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全装甲紫鸢尾、雪花、出击

第五十二章全装甲紫鸢尾、雪花、出击


「剑主!」

在这靠近【神域】的上空划过一道流光,剑主看着那道光芒缓缓睁开双眼,他早已经在这里静候多时,而巴尔德那带着强烈战意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回荡在他到耳边。

眼看着双方即将展开一场惊天大战,谁知,少年身影突然消失在男人的视线,凌华风对他的位置感知,因为强烈的魔力波动被迫中断追踪。

「精神攻击魔法?不对!是魔力粒子阻断了我对他的感知,未来的人类居然有如此高超的魔导技术,连我的神感都被干扰,不过,就算做到这个地步,始终是外力罢了。」

剑主还不清楚凌音的存在,但是也知道拥有这般魔导技术的人必定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尽管他没有堕入轮回,但也算从这个时代的人类文明中幸存下来的人。

深知这个时代在魔法被五大领主垄断,人民体内没有魔力,也没有那般强壮的身体和资质去拥有它。


同时世界走到尽头、生命即将干涸,人们在各方面都活得跟奴隶社会一样,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诞生出这方面的天才。

唯一能解释的就只有,娅斯米等人的到来,改变了这个世界,她们从现界带来的知识,强行把人类魔导科技水平拉高到一个顶点。

人类便开始在天空翱翔,在宇宙中漫游,可惜,剑主相信魔导战装再强,依然是死物一具,没了这层来自外力加持,人类是无法威胁到神灵的。

剑主目光低微、左右扫视,脑海快速思考的同时,在四周建立无形的气墙确保自身的安全。

面对巴尔德的突然消失,他并没有继续用感知去寻找对方,由于宇宙没有空气,他的法则属性刚好弥补这一点,所以,选择用另一种方法寻找对方。

他以法则力量改变现实,营造出空气掺杂进威压当中扩散出去,通过法则力量的共鸣去寻找对方的踪迹,就算找不到,他也算准对方是冲着自己来,至少不会什么都不做。

而巴尔德这边也在隐匿之中与对方对峙,剑主看起来毫无弱点,在几次战斗中,【马缨丹】和【酸浆果】的性能水平一直,这种战力僵局非常棘手,他必须在战斗开始前必须有一个清晰的思路,才能击败对方。

可就在此时,一阵冷风向他迎面吹来,少年愣了愣神,一开始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但是想起之前一战,自己被剑主用法则力量所玩弄……

「遭了!被发现了!」

「……」

巴尔德当即反应过来,闪身就要离开这里,可剑主不会给他机会,少年这边刚有动作,空气逆流刮起让他的飞行大受影响,这掺杂着法则之力的大风可不是一边的自然风。

少年感觉自己像被一张大网所罩住难以挣脱,而剑主凭借着法则的反馈定位到巴尔德的位置,空闲的左手抬起微微弹指了数下。

噗!噗!噗!噗!气体冲击的声音回荡在【神域】上空,立即传到巴尔德耳边,数十道无形风刃立即杀到面前。

千钧一发之际,巴尔德将【断剑】拼接进【孔雀魔铳】,随即六孔喷射出被极度压缩的魔力粒子,挥剑在流斩中撕出一个缺口,随即将【光之翼】出力提高到极致,才能闪身离开这里。

风刃是随剑主操控,它们不依不饶追着巴尔德,弄得少年没有办法,索性从空间口袋放出有误导性作用的爆炸假人(气球),数具假人放出的瞬间内部充气瞬间变大。

巴尔德转身举起【孔雀-连射模式】扣下扳机,魔弹迸发射穿气球,蕴含在假人里面的魔力瞬间炸开,强劲魔力爆炸瞬间将气刃淹没殆尽。

这种魔法道具要干扰剑主这种强者几乎是不可能的,更多时候只能作为反守为攻的战斗技巧,让巴尔德活得喘息的机会,与剑主正面对峙。

之前剑主连番进攻让人应接不暇,能做到这地步也不容易,幸好他的战斗素质极高,将对方的攻势都通通接下,但自身也被迫暴露在剑主的视线内,双方知己知彼,接下来的战斗只会更加困难。

