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二十六 委託與同類





  「非常抱歉...我剛剛失態了...」


  「沒事。」


  出了米茲立餐廳後,對著滅紅著臉低頭道歉的是剛剛因為翠犢肉排的甜味而深深陷入甜蜜自我世界的克里妮,滅當時則是覺得這種反應很有趣,所以就全程盯著她看並聽到她的各種自言自語。


  「總...總之,今天真的謝謝妳了!我想也沒想到自己能吃到這樣高級的午餐,該不會...等等會說要我付出什麼代價之類的...?」


  「沒有,應該。」


  「滅小姐妳剛剛說了應該嗎?!我...我身上什麼都沒有喔!」


  果然克里妮很有趣,但剛剛滅都想不出有什麼可以做的事了,現在當然也一個計劃都沒有,也沒有要讓克里妮賠償的意思。


  「滅陛下!您用餐完畢了嗎?」


  就在這時,身為魔族的多納從餐廳屋頂上降了下來,看來他剛剛一直都在上面等著。


  「啊!對多納先生也非常感謝,第一次飛上天還沒有那麼習慣就是了。」


  「客氣了,只要是陛下的中意人吾輩可不能失禮。」


  「這...這樣啊,請問我,現在該做什麼呢?」


  「不做什麼。」


  「不做...什麼?這樣的話,我其實等等還有要事,我可以先,離開嗎?」


  「隨便妳,那滅也繼續走了,下來。」


  「是,陛下!」


  快速的跳上降低高度的山羊頭骨上,滅找了個比較舒服的地方,盤腿坐了下來。


  「滅小姐!我不會忘記這兩天的,下次見面一定會報答妳的!」


  「不太需要。」


  「啊哈哈...也是...」


  「掰掰。」


  「嗯,再見!多納先生也要保重喔,那我先離開去商會了。」


  互相告別後,滅指示多納繼續飛在適當的高度前進,想著剩下的幾個小時到底要怎麼度過。


  「會和死靈種的吾輩說保重也真是有趣啊,咿哈哈!」


  「別笑,會晃。」


  「是...吾輩失禮了...」


  就這樣沉默下來,身體也不再搖晃,滅準備就這樣繼續進行「地毯式掃描」,但卻馬上被路邊的東西吸引了注意。


  「先停一下。」


  「怎麼了嗎陛下?才前進沒多少而已呀?」


  馬上讓多納停了下來,滅想確認的是正下方路邊的一個特殊擺設。


  「那是什麼?祭壇?和告示板?」


  「先下去吧,我去看看。」


  「好的!」


  在路邊再一次下來之後,滅站在那個奇怪的「祭壇」前面。


  那是一個紅色方型箱子,在前面開了一個看起來是用來投放東西的孔,在附近則放了不少桌子和裝有各式食物和日常用品的籃子,因為還有設置著一些牌子、小櫃子和照明燈,感覺就像在祭拜什麼的樣子。


  「這個是,郵箱吧。」


  「郵箱?」


  「嗯。」


  如果仔細讀一讀,紅色郵箱正上方的牌子上寫著的「若是有特殊的信件要寄,請從小櫃子裡拿出一張信紙和信封,在旁邊的桌上寫好內容投入郵箱,請一定要附上自己與收件人的全名,信件會在兩個星期內送到」和「一人兩個星期限拿各一張」。


  接著在旁邊有一些看起來是多加上的小木牌,其中最明顯的那個寫著「請不要嘗試一次拿兩張以上的信紙或信封,且不要在拿到的紙上亂塗鴉,違者必罰」。


  「看來是寄信的地方呢,陛下有什麼在意的嗎?」


  「...不,沒什麼。」


  滅對這些都沒什麼在意的,但她在意的是在那些籃子附近的牌子用熟悉的語氣寫著「別再放這些食物了!小生拿了也吃不了啊!」。


  這是梅爾桑寫的吧...而且又是有關寄信的事情,幾乎是可以確定是他了。


  但是這樣梅爾桑整天背著的大堆信封就說得通來源了,只不過只有這樣一個郵筒應該不會有這麼多信,所以別的地方也一定有別的郵筒的吧。


  觀察完了被祭拜的郵筒,接著滅開始觀察旁邊靠牆的告示板。


  照告示板上的標誌上那朵之前看過的花來看,這應該是商會的告示板吧。而且告示板上也貼著各式各樣與滅拿到的委託書相像的紙張,上面的內容也各有不同,共通點是內容看起來都是雜事而且報酬有一半都不是錢。


