓦隆公的會談之中,能否順利扣動扳機呢?



-----------------------------------



神父:終於要進入故事的主線與高潮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