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各自的戰鬥③

47.各自的戰鬥③

【side:琪比】


 盯著騎在狼身上的哥布林。


 發動剛才把哥布林他們收拾好的時候,在琪比體內新萌芽的力量【鑑定眼】。


------------------

名字:

種族:哥布林騎兵

狀態:騎乘

LV :12/25

HP :102/102

MP :65/65

筋力 :74

耐久 :70

敏捷 :72

魔力 :70

幸運 :102


------------------


 這與主人的鑑定不同,是觀察對方的動作和體格等來判斷大致狀態的技能。因此,只能算出大概的狀態和可能擁有的技能。


 與此相反,與鑑定不同,對初次見面的對象使用的話精度會下降,但是對方很難發現自己在使用鑑定。


 而且,對方越是活動越去觀察,觀察所得到精度也越高。


「嘰嘰嘰,甚麼啊?那個反抗的眼神是?算了。本大爺比較喜歡把這種狂妄自大的家夥教育到破破爛爛的!就是這樣本大爺是唯一沒有達到人型就成為幹部,被授予【古兹】這名字。」


「沒關係,馬上就會改善的吧?嘰嘰嘰嘰嘰嘰!!!」


 狼上的哥布林、古茲帶著厭惡的表情笑了。心情不好。而且一點也不強。


 雖然還沒能進行充分的觀察,但是從動作上也能知道大概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完全不害怕。


 比起這個群長要可怕得更多。


 但是……。


------------------

名字:

種族:奴隷狼

狀態:支配

LV :23/25

HP :185/185

MP :45/45

筋力 :129

耐久 :85

敏捷 :202

魔力 :83

幸運 :5

------------------


 那個狼的強大是真貨。


 絕對,如果認真起來的話,上面的哥布林很容易就能打倒的,但是不會那樣做。大概是被那個哥布林把心情給搞壞了吧。


 而且,那個哥布林也不能自己戰鬥,只有狼的操作方法讓人瞠目結舌。


 剛才也那麼華麗地出現了,但是卻像身體粘著一樣熟練地駕馭著狼。


 重心也沒有抖動,狼的力量也控制得很好。


 大概,正如他所說的那樣,虐待著狼,使用著狼。


 光靠這兩件事就夠了吧。從某種意義上說,他比那些純粹的強者、一帆風順的人更可怕。但是,即便如此也不打算任他處置。


「琪比是主人的東西!一根毛髮都不會給你的!」


 用力的瞪著哥布林。


 絕對不會輸給那種傢伙。


「嘰嘰嘰,咕,不是很有趣嗎!這樣的話!!打倒她吧!?由本大爺們來---! !」


「咕嚕---!!!」


 哥布林粗暴地拉起韁繩的同時,沃爾夫激烈的揚聲吠叫。然後就像體內生出彈簧般飛撲向這邊。很快,而且很大。僅靠那個大小就能成為強大的武器。如果認真承受了那個,琪比一會兒也支持不了。


 但是所謂大,也就意味著目標也大。


 把控制放在其次,將所有的魔力都放進爪裡,然後放出。


 月狼爪充滿闇之魔力的同時一邊向狼的身邊疾馳。看起來那個狼雖然身手敏捷,但是在耐久方面有很大的缺点。雖然不能一擊就能打倒,但是如果能好好地受這一擊會好好的道謝。


 那樣的話那個狼只能以不顧一切的姿勢著地為前提避開,或者用自己的攻擊來抵消。


 但是,這樣的預想立即就被背叛。


「嘠呀------!!!」


 狼所選擇的不是那其中一個。


 狼就那樣做好了受到傷害的準備,選擇了向這邊撲過來。


「汪!?」


 不禁發出驚嘆之聲。琪比放出的月狼爪嘩嘩地劃破了狼的身體令鮮血涌出。……但僅此而已,那一擊還是無法阻止那隻狼。


「咕嚕--!!嘠呀------!!」


 雖然發出了一瞬間似乎很痛苦的聲音,但是就這樣憑著氣勢,咬向琪比。狠狠地踢一腳離開原地,狼的嘴就在眼前嘎!的一聲合上了。如果再晚一點判斷的話,那琪比的肚子就會被那個牙吃掉吧。


「嘖!沒中嗎,你這個沒用的傢伙!!要把你扔掉了!?……會治好的,下次不會失敗了吧?」


「咕,咕嗚-。」


 坐在上面的哥布林在總括的同時,狼發出了凄厲的聲音。之後,狼的身體被哥布林的魔力所包圍。


 大概是回復魔術。


 主人都是用那個葉子治療所以沒有用過,但想起月魔法的術式上有類似的魔術。眼看著傷口愈合,步履蹣跚的不好的腳再次踩在地面上。如果稍微亂來一點那個哥布林也能治好,那麼狼的行動範圍將會一下子擴大。


 而且不僅是那些,那個哥布林應該也能進行各種各樣的輔助吧。


「嘠嚕、嘠嚕嚕------!!」


 接著,狼發出了比剛才更鬼氣逼人的威嚇聲。為了現在馬上撲向這邊再次彎下身子,絞盡全身的彈性。


「無錯無錯!嘰嘰嘰!真機靈!!打倒那傢伙的話就獎勵你!!」


 就在哥布林如此叫囂的時候,狼再次朝這邊撲了過來。


 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但是明白這個狼的心情。


 這個狼除了那個哥布林外沒有歸處。


 作為犧牲,作為貢品,被獻上了。


 只在那個哥布林的支配下找到了依靠的地方。


 所以這個狼就這樣,為了這個哥布林而戰。


 這孩子和琪比很像。


 只是不同的是伸出手的是主人,還是那個哥布林。


 不管遭遇多大的委屈,這孩子一定無法捨棄那個主人吧。


 那不是這孩子的錯。


 是那些傢伙的對待而變成那樣。


 因為主人看到了各種各樣的人。


 這個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人,有各種各樣的想法。


 怨恨自己的處境很容易,依賴著伸出的手也很輕鬆。


 但是,前方的道路一定不會延續。


 琪比決定了。


 希望能跟著主人。


 那不是主人說的,而是琪比想這麼做。


 也許多管閑事。


 即便如此,這孩子也應該有一次也好。


 選擇自己該怎麼做的機會。


「贏了啊啊-------!!!」


「咕喇呀---------!!」


 對撲過來的狼的咬噬,沒有避開地接住了。格咧!那樣微弱的聲音在響起了。


 但是那個牙沒有到達琪比那裡。


 魔力障壁,這是主人送給琪比的魔裝具。


 最大限度地啟動那個,僅僅一擊,抵禦了這個狼的攻擊。


 確信勝利的哥布林因為這一預料之外的事態,晚了一瞬間拉上了韁繩。從狼的牙中逃出,在那裡一擊,把月狼爪打進去。


 雖然魔力幾乎都被用光了……


 但如果能切斷【韁繩】就沒問題了。


「嘰嘠!?糟了!!!」


 噗咧。發出那樣的悅耳的聲音,束縛住狼的韁繩被切斷。因為那個反動,哥布林從狼的背上滾落下來。


 狼用呆滯的眼睛注視著這樣的情景。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