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女生也同样好色

音乐厅有将近五百人的观众正排着长龙。

我在内场设置好区域规划用的栅栏后,又接着将传单折叠完毕,现在则是在入口处帮忙整理物品贩卖的队列。
虽然令人高兴的是,因为有布置场地所以时薪很高,但和山本同学做爱之后的次日又接着劳动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外面晴空万里。
球形屋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对于排满到室外的客人,我一人一份地发着矿泉水和团扇。

「好热......」

在这酷暑之中,我们活动员工正穿着西装工作。
光是这点就让我极其不想在将来从事营业相关的工作。

中暑对策结束后,我再次回到入口处协助以数十人为单位划分物贩队列的工作。
我要做的就是统计人数,请求「到这里为止的人先进去」,再解开队头的绳索放行到物贩处的重复作业。
之后别的员工会引导客人进入店铺。

在我处理的队列里,跟着两个去年也一起工作过的熟人。
分别是一男一女的大学生前辈。
因为很少见到在读高中生来做活动员工,所以两个人都记得我的长相。

「小外。这里处理完差不多就是正式演出时的配置说明了哦。准备去西出口A门集合」

以大学生来说个头较小的女性,阿形小姐对我说道。
明明已经到可以喝酒的年龄了,她的身高却和美优相差无几。

「不是说在吸烟区前面集合的吗?」
「说是整理队列的人要换去看门,所以在召集我们。启太郎也要去哦」

看门吗。
在演唱会期间只需要监视人员的进出所以相当轻松。
而且这次还是男性偶像的站席演唱会,我很高兴不用负责在发狂的女性观众眼前抵住栅栏。

「领班,全员都到齐了」

我和阿形小姐一起来到了集合处。

然后听取负责统领打工者的领班进行说明,确认各自的配置。
而在多达20人的团体中,能看到一名金发男子正微微挥着手。

「哟,阿形。那家伙是外道......没错吧?」

说明结束后,一头金发的启太郎大哥就过来搭话道。
因为我们三人被安排的地方很近,所以现在正一起移动。

「是小外哦。只不过好像变了点样」
「所谓的高中生出道吗? 会不会晚了点?」
「启太郎不也是升上二年级才染的头发吗」

阿形小姐和启太郎大哥似乎在同一所大学玩着乐队。
当初被搭话的时候我还有着一股强烈的疏远感,现在却不可思议地不会紧张。

「那个肌肉笨蛋已经不来了吗?」

启太郎大哥问的这个人,指的是高波。
那家伙去年,曾经来做过一次活动员工的兼职,但可能是觉得不适应就辞了。

「高波的社团活动好像很忙」

虽然是个偷懒狂魔,但他确有实力,而且2年级和3年级的夏天应该也很忙。

我们来到指定的地方后,便进入了休息时间等待演唱会开始。
客人进场前的会场很是安静。
我们三人并排坐到了,设置在过道的长椅上。

「话说小外,你是交到了女友吗?」

来自阿形小姐的唐突发问。
难道说女生所想的事都一样吗。

「现在没有」
「嚯嚯。现在没有也就是说,之前有咯?」
「只是交往过很短的一段时间」
「诶~。这不是挺好的嘛。是个怎样的女生?」

阿形小姐一脸愉悦地将身体探了过来。
虽然以前也会积极地向我搭话,但女生一谈到恋爱话题气势果然就不一样呢。

「他都被甩了你就别刨根问底的啦」

启太郎大哥一脸满意地把手搭到了我的肩上。
毕竟这个人,明明长着一副有女友也不奇怪的脸却完全没有异性缘呢。

「又不见得是糟糕的分手方式吧? 毕竟有这么好的变化」
「嗯~,确实。以前见面的时候我还想着是个阴沉的家伙呢」
「你也说得太直白了。虽然我也吃了一惊」

说实话我才是最吃惊的那个。
曾想着要和二次元相伴一生的我,竟然已经和多达4名的女性有了性关系。

原本我还一直认定女人不可信,不管哪个都不是什么善茬。
没想到现在,我居然能和这些一年只见几次的人侃侃而谈。

「详细情况我不好说,但并不是痛苦的分手哦」
「嗯嗯。遇到了个好女孩呢。稳步前进就是一件好事」
「啊~,我也好希望阿形是个好女孩啊」
「吵死了」

阿形小姐毫不留情地给了启太郎的腹部一拳。

「好痛! 你这家伙,诉诸暴力的女人可不会受欢迎哦!」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可是我家的家训」
「看到阿形的这个样子,为什么就不明白那个教育方针是失败的啊......」
「你是欠揍,才这么说的是吧」

