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話 勇者的逃亡 2

「哈...哈...成功逃跑......了嗎?」

「秀夫~等一下啊~」

「跑太快了啦......」

逃過了魔族的追擊,秀夫鬆了一口氣。

在那裡的是在還是日本高中的時候就在一起的泉•菊池和大花•相模。

兩人都是路庫•桑德爾王國所屬的勇者,因為這場戰爭才與秀夫再會。

自那以後,她們便和秀夫形影不離。

從被魔族追趕也要待在秀夫身旁,不難察覺她們對秀夫的戀慕。

逃到這裡不會再有追兵了吧,休息片刻便以帝都為目標。

途中發現了一個小村莊,正想獲得一些食物的時候,發現那裡有著魔族的身影。

「嘖,連這種地方也有嗎......」

「啊,秀夫,那裡!」

菊池好像看到甚麼的樣子,看向她手指指著的方向,那裡有著熟悉的臉孔。

「那些傢伙......被魔族抓到了嗎?」

有幾名同級生被繩子綁住了。

「怎麼辦?要幫忙嗎?」

「......」

秀夫迷惘中,既不知道這裡的魔族的規模和數量,而且如果魔族比自己強不是開玩笑的。

「先觀察一下吧,如果能救出來就去救。」

「說得也是,如果有很多魔族可能連我們都會被抓住呢。」

為了視察村子秀夫們開始移動了。

但是,能隱藏秀夫們的身影的地方並不多。


「似乎只有幾名魔族而已......」

「等到晚上便潛入村子吧,如果有危險便馬上逃跑。」

「」嗯。」」

秀夫們決定等到晚上。

◆◇◆◇◆◇◆◇◆◇◆

雖然是在人類中等級比較高的勇者,但也不是壓倒性的強者。

根據能力二十到三十左右的等級差異只是誤差範圍,加上數量那個差異會更少吧。

也就是說等級上限100的勇者們成為不了壓倒性的戰力。

那麼,為什麼要召喚勇者?

因為這件事沒有多難。

勇者有比這個世界的人成長得更快的特徵。

而且通常會擁有優秀的職業。

也就是說在短期內便可以製造出即戰力。


不過,偶爾也會有例外。

有一些人等級會超過100。

雖然不廣為人知,但突破等級100的上限的條件只是需要打敗比自己高100級的對手。

但是,普遍來說不會有人去挑戰,因為即使能力再好等級100的差距是無法填補的。

但在勇者中也會出現與等級無關,突破等級界限的情況。

那個理由還沒有弄清楚,就像是突然變異的超級勇者。

「特馬斯喔,勇者覺醒了嗎?」

「不,還未......」

「是嗎,那再把勇者迫得緊一點。」

那麼做在勇者中也會出現等級超過一百的人吧。

特馬斯跪在他的創造主諾瑪前,絕對不抬起頭來。

「唔,有甚麼事嗎?」

因為跪著的特馬斯看上去像是想起甚麼,所以諾瑪向他發問了。

「......之前,在波爾夫大森林看到人族了。」

「波爾夫大森林......精靈的......那名人族怎麼了?」

「是,雖然不是太清楚,但,那名人物,現在回想起來......等級應該是超過100的。」

蔓延著微妙的沉默。

「殺了嗎?」

「並沒有,因為安蒂婭出現了所以從波爾夫大森林回來了,只是因為太多追兵所以之後的事就......」

「沒想到在波爾大森林會有突破了等級之壁的我的眷屬......雖然那個地方的話是可能的......」

等級差了100的討伐並不容易。

但如果有壓倒性的強者幫忙準備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如果那名人物不是勇者放著不管也無所謂,現在首要的是勇者的覺醒。」

「是!」

特馬斯甚至忘了自己把創扔進波爾夫大森林這件事情。

那天特馬斯把創扔棄的轉移門並沒有設定目的地。

也就是說不知道創被飛到那裡去了。

而且雖然黑髮的人在這世界很少見,但也並非完全沒有。

所以特馬斯要回想起創的事情還需要一點時間。

◆◇◆◇◆◇◆◇◆◇◆

劍所到之處魔族的手臂被斬落了。

「咕哇啊啊啊啊啊啊!?」

由於被斬落手臂的魔族發出慘叫,鈴乃屏著呼吸站著不動了。

「不能停下來!要跑喔!」

「嗯,嗯」

三木拉著鈴乃的手。

在勇者們仔細考慮過後決定逃跑後,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所以無法期待會有友軍的支援。

