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版】34.好好品尝完农村采茶姑娘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回过神来时,贵族大人已离开了我的身体。

全身上下都变得暖烘烘的,在那以后被不停地濯输着种子。

已经不清楚多少次被射到肚子里了, 只记得在第三次以后就再没细数下去。

我身体筋疲力尽的,连挺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好想就这么一觉睡过去忘掉所有的东西。

「浴室已经准备好了」

「请由我来引导吧 。 索科拉请安放在这就好」

从门口那边听到村长和玛美的声音。

这么说起来,因为贵族大人刚才揺了揺铃,大概是听见那个以后准备好的热水吧。

反正和我没关系, 怎么都好了 。

「麻烦了 。 你们在这稍等下」

贵族大人随意地披上衣服,然后朝我睡着的床边走来。

说不定应该挺起身来打招呼的才是,但实在太麻烦了。

我仅仅投以目光, 等待着他的话语。

尽管如此脑袋完全没转动, 只是将贵族大人的低语左耳入右耳出,完全没听进去。

察觉到发出金属声响的东西被塞入手中后,我缓缓地将眼晴闭上 。

门再次打开, 随后传来紧闭上的声音。

张开眼晴,房间内一片漆黑。

贵族大人所使用的照明魔法已经取消了吧。

随后任由身体就这么放置着, 这时从门口传来了高支门声。

会是谁呢。

「索科拉? 我进来了哦?」

是玛美的声音。

如果是玛芙的话, 身体被看光感觉也无所谓了 。 况且房间里漆黑一片根本a舍都看不见。

真的是,太累人了。

「呜__、好厉害的味道呢。这也太暗了」

只听见脚步声进入屋里,随后到窗子附近停下。

咔哒咔哒一正想着是木头磨合的声音吗, 窗户一 下子打开了 。

月光透进屋里, 将我的身体照亮。

「玛美……」

「索科拉……没问题吗? 好像做了相当久的样子呢。那你_…是第一次对吗?」

「玛美, 呜……」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 我似乎一直被抱着。

顾虑着我的玛美的温柔像是要涌上心头一般,我不禁又哭了 。

被玛美抚摸着脑袋, 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身体开始富员抖起来 。

「索科拉,我也进来略? [l呜哇~好可怕的味道阿__」

纳莎走在前头, 还有什么人一起进来了 。

昏暗的房间谁也看不清楚。

不禁想要隐藏起身体时,玛実边抚摸着我边说道。

「没问题的。在这里的都是女人哦。安心吧」

就算全是女性,只有我下半身赤裸裸的还是很羞耻啊……可是,算了。

脑袋拒绝着思考。 交叉双腿遮起来就够了 。

睡吧。

「索科拉。 好好地努力了呢」

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是妈妈的声音啊。

要说的话比起变得安心, 更对为什么连妈妈都到这来而感到不安了。

只知道玛 美、 纳莎和凯伊赫是与我一样到这来的而已。

这么思考着,昏昏欲睡的脑袋逐漸运转起来。 胸口变得苦闷 。

「多么可怕的量啊__这样的话大家也多多少少能受到恩惠了呢」

不知是谁的母亲,看见从我身体溢出的精种后,高兴地这么说道。

受到恩惠是什么?