紧接着阿形小姐和启太郎大哥就开始了吵架(虽然是阿形小姐单方面的施暴),而我则是呆呆地看着这个习以为常的闹剧。

内心好平静。
明明在此之前,看到男女像这样互相打闹的话,我还羡慕得要死的。

「喂你们三个,已经到客人进场的时间了! 给我保持安静!」

被来巡视的领班这么一骂,我们总算是回到了工作中。

然后,等到打工结束的时候,夏日的太阳已经西斜。
庞大的规模使得收拾工作也延长了一段时间,这让我有些后悔第一天就选了包含筹备工作在内的兼职。
话虽如此,不赚钱的话就无法去玩,电脑的配件也无法购买。

正所谓不劳者不得食。
不付出任何辛劳的人,怎么可能讴歌得了自由快乐的人生。

「小外,你辛苦了!」
「你也辛苦了」

回去的时候,我被阿形小姐叫住了。
启太郎大哥也从后方走了过来。

「呐呐小外。去喝一杯吧」
「诶? 我可是,未成年哦?」
「小外当然是喝软饮料啦(注:无酒精饮料)。我啊,成年后一喝酒就入迷了。虽然平常都是和朋友一起去喝的,但机会难得,我就想着这次和小外一起去」
「啊啊,原来如此」

这下为难了。
一方面是,我不可思议地也不是不想去。
另一方面则是,我今天已经累了所以想早点回去睡觉,而且我也不是那种想和人说话到要留到打工结束的类型,所以直觉上又有些想拒绝。

「可是那个,我没带什么钱」

虽然这样的拒绝方式很失礼,但我是真心不想浪费钱。
不过意外的是,一起吃饭的话我又觉得去去也无妨。
这肯定是我,一直想着必须和美优以外的女生来往,然后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后的结果吧。

「没关系的啦! 我不会向不能喝酒的后辈收钱的」

说到这个份上也要邀请吗。
考虑到可以省去花在晚餐上的零用钱,这个邀请倒是不差,不如说还赚了呢。

「既然如此,那就稍微让你破费一下吧」

做出对以前的我来说难以置信的回应后,我就和阿形小姐他们去了酒馆。




「唔~姆......这酒真微妙啊。就只尝得出甜味,一点酒味都没有」

阿形小姐依次点了日本酒、鸡尾酒和威士忌,并持续进行着只吃毛豆的谜之品酒。

「我说你啊,在这种便宜的居酒屋比味道也没什么意义吧」

启太郎大哥则是一直在喝啤酒。
而且还说什么尽管不好喝,但在社团里被灌了很多之后就习惯了。

「哪里便宜啦! 一杯都到800日元了哦? 而且上酒又慢还会确认年龄」

阿形小姐一边用力拍启太郎大哥的后背一边发着牢骚。
看来是醉意正酣。
没想到人喝酒后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
趁现在记在心上吧。

「话说小外,你不打算开始新的恋情吗?」

紧接着矛头就转向了我。
下酒用的毛豆吃完后,接下来就是我吗。

「我有在努力,但存在许多难处」

我现在的状况,该怎么说明才好呢。
毕竟不止美优的事,就连和山本同学的关系也不是能轻易说出口的内容。

但是,也对。
我是为了能和美优以外的女生做爱,才想着谈一场健全的恋爱而努力至今的。
既然如此,我和山本同学的关系的终点,归根结底也是交往吧。

为什么至今为止我都没有想到呢。

「难处是? 比如说小外喜欢的人爱慕着别人之类的?」
「也可能是外道被不喜欢的女生给黏上了吧」
「又比如说喜欢上了多个女生而无法选择之类的」
「或者是被前女友甩了后变成ED之类的」

阿形小姐和启太郎大哥交替说道。

「启太郎想得太消极了。你倒是再主动点接近啊」
「啊? 男人追着女人的屁股转不是很逊吗?」
「你这种想法才叫逊好吧!」

阿形小姐对着启太郎大哥的膝盖又是猛地一拍,使得启太郎大哥直呼反对暴力。

「所以,小外,情况到底如何」

阿形小姐鼓起脸颊问道。
启太郎大哥则是把酒杯往桌上一摔,然后追加了点单。

「我有个一直单相思的人,因为不太明白那个人在想些什么,所以一直在原地踏步......大概就是这样」

这说到底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要把我对美优的这份感情称为恋爱,我知道问题很多。

毕竟那只是我单方面地对美优发情,并偶然被她接受持续着色情关系而已,而不是我身为男性对美优做过什么。
话虽如此,美优作为女生的一举一动都让我为之着迷也是事实,所以也很难用恋慕以外的词来表达。