  其中一張倒是特別吸引滅的注意,因為上面用紅筆大大的寫著「請勿取下」,而且紙張的角落還蓋著特麗絲阿姨的印章,貼在告示板的正中央。


  上面的內容是孩子的照顧,好像是每天固定的委託,到市中心的圓環照顧一群小孩幾個小時,報酬是免費在艾格尼麵包坊選幾份糕點或麵包。


  「看來是某種交易用的板子啊陛下。」


  在滅想著乾脆就做這個到日落的時候,多納的開口讓她想起了有這個魔族(麻煩)的存在。從滅被認為是魔王就在列比倫斯的操場上鬧了那麼多事的前科,她認為帶著他去「照顧孩子」,一定會鬧出更多麻煩的事情。


  「多納。」


  「是,陛下?」


  「給你個任務。」


  「只要您開口,吾輩定會使命必達!」


  反正今天就要回去公主大人那邊了,應該也不會讓滅帶個跟班回去,就隨便讓他去做個什麼吧,剛好之前他好像很在意滅刁難他的體型。


  「在可以自由改變體型之後才可以回來。」


  「明白!但是這段時間陛下一個人沒有問題嗎?」


  「在你來之前滅都是一個人,沒事。」


  「咿哈哈!說的也是!其實吾輩對此已經有頭緒了,那吾輩盡量速戰速決,現在立即出發!」


  說完多納他就自己上升了高度,往某個方向飛越過建築快速離開了,比想像中要好應付,還以為他會抱怨滅委婉的在說他很麻煩,但看來是沒在在意吧。


  不管如何,既然成功把他打發走了,市中心是哪個方向?


  確認了一下委託單的委託人名稱是費徳羅後,滅向附近店家的人問了一下路,就為了消遣時間而往市中心的方向步行前進。








  是這裡嗎?這是市中心?


  來到了沿路問著居民才知道地點的市中心,在滅面前的目的地與她預期的不同,她一直以為會是某間有錢人家的豪宅不然就是一間像畢賽特他們那樣的房子,但眼前的「市中心」看來比較像是一整個小社區。


  兩邊的街道可以看出是明顯的弧形,依面前的一系列建築排列方式來推算,是以這個成市中心點圍繞出一個圓形的區域,而區域內部不像列比倫斯那樣由圍牆阻擋,而是由一整排的建築隔開外部。在滅面前的,則是一個大門敞開的拱門,可以想像這就是這裡的入口之一吧。


  可以看到裡面有不少人影在走動著,無人阻擋的滅就這樣直接踏過拱門的影子,來到裡面並找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在用水魔法澆花的人,為了提問而向那裡走去。


  「姐姐。」


  「呀,我都一把年紀了怎麼會是姐姐呢 ~ 」


  看起來是真的沒有很老的一個人啊,這樣說後她感覺很開心呢,原來公主大人教的遇上比自己年紀大的人就叫人哥哥和姐姐容易讓別人心情好是真的啊。


  「小妹妹妳不是這裡的小孩吧,是要找這裡的誰有什麼事呢?」


  「想接照顧小孩的委託。」


  「啊!是這樣啊!妳看到中間那個邊底下的噴水池正上方的辦公室了嗎?上去那個樓梯進去找市長就可以囉 ~ 」


  「嗯,謝謝。」


  「別客氣啦 ~ 」


  道謝完之後,她往那個中央的噴水池走去,就像那個姐姐說的那樣,噴水池的部分低於地表,相對的兩側各有樓梯通向下方那好像有著幾個座椅和攤位的小廣場,而這樣的噴水池被正上方的建築跨過。


  但滅的目的不是向下,所以她踏上圍繞著此建築的另外兩個向上的螺旋樓梯其中一個,走了幾階階梯後來到了有著兩個門環的木門前方。很自然的,她毫不遲疑的拿起其中一個敲了敲門。


  「請進。」


  從裡面傳來了準許進入的男聲,滅也沒怎麼客氣的打開一邊的門大搖大擺走了進去。


  裡面很像特麗絲阿姨那邊的房間,只不過好像更加雜亂一些,因為四周多數的窗戶,採光倒是比較好一些。站在其中一個窗邊抽著菸斗往滅這邊看的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臉上的眼鏡反射著窗外的陽光所以看不到他的眼睛。


  「小姑娘,妳是有什麼要事要處理嗎?」


  「看了板子上說需要照顧小孩。」


  「......」


  滅的回答好像讓他有點驚訝,他在原地僵了一下後,慢慢走到一個雜亂的辦公桌把菸斗放到桌上,才繼續開口。


  「這樣啊...我還以為妳是要來處理更要緊的事呢。」


  「...?」


  「看妳好像不明白我的意思,先給小姑娘妳個忠告,正常人,至少小女孩是不會帶著武器護具在居住區到處走的。」


  「會記住的。」


  原來是這樣嗎?但也不能把小迷丟在家裡,之後再想想解決方法吧。


  「其實我早就看到妳從大門那走進來了,還在想說該不會又是那個女人派來通知什麼大事的。」


  「那個女人?」


  「當然是那個商會長囉,難道小姑娘不是傭兵嗎?」


  這裡當作自己是傭兵會比較好嗎,但之後被拆穿應該很麻煩,就繼續拿畢賽特他們的名字來用就好了吧。


  「不是。」


  「那要接委託需要一些別的可以證明身分的東西,最好是有實體證據的東西。」


  …那就不能只用名字了,其他還有什麼嗎?


