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役只有死亡結局231 (完結)

翻譯:日日

經同意轉載自個人blogger > 連結

Thanks a lot.




—🌹🔥

被惡役和巨龍摧毀的皇宮,幾乎全毀。伊芙的身體被發現時,早已被巨龍噴出的火球,燒得不成人形。魔鏡破了,連同巨龍裡利黎雅的靈魂也一併消散。

終於,世界迎向了和平。

之後的日子裡,外頭總是鬧哄哄的。撇除等待痊癒的傷患,還要壓制存活的敵軍以及二皇子黨派的人馬,甚至要抽出人力把皇宮恢復原狀。

這裡頭,唯有皇太子的寢殿擁有一整片靜謐,宛如被困在孤島裡。

埃卡特公爵家族,不惜任何代價把錢財全數投入復原皇宮的工程上。根據公爵所言,這豎立已久的中立派,已隸屬於皇太子派系之下的貴族。

更是有許多關於我的傳聞。

對於魁地偶有路過和我提起的新趣事,我沒有做出任何辱罵的舉動,而是問了別的事情。

每每前來,只能得到魁地搖頭的回答。當時的現場過於混亂,因而找不到伊克里斯的身體。

隨著時間流逝,成功斬除反叛軍和二皇子的所有黨派後,公爵到訪了皇太子所在的寢殿。

主因是為了從我這拿取,自戰爭結束後,保管在我這處的金龍的利齒。


「佩涅洛佩。」公爵的臉我好一段時間沒看到了,現在卻是越發憔悴了。


「父親。」我坐到他面前直視他。為了避免世界毀滅,我親手殺了惡役,現實層面換來的並非美好大結局。

或許我們之間會因為我殺了他的女兒,而造成更多的隔閡。尷尬的氣氛在我們之間生成。


「妳.....過得如何?」最先開口的是公爵。


「是的,我一切安好。您過得好嗎,父親?」


「我也過得很好。」


「那真是好事。」


「妳還......和太子殿下在一起嗎?」


「......」他接下來的問題,我無法輕易回答他。

我緩緩點頭默認,握緊了發抖的手心。趕緊轉移話題:

「哦,這給您。」

喀咑,我把手邊的木盒放到桌面上,那裡頭裝有金龍利齒。

這個節骨眼下,這樣代表皇權的東西事關重大,因而不能隨意放置在皇宮裡。皇太子還沒清醒的狀況下,各方勢力都在打著掠奪的主意。

公爵欣然接過手。


「多久......妳和皇太子這樣子有多久了?」公爵摸著木盒,臉上滿是飄忽不定的情愫。


「哦,恩.....」我以為他拿到東西就要走了,因而被這問題弄得心裡有些羞愧。

公爵那邊,並不曉得我離家的原因是為了皇太子,我認為把這件事說出來,聽起來只會更荒唐。


「有一段時間了。」


「一段時間?」公爵非常驚訝,看似無法接受般呢喃著。


「我很抱歉,沒有事先告知您。」我垂下頭避開他的視線,希望能把這羞澀感藏起來。


「為甚麼這樣一個個性扭曲的男人,不,不。是我口誤了。」公爵的話讓我輕笑出聲,他望了望周圍,再次做出更正。

他說的可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公爵發現我鬆動的笑顏,這才鬆口氣般緩和了自已嚴肅的臉:

「妳要繼續待在這裡嗎?」

我依舊沉默不語直點頭:

「等到太子殿下醒來為止。」

公爵這才會意到我不想談論這項話題,

「那之後......」


「那之後,我會離開首都。」

我先是阻止公爵接著打算說的。我的意思是,再也不會回公爵府。

他湛藍的雙眼充滿著無限詫異,

「離開,妳要去哪?」

是因為我果決的態度嗎?

公爵提高了音量,順又緩和下來:

「是阿,我想妳已經規劃好了。」


「是的。」我感受到了,他竟是不阻止我接下來的打算,卻支持我的選擇,這一切都讓我感動地、心臟狂跳。

其實,我好怕他恨我。


「父親。」我侷促不安地叫著他,

「您還好嗎?」


「甚麼?」


「我,」深吸幾口氣想辦法開口,

「我殺了伊芙。」

理解我在說甚麼以後,公爵的臉又沉了沉,像個石頭雕像般,恢復了面無表情。

他再也不能看到自己的女兒,只因為被惡役霸占走了。我屏氣凝神,等待著他的回復。

好不容易經營的感情,很可能因此走向厭惡,確實讓人有些難受。但我決定留在這的那刻起,就打算要勇敢面對了。

反正我都經歷過那麼多事情了,也不差接下來這樣子.......