「发现近战武器新增可适配武装-【精灵之火】,状态:未激活,无法使用,是否查看激活条件?」

「取消。」

就在此时,【马缨丹】冰冷的机械声回荡在巴尔德耳边,但是少年没时间管这么多,直接拒绝,现在他一个人要处理许多魔导战装上的操作,如果小萝莉在,就没那么多事了。

此刻,两人战意浓浓目露凶光,仿佛任何存在都无法阻止这一战的发生,他们双方进握着手中的兵器,光之翼展开在半空中微微扑打着,随即,噗!的一声,他们瞬间突破空气,消失在原地。

两人身影再次出现一刻已经无限逼近,他们背后的光之翼出力达到了极限被拉得修长。

巴尔德清楚地知道【马缨丹】优势在于后续力强大,他提前将手中【孔雀】切换为【狂刀模式】六道孔口喷发出如同火焰般的魔法粒子覆盖整把大剑,在与剑主互相接近一刻,全力劈向对方。

就在双方战斗一触即发之际,剑主手中的【正气古剑】突然拉远距离,打断与少年对决。


这假动作奇效非凡,当场就把巴尔德给唬住了,剑主老谋深算,巴尔德鬼知道对方有什么诡计,见剑主缩回去他本能反应立即激活魔力盾防御。

谁知,这恰恰落入了对方的圈套,剑主大喝一声,趁机左手突然朝着巴尔德往上拂去。

「上气!」

「糟了!」

随即一阵强劲气流从巴尔德下方冲上来,法则力量干扰到的【光之翼】的运作,羽翼被气流冲得往上直颤,少年无法第一时间稳住身体,直接被这股上升气流带飞。

巴尔德看到自己与剑主的距离被拉远,内心大叫不妙,搞不好自己会再像之前那般被对方法则力量玩弄。

「下气!」

果然,他心里刚想到什么坏的事情,现实便立即发生,下方升起的气流刚过去,剑主再次喝道,拂手往下。


上面突然涌出的气流以相同方式,身后像是有人挥舞着一把大铁锤砸在他的后背,整个人当场往下坠落。

「上气不接下气!」

剑主左手一握,上下两股强劲气流在中间交错,巴尔德被两面气墙强行挤压定在半空,起落不能,【马缨丹】的外装甲正剧烈颤动,仿佛就快要散架一般,少年整个人都绷紧到极致。

他并不是没有反击的手段,只是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以他的了解剑主不会到这里便停止。

「天地有正气!」

正如巴尔德所料,眼前男人举起【正气古剑】朝着巴尔德回落,磅礴雄厚的无形大气如同将【世界】、【宇宙】隔开的高墙朝着少年以极快的速度冲撞出去,似乎要将他彻底碾碎。

注意到这点,少年见状念头一闪,悬挂在左肩的【烟花】突然射出数具方方正正的白色弹夹舱,弹夹舱还没飞出多远就被上下夹击的气流捏爆,当场炸开绽放如烟花一般华丽的光彩。

出击前,凌音老师千叮嘱万叮嘱,这门武器是爆炸物,所以,这些看似华丽的光彩本质也是魔弹,从弹夹舱飞出又二次爆炸,花上开花,无比灿烂,将大气和气流直接打成筛子被分流到各处。

剑主见杀招被破,身处的地方被烟雾缭绕,附近魔力混乱让他无法感知巴尔德的位置,气流散去法则之力更是混乱不堪,一时之间反而陷入被动,就在此时,烟雾里飘出几道身影。

「想反客为主!?没这么简单。」

男人感觉这些身影充盈着魔力,潜意识地魔斗气爆发挥剑砍去,然而,当刃光劈中那些对方一刻,那份柔软的触感却反馈给了他一种奇怪的感觉,【对方并不是人类】,可惜已经为时已晚。