说到底,美优那个反常的态度是怎么回事啊。
作为男人迎面而上就会被她说恶心,把她当做飞机杯来用又会嘀咕什么「明明没关系的」。
她应该不是,只喜欢做爱本身而不想谈恋爱吧。
毕竟那样的话她根本就不会选择理我。

「嘿诶。嘛,还是先说一下你被甩之前的经历吧」

这之后,在咧嘴而笑的启太郎大哥的催促下,看着阿形小姐物理性地让他反省自己的失言的同时,我总算是顺利地把话串了起来。




从居酒屋回来的路上发生了一件小事。
在对于社会人士回家来说还早,对于学生逗留来说太晚的时间段。

当我们离开居酒屋前往车站的时候,启太郎大哥戳了戳我的肩膀,让我看向途经某个居酒屋的岔路。

「欸,那个女生,超可爱的有没有?」

在我迟了一拍看向的那个地方,一名居酒屋的店员正在往店里搬运啤酒瓶。

那是个扎着马尾的高个子女性。
即使从远处看也看得出来,那家店的制服T恤被丰满的双丘撑得很鼓。

「我干脆,去要一下邮箱地址吧~」

也许是受到酒劲的驱使吧,启太郎大哥突然做出了搭讪宣言。
酒的力量还真是厉害呢。

「你啊,刚才不是还说追着女人的屁股转很逊吗?」
「遇到那样的上等货情况肯定不一样啦」
「呼~嗯。那么,你就试着搭话看看啊?」

脚步不稳的阿形小姐一脸不悦地瞪起了启太郎大哥。

「我是很想搭话啦,但对方似乎正忙着工作」
「呜哇。你也太胆小了吧。真逊」
「什么嘛。工作中搭话怎么可能会成功啊。那样只会徒添麻烦吧」

两人再次开始吵架后,也许是注意到这个声音是在议论自己吧,店员小姐也把视线投向了我们。

然后不可思议的是,那位店员小姐居然从店里朝这边走了过来。
而在我想着也许是被误认成了客人,并犹豫该怎么解释的时候,那位女性店员已经从岔路的暗处走了出来。
紧接着店员小姐的脸被路灯照亮,意料之外的熟面孔不禁让我发出了声音。

「山、山本同学!?」
「果然是外道君啊。工作结束了吗?」
「啊啊......嗯......」

我的心脏骤然变冷。
在启太郎大哥的眼前,这个状况可是相当地尴尬。

「诶? 什么? 小外,你和这个女生认识?」
「哈......? 喂,外道。怎么回事啊这是」

两人气势汹汹地逼近了过来。
如果被知道我刚才在居酒屋没有明说的人是这个山本同学,下次见面的时候可是会非常麻烦的。

「那个,我们是,朋友」

总之先用模棱两可的回答糊弄过去吧。
反正山本同学还在工作中。
我们应该聊不了多久。

......我和山本同学,互称为朋友应该是可以的吧。

「真的吗外道! 你和我,换一下学校吧!」
「别说些不可能做到的事啊」
「就是嘴上说不可能才会做不到吧! 话说,你们真的是朋友? 你平时都在和这个女生玩耍? 你是叫做山本来着? 这是真的吗?」

姑且不论『朋友』的定义是不是指一起玩耍的人。
因为启太郎大哥惊讶得都快发狂了,所以我好想早点离开这里。

「是的,我和外道君是朋友」

山本同学看向我,然后使了一个眼色。

「话虽如此,也是以“性”开头的关系」

就这样,在投下一个重磅炸弹后,山本同学便一边用手捂着嘴角发出「呼呼呼」的笑声一边消失在了店里。

只留下张大嘴巴愣在原地的阿形小姐。
以及一脸严肃站着不动的启太郎大哥。

「喂」

我被启太郎大哥用力抓住了肩膀。
虽然确切的说以性开头的行为还没有做过,但就算这么说问题应该也得不到解决吧。

「续摊,你会去的吧!?」

被他用泫然欲泣的表情哀求,我又被带到了居酒屋。




那之后真心哭个不停的启太郎大哥一口一杯地喝着龙舌兰,等到他不省人事的时候续摊才总算结束。
然后因为阿形小姐的家好像很近,所以便决定两人一起回去,随后启太郎大哥就被担着肩膀运进了的士。
但愿车内不会被吐得到处都是吧。