「索科拉,抱歉。请原谅我」

不知何时已脱下裙子的玛芙,用手指粘上从我身体溢出的精液。

玛美稍微看了眼缠练在中指上那白浊的液体, 然后将那塞入自己的秘所当中。

「嗯啊~ __」

发出了有点妖魅的呻吟 。

以此为开端, 纳莎、和凯伊赫也用手指粘上我身上的精液, 就这么陆续塞入自己的明部。

「如果能怀上就好了啊」

「没错呢…_拜托了!」

正困扰着的时候,其他的女人也有样学样地将精液放进自己的身体。

「呐! 大家在做什么啊! ?」

不禁大声疾呼时, 母亲抓住我的手抚摸起我的肩膀。

「都是因为索科拉努力地从贵族大人那榨取了那么多,大家才有机会获得精种哦。你很努力了呢。真的是个好孩子哦」

就连这么说着的母亲,也用手指缠上从我身体漏出的精种,和大家一样塞到那秘所里去。

好恶心。

恶心。恶心。恶心。

竟相渴求着这零散的精液的村子女人们, 真的好恶心。

无视被强推的我眼中却只有贵族大人种子的大家, 真的真的好恶心。

「呜呜...」

真的好讨厌。

想要见拉芬啊__。

好想见一直、一直注视着我的拉芬__。

令人感到屈辱的共享在那之后也一直持续着。

讨厌到不得了的我, 只能任由被如此对待, 就这么翻过身睡去了。

第二天。

我去见拉芬了 。

「辛苦你了啊,索科拉」

「拉芬……」

拉芬大概已经从村子的传言知道我被贵族大人抱了吧。

然而,他却将沉默的我一把拥入怀中。

好高兴。

只有拉芬他一直在注视着我。

受伤的心仿佛被治愈了一般。

总算松了口气, 感觉心灵仿佛要融化掉似的 。

稍微变得安心的我想起了某件在意的事。

「呐,拉芬。说来…我被贵族大人给予了金钱」

那一夜结束以后,贵族大人对我说了什么随后便将硬币塞到了我手里。

数量很多的缘故,就那样放在还穿着的上衣口袋里拿回来了 。 (原来只脱了下半身么)

虽然是我未曾见过的硬币,但因为闪闪发亮相当的漂亮感觉是很高价値的东西。

关于昨晩的事连对母亲都没说过。

「就是这个呢。拉芬有见过吗?」

拿出被给予的20枚里的一枚。放到手里展示给拉芬看 。

紧接着拉芬像是惊吓般挣圆了眼, 感觉相当兴畜地将其拿到手里。

「这不是吉利斯金币吗! ? 真、真的! 是真货啊! 以前在诺博诺有看见过!」

一边用手捏着金币对向太阳,拉芬如此说道。

要说吉利斯金币, 那是连村长都没有的超高价値的金币。

我也是第一次见。

「哎呀索科拉。这个,给了你多少枚? 就这一枚是吗?」

那一夜结束以后,贵族大人对我说了什么随后便将硬币塞到了我手里。

数量很多的缘故,就那样放在还穿着的上衣口袋里拿回来了。 (原来只脱了下半身么)

虽然是我未曾见过的硬币, 但因为闪闪发亮相当的漂亮感觉是很高价値的东西。

关于昨晩的事连对母亲都没说过。

「就是这个呢。拉芬有见过吗?」

拿出被给予的20枚里的一枚。放到手里展示给拉芬看 。

紧接着拉芬像是惊一般瞪圆了眼,感觉相当兴奋地将其拿到手里。

「这不是吉利斯金币吗! ? 真、真的! 是真货啊! 以前在诺博诺有看见过!」

一边用手捏着金币对向太阳, 拉芬如此说道。

要说吉利斯金币, 那是连村长都没有的超高价値的金币。

我也是第一次见。

「诶呀索科拉。这个,给了你多少枚? 就这一枚是吗?」

「额……。倒、倒是有5枚…_」

不禁撒了个谎。

如果把真实的数量说出去的话,总觉得不知道拉芬会变得怎样,感觉好可怕。

「5、5枚! ? 和这一样的竟然有五枚! ? 是真的吗,索科拉! ?」

「晤理恩……」

「真的假的! 有五枚吉利斯金币的话就哈都能买到了读! ? 真不愧是贵族大人啊! 仅仅一晚而已就给了五枚吉利斯金币啊! 」

仅仅一晩而已……。

是吗,对于拉芬来说这就只是仅仅睡了一晩而已吗…… 。

我感觉到身体正急剧地冷却下去。

「拉芬……」

「索科拉。 无论你被贵族大人做了什么, 我喜欢索科拉的事都是不会变的哦」

就连这话语听起来也格外凉薄。

如今的拉芬还是在注视着我吗?

还是说注视着我所持有的吉利斯金币呢?

已经、完全、搞不明自了。

「怎么了? 索科拉。呐、别哭了啊」

被拉芬抱着, 被他亲吻 。

仅仅一晩而已 。

就因为这「仅仅一晚而已」, 对拉芬所给予的亲吻, 我变得没有丝毫感觉了 。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