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乎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蓋一巨羊也

[我果然還是不能接受…]

[這句話都聽妳講好幾天了,記恨記太久囉?]

現在正在森林中跟米斯特結隊狩獵,由於前幾天的教訓,所以決定趁著沒事做的時候增加儲備糧。

[天知道那個臭木頭甚麼時候會突然出現,然後提出甚麼奇怪的要求?]

[妳對他的稱呼真的是一次不如一次呢,就那麼恨他嗎?]

[…倒也沒有到恨的程度,但就是非常的討厭,就是生理上接受不了。]

[可是他也沒有造成甚麼實際上的危害啊?]

天真哪,要是哪一天被別人這樣對待,妳就不會那麼想了。

[不如說一點惡意都感覺不到,所以才納悶為甚麼嘿那麼討厭他。]

[這妳就不懂了,就是因為沒有惡意才顯得惡劣,畢竟他認為自己沒有錯。]

[是嗎?]

就是這樣啊,就像是真正的惡人是不會有罪惡感的。

[當時那樣子被強迫進行<靈魂鏈結>,這就像被強迫照顧別人家小孩一樣的感覺。]

[這形容得真具體啊,不過倒是很容易明白就是了。]

雖然幫了大忙倒是真的,不過如果之後別搞這些得話說不定還能留下一些好印象。

[哦,對了,說到這件事,那個時候突然覺得靈魂上的聯繫變強了,妳有頭緒嗎?]

[嗯?喔,大概是<靈魂鏈結>的等級上升的關係吧?]

說到這個,之前<靈魂鏈結>等級提升的時候都有新的能力開放,之前的時候有<靈魂保護><靈魂空間><方位感知><生命傳輸><魔力傳輸><念話>等的主從限定能力。

<靈魂保護>就是再從者HP零時,將其以靈體狀態保護在自己體內,等一段時間之後就會復活。

<靈魂空間>則是從者不用死亡也能將其化為靈體安置之中的空間,在這期間感官皆是跟我同步的,說話聲也是直接在腦中響起,是個適合搬運所有人的技能。

<方位感知>簡單來講就是大略知道主僕之間的所在地,而距離越遠則精度越低。

<生命傳輸>是將HP傳輸給從者的能力,現在的轉換效率大概六成。

<魔力傳輸>理所當然的,是<生命傳輸>的MP版本。

<念話>能夠在遠距離於腦中溝通,好像有距離限制,但目前不知道極限在哪。

而現在,則多了一個<能力共有>的技能。

<能力共有>能夠於從者處設定三個能力讓我也能夠使用,然後也能從這邊設定一個能力讓所有從者都能夠使用。

然而,這個能力並不是毫無限制,首先獨特能力是沒辦法套用的,其次是種族固有能力也行不通,最後連戰技也無法共有。

獨特能力不用說,像是我的<日冕之軀>,還有弭絲忒的<屍行霧都>都是分類在這一類。

種族固有能力則是特定種族才能夠使用的技能,像是<飛行>,這也算是一種種族固有能力,畢竟想要飛行還得具備飛行器官才飛的起來。

戰技是一種技術,所以當然也無法共有,舉個簡單的例子,史萊姆是無法使出<撕咬>的。

比較特別一點的就是魔法了,魔法能夠共有,但一次只能設定單一項目而已。

舉例來說就是沒辦法共有<火魔法>,但能夠共有<炎槍>。

我是這樣想的,與其共有那種需要自己發動,且用的不習慣的能力,不如共有那種能自己發動,而且還能持續作用的能力。

所以,我就將斯涅的<氣息感知>,還有弭絲忒的<魔力吸取>以及<生命吸取>設置為共有。

而我則是將<HP自動回復>共有化了,雖然有考慮過用<魔力感知>,但想來想去,還是這個比較好。

話題貌似跑得太遠了,先回到原來的重點上吧。

這次的狩獵呢,除了準備儲備糧之外,還是為了做驗證而來。

上一次光是忙著著眼於眼系能力就已經忙的移不開眼了。

<透視>能夠看穿一定厚度的物體,<遠視>就像是戴了望遠鏡一樣。

然而<異視>就不太了解有甚麼功用了,描述上只說能夠看見異相位以及隱蔽之物。

也許是現在還沒遇到甚麼能夠用到這能力的東西吧,所以暫時先擱置了。

今次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試驗之前襲擊時得到的能力。

因為那次沒時間讓我慢慢看,所以就順其自然的使出了剛剛到手的能力,但基本上我還不知道那些的明確作用及用法。

要說最有問題的,就是<金炎>跟<發火>了吧?

首先是<金炎>,之前再砍掉某個敵人的手臂時,突然噴發的金色火焰。

並非由其它能力派生的,而是在Lv60的時候突然學會的,估計這也是一種種族固有能力,畢竟我現在的種族視<金翅大鵬>嘛。

[啊,有了,<氣息感知>還挺方便的呢。]

從斯涅那裏借來的<氣息感知>發現了不遠處了獵物,於是我們像那邊走了過去。

順帶一提,由於不死族不會呼吸,所以在我旁邊的原屋主小姐是不會被<氣息感知>給捕捉到的。

[那是…鐵角羊吧?]

鐵角羊,顧名思義,其頭上有一對金屬色澤的巨角,且全身為灰色,高兩米半左右的綿羊。

老實說,我覺得那看起來比較像一大塊的洗鍋鋼刷,但內容故姑且也算是肉,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我先從遠處釋放了最常使用的<炎槍>,若是之前的話應該會呈現出橙色的火焰才對,然而現在卻是散發出金色的光芒。

當<炎槍>擊中對方之後,鐵角羊被擊中的部位燃燒起了金色的火焰,接著火焰開始蔓延至全身。

[哞噢!]