我来到车站后,便被人数之多吓了一跳。
时间快到21点的时候。
停靠的电车拥挤到,连站台上的人上车似乎都成了问题。

往车内一看,穿着浴衣的女性零星可见。
看来是附近举办了烟花大会,正好让我撞上了回家的高峰期。

明明离家不算太远,电车延误却让我难以预估到家的时间。
再加上,乘坐急行电车的话明明很快,今天运行的却是各站停靠的慢车。
不过烟花大会造成的拥挤应该还用不上如此大规模的应对,会这么做应该是其他问题造成的延误叠加所致吧。

做好本就被汗水浸湿的西装会被挤皱的觉悟,我钻进了拥挤的电车内。
紧接着我就被挤得无法动弹,甚至连扶手都无法抓住,只能顶着周围的压力保持站立。
于是乎我把行李挪到身前,把手交叠在一起以免被误认为是色狼,并尽可能地移动到了门边。

然而,在如此拥挤的电车里,我也不清楚来到门边是否正确。
虽然2站过后我靠到了墙边,但是被坚硬的墙壁夹着比被人类夹着还要难受。
即使靠着气势撑开空间,也只是缓和了皮带等硬物顶着时的痛楚,肩膀到手臂根本就没法活动。

由于闷热,疼痛,以及电车反复急停的缘故,腿变得好累。
周围的人似乎也很疲惫,到处都能看到听音乐缓解压力的人,以及瘫软无力地靠着扶手的人。

「嗯......?」

在这种状况下,出人意料的事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我一种,屁股被人从后面毛手毛脚的感觉。
正当我想着我是男性,对方可能只是打算拿起行李才强行伸手的时候,那家伙竟然用双手来回抚摸起了我的屁股。

这个是,色狼对吧。
怎么办。
真希望这是某种误会啊。
毕竟,我可是男人。
但是,被这么明目张胆地触摸,我也只能认为对方是色狼。

不过,我该怎么应对才好。
一想到延误的电车会因为我的关系进一步耽搁,我就好怕听到乘客的不满,以至于我觉得牺牲一下自己也行。

只要再坚持几站就能下车。
被摸屁股这种事就忍耐一下吧。

「嘶——!?」

在我好不容易才如此下定决心的时候,色狼把手绕过了我的腰。
紧接着把手伸进我的双臂腾出来的那份极其有限的空间里,并搭在了我裤子的拉链上。

然后用手指摸索着我的肉棒的位置,就像在确认其形状似的。

这样的触感,不禁让我心生厌恶。

——我本以为是这样。
但奇怪的是,我对于这个事态并没有感到不快。
岂止如此,温柔抚摸着我的那只手甚至让我觉得很舒服。

不行,不能被这种玩法吞噬。
不管我的性癖再怎么扭曲,我也决不能因为被陌生的——可能是男性的人性骚扰而兴奋。

尽管我这么想,尽管还是可以活动,我的身体却纹丝未动。

恐惧之中夹杂着些许的好奇心。
被至今为止从未见过面的人玩弄私处,究竟会有多舒服呢。
这样的想法,让辩解说「害怕得无法动弹」的自己真的动弹不得。

色狼的手没有停下。
拉下我裤子的拉链,甚至解开了四角内裤的扣子,完全就是瞄准那里来的。

为了不被周围的人察觉,只使用手指和手腕的可活动区域,那只手摸起了我的肉棒。

「唔......呼~......」

毫无遮掩的阴茎正在被触摸。
用一只手的手指夹着杆部,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摩擦龟头。

这样真的不妙。
我正在勃起。
抚摸着肉棒的那只手,那个体温,那份柔软,给我带来了无法抗拒的快乐。

色狼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面。
确认着我的阳物的全貌。
使用整个手掌,每一根手指,来回抚摸着从蛋蛋下面到龟头顶端的所有地方。

「......唔......!」

由于太过舒服,我差点发出声来。
如果对方是男性的话,想必我已经打开了我过去从未知晓的世界的大门吧。
但是,即使从我不多的经验来看,这双修长的手的形状,肌肤的柔软度,肌肤本身的触感,都不像是男性之物。
而且我隐约感觉,背上有一股柔软的触感。
这个不是,女人的胸部吗。

话说,冷静想一想吧。
会做到这个地步的色狼,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有吧。

在这个拥挤的人群中,特意贴在我的背后,毫不犹豫地触摸我的肉棒。
而且那只手早已上下移动,开始撸起了我的老二。

「啊咕......好......!」

好、好舒服。
细微到不会被周遭察觉的手腕动作,让我有了感觉。

这怎么说都不可能是男性所为。

不如说,除了那个人以外,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做这种事。

「哈~......哈~......!」

——是山本同学。

是山本同学装成了陌生的色狼。

高中生不能做深夜的兼职,而且也很难想象从午餐的准备开始的山本同学,会在店里工作到最后一刻。
若是这样,现在就有可能正好是她回家的时间。

回想起来,我在学校被山本同学做色色的恶作剧时,也是突然从背后下手的呢。
第二次是在购物中心的更衣室,给我口交则是在资料室。

山本同学难道是,喜欢这种野外的玩法吗?

