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各自的戰鬥⑥

50.各自的戰鬥⑥

「要上了……!」


 筆直地注視著黑騎士,架好血武器的劍。


 黑騎士似乎是為了減少體力消耗而在等待。


 比剛才遇到的對手提高了好幾段,雖說是突襲,但也給予了相應的打擊。這樣一來就不會變成一邊倒的比賽了吧。


 不過,同時都做到這一步了,仍然是一場嚴峻的戰鬥。


 從剛才注入魔力放出的一擊逆算,雖然貫穿他的守護是可能的,但是為了給予致命打擊,注入與之相應的魔力可以說是必要條件。


 但是,對方也知道這一點。當然,對方也會提高警惕。


 今後,最好不要認為能有那麼簡單地給予注入魔力的一擊的機會。


 不應該抱著硬是要一擊去解決的欲望,應該要腳踏實地去擊潰吧?不,說那樣的話也是馬後炮。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將那個再次敲到那傢伙身上……



「喂,小姑娘,你能絆往他三分鐘嗎?」


 在這樣胡思亂想時,突然聽到了這樣的話。


 是共鳴之鈴。


 為了不讓對方察覺,加姆幾乎不動嘴地說。同時也告訴了我那傢伙能知道的情報。通信機在戰鬥中會帶來巨大的優勢。不論世界還是時代這都是一個真理。



「盡力而為。」


 不去相對視線,在口中如此回答。


 打算做甚麼這個時候就先拋到腦後吧。在剛才的周旋中,理解了加姆是如何戰鬥的。那樣的話,就不要嘮嘮叨叨,直到加姆做出必要的行動為止。


 因為那個即答加姆表現出有點不知所措的反應,但隨即嘴角一揚回應:「那是個好回答,那就交給你了。」把手裡的小刀交給我。


 然後我們同時為了完成各自該做的事而開始行動。



 我讓所有的注意力回到黑騎士上。


 然後加姆朝著與我相反的方向,像離開黑騎士一樣跑去。



「來吧!!小丫頭!!!」


 黑騎士一邊回應著,一邊在眼角打探加姆的動向。剛才被灌了很多熱開水,所以抱有警戒心也不是毫無道理的。但是如果認為我是可以用餘閒時對付的話,那就想得太美好了。(注:『灌了很多熱開水』,原文『煮え湯を飲』是日本諺語,意思是被信任的人騙了,這裡應該只是單純指黑騎士之前被加姆耍著玩。)


 用血武器製造出的小刀劃破手腕。啊,好痛。


「甚麼!?」


 這個行動讓黑騎士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與此同時將飛濺的血武器化,製造出大大小小上百把血劍。威力是次要的,盡可能多地做出鋪張的數量,一口氣叩向黑騎士。


「可惡!!那個再來幾次也一樣!」


 黑騎士單手無法抵擋,就在即將被劍雨擊打之前,擺出架式讓身體的硬質化。


 是發動了加姆說過的【鐵壁】之類的東西吧。血武器的劍「錚錚」的被那傢伙的盔甲和鋼鐵般的皮膚彈開。但是,這並不是甚麼大問題。


 鐵壁確實是堅固的防守,雖然無法想象需要多麼大的集中力,但絕不是一個半吊子的功夫就能簡單做到的。如果身體狀態萬全的話還可以,但那傢伙現在因為左臂被甩掉,出血打亂了集中力。


 作為證據,他並沒有強行將劍雨交給鐵壁來突破,而是沉下身子進行防守。


 這也和加姆預料的一樣。


 通常,以魔術師為對手的話是在他使用魔術前,以快攻來決定勝負,或者是徹底守住,等待對手的魔力枯竭是公式。


 雖然也有像魔聖水一樣能恢復MP的道具,但不管是哪一種都是相當高價不能濫用。因此,在以升為單位提供魔聖水時都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


 我來到這裡後放了好幾次大規模的魔術。


 只要不認為那傢伙沒甚麼謎之種或手段,但應該不會想到那樣連續施展魔術,雖然是有限度的。疲憊的黑騎士不會輕易進攻,十有八九會選擇踏實地防禦。


 到這裡還能冷靜的下判斷,黑騎士真是了不起的魔物。


 正因如此,才會有機會鑽空子。


 我把『加姆交過來』的小刀用自己的血纏上,模仿血武器之劍再纏繞魔力射出去。


 以數不清的劍掩人耳目,黑騎士也沒注意到那一擊。


 嘎唰!隨著這樣的聲音,撞上黑騎士盔甲上的血武器的殼破裂了。但是本命就在當中。加姆的小刀僅僅貫穿了黑騎士的盔甲,劃傷了黑騎士的皮膚。



「甚麼!?……你!!」


 黑騎士也晚了一步,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巴西利斯克之血】,只要把一滴滴到井中就能殺死百人的劇毒。加姆作為王牌涂抹過的小刀的滋味一定與別不同。


 黑騎士咳潑的從嘴裡溢出血。


 然而,那個哥布林騎士並未倒下。雖說是劇毒,但要削減那傢伙龐大的生命值也需要相應的時間。做到這樣,戰況大概是五五開吧。


 但是,這才終於能戰鬥。既然讓餵了毒藥,即使不勉強進攻,就這樣困住的話,這邊的勝利就會變得更加明確。


 也許是因為那樣而鬆懈了。


 是笨蛋嗎,我!現在,才剛剛鑽了對方的空子吧。


 黑騎士沒放過這一瞬間的放鬆,一口氣奔向這裡,縮短距離。然後用力揮舞著大劍,狠狠地叩下來。


「哇!」


 雖然用身體強化勉強躲開,那一擊也絲毫沒有衰弱,反而給人一種比先前對加姆的一擊更加洗練的印象。


 叩下的大劍在地面轟的把地面刮掉,形成了一個小隕石坑。要是吃了那個的話,大概就完了吧。那種恐懼在背上遊走。


「夠了。」


 不知是不是知道這邊的想法,黑騎士的口中說出這樣的話。但與這句話相反,能感到黑騎士的神經變得敏銳。


「不會再去想那些小麻煩了。我不會再考慮除了打倒你以外的事了。你一定會成為王的絆腳石,即使要以我的命來換,也要在這裡除掉你。」



 然後,黑騎士的……


 哥布林的騎士真正可怕現在才知道。








 轟!!在發出那樣的聲音時,眼前的地面就爆散了。


 躲過了黑騎士的一擊,好不容易射出了血武器,但是對那樣的攻擊視而不見,有被擊中覺悟的下一擊迫近。


 結果這邊經常持續強制發動身體強化。


 即使想用魔聖水補充魔力,在做好被擊中覺悟的連擊前並沒有給予那樣的時間。結果是如同生命線的MP被慢慢磨去的狀態。雖然被劇毒侵蝕的那傢伙也一樣,但追逐的人和被追趕的人的心境是不一樣的。


 本以為已經趕入末路,結果卻是踏到老虎尾巴。


 有說負傷的野獸很可怕,現在此時,確實地親身體驗到了。



 盡管如此,與加姆分開的時間還不到兩分鐘。


 到底有何打算也不知道,但也只能相信並忍耐下去吧。



 配合黑騎士的下一擊發動血武器,一邊牽制一邊拉開距離,想辦法補充魔力吧。想到這裡,我伸出手來。


 血武器的發動以打不出告終。


 通過不斷的身體強化,魔力終於達到了極限。


「糟……!」


 連後悔的時間也沒有,割下性命的一擊已逼近此身。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