[妳確定那不是牛嗎?]

[身上都長毛了,應該是羊吧,話說牠是不是往這邊衝過來了。]

啊…真的耶。

鐵角羊以兇狠的眼神鄧像這邊後,立刻以怒掏般的氣勢往這邊奔來。

途中撞倒了幾棵樹木,但完全沒有任何減速的跡象。

[看這衝過來的力道才想起來,這好像也是個C階生物來著。]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筋肉地經好像也是這個階級的樣子,然而現在卻將他們當作獵物來狩獵。

[呼…]

我稍微往後面退了幾步,接著…

咚!

巨羊撞上了青黑色的金屬盾牌,並發出了沉重的聲響。

[力量上是羊那邊更勝一籌嗎?]

正面接下巨羊衝撞的無頭騎士腳尖前方出現了兩條幾米長的深溝,那正是被衝擊給推往後頭的證明。

[妳也不看看體型差那麼大,沒被直接撞飛就算不錯了吧?]

說的也有道理。

從剛才開始一直到現在的這個時間點,無頭騎士依然正一點一點的被往後推。

喀喀-。

正當以為快要撐不下去時,從無頭騎士手持的盾牌上發出了聲響,然後便從前方噴發出了青白色的火焰。

[哞噢噢!]

用臉部吃下火焰直擊的巨羊痛得猛叫,並將前腳抬起向後仰。

[剛才那是啥呀?原來盾牌是會噴火的東西嗎?]

[別問我,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原來如此,看來以後得小心長嘴的盾牌了。

巨羊將前腳放下並退後了幾步後,開始用牠的提刨土,看起來就是準備再次往前衝的樣子。

原本以為牠會往前衝,但巨羊只是站在原地看著這邊而已。

還在猜想牠要做啥時,只見巨羊的毛色開始由灰轉紅,且全身上下開始冒著煙。

這隻羊要不是開了二檔,要不然就是準備做些甚麼,話說這模樣我好像有在哪裡看過,到底是哪裡來著…

[哞噢噢!]

還沒等這邊想到答案,巨羊那處就傳來了仰天長嘯,然後我也正好想起了在何時何處看過的那番光景。

[糟糕,快閃!]

我一把抓起在旁邊的前屋主,接著馬上往旁邊一跳…

碰!

然後便聽到從剛才站的地方傳來了巨響。

那是巨羊往前衝刺,並將無頭騎士給撞飛的聲音。

無頭騎士向後飛的途中,一路上撞斷了好幾棵樹木,最後在撞上第五棵樹時終於停了下來。

[結果還是被撞飛了呢。]

[果然話說太早了嗎?]

剛才那招,在穿過霧區那時,跟雷鬼作戰的時候有看過。

[要不是那次經驗,就換我們被撞飛了吧?]

[我們的身體可沒有杜拉漢強壯呢。]

說的是呢~

[話說,那個羊毛裝甲意外的還挺厚實的呢?]

明明身上的火依舊再持續的燃燒著,而且身上還有灼傷以及詛咒兩種異常狀態,但牠的HP卻只減少個兩成而已吧?

[要不…用用看雷魔法?]

如果是電的話應該可以穿過羊毛裝甲打中肉體吧?

雖然是那麼想,但現實卻和期待的不一樣。

只見<雷矢>擊中羊毛之後變為了數到細微的電流向周圍擴散了開來,而當是楊澤向是完全沒是般再次衝了過來。

[電也沒用嗎?]

[不,還不能斷言,這次先是著用強力一點的電是看看。]

比<雷矢>更強的話…

[好,那就…嘿咻!<落雷>!]

我一邊躲過衝撞過來的羊戰車,一邊是放了威力更強的<落雷>

轟隆-!

[哞噢噢噢!]

隨著閃電的落下,巨羊發出了應該是慘叫的聲音,待雷光消逝,只剩下頭部發黑全身冒著煙的半熟羊站在原地。

[…奇怪,<落雷>的威力有那麼強嗎?]

如果我算得沒錯的話,這一發至少打掉了羊的七成血了…

[嗚哇…整根角都焦黑了…]

看了一下幾乎剩一口氣的羊,我隨口講出了這句話,但沒想到弭絲忒竟然對這句話起了反應。

[角?原來如此,難怪聽說這種生物幾乎不會在下雨天出門…]

她好像自顧自的理解了甚麼。

[咋啦?知道啥了?]

[嗯?喔,這個啊…]

我握了一下,接著她就開始解釋了起來

[生物的身體是由大腦發出微弱的電流來行使指令的。]

[這個我知道。]

[嗯,然後有一種說法是,給腦部通上稍強一點的電流有助於強化腦部特定機能。]

[好像是有這種說法來著。]

[然而,說到底不過是稍強一點的電流罷了,要是再強一點說不定就把腦子燒壞了,剛才的情況大概就像是把種子都進湖泊一樣的情況。]

原來如此,確實有這樣聽說過呢。

[嗯?但是…我剛才應該是瞄準牠的生體才對啊…]

[大概是牠的角成了避雷針,其他生物姑且不論,但牠的腳直接將電流帶進了腦殼中,無疑就是閃電直擊大腦的狀況,所以傷害才會那麼大吧。]

我還以為“鐵角羊”應該只是一種形容而已,沒想到真的是鐵角啊…

[話說這些知識妳是從哪裡知道的?]

[我好歹也是生前生後都在研究著屍體的人,這點常識還是知道的。]

這裡的醫學技術說不定比我想像中要發達,至少比交通或建築甚麼的還要進步。

不過,話又說回來,腦子都被燒爛了還能保有一口氣,這羊還真是強壯呢…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