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参观圣餐礼

独夕:随缘翻译中。



正式获得出入许可的我,紧随伊夏在教堂中前进。

在铺满红色地毯的走廊上,光自彩色玻璃照射进来,映照出各种各样的颜色。


「谢谢你帮我讲情,伊夏」

「不不,这种小事无须在意,罗伊德君对我而言也是像弟弟一样的存在。而且要道谢的话,也要向那边的孩子们说哟」

「嗯,谢谢你莲,还有小白也是」

「我,我那个,没什么……」

「嗷!」


尽情地抚摸猛地抱住的小白的头。

好嘞好嘞,干得好。

莲羡慕地看着那个样子。


「呼呼呼,关系非常好呢。这是好事」


伊夏露出温柔的微笑。

总感觉有些害羞啊。我决定转变话题。


「话说现在要去哪里啊?」

「那当然是准备圣餐会了。会帮忙的吧?」

「当,当然!」


糟了,完全忘记了。

就算完全是谎言,为了成为信徒也必须要做该做的事。


「回答得很好。那么就一起扫除礼拜堂吧」

「知道了……」


于是,我和大家一起扫除了礼拜堂。

在此期间,众多老少男女为了祈祷等目的来到了礼拜堂。

已经有数十人通过了吧。

哎呀,真是厉害啊,居然有这么多人相信神。一时间难以相信。


「罗伊德相信神大人吗?」

「不,完全不信」

「也是啊! 神大人什么的就是胡说八道! 明明就算向神大人祈祷也不会得到帮助,为什么会这样热情地来祈祷呢? 难以置信!」


莲很愤慨。

可能因为能力的缘故,度过了一个不被眷顾的童年时代吧,所以才会对神有什么想法。


「嘛,冷静点,莲。不要在这种地方大声喧哗。而且在这里的人们也都不是真的相信神」

「怎么回事?」

「人类为了生活下去需要一些心灵的依靠。但是拥有那个的人类少之又少。对这样的人们来说神就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奉上祈祷的便利的偶像啊」


也就是说大家想依靠什么罢了。

这样做的话内心就会平静下来,觉得还能活下去。


「……? 嗯——」


但是莲不是很明白我说的话的意思吧,歪了歪头。


「啊啦啊啦,这可不能装作没听见呢。罗伊德君,这种发言是对神的亵渎哦」

「伊,伊夏!?」


糟糕,被听到了。

伊夏对急忙缄口的我说出了温柔的话语。


「确实,神不会轻易现身,但是确实存在。一年前,在我面前现身并教授给了神圣魔术。那时候见到的神圣的姿态……现在也清晰地映在脑海中」

「哦——! 伊夏能用神圣魔术吗!? 见到神大人了吗!? 我也想见!」

「呼呼,若是罗伊德君也做个好孩子的话,说不定哪天就能见到了呢」


姆,被敷衍了。

比起那个,刚才的发言。

我记得要习得神圣魔术的话,必须要作为信徒侍奉神并得到天之使者的认可来着。

从伊夏的话来看,那并不是比喻表现吧。

不,因为对方是小孩子所以也有随便说说的可能性。


「嗯,无论怎么说不直接看到神圣魔术就没法开始啊。解放格里姆来大闹一番的话,神官们就会用神圣魔术驱逐吧?」

「喂,饶了我吧罗伊德大人!?」

「玩笑啦,玩笑」


话说这一手以前已经试过了啊。

以前在教会里用了看起来像恶魔的自主型魔术稍稍乱闹了一番,但教会的人们净是东逃西窜的,不想战斗。

我想,热情的信徒都是些精神上的好人吧。

所以就算说被袭击了,也没有立刻选择进行战斗吧。

真是的,难得的神圣魔术就这么白搭了。


「……罗伊德大人,那肯定会被禁止出入的」

「诶? 我说了什么吗?」

「嘀咕着什么危险的事情」


哦哆,把想着的事说出口了吗。

偶尔会犯呢。反省反省。


「伊夏」


突然,礼拜堂里响起凛然的声音。

看向声音那边,是萨莉亚。


「差不多该到汇合的时间了」

「啊啦,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吗。那么再见啦,罗伊德君,莲酱。之后见……然后罗伊德君,今天说不定能看到神圣魔术哟」