  「總之,先給我妳的名字吧。對了,都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費德羅,在洛斯特當著市長。」


  「我是滅。」


  「那麼滅,畢竟是照顧孩子,雖說很失禮,但還是需要我可以信任妳的實證,不然是不會讓妳接這個委托的。」


  「嗯。」


  滅在這時想說有點麻煩想乾脆放棄就好,但右手卻又像是要提醒她什麼一般,被手甲帶動著抬了起來,張開握著的拳頭,擺在費德羅先生面前的是一張金色的卡片,是從笑太那裡拿來的卡片。


  「這個可以?」


  「這個是...可以請妳對著卡片注入一點點魔力嗎?」


  「可以。」


  用左手拿起卡片並對著卡片使用一些魔力後,其中一面開始浮現帶有藍色亮光的花紋,是一個以盾牌為主的複雜紋章。


  「這樣啊,這樣就夠了,我寫一寫委託書,妳可以先去底下找索菲拉小姐報到了,她會跟妳說怎麼做,我之後再去給妳送完成的委託書。」


  「喔。」


  就這麼簡單啊,這麼想著滅讓小迷收起不再發光的卡片,轉身就準備開門下樓。


  但在她碰到門之前門就已經先自己打開了。


  「市長爺爺!索菲媽媽想讓你去...姐姐妳是誰啊?」


  門後出現的是兩個小孩子的臉,他們兩個一臉茫然的看著抓空門把的滅,看起來是要找費德羅先生的,滅就把身體讓開轉回去看著又拿起菸斗抽著的老人。


  「是媞婭和庫立啊,就跟你們說不能隨便跑上來了。」


  「市長爺爺你又在抽菸了!索菲媽媽都叫你不能再抽了耶!」


  「對啊對啊!每次都讓我的鼻子不舒服!」


  「囉嗦,她說的是別在你們面前抽,這次是你們自己過來的不能算。」


  叫做媞婭的女孩和叫做庫立的男孩一進來就開口向費德羅先生抱怨,被碎念的本人則是繼續抽著煙斗不在意的應付他們。


  「索菲媽媽要市長爺爺去家裡幫忙,讓我們來叫你下去。」


  「關於那個,滅小姐,你今天要照顧的就是這群小鬼頭,妳就順便帶他們下樓梯吧,別讓他們又摔傷了。然後你們兩個,她是今天來照顧你們的姐姐,帶她去找索菲拉小姐,別給人家添麻煩了。」


  「好 ~ 姐姐你的名字是滅喔?好奇怪啊!」


  「是嗎。」


  「是的喔!滅姐姐我們快走吧,點心...索菲媽媽在等著呢!」


  媞婭說著就拉起滅的手,把滅拉出沒關的門,庫立則跟在後面把身後的門關上,在下樓的時候他們都走不太穩,所以滅乾脆直接把矮自己快一顆頭的他們扛在雙肩上,手上的小太刀和手甲則飄在滅兩邊的腰際,好像在假裝被繫在滅的腰上。