看起来是清纯派,实际上经验丰富,这么认定的时候又有着纯情的一面,但是,玩法却很变态。
山本同学的性偏好实在是让人一头雾水。

我能说的,只有一点。

「啊......好棒......」

总而言之股间充满了快乐。
山本同学的手,将尿道口溢出的预设精液涂抹到整个阴茎上,并细心地按摩起冠状沟和包皮系带。
总感觉下一秒就要射精似地。

这份快感正是,色狼是山本同学的证明。

『各位乘客久等了。电车即将——』

总算要到站了。
然后再过一站就是我下车的地方。

色狼暂且把我的肉棒收了回去,只不过还是没有放手的打算。

乘客陆续从另一侧的门开始下车,超载的电车逐渐缓和到满载的程度。
尽管如此,不知是幸还是不幸,由于有些乘客进入车内却不往里面走的缘故,门附近的人口密度还是很高。

不用说,来自色狼,准确地说是来自山本同学的快乐攻势也没有停止。
她以蹭到门上的势头将我的肉棒从裤子里拽到外面,然后继续刺激起我。

稍有不慎的话,我们就会因为公然猥亵而被逮捕。
不过对方毕竟是山本同学,她应该是充分掌握了周围的状况才下手的吧,但连头都无法随心所欲转动的我有的只是恐惧。

然后,这份恐惧感和罪恶感,又提高了我的性兴奋。
在人如此多的情况下,居然光明正大地给我手交。

虽然她应该是知道我无法射精,才会做到这个地步的。
但是如果在这个状况下我没能忍住,然后把精液射到墙上的话,山本同学打算怎么办啊。

「啊唔......哈~......!」

山本同学加大了握住肉棒的力气。
同时配合着腕力,让手交变得更加激烈。

「呼~......唔唔咕......!!」

我不禁,发出了声音。
由于太过舒服,大脑都要失常了。

『电车即将——』

来自乘务员的广播响起。
在这个瞬间,勃起得硬邦邦的,在电车内遭到蹂躏的肉棒总算得到了解放。

但就在电车慢慢减速,差不多要驶进站台的时候。
我注意到了第二个问题。

如果在这种勃起到最大程度的状态下下车,股间会引人注目的。
搞不好的话还有可能会,因为另外的色狼嫌疑而当场被捕。

于是在顺着乘客的流动下车后,我就站到了柱子后面防止被前往检票口的人看到股间,并等着站台上的人走光。

「啊啦,是外道君啊。真巧呢,在这种地方相遇」

突然从我的背后蹦出来的一名女性。
今天与我是第二次见面。

「巧什么巧啊......我是真的,被吓了一跳哦」

如果色狼不是山本同学的话,我说不定已经,毁掉了自己的半个人生吧。

「变得好厉害呢」

看到撑着帐篷的裤子,山本同学扑哧一笑。

「还不是某人的变态玩法害的」
「诶~。外道君不是也很高兴吗。毕竟流了好多汁液呢」
「唔......」

被她这么一说我完全无法反驳。
不过嘛,我也有享受的部分,所以算是彼此彼此吧。

「外道君要骑自行车回去吗?」
「今天坐巴士哦。穿着西装的话我想尽量避免运动和出汗」
「也就是说可以一起回去咯」

山本同学和我并排走了起来。
那个,走在你旁边的男性可是,为了掩饰勃起而把包抱在身前的人哦,你就不介意的吗。

「山本同学你是,那个,喜欢那样的吗?」

在前往巴士站的路上,我试着问了一下山本同学。

既然今后在性方面的关系会更加密切,预先了解彼此的性偏好就很重要。
这绝对不是,我想打探过去的事。

「那样的是指?」
「所以说,就是。在外面做这样的。毕竟像是在学校里,你也做过各种事」
「啊~......」

山本同学一脸认真地沉思起来。
她有自觉吗。

「我先说清楚,我可是只和外道君,在家以外的地方做过色色的事哦?」
「诶,真的吗」

被做了那么多事后,一时之间我还很难相信她的发言。
当然,我知道山本同学会对我恶作剧,是为了解决她所怀有的烦恼。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最初的色情恶作剧只有,喜欢那种玩法的人才会那么做。