「她死了......」過了許久,他皸裂的嘴唇終於發出聲音。


「她會獲得安息的。」

我驚訝地抬頭看向他。

公爵知曉一切後,卻沒有照著心理學說的那樣去走?


「我知道要把利黎雅安然從我女兒的身體裡除去,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伊芙終於能夠安息了。」他竟然在這種最煎熬的時刻,接受了女兒的死訊。


「謝謝妳,佩涅洛佩。」

出乎意料地,公爵忍著心裡的傷痛,向我道謝。

我和他的談話到此結束。

***

被金龍的利爪刺傷後的皇太子,陷入了一陣長眠。

醫官和宮廷魔法師皆指出,這一切都是因為金龍特有毒液而造成的。經過仔細的醫療評判,皇太子的身體已無大礙,只須等到毒液自動排出,他就會醒來。

結束和公爵的會面後,我回到他的寢房。坐到床邊,凝視著臉色蒼白的皇太子。

我在他人面前總是佯裝沒事,包括公爵和魁地,但我內心裡其實每分每秒都焦急得要命。

如果我錯過了呢?

不是有治療的黃金時間嗎?

如果我早就錯過救卡利斯托的黃金時間,只因為我在心裡抗衡著要與不要的選擇......這個想法讓我沒辦法撐直身體,我根本就沒辦法好好呼吸,也不能保持冷靜。

我站起身,走到床邊。

接著,在我伸出手點在他的鼻息間。

始終緊閉的眼瞼,輕輕地顫了顫,好像幻覺。他接著在下一秒睜開眼,我看到了火紅色的顏色。


「......我還在做夢嗎?」

他的聲音經過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變得粗啞低沉。

這人困頓苦惱地盯著我,順勢皺眉呻吟著:

「如果這是夢,還真不是普通的痛苦。」

我連大氣都不敢喘,組織了一下語言,問他:

「你希望這是一場夢嗎?」


「不。」

啪—

下一瞬,他揣著我的放在他鼻間旁,嘆著他氣息的手,直接拉到懷裡。


「不行。」

我還沒反應過來,只覺得世界天旋地轉。等到我意識回眸,才發現自己倒在卡利斯托身上。


「嘿,您這是......」


「現在我才覺得自己活過來了。」

他緊緊抱住我,我們之間沒有留下任何空間,他的力道,就好像我下一秒隨時會消失不見一樣。他把臉埋在我落下來的長髮間,攫取著無數次我髮間的香氣。

有那麼一下子,我因為他突如其來的親暱舉動而羞澀。我在這之後才想起來,他還是個病患,於是放棄了抵抗。

他接連換了幾次動作,先是把手搭在我的背上來回撫摸;接著轉到我的頭髮上,摸在手心裡;再觸上我的雙頰,好像我是個易碎的陶瓷品。


「您還沒痊癒,不要這樣子。您鬆手。」


「沒事。」


「真的沒事?!」


「對。」

他一直摸著我臉上的輪廓,聞起我的味道。

我搞不明白這一系列的動作是何意,他不斷換著動作只讓我皺眉。我卻突然頓悟他這麼做的原因,讓我失去精力。

卡利斯托在確認我是真的。當他的手再次小心呵護著我的雙頰,我甚至能感受到他微微顫抖的指間。他的手適時地停在我的頸間。


「怎麼了?」他終於放過我的臉,我小心避開他的傷口,從他身上挪下來,面著他貼在他身旁。他凝神注視著我,絲毫細小的動作都沒有放過。

他嘴上卻是說著對自己喃喃低語的話:

「我明明睜開眼之前,就準備好了。」


「準備好甚麼?」


「面對缺了妳的地獄。」他的話讓我啞口。卡利斯托繼續說下去,皺了皺他的鼻子:

「其實,我好怕我再睜開眼,就要面對失去妳的事實。」


「......」


「要是妳沒有站在我面前,我都打算去死了。」這是他的獨白,聽起來是說給自己聽的,卻讓我淚眼盈眶。

你這個臭男人,為甚麼我要救你阿!

