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各自的戰鬥⑤

49.各自的戰鬥⑤

【side:達斯】



「可惡……」


 不管從哪裡放出的小刀都用劍驅除。左臂的感覺的確遲鈍了。


 反正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所以強行進攻本來就是錯誤的。盔甲的間隙,那一點點的空白處被滑入的一擊。


 是撕裂肌腱的程度,或是撕裂一根血管的程度的一擊。


 唯一的問題是那放入的麻痹毒。


 在感到違和感的同時,將傷口深深切開,讓血排出來,儘管如此,結果左臂還是留下了的不協調感。


 ……這樣還可以,大劍單手也能揮舞。要想把他砍下,平常注入劍裡的力量一半都不需要吧。


 真正的問題是……


 一靠近就會突破同時張開的煙幕,飛過來的幾把小刀。


 每次都必須要停下腳步,冷靜地處理。


 沒錯,真正的問題是這個。


 那傢伙的一擊,即使只是擦傷,也有可能給這邊帶來致命的問題。


 當然,毒藥的處理相當困難,而且能夠安全攜帶的量也非常有限。不能總是那麼經常使用。這把小刀也很有可能是幾乎沒有或完全沒有塗毒的小刀。


 但是,從這邊來看沒有分辨的方法,為了和今後要面臨的那個吸血鬼丫頭戰鬥,我不能因為過信就把這把小刀當作惡作劇而接受。


 結果,我攻不動,那傢伙沒能打出決定打就把這邊玩弄於股掌之間。


 這簡直……


 這簡直就像……


「這簡直就是弱者的戰鬥方式!?你是人類吧!從正面攻過來怎麼樣!?」


 不由得叫了起來。


 姑息是弱者的特權。一直到現在為止都在嘲弄著這邊,一旦處於劣勢,就會裝成弱者。那不是太方便了嗎?


 為吐出焦躁不安的心情而搖頭。腦袋是明白,他們也不是白白賭上性命,即使是這樣的戰術,根據情况也可能會採取吧。那麼,這邊作為強者直接將其擊潰即可。


 就在想到這裡重新握起劍時。


「弱者啊……?因為我是個微不足道的冒險者。要當像你這樣的怪物的對手,就得絞盡腦汁了吧?」


 在錯綜複雜的通道的盡頭,一邊嘟囔著那樣的事情一邊露出身影。


「怎麼了?捉迷藏已經結束了嗎?」


「那個呢……或許是,也或許不是吧?」


 男人挑釁地笑了。言行總讓人懷疑,是個無法抓住的男人。這種人越是配合他的調子只會越麻煩。


 雖然打算為之後和吸血鬼丫頭的戰鬥中作保留,但如果再和這傢伙繼續糾纏下去,難免會摔倒。雖然不知道目的是甚麼,但暴露了身影的現在正是好機會。


 【鐵壁】,這是我使用的【戰技】中最值得信賴的。


 作為消耗不少精力的代價,在數秒鐘內,我的皮膚會變成鋼鐵般的裝甲。


 那種傢伙程度的攻擊,不管會來甚麼都會彈回去。



 單手拿著大劍彎下身體,積蓄力量。


 發動鐵壁,瞬間釋放積蓄到極限的力量。



 到那傢伙的距離不到一百米,如果是現在的我,不需要五秒就能到達的距離。


 然後在到那傢伙的距離只剩下五十米左右的時候,響起了「錚鈴!」的金屬聲。仔細一看,好像是在狹窄的通道上貼著金屬絲。如果不使用鐵壁強行縮短距離的話,一定會受到無法忽視的傷害吧。可以看到他的嘴角上揚。


 但是,這次我預測到了。


 無論如何這些絲在鐵壁面前,要劃破我的皮膚是無法實現的。


 雖然在一瞬間被殺弱了氣勢,但還是强行切斷絲線向那傢伙逼近。



「…………!!?」


 確信會得到相應打擊的那傢伙露出驚愕的表情,慌忙將取出的煙幕掉落在腳下。雖然礙眼的煙霧擋住了視線,但已經掌握了和那傢伙的距離。雖然目的多少有些偏差,但是沒關係。


 衝進煙幕中,抓住了那傢伙的身影。


 然而,他既不是逃跑,也不是慌亂……就像給誰讓路一樣往旁邊挪動半步。用從容的聲音這麼說。


「喔喔,現在到小姑娘。」


 緊接著,一把深紅的劍瞬間撥開彌漫在四周的煙幕,掠過那傢伙的臉頰,直逼我的眼前。其中蘊含著強大的闇魔法,沒錯,就是那個吸血鬼丫頭,那是那個時候展示的技能。


 攔截……那不是一隻手就能彈回來的。勢頭太強無法回避……那麼。


 用殘留著違和感的左手代替盾牌伸出。


 明明發動了鐵壁卻毫不在意,深紅的劍撥開左臂的肉前進。大腦無法忍受劇痛,雖然視野一閃一暗,但仍固執地將意識聯系在了一起。不能在這樣的地方輸。


 從左手掌貫通到肘部的時候,劍的氣勢終於開始下降。


 就這樣强行甩開左手,稍稍偏離軌道。


 深紅的劍就這樣貫穿了好幾個宿舍才停止活動。







【Side:萊蒂西亞】




「哈……哈……很危險耶---!!」


 我差點就把加姆撞飛了。


 聽到爆炸聲的我幾乎連閒置時間都沒有,便接到了來自加姆的通信。


 當聽說他一個人開始和那個黑騎士廝殺的時候,雖然嚇了一跳,但畢竟是老手了吧。不即不離,使用道具戰鬥確實地令對方的精神疲憊,把重點放在了讓判斷變得遲鈍這一點上。



 結果對方被加姆巧妙地吸引到指定地點,受到了有充足時間準備的充足的魔力精煉的一擊。雖說如此,他說要吸引到最後一刻,但真的沒想到他會徹底地接近到眼前去當誘餌。


 如果稍微偏離了目標打算怎麼辦?


 雖然很想罵人,但戰鬥還沒有結束。喝下魔聖水將枯渴的魔力補充。如果沒有在意這個的話,這次的戰鬥很有可能已經被將死了,所以過去的自己做了很好的工作。我心裡發誓,如果能平安歸去一定會再去打一趟水。



 黑騎士搖搖晃晃地站不穩,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間。身體的重心逐漸穩定下來。


 取下了一條手臂胳膊。


 但是,好容易才有一條手臂。


 再加上,對方甚至可以如字面那樣一擊殲滅也並非不可能。



「呵呵,可真會幹啊!雖然小姑娘也差不多,可是那傢伙也都是怪物。」


 加姆用驚訝的聲音看著它發著牢騷。


「這種……程度!!和我們受到的屈辱相比連屁都不是!!蠢丫頭!!」


 眼睛滿是血絲的黑騎士大聲地叫著。


「喔喔,即使是你們也有想做的事吧。」


 但是,這個這邊也是一樣的。



 如果道路最終都沒有相交的話,只能以戰鬥來决定。


 那裡沒有正義和邪惡。


 有的只是意志。


 為了甚麼,把甚麼貫徹到底。


 那就是戰鬥。



 如果你作為哥布林的騎士站在那裡的話……


 我,就作為魔王挑戰你們。



 未成熟與否,跟那個沒關係。


 如果那是我們魔物的生存方式的話,那就正面衝突然後擊潰!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