「不过嘛,那个。我也不是,没有想过那么做。毕竟也确实有人,会在户外射出来」

这样啊。
虽然是结果论,但就算她想做,在玩法开始之前大家都会射精,所以她才无法做到吗。

「所以,非要回答的话,我确实是喜欢」
「是吗。嘛啊,其实我也喜欢」
「我就知道」

山本同学一脸高兴地笑道。
我总是会被她的这个笑容所治愈。

「巴士,正排着队呢」

虽然顺利抵达了巴士站,但是有不少人正排着长龙。
明明我的肉棒都还没有变软,让我混进这个集团里移动也太可怕了吧。

「但是来到这个巴士站的人,基本都是乘坐药师前方向的车吧? 如果是到我家附近的话,还有终点站更近的巴士哦」
「是这样吗」

毕竟我只在打工的时候才会坐巴士呢。
而且一直都是只坐去时乘坐的那辆。

「你看,那辆巴士。虽然车上没什么人,但肯定能到家的所以放心吧」

我和山本同学一起上了巴士。
乘客只有坐在前排座椅上的几个人。
不过在用背部遮挡住股间的凸起的这个状况下,人当然是越少越好。

我们并排坐到了最后面的座位上。
从车站到家,虽然也要看交通状况但基本只要15分钟就能到。

「话说回来,发了那样的消息后又像这样偶然相遇,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呢」

说起来,她是说过两天后再见的呢。
虽然感觉她害羞的点有些偏差,但算了就这样吧。

「对我来说,能见到你很高兴哦」
「哦,话说得真让人难为情呢」

山本同学把马尾拉到嘴边遮住了一半的侧脸。
这种带有小心思的举止也是她的可爱之处呢。

虽然巴士一到整点就出发了,但是在我们之后并没有人上车。

在冷清的巴士上,被黑夜般的寂静所笼罩,我犹豫起了要不要交谈。

「话说回来,外道君你打算保持这样到什么时候」

山本同学悄声向我搭话道,并戳了一下我那一直撑着的帐篷。

「这个是......怎么说呢,可能没办法自然平息吧......」

毕竟才被做了那种事没过多久,我现在可是相当躁动难耐。
虽然乘坐巴士期间应该会缩小一些,但要完全消肿就只能射精。

「想射出来吗?」

山本同学依旧遮着脸,并小声向我问道。

「诶,要、要怎么,做......?」
「不知道。但是,如果要做的话,我觉得只能按照外道君的想法去做才行」

我的想法吗。
那到底是指能做到哪个地步啊。

「那是指......那个......比如说现在......让你帮我做之类的......?」
「外道君现在就要的话,那就是现在吧」

山本同学挑衅似地注视着我。
但是身体不动。
就等着我下达命令。

「那么,如果我让你用嘴,你还会帮我做吗......?」
「嗯~? 你是想让我在这里给你口交吗?」
「就、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说出来了。
明明车上还有一般乘客。

「可以哦」

山本同学双手撑着椅面让身体靠近我。
然后在只要弯起胳膊趴着嘴巴就能碰到我的股间的状态下,山本同学再次停止了动作。

这是在等我脱没错吧。
在公共场合,我竟然又要露出私处了么。

「行、行了......」

我拉下拉链,并让龟头从大敞而开的四角内裤的前门里露了出来。
然后股间就被巴士的冷气吹得凉飕飕的。

「含着这个就行了吗?」

山本同学用气若游丝般的微弱声音问道。

「嗯。啊......只不过,今天出了很多汗,所以不是太干净......」

我现在的身体,就算是恭维也谈不上干净。
长时间的劳动弄得我浑身是汗,刚才在电车上被手交时涂满了预设精液的这个生殖器,现在正充斥着汗水和精液的味道。

「呼~嗯」

山本同学微微撅起嘴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但外道君还是,想让我含住它对吧?」

内心猛然一颤的同时,阴茎也抖了一下。
虽然我并不是喜欢让她含着被汗水弄脏的肉棒,但再次听她这么一说,我的身体又兴奋了起来。

「诶,那个。山本同学就不介意吗?」
「外道君要让我做的话我就做」

山本同学始终摆出一副被动接受的架势。
明明是山本同学挑起的头,这样一来却像是我在做坏事一样。

但是,事到如今才放弃,难得的氛围就浪费了。
山本同学肯定也不希望变成这样。

「那么,把这个,含住」
「我知道了」

山本同学像个听话的仆人一样服从了我的命令。
她低下头,并让嘴唇靠近在巴士上露出来的性器。

「嘶——!」

然后她那湿润的粘性,逐渐包裹住了我那裸露在外的阳物。

在只有巴士的引擎声和,从一旁驶过的车辆的噪音无规律传入的车内,山本同学把我的阴茎含进了她的嘴里。
她把嘴巴张开得略大,并故意伸长舌头,让我清楚地看到她舔舐阴茎的模样。