被砍中的几只替身假人当场爆炸,一时间掀起魔力乱流和元素风暴,让剑主身处的情况变得更加恶劣。


男人脸色凝重,无奈之下纵身没入烟雾,强行脱身,整个过程他都没有遭到巴尔德阻拦。

可就在他拨开烟雾,摆脱困境,抬头看向上方时,巴尔德早已经高举着【孔雀】等候着他。


无数复杂、繁琐的符文串联起一条条光带,缠绕着那似是能够贯穿宇宙的擎天之剑。

剑格的位置也展开与人类旗帜一模一样的图案,这种景象就像当初在梅露克里斯之门时那般。

少年背后的神格熠熠生辉,在与对方对峙是,巴尔德强大的气势,反倒让剑主感到有一股无比厚重的压力,被强加在他的双肩,对他的生命真实地产生威胁。

「哼,就是这样,这种层度才点意思,来吧!你不是想打败我吗?让我看看现在的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这股久违的危机感,也不知道跨越多少岁月时光,再次涌上他的心头,想到这里原本剑主不禁咬了咬嘴唇。

此刻的他感觉体内血液正沸腾着,冷漠的神情忍不住认真起来,大手握紧古剑,一改常态地主动出击,双脚踏空迸发的炮弹迎向巴尔德。


----分割线----

外面战火纷飞,满天爆炸,到处刀光剑影,趁着他们打的不可开交之际,旗舰依靠着自身优越的隐匿魔法系统,无声无息地穿越战场,无限接近【神域】外围。

旗舰 出击等候区

「二姐,怎么还不回来,我已经等不及了。」

凤仙神情着急,来回踱步,不时看向远处的传送阵,低头轻咬着手指,像她这种冲动活泼的人,要等待人齐才能出击,是真苦了她。

「你也不要晃了,坐下来等吧,大姐也在这里,你急什么急。」

阿葵看着走来走去的凤仙,自己似乎也被对方的焦急传染,忍不住开口说了红发少女几句,这才让对方停下脚步。

她们百无聊赖地坐在凳子,也不知道等了有多久,大姐一直盯着战火纷飞外面,不用说了,肯定在担心巴尔德。

穗苋则像个木头人静如处子,闭目养神,看似非常冷静,实际并不是如此,她越是紧张,才越【冷静】,冷静到像根木头一样无法思考。

而第二波魔导部队除了她们和凌音老师之外,其他人都在【阳光】照射结束后纷纷出击。待会她们出击后,应该就要直接面对【那个女人】了,想到这里阿葵也不禁紧张起来,手掌摩挲着衣服留下丝丝汗迹。

就在此时,传送阵散发出阵阵亮光,引来了少女们的注意,盈满光点的法阵中走出两道身影,为首的蓝雪背着黑盒,樱唇含住发带,双手伸向后方把她美丽的蓝色秀发盘起。

反看身后的凌音倒是一脸疲惫,毕竟工作太多了,蓝雪要去处理【阳光】,没办法帮忙,只能让她一个人,去处理所有专属魔导战装,幸好在临出击前全部完成,也包括她自己那套。

「二姐!你可终于回来了,我们等到花儿都谢了。」

凤仙一看到蓝雪回来顿时双目放光,她激动倒不是因为对方,而是她所背着的黑盒,这可是集合她们几个人的魔导战装精华的大成之作。

「呵,这是怎么了?见到我回来有什么好激动的。」

蓝雪扎起头发后,便把背着的黑盒放下,凤仙率先走到上前,左摸摸,右碰碰,就在她刚想伸手激活时,却被手疾眼快穗苋打了一下手背。

「别乱动,这可是我们的宝物用来对付【那个女人】的宝物。」

「宝物?」

玉兰秀媚微颦,微微侧着脑袋,眼睛睁得大大注视着穗苋,瞳孔里面满是不解,这黑盒里面明明是她的【紫鸢尾】啊,怎么突然就成为宝物了,但是妹妹们之间聊天的气氛,明显除了她之外,没有人对此抱走疑惑。

「大姐,你还不知道吗?如果我们单打独斗是没办法战胜【那个女人】的,所以,凌音老师建议我们像梅露克里斯之门时那样,一起战斗,所以把【山灰柴】、【红稚】、【朝阳花】、【万年青】的配件全部都假装在【紫鸢尾上】。」

凤仙盯着黑盒两眼放出精光,越说越是兴奋,像她这种战斗狂,虽然把魔导技术学得一塌糊涂,但是对战斗装备的渴望不是一般的大。

「一起出击么......凌音老师......」

一脸疲惫的凌音被各种事弄得迷迷糊糊,然而,当玉兰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凌音一刻,女子突然感觉冷意来袭,身体不禁打了个激灵,对方的双眼莫名给她一股压力,让她不得不交带事实。