  「姐姐力氣好大啊!跟看起來的不一樣呢!」


  「滅姐姐,往那邊喔!我們家在那邊!」


  「不要亂動。」


  雖說滅對她現在身體的力氣控制已經非常熟悉,不會失手讓他們受傷或掉下去,但他們在肩上這麼不客氣的鬧騰也是有點危險的。


  終於在他們的指路下來到這個圓環市區邊一間門內有些吵鬧的房子,牌子上寫著,對滅來說雖然只有一點點但還是有所懷念的詞彙。


  「孤兒院...」


  「是呀,姐姐妳不知道嗎,這裡是史托爾克孤兒院啊。」


  「是我們的家喔!快點進去找索菲媽媽吧!」


  所以其實他們都是孤兒啊,但總覺得,和滅所待的孤兒院的小孩們有些差別。


  把他們安全的放了下來後,滅打開了孤兒院的大門,裡面傳來了歡樂的吵鬧聲,可以看到有幾個小孩在寬敞的房間裡跑跑跳跳的。


  「索菲媽媽!我們回來了!」


  「索菲媽媽!我們還帶了新來的姐姐喔!」


  「媞婭、庫立,歡迎回來,但是新來的姐姐是怎麼回事?」


  在房間中央,有個正在照顧幾個拿著娃娃好像在玩扮家家酒的小孩的黑髮女人,她一看到滅他們三人,就起身往這邊走過來。


  「打擾了。」


  「不會不會,請問小妹妹你該不會是為了接那個貼在委託板上的委託而來的?」


  「嗯。」


  「費德羅那個老傢夥...媞婭、庫立可以去和大家玩了喔,點心在桌上自己拿你們的份喔。」


  「「好 ~ ~ 」」


  興奮的回答了之後,他們兩個快步向裡面的一個桌子那裡跑去,留下門口的滅和他們口中的索菲媽媽。


  「他們兩個沒給妳添麻煩吧,請問妳是?」


  「滅。」


  「滅...嗯,滅小妹妹是吧,我是索菲拉,是照顧這裡所有孩子們的孤兒院長。」


  「索菲拉...媽媽?」


  「啊哈哈 ~ 那是院裡的孩子自己這樣叫的,叫我阿姨就好了。」


  「嗯,索菲拉阿姨。」


  索菲拉阿姨輕輕的笑著,看來滅的表現讓她有些想笑。


  「很久沒見過妳這樣的孩子了呢,既然妳都在這裡了就代表老頭子讓妳接了委託吧,可以的話請妳去和孩子們玩吧,注意別讓他們做危險的事或傷到他們,黃昏前會給妳報酬的。」


  「好。」


  「還有那個,武器和...算了,請多加注意就好。」


  「媽媽!還沒好嗎?」


  感覺好像還有話要說的阿姨後方傳來小孩呼叫她的聲音,她就說著「失禮了,等我一下下」轉身離去。


  被留下來的滅有些茫然,雖說是要照顧小孩子,但是她卻不知道怎麼做,所以站在原地無所事事的她開始在腦中回想之前自己孤兒院的修女是怎麼做的。


  說起來索菲拉阿姨給滅的感覺很像那個修女啊,雖說這裡看起來比那個孤兒院的環境要好太多了,可能孤兒院裡照顧人的感覺就是這樣?


  「姐姐!跟我一起來玩吧?」


  在滅看著天花板發呆似的站著時,從下方傳來小女孩的聲音。


  「姐姐?」


  滅向下看後迎面擋住視線的是一顆紅色的皮球,然後才發現後面抓著球的黑髮小女孩。


  「嗯,好。」


  「是嗎!太好啦 ~ 」


  滅身手過去接住她放在滅眼前的球,然後在應該在碰到小女孩的手時感到了違和感。


  毛絨絨的...?


  將球抱在懷裡後,終於看到了小女孩剛剛被擋住的全身,小小的臉蛋、比滅還要矮很多的個子,到這裡都和剛剛的媞婭差不多。


  但是,和索菲拉阿姨一樣但短很多的黑色頭髮上開心的擺動著兩個毛絨絨的耳朵,而她小小的手,也不是人類的手而是覆蓋著黑色與白色皮毛的肉球。


  「姐姐妳想和小音玩什麼!丟球嗎?還是踢球?」


  就這麼想玩球嗎?滅輕輕的把球往小女孩那邊丟過去,她興奮的把雙手舉起用肉球從兩邊接住飄過去的紅球。


  趁這個時候,滅對著她調查了一番,知道了她的名子是祈音,等級當然是很低的等級六,然後還有滅最在意的種族和她預期的一樣是獸人族。


  成就裡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比起這些,滅會看得這麼仔細是因為公主大人有教過她獸人種的特徵。


  「姐姐!來!再來一次!再來一次!」


  祈音也和滅一樣把球傳了回來,紅球慢慢的落到滅的手上,然後滅大力一些的把球往上拋,祈音的視線還有雙手也跟著球往上飄,身體也為了接住快過頭的球而後仰。


  雖說祈音沒有並沒有長著,滅卻在腦中有了她背後瘋狂甩著毛絨絨尾巴的畫面。


  獸人種,特徵是出生時會有特定某個或某對身體被「不一般」的部位替換,有的是耳朵或是牙齒、有的人是腳會變得像動物一般、甚至有的會長出尾巴。先不說通常都是每人一對,所以出現兩對是非常稀有的情況。


  「姐姐,我接到啦!嗯?怎麼了嗎?」


  滅可沒聽公主大人說手也會變的毛絨絨啊?








  應該下一話就會把目前洛斯特的部分做主要收尾。

  

  最近天氣冷了,各位要注意保暖啊。


  ─ By 怕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