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各自的戰鬥④

48.各自的戰鬥④

「咕嘰嘰嘰!喂!你這隻爛狼,快讓本大爺騎上背!」


 哥布林急忙對狼下了這樣的命令。


 這傢伙作為騎手也許確實很優秀,但是自己本身並不是那麼強。


 狼看著摔倒的哥布林目瞪口呆,但被哥布林的話驚醒了。慌忙彎下身子,想把牠載回在背上。


 所以,只問一次。


「嘿,你就這樣被那傢伙用著好嗎?」


「嘠嚕?」


 狼好像不明白琪比的話的意思……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句話想起了甚麼,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這邊。


「嘰嘰!!!喂!笨狼,那種傢伙的話不用聽!!!」


 哥布林、庫茲?古茲?不過就只是拼命地喊叫,用月狼爪輕輕彈了一下就安靜下來了。


「嘰嗶!?」


「琪比也是,因為是群裡送給哥布林的狼,所以心情稍微能理解一點。真的只有一點點。」


 即使開始一樣,琪比和這孩子的境遇也太不一樣了,遭受那麼残酷的傷害的孩子的心情,琪比一定無法理解。但是,開始是一樣的……所以那個開始的一點點的想法,應該還是能理解的。


「那個哥布林伸出了手來吧?」


 伸出的手的善惡,被伸出的一方是不知道的。


 只是,無論如何都覺得那是很重要的,放開那隻手的時候,會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再次孤單一人,一定是沒辦法的事。


「嘰嘰嘰,喔喔,無錯!你要是被本大爺拋棄了,誰都不會撿你的!」


 哥布林輕薄地嘲笑著。


 但是,那種事怎麼樣都無所謂。


 重要的是這孩子想怎麼做。


 誰都沒有否定誰重要的東西的權利。


 不管那個在社會上犯了多少錯誤,如果對那孩子來說是很重要的……


 對那孩子來說無疑是不可替代的東西。


 但是,如果不是這樣的話……


 如果真的想逃離的話……


「沒那回事。琪比陪你在一起。所以要走嗎?」


 輕輕地伸出手。


 就像主人對我一樣,琪比也能這樣伸出手來。


「咕嚕!?咕嚕,嘎呀---!!!」


 狼看著琪比的手,嗡嗡地搖著頭。


「喂!喂!!怎麼了!這種傢伙的話怎麼要去聽的!你只有本大爺啊!離開這裡後打算怎麼辦!?誰都不會接受你的!看看那邋遢的身體!誰會愛你!只有本大爺!只有本大爺會愛你啊!」


 也許是因為對狼的動搖感到不安,哥布林不斷地說著臟話。


 隨後,逐漸恢復平靜的狼迅速轉身,向著哥布林的方向走去。


 雖然那雙眼睛裡充滿了迷茫,但也能看出其中蘊藏著一絲决心的光芒。


 喔喔,這孩子沒問題了。


「很好很好!好孩子,只要你一直跟著本大爺……」


 在用笑嘻嘻的表情說話的哥布林面前,低下了頭。


 然後……


 張開大嘴,咬住了哥布林的身體。發出「啪桀咯桀」混雜盔甲中的骨頭摩擦、碎裂的聲音。


「嘰吔嘰!!!?嘰咿咿吔呀呀------!!!?」


 哥布林不知道發生了甚麼,臉因劇痛而扭曲,發出凄厲的叫聲。但是這孩子可是更加痛。那樣的疼痛,應該沒甚麼大不了的。


「啊咿咿--!!笨狼--!!你幹甚麼啊!?嘰吔嘰!嘰吔呀呀---!!?」


 雖然哥布林怒吼的聲音讓身體有一瞬間顫抖,但是狼卻絲毫沒有放鬆他下顎的力量。鮮血咕嘟咕嘟地溢出,暗紅色的液體從哥布林的嘴裡流出了。斷了的骨頭刺破了內臟吧。只能無力地地漏出聲音。


「嘰吔嘰……飯……增……救……」


 噗嗤,肉被扭斷的聲音,生命破碎的聲音回響著。


 狼用一雙寂寞的眼睛看著從嘴上掉下來的肉塊。



 從狼的口中發出「嘎嗚……」的聲音。


『你是……你是……大家的仇人……所以……』


 那聲音要說是怨恨卻顯得十分虛弱,而且還染上了些許的悲傷。


 那也是對的,因為那句話是對自己說的。


 就像要對自己說的一樣,狼不停地發著牢騷。


 哥布林和狼的關係。


 那是以扭曲的洗腦來聯結起來的關係。


 雖然是對方安排的依賴。


 唯一一個發現了自己的價值,給予希望的對方由自己親手殺死。


 那個事實很悲傷……琪比不認為不是不能流淚的事。


 所以,琪比抱住了狼既大亦小的身體。


 這樣做的話,心會暖暖的平靜下來。


「你很努力了。但是,如果悲傷的話哭也可以。」


『可是……因為……我是。我是……一起……惡心的……』


 狼一字一句地說著後悔的話。


 琪比只是一直抱著她聽著。



【side:萊蒂西亞】


「哥布林……雖然聽說會做這種事……」


 噁心的感覺湧了上來,撲哧一聲吐到地上。


 我逃離黑騎士的前方……那地方展現的是牧場和家畜,還有調教師和愉快地來玩的哥布林們。


 只是與普通的那些不同的是,在那裡飼養的是人類的女性,她們被哥布林們侵犯了。我順應著自己的感情去碎切哥布林,蹂躪它們。


 被囚禁的女性們有著各種各樣的反應,要麼呆立著,要麼哭著說有人來救她,要麼一溜煙地逃跑,但如果現在離開這個地方的話,被哥布林們發現時不知道會被做甚麼。


 以之後一定會回來救她們來說服,半是強迫的把她們塞進最裡面比較大的小屋比較大並上鎖。


 雖然是題外話,但這裡沒有露嘉的身影。聽她們說,漂亮的紅髮少女在洗淨了身體後又被帶到了某個地方。


 不管怎麼說,噁心也要有個限度。


 黑騎士,遇到那個的時候……我覺得哥布林也有很厲害的人。是認為有值得尊敬的人,也有很強的人。


 那一定沒有錯,也不想修正。


 那傢伙以堅定的意志站在這個地方,而且有著非比尋常的堅強。


 那應該是可以坦率地稱讚的事情。


 但是,要說所有哥布林也是那種值得尊敬的人,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人類還是哥布林都不會改變,各自有各自的想法,有好人也有殘酷的人。


 然後作為種族的對立……不管是清是濁,總之所有都會成為對手。然後抱著與那個新出現的哥布林的騎士……黑騎士戰鬥的決心。


「可是……」


 很奇怪。


 確實,那時候的魔術一擊把黑騎士的精銳部隊,其中的一部分宰掉了。可是追兵卻一路也沒有出現。說不定,是把我放在一邊,去了琪比和妖夢那裡嗎?


 冷靜下來的同時也會萌生這樣的焦慮。


 然而,那個懷疑在一瞬間後,從遠處傳來爆炸聲給消除了。


 而且幾秒後就響起了金屬音,沒錯。是誰在戰鬥的聲音。


 但是,到底是誰和誰?


 雖然疑問不斷,但最後除了去確認外別無他法,總之這邊還是去看看吧。


 用魔聖水補充稍稍消耗了的魔力,單手拿著宵闇的儀仗劍向聲音的方向跑過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