由于口交过于淫糜,我的目光死死地盯在她的身上。
山本同学微微收拢嘴唇,然后像是用嘴巴给我戴上安全套一样,舔掉附着在我的阴茎表皮上的污垢。

山本同学同样也在看着我。
她对我斜眼瞪视,始终把我树立成坏人。
虽然我并没有强迫她口交的打算。
但这个状况却让我兴奋不已。

「嗯......啾噗」

配合着巴士的刹车,山本同学抬起了头。
随后站在巴士站里的人开始上车。

山本同学则是眯起眼睛,加强了瞪着我的视线。

「好重的精液味」
「唔......抱、抱歉......」

男人再怎么仔细清洗比基尼区域,出汗后还是会散发出谜之精液味,连日射精的男性不用说更是如此。
虽然还不清楚射精的习惯是否会影响到汗腺,但在这个炎热的时期,闷在裤子里的生殖器应该是有着相当重的雄性气味。

尽管如此。

「如果我,让你再一次含住,你会含吗?」

刚上车的老婆婆坐到了前方的爱心座位上。
而在后排能看到的座位上,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你想让我含吗?」
「嗯」
「嗯哼。真拿你没办法呢」

插入这段大概没什么意义的讨论后,山本同学再次开始了对我的肉棒的侍奉。

她把我的裤子压到根部,让阴茎的整个杆部完全暴露在了外面。
然后,不用嘴将其含住,而是用舌头来回拨弄。

「哈~......啊......唔......!」

虽然刺激有所减少,但随着暴露感的提高,快感反而有所增加。
在3个座位前的双人座椅上,有一个像是刚步入社会的年轻西装男正在玩游戏。
虽然他戴着耳机,我就算发出些许声音他应该也听不见,但我一旦松懈可能就会大声喘息,所以只能咬牙憋着。

「嗯......嗯咕......啾......啾噗......」

山本同学偶尔会在巴士启动的瞬间,故意含着空气吮吸阴茎。
啾啵啾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只要集中注意力就能听清的那个声音,使得我的心率陡然上升。

「唔啊......嗯......山本......同学......!」

我终于忍耐不住,用手摸起了山本同学的胸部。
令人意外的是,山本同学在T恤里面只穿戴了胸罩。
把手伸进去的话,我就能直接摸到。

「嗯......。色鬼」

山本同学面带着微笑瞪向了我。

「这么想摸的话摘掉如何?」

真是恶魔般的诱惑。
经过站前的短暂堵车后开始提速的巴士,大概用不了5分钟就能抵达车站吧。
在谜之焦虑的推动下,我立刻解开了山本同学的胸罩的勾扣。
同时就像是配合我一样,山本同学灵巧地从T恤里脱下肩带,只把胸罩掏了出来。

然后她将对折起来的胸罩,交到了我闲着的左手上。

好大。
尽管看惯了美优的胸罩,这个尺寸感也颇让我惊讶。
但更令人惊讶的还是这个罩杯所支撑的内在物。
T恤承受不住胸部的重量而变形,只有尖端凸显在上面,仿佛在指示乳头的所在之处一样。

好色情啊。
我已经忍不住了。
不顾山本同学会变成半裸,我把手从T恤的下摆伸进去然后尽情揉起了她的胸部。

山本同学对此既没有怨言,也没有反抗,她就只是对我投来轻蔑的目光然后继续舔着阴茎。
在旁人看来就像是,我拿走内衣后,强迫她给我口交一样。
看着衣服被弄乱,被迫含着肮脏的肉棒,在公共场合被玷污的山本同学,我的兴奋度达到了顶点。

「嘶......啊......!」

被激起性欲做出色色的事后,尽管被投来饱含怨恨的视线,对方也早已接受。

这个状况简直就像是,在和美优做一样。

意识到这点的瞬间,我的射精欲一下子爆发了。

「唔——!」

这就发生在,巴士即将到站的前一秒。

感觉开口说话就会发出喘息声,所以我没能对山本同学做出射精宣言,而是擅自把精液射在了她的口腔内。

「嗯......!?」

哆噗,哆噗,我无数次地将浓稠的精液,射到山本同学的嘴里。
虽然山本同学吃惊得皱起了眉头,但是松开嘴的话就会弄脏座位,所以在乘客上车期间也只能一直含着我的阴茎。

直到我的射精结束为止,她都不能重新戴上胸罩,只能一边为走向后排座位的乘客的脚步声担惊受怕,一边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不久我的肉棒停止了肌肉收缩,山本同学也连忙坐起了身子。