無意識間,我直接抬起手握緊拳,〝捶〞進他的胸口:

「你說無論如何都會跟著我!為甚麼要信口開河?」


「噢。」


「都怪我被這句話迷住了,竟然還要想辦法把你救回來。你現在是怎樣?」他趕緊垂頭看過來。


「我錯了。妳不要生氣,公主。」他服軟的樣子像極了幼犬,融化了我。就算他這樣說,也沒辦法讓我開心起來。

我失望在心裡,卻也鬆了打算再揍他一次的拳頭。卡利斯托溫柔地看著我,眉開眼笑地問:

「妳為甚麼沒有走?妳說過想回家。」

他眼裡有不易察覺的黯淡,明顯能看出他想聽到的是甚麼,這讓我生起了一絲嫌隙。


「就.....因為這樣很浪費錢。」


「甚麼?錢?」


「是的,錢。」

卡利斯托因為我的話而表現出蠢笨的樣子,讓我有些得意。我可沒有說錯,我又說了幾句美言。


「真要感謝您給我的鑽石礦產,我成為了非常富有的人。花不到那筆錢財,真的有些浪費,我好怕死後也用不到那些錢。」


「哈.......」卡利斯托笑著,似乎還沒從這一切緩過來,

「我以前就有想過了,但妳......還真是個愛慕虛榮的人。」


「所以你不喜歡?」


「哼嗯?有個有錢的愛人是件好事。」他靈活地轉了話鋒,這讓我看著他的眼睛又轉了轉。儘管我擺出這副樣子,皇太子還是笑謎謎地伸手環住我。


「......謝謝妳留下來。」他手上的溫度傳到我的臉上。

不知甚麼原因,他表現出來卻沒有先前那麼明亮。我看著他,摸上他的臉。


「你怎麼了,這不像是道謝人會露出來的臉。」


「我好高興妳沒有離開。我開心到快哭了......」他拉著我的手,親了親我的手背。他垂眼躲著我,小小地覆誦著:

「我好怕是我害妳放棄回家的念頭,那明明是妳一直期盼尋找的方法。」


「......」


「要是之後妳後悔了,哭著說想要回去怎麼辦,我又該怎麼辦?」從未預料到他會有這般見解,我眼睛睜得好大。

話與之中透露出來的訊息,讓我的心都要碎了,聽起來他好像非常擔心我,卻又沒辦法對我產生足夠的信心。


「太子殿下。」我溫和地回握住他抓著我的手,貼到他的臉邊。這麼做是為了讓他把臉抬起來,和他對視。

望著那雙紅色的眼珠,為了讓他聽清楚,我一字一句清楚明瞭地說出口:

「我沒有放棄,只是為了做出更好的選擇。」


「更好的選擇?」


「是的。如果我待在這裡,會不會比較好,會不會讓事情最大利益化。」卡利斯托陷入沉睡時,我把所有私心撇除掉,理性思考過,除開所有關聯性,我在現實世界的存在,坦白說,非常嚴酷。

我有錢有夢想。我能做所有想做的一切。但我得到胃癌後,還有辦法這樣隨心所欲,一次打三份零工嗎?

在他們發現我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而回心轉意想要善待我的時候,要我拿他們的錢是不可能的。

活在後悔之中。

這樣能讓那些惡人得到說少震撼彈。我內心產生了拉鋸戰,奠定在自己想玩弄他們的想法之下,以一種極為平凡無奇的方式結束一生。


「不管我怎麼想,未來我要花費的一切,都超出我能想像的。」


「花費?」


「是阿,我是個精打細算的人。就像你說的,非常愛慕虛榮的女人。」

我嘲弄般給出答案,他卻是狐疑地望著我,好像這一切都不可理喻。我不加思索地在他的疑惑裡添加幾分:


「哦對,還有就是,加上不知道你甚麼時候才會來找我。」

直到此時,他才緩和了自己的表情。


「我不在乎。不管妳要花多少錢,或是想要多少金銀珠寶都隨便妳。」

皇太子臉上重返了那副嘻皮笑臉,竊笑著順著我的話說下去,

「哦,需要我給妳一把皇宮金庫的鑰匙嗎?」


「甚麼?金庫的鑰匙?」


「是阿,妳都把利黎雅殺了,我手裡也握有皇權,現在我是國王了。看來我要當那個為了妳耗盡國產的禍首囉?」


「不了,謝謝。你不能每次都開這種玩笑。」

在他說完那些話以後,我收回貼在他臉上的手,轉過身背對著他。

靜默了好一陣。

也沒有多久,溫暖的懷抱從後方貼上來。

 

「我愛妳,佩涅洛佩。」

聽著他在我耳邊的溫暖低語,我徐徐閉上雙眼。這是我好不容易,才等到的,睽違已久的睡意。

主線任務已結束





—————————————————————————————————

翻了將近一年的文,完結了灑花

我在這邊跟大家說,結婚求婚還有所有男主角都會在番外篇出現,然後我這個人是有始有終的,所以一定會翻番外篇。

只是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番外篇有48章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