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回 惡耗-1(R15)

※ ※ ※

(貼心提醒,雖然作者文筆很爛,但此回顧段落有部份血腥描述,請小心服用)
(R15部份以褐色標註)



  「這裡,原本種滿了貝蒂最喜歡的蔬菜。」

  雪萊雅回想起當時貝蒂興高采烈和自己介紹菜蔬的樣子


  如今沒有人看管的菜園荒廢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則是立起了參差不一的墓碑。

  全都……無一倖免……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兩眼無神的雪萊雅在心裡不斷質問著

  怎麼都沒想到,當時的約定再也無法實現。


  「那應該是,在差不多十天前……」

  米蘭達默默的將知道的一切娓娓道來。



  根據警備隊的描述,當時的情況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和完好的房屋外觀相反,裡面不知為何有著像是外力造成的坑坑洞洞。

  不只牆壁,甚至是連天花板上都布滿血跡,大量已經乾涸的黑色液體讓房子內部就算是在白天也像是夜晚一樣昏暗。

  孩子們的屍體,支離破碎的程度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像。

  沒有一具是完整的,光滑的斷面彷彿是被什麼吞噬一般,只要看過現場就會放棄,就連警備隊的隊員們也不例外,沒有人提議也沒有人想要把殘缺的屍塊逐一拼湊起來。


  「——請不要說下去了!」

  「啊、不好意思,有點過頭了……」

  艾克雷發現隨著米蘭達的聲音,雪萊雅的臉上已經變得毫無血色,一旁的朱里也同樣鐵青著臉,瞪大的雙眼讓人不禁懷疑她是否還有意識。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啊、……艾克……雷……」

  因著艾克雷的呼喚,雪萊雅就像剛出生的嬰兒那般深吸了一大口氣,然後用著空洞的眼神望向他。

  感覺心臟像要停止,就連呼吸都感覺疼痛,全身上下每個細胞彷彿都在吶喊著

  為什麼?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呢?

  即使如此也不知該從何處得到答案


  朱里突然間像是力氣被掏空,整個人無力的向後跪坐在地上,薩伊急忙貼近她後面支持住就要向後傾倒的她。

  「喂!朱里!沒事吧?」

  「沒、沒事的……」

  朱里有氣無力的回應


  「抱歉,我知道這真的很讓人難受」米蘭達略垂著睫毛緩緩的說著「對於素昧平生的我來說都是這樣了,短暫相處過的你們更加……」

  米蘭達的話讓雪萊雅將剛才看到皮歐的身影重疊。

  「皮歐、皮歐先生呢!」


  輕輕嘆了一口氣,米蘭達哀傷的說道

  「——作為第一發現者,時不時的會被叫到警備隊詢問事件情況。」

  她欲言又止,停頓了片刻才繼續開口

  「那孩子現在精神狀況很不好,研究院這邊也請了長假。」


  「——那麼,抓到犯人了嗎?」

  對於薩伊的詢問米蘭達緩緩的搖了搖頭

  「畢竟是主城近郊發生的案件,警備隊自然格外慎重,雖然還沒有定論,但目前似乎推斷是由墮精——」

  「不可能!」

  米蘭達的話還沒說完,朱里便激動的打斷了她

  「不可能是墮精!因為——」


  離開之前交給他們種植的麥子現在還好好的生長在旁邊啊!因為本來就是不太需要照顧就可以生長的品種,所以即便現在田地荒廢,卻依舊可以看到小麥雜亂的生長在田間。

  況且,自那天塗上泥灰後也還沒過一個月!

  怎麼可能會是墮精?


  強忍著情緒,朱里將麥子的事情以及泥灰的使用等等,告知了米蘭達。

  「原來如此,居然還有這樣神奇的東西。」米蘭達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若有所思的繼續說道「總之,這件事情我會和警備隊說明,你們有空的話幫我去探望皮歐吧!」