进入车厢的一对情侣,坐到了最后一排前面的座位上,并亲密地依偎在一起。
见状我一边巧妙地躲在前排座椅的靠背后面,一边拉起裤子的拉链,并把胸罩藏到了背后。

「姆~~......唔......!」

山本同学含着我的精液,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
本来我的精液就难喝得让人想吐,这次还是积攒了一天之后的大量射精。
所以就算是山本同学,似乎也无法面无表情地将其咽下。

话虽如此,她看起来并没有生气。
反而还无视开始偷偷亲热的情侣,把嘴巴张开向我展示射了多少精液。

白色的液体从上颚垂落而下。
就连喉咙的深处都满是白浊液。

「抱、抱歉。我找找,能让你吐出来的东西......」

当我慌忙在包里翻来翻去时,山本同学制止了我的手,然后咕噜一声把精液喝了下去。

「唔......呼~......哈~............喝......喝掉了」

山本同学不知为何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然后这次又将变空了的口腔展示给我看。

「那个......要喝水吗......?」

我给她瞟了一眼正要从包里拿出来的塑料瓶。

「要」

她当场答道。

然而我递给她还没过几秒,她就将半瓶以上的水喝光并把塑料瓶还给了我。
看来她果然是喝不惯我的精液。

「那个,该怎么说呢,谢谢你。感觉很舒服」
「哪里哪里。不用谢」

山本同学欠身对我微微一笑。

回过神来她已经变回了平时的模样。

「我渐渐明白,外道君和小美优的性爱是什么样的了」

接着做出了一句冲击性发言。
她究竟从今天的我身上中观察出了什么啊。

「啊,已经要到了」

山本同学在我面前伸出手臂,然后按下了下车按钮。
从T恤的胸口,可以看见山本同学没戴胸罩的乳沟,我不由得被夺去了视线。

「外道君真色」

山本同学单手抱着胸部将其遮了起来。
虽然离她更近的地方应该也有按钮,但我无法否定自己色所以我决定向她道歉。

「抱歉」

这一出过后,我们来到了山本同学居住的公寓。
然后就在自动门感应到人的前一秒,我把收在包里的山本同学的胸罩拿了出来。

不仅在电车上委身于色狼玩法,还把女性的内衣装进包里,我是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变态的呢。

虽然这一切都是,山本同学不好。

「这个,还给你」
「谢谢。要是被你拿回家,说不定会被误认为是小美优的而消失不见呢」
「再怎么说也没有山本同学的大啦」

虽然从与那个娇小身体的反差来看,视觉冲击力倒是在山本同学之上。

「那么,明天见啦」
「嗯。下次一定,要做成哦」

山本同学用双手摆出了一个小小的胜利姿势后,便挥起了手给我送行。

明天终于要开始正戏了吗。
话说回来,我的身上基本没有带过安全套呢。
明明上次也打算做的,我却忘了带。
既然如此还是趁现在买好吧。

「啊嘞? 外道君回家的路,是走那边的吗?」

打算前往附近的便利店,而走上与平时不同的道路的我,让山本同学产生了疑惑。

「啊,这个是......」

怎么办。
我该不该老实告诉她,我上次也没有带着套套就来了呢。
虽然我完全没打算强迫她无套和我做,但印象应该不会好吧。

话虽如此,我也想不到什么可以巧妙应付过去的借口。

「我想,去买一下套套。那个,对不起,我上次没有带着来。因为我感觉又会忘记,所以想趁现在先买好」
「哦~......原来如此......」

听到我的话,山本同学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实际上我,从来没有自己买过呢」

真的吗,我差点又这样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毕竟山本同学那么喜欢做爱,所以她就算常备着套套我也不会惊讶,难道说她至今为止是真的,想做爱却无法做吗。

「......售卖的地方,要去看看吗?」

话虽如此,那也只是被陈列在便利店的日用品架上而已,我觉得并不是什么稀罕之物。
再怎么说她应该也见过吧。

「嗯,这个嘛」

山本同学把胸罩塞进化妆包后,便走到我的旁边,然后牵起了我的手。

「那就,一起去买套套吧」

语毕,我们就牵着手去了便利店。

而且直到我提着购物袋走出店门为止,我们都没有把手松开。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