「九條他們已經不在了嗎......」

三木喃喃自語著,連鈴乃都聽不到她的喃喃自語。

三木無我地揮劍中。

如果一個人逃跑的話說不定能得救,但不能扔下最好的朋友鈴乃不管。

握在手中的是路庫桑德爾王國提供的秘銀劍。

雖然讓魔力在劍上流動鋒利度便會提高,但果然是吸了太多魔族的血,鋒利度下降了。

是至今為止討伐了許多魔物的伙伴,但不得不考慮魔族的數量,對於鋒利度還能持續多久很不安。

「三木,把我留下逃跑吧。」

「不行!要把鈴乃留下還不如去死!」

「但是......」

三木強行拉著鈴乃的手揮劍。

但周圍只有一望無際的魔族和因興奮劑而異變的勇者,只能說是絕望的展開。

「哈啊啊啊啊啊!」

「嘰哇啊啊啊啊啊!?」

「嘿啊啊!」

「嘰哇啊啊啊啊啊!?」

以帶著名為鈴乃這拖後腿的來說三木已經打得很好了吧。

但能感受到握著劍的那隻手握力正在下降。

「挺能幹的不是嗎,而且還一邊保護那女孩一邊戰鬥,精彩。」

三木和鈴乃的眼前出現了握著巨大的劍的巨人。

「很,很大呢......」

「畢竟吾是巨人啊,即使是這樣在巨人族中也算比較小的一方了。」

「巨人族的巨大,真不一般啊。」

身高五米的巨大戰士阻擋了三木和鈴乃的去路,這樣的構圖就像是某個怪獸動畫中的場景。

(能把這麼大的傢伙打倒嗎……右手已經沒有握力了……但是,只有鈴乃,絕對會讓她逃走的)

三木如此保護鈴乃是因為國中。

當時的三木多虧了引人注目的雀斑,性格很內向。

雖然經常被無情的同學取笑,但鈴乃和創卻不一樣。

鈴乃說了三木的雀班是很有魅力的地方。

創說了她像是動漫人物一樣非常可愛。

如果沒有這兩人的話,也許會過著家裡蹲的生活了。

因為有這兩人在,所以才能和同級生聊天和變得這麼活潑。

在這個世界上和創是生死離別的關係,三木連創現在身在何處都不知道。

因此,三木在心裡決定要帶著創的那份保護好鈴乃。

「三木,不可能勝出啊......投降吧。」

「鈴乃,如果我死了就投降吧。不過只要我還未死投降也沒用呢!」

感受到三木強烈的意志的鈴乃甚麼都沒說。

鈴乃知道這種時候的三木不管說甚麼都不會退讓。

「把我打倒吧!那樣道路便會開啟!」

巨人豪爽地笑著煽動三木。

三木鼓舞她那握力下降的手,重新握住了劍。

然後左手也握住了一把劍,以三木原來的戰鬥方式與巨人對峙。

「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鼓起鬥志的三木,讓魔力在劍上流動。

只剩下很少體力,不用說也知道長期戰是不利的。

這時的三木的神經或許是至今為止最敏銳的。

三木像箭從被拉緊的弓中射出來一樣飛了出去。

三木很清楚靠力量是無法和巨人巨大的身軀對抗的 。

所以只能用自己的速度來對抗了。

三木逼近巨人的右腳打算斬向小腿時,三木的直覺在說很危險。

三木的技能中沒有【直覺】,是至今為止與魔物的戰鬥中培養出來的。

三木在攻擊的途中停下並當場大幅度跳了起來。

然後直到剛才三木還在的地方一把巨劍發出風切聲揮過了。

「嚯,能躲過這個嗎,似乎能稍微開心一下呢。」

只是那樣巨人便舔了舔舌頭,以仿佛能穿透身體的銳利目光看著三木。

(糟糕了呢,甚麼啊那劍速,只要被擊中一擊就結束了)

三木吐了一口氣,她別無選擇,不能接劍的話就只能提升速度了。

「不來嗎?那由吾上了喔?」

巨人有著與他身型不符非常快的速度。

當注意到時劍已經來到了三木面前了。

只是單純的反射神經,三木把雙手的劍交叉把巨劍接下來了。

「嘰啊?!」

。三木被吹飛了10米以上,與地面激烈地衝撞了。

「三木!」

「不能過來!」

鈴乃看到三木被吹飛想要過去,但被三木阻止了。

讓疼痛的身體起來。

把巨劍接下來的代價很大。

不只右手的秘銀劍被粉碎了,右手也骨折了。

鈴乃看到這樣的三木後發動了【回復魔法】,雖然總算把右手的骨折治好了但還是會疼。

剩下的只有一把劍和三木永不放棄的決心。

但是三木也知道,這世界並沒有天真到只靠這些就能戰勝眼前的聳立著的巨人。

瞄了一眼鈴乃。

思考怎樣才能讓鈴乃得救。

「在想甚麼?是在想要讓那姑娘逃跑嗎?」

「咕......」

三木因為被看穿了想法而咬著牙。

「雖然欺負弱者並不是我的興趣,但這是戰爭,我不會手下留情。」

這麼說的巨人稍微沉下了腰,雙手握住直到剛才都單手握住的巨劍。

三木看出了巨人要認真了。

下一瞬間,三木無意識地大力跳了一下,在地面上打滾。

「三木木木木木木木木木!」

聽到了鈴乃像是悲嗚般的聲音。


為甚麼那麼焦急呢?當我打算用手撐在地面爬起來時,卻發現沒有想像中的順利。

「......」

沒錯,三木的右手不見了。

大地被三木肩膀流淌的血染成紅黑色,仿佛大地在吸取三木的生命般。

「咦?甚麼啊......這是.......咕哈。」


當三木吐血時,身體便失去了力量。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