  米蘭達停頓了一下,用著有些苦澀的笑容說道

  「比起身為上司的我,還是朋友更能安慰他吧!」

  這麼說完後米蘭達轉身大步離去


  看著心情低落的雪萊雅和朱里,如今實在不是可以出發的狀態,於是艾克雷便提議先返回王城再做打算。





  「恩?那個事件?」

  因為侍從長的一席話,密西迦美王停下手中正在批閱的文件有些意外的說道


  「是的」

  「居然和那些傢伙有交集?」

  「——說是先前經過海卓里德時認識的。」

  「等等、我記得那塊地也收為王土了吧?」

  其實國王是知道的,但他還是向老人詢問


  「是的,先前『大司祭一案』那裡也同樣被收回了,只是先王憐恤那裡經常性的收留無依無靠的孩子,所以……」

  「哼、不就是打著悲情牌不讓徵收,我看那些小鬼也都是神殿為了拖延才找來的!」


  由於是先王的命令,即便不願意,但現在的密西迦美王也還沒法動手,如果不是在王家直轄的地土還可以將強行驅逐這樣的惡事推給其他領主,但偏偏就在海卓里德旁邊,他可不想因為這樣淪為其他貴族的口舌。


  「這……可我看那位神官大人不像是……」老人雖然只和過世的神官有過幾面之緣,但向來看人很準的他可以為此打包票。

  「呿、就算他不是,但他上面那群老不死可就難說……哎、不、這或許是個機會……」


  用首都維護事項繁多為由,刻意不讓人維修同神殿所在的村落結界、任由人們離去並變相鼓勵在反方向擴建城鎮都是同樣的道理,再再都是希望那些人能自主放棄神殿,可惜事與願違,總是站著地土的老傢伙有著先王的赦令讓他不得不一再延後土地的利用計畫。

  像是一根刺扎在背上,既拿不掉卻又時常感受得到,然而,不知道什麼原因,一夕之間,問題全解決了。


  其實犯人是誰對密西迦美王來說一點也不重要,多半對其他多數人來說也是這樣,畢竟那是一群無依無靠、什麼時候消失都不會有人注意到的人,只是事件發生在首都附近,多少還是要給個「表面上」合理的交待才行。


  這次他放下羽毛筆一手托住下巴來回搓著自己的鬍子,很快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喃喃說著「雖然不知道是誰,但這件事可要讓我好好利用一番。」


  老人似乎知道了國王心中的主意,輕聲嘆了口氣,如同他預期的,國王開口向他說道

  「沒問題,你就這樣回覆火之國公主吧!告訴她們我必會徹查,讓她們先專心把任務完成。這種人情多給一點以後總不吃虧的。」

  就在老人將門掩上準備離去前,他似乎聽見了獨自留在辦公室中的國王輕嘆了一聲後喃喃說著

  「——連這點也和她這麼相似嗎……?」



  隔天一早,即便沒有米蘭達的請託,一行人也決定在出發前來探視皮歐。

  但似乎是不想面見任何人,不論朱里怎樣在外頭敲門呼喊都沒有人回應。


  「喂!皮歐!你在裡面吧!把門打開啊!」

  黑暗的屋子內部隱約可以看到一個人捲縮在床上,即便身體對於門外呼喊的聲音有反應,但他卻遲遲不肯對其做出回應。

  「你要這樣到什麼時候?」朱里粗暴的搖動大門彷彿是要把它拆了一般

  「嘛嘛~朱里冷靜點」

  「——我也知道強人所難,但一直這樣能看嗎?」

  面對薩伊的制止,朱里哭喪著臉控訴著

  「不、可是……」看著明顯強忍情緒的朱里,薩伊深深吸了口氣繼續說道「——稍微再給他點時間吧!」


  重要的家人突如其來的離去,這種心情薩伊不是不能理解,光是不知道是否可以順利解除伊奧里雅的封印就已經讓他相當難受了,更何況是像這樣的天人永隔。


  「——皮歐先生!」雪萊雅的聲音響起

  「國王陛下說了一定會抓到犯人的,所以——」


  對於雪萊雅的呼喊,先是讓他一愣,但很快的便像是自嘲一般輕笑了起來。

  國王?國王陛下又怎麼會在乎這樣的事件呢?

  說到底,不就是因為他一直以來漠不關心,神官爺他們才會一直居住在那個沒有保障的土地上?

  而且就算找到犯人又能怎樣?大家也都不會回來了!


  「——我們一定還會再回來的!約定好囉!」


  約定,和薩伊道別的那天他們也約定了,可惜那個約定卻永遠無法實現……

  想到這裡皮歐難過的輕聲哭泣了起來,而門外再也沒有傳來一點聲音。






※ ※ ※ ※ ※ 待續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