伊夏啪地抛了个媚眼,小跑着离开了。


然后到了傍晚,扫除结束后我们坐在礼拜堂里等着。

这之后就会举办演奏会了,周围等待这个的人越来越多。


「可是刚才伊夏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从现在开始说不定能看到神圣魔术……这句话。虽然忘了问了,格里姆有见过神圣魔术吗?」

「只见过几次。想起来歌声好像是神圣魔术发动的关键」

「嘿诶,通过仪式发动的类型的魔术吗」


让魔术起动的方法大致分为术式和仪式。

术式是向魔力中写入各种各样的式,让其作为现象显现的东西。

相对的仪式是需要高魔力持有者唱歌或跳舞的东西。

自古以来就存在着,据说以祈雨舞蹈什么的作为原型。

现在则是和术式并用的情况比较多,不过也有很多被编入可魔术。


「也就是说也许能在演奏会上见到神圣魔术吗。格里姆,你没问题吗?」

「那个修女的魔力还没到那种程度,所以就算被攻击了对我也无效。无法想象能使用攻击系的神圣魔术啊。……嘛就算能用的话,我因为待在罗伊德大人的身体里所以完全没问题的」


神圣魔术似乎对魔人很有效,虽然在意会不会被净化,……这么说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嘛,就期待地等着吧……嗯?」


突然,听到入口那边有声音。

一看,纠缠过我的男冒险者们站在路上。


「那个小鬼果然在这里!」

「净给我喋喋不休的,真是让人火大的小鬼。管他圣餐礼还是什么的,全都给我破坏掉!」


等下等下,你说破坏圣餐礼?

好不容易能看到神圣魔术了,打算搞什么事啊。

……没办法,就请他们退场到外面吧。

我将全身的魔力断绝,慢慢地起身。

通过魔力遮断断绝气息的我,走向男人们那边。


「罗伊德……?」


嘘,把食指放在嘴唇上,让莲不要说话。

周围似乎没有一人注意到我在移动。

就那样走向入口那边,男人们也没有看向我这边。

就像谁也不会注意到进入视野的小石子那样,没有相当的感知的话是注意不到我的吧。

从男人们旁边通过,站到背后。


然后,解放双掌的魔力。

瞬间,两个男人的身影消失了。

消除着气息回到了座位后,莲小声地向我搭话。


「……刚才的难道是空间转移?」

「啊,连术式都让杰德给我看了,所以就试着解析了下」


暗杀者公会Boss杰德拥有空间转移的能力,并用术式对能力进行控制。

因为用能将各种魔力吸收、保存、解析的吸魔剑吸收了,所以我也变得能用空间转移了。

虽然这么说,离完全制御还很远,所以并不清楚他们飞到哪儿去了……不过从手感来看感觉是街市外边吧。


「罗伊德好厉害啊! ……哈,我也能不能快点把能力术式化呢」


莲叹了口气。

可以生成毒的莲如果能熟练地控制能力的话药也能做出来。

这么煽动后让她学习了很多东西,但似乎在相当地苦战着。

莲没有受过正经的教育,所以姑且读了简单的魔术书给她听,但理解到了什么程度还是个疑问。

说不定构成可以将我的知识的一部分复制并直接在对象的脑内粘贴的术式会更快。

但是还不清楚施展那个对被术者有什么影响

嘛,作为最终手段来考虑吧。


「……罗伊德,刚才是不是在考虑什么可怕的事情?」


想着那种事的时候,莲胆怯地看向我。

真是失礼啊。我和往常一样。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