「额,是啊,我之前就想跟你说,结果忘了,不过,不要紧了,现在人都在这里了,都动起来,快动起来,我们要准备出击了,再不出击你们的母星就保不住了!」

「母星?」

「母星!?怎么了?」

「哎呀,你们是真的够,没看到老师已经很累了吗,蓝雪,你也说一句啊,再这样问下去,还哪有时间拯救【世界】,直接等死吧。」

少女们的问题层出不穷,凌音刚回应完玉兰,一旁的阿葵又立即像个充满疑惑的孩子追问道,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穗苋也有点看不过去了。

「穗苋......」

凌音本来就疲惫不堪,穗苋这突然的搭救,顿时让她心生感激,有一个性格闷骚的学生,也不是件坏事嘛。

「是啊,不要再拖了,大家把手给我,之后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再说。」

「嗯。」X4

玉兰话音刚落把手搭在黑盒之上,阿葵、穗苋、凤仙、蓝雪同时回应了一声,纷纷走到玉兰身边将自己的手搭上去,随即玄光包裹着少女的身提,黑盒被激活散发出同样光芒。

紧接着一股深邃温和的魔力气息,出击大厅内弥漫着,一阵暖风迎面吹向凌音,女子忍不住闭眼闷哼了一声,感觉身体的疲惫被暖风带走,整个人顿时便精神了起来。

玄光退去,只见那纯白的身影如同蝴蝶般从玄光中破茧而出,体态轻盈的神格变得言,杨柳细腰,胸前两处饱满得到二次发育,在魔导战装的挤压下都春光差点就盖不住,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少女的光辉让星辰为之黯然,飘飘的身姿犹如流风回雪,美丽的白色秀发飘洒在半空,垂在脸颊两旁的几戳发丝颜色各异,这是几位【女神】仅存的痕迹。

而被优化后的【紫鸢尾】与几位【女神】的魔导战装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光谱】如同月亮般散发点点银色光辉,飘浮在玉兰身后,【了魔垫】化作装甲的裙带无风状态下仍能让少女轻飘在半空。

凤仙最爱的天血剑被套上了专属的配装后,体型大了不少,无法再佩戴在腰间。


同时也因为【紫鸢尾】的特色,后背有着像翅膀一样的外挂式【英芬尼特】,也无法背在身后,只能加入浮游装置,徘徊在少女身旁。

最让凌音不用花心思处理的,也就只有蓝雪的【箕宿长弓】,【箕宿三四】音特性可溶于万物,凌音特制了把魔铳将它凭依进里面。

有【星辰武器】的加持使魔铳无需消耗魔导战装和使用者的魔力,同时威力倍增,而且还可以接触这种凭依状态。

而玉兰经常使用的【勾陈一】,则像过去一样,化作镯子在手腕随时待命。少女准备好后,直接转身飞向弹射台,目光看着前方的宇宙,背后散发出灿烂的魔力粒子。

「玉兰,【全装甲紫鸢尾】、出击!」

少女话音刚落,魔力波动被确认后,轨道闪过一道电光,瞬间将她送出旗舰。在她离开后,凌音也激活自己的魔导战装——【雪花】,纯白色的以太装甲,票后飘散着浅蓝色的以太魔力粒子。

肩甲两旁的位置还装有三枚片状的魔力粒子引流模块,这是凌音参考凌光流光化身和【木绣球】的太阳帆系统的成果,是延伸但不同方向的技术,只是效果是什么,暂时保密。

不过,雪花最有标志性的,还是腰间所配置的两门微型【精灵之火】,这些都是正在实验的武器,并没有实际地投入到军队使用当中。


原先的大型魔导武器开始优化命中和火力浓缩,一个不好可能会炸膛,自然不能给玉兰和巴尔德配备。


而凌音不同,她可是魔导专家,自己创造出来的武器,必须经得起战争的考验,才能给别人使用。

「凌音,实验型魔导战装——【雪花】、出击!」

现在外面战况激烈,凌音见玉兰离开后,也不敢有所拖延,紧随着她来到弹射台上,一切准备就绪,便飞出旗舰。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