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五話 最強陰陽師、會合

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從市政廳那走了過來。

粗獷且滿是鬍鬚的臉龐,黝黑的膚色,雖穿著上等的襯衫,卻不修邊幅的敞開著,

口中還叼著捲菸。


在市政廳最上層的一間房間裡。

那位鬍鬚壯漢在我們跟前的三人座的椅子上,一屁股的坐下,並向後仰的說道。


「話說回來,來的還真的全是小鬼哪。」


我不由得抽搐著臉回答道。

「是這樣嗎、但我可是在今年就成年了呢。」


「哼、十五歲左右的小鬼是能做什麼、連當個小隊裡打雜的都做不好哪!」


「……哎、或許對你來說是這樣沒錯呢、賽拉斯議長。」


聽到這話的鬍鬚壯漢ーー賽拉斯皺起了眉頭。


拉康納是座自由都市、也就是沒有設置領主治理的城市。

由攻略地下城的冒險者們的露營地,而一路發展起來的拉康納,

其興起與住民的特質息息相關ーー也就是說,在住民淨是群只會狩獵魔物的化外之民特質下,

讓這城市得以從封建制度當中跳脫出來,而在漫長的時光中保持其自由。


城市的運作由名為拉康納自由市民會議的議會擔綱,賽拉斯身為議長,同時也是行政機關的首長。

也就是說ーー菲奧娜所提到的會幫忙的某位地方首長,就是眼前的這個鬍鬚男。

(譯者:這個夠屌,帝國內半獨立的自治城市,這位老大爺將行政與立法權一把抓了)


「別用議長這稱呼叫我了,這稱呼實在是太過誇張到不行,

只有在議場的議員們才會這麼稱呼喔。」


「那麼、要怎麼稱呼呢?」


「只要不是叫議長,隨你高興怎麼稱呼。看你要叫老爹也好、老爺也好、市長也好哪。

咱這邊沒議長這職位。」


「那麼……叫市長吧。」


我想他大概平常就是被周遭的人們這麼稱呼的吧。


賽拉斯鼻子哼的一下說道。

「那麼、我聽到的那件事真的屬實嗎? 

你是個將帝都大肆破壞後,逃竄到我這來的國賊是嗎?」


坐在我隔壁的亞美優她們,此時都因緊張而全身僵硬。


看來菲奧娜她似乎將我們的事毫無保留的轉達給對方了,

也許在亞美優被被擄走前就這麼作了也不一定。


我稍稍嘆了口氣,告訴他說。

「當然、那並非事實呦......被破壞的僅僅只有帝城罷了。

還有、我可是把它給復原之後才逃走的。」


「嘎哈!」

突然、賽拉斯張開大口的笑了起來。


「真是有趣的小子! 那皇女還真是送了個不得了的傢伙過來呀!

我是不是該在這城市被你作出什麼事前,把你和那邊的勇者小姐,

一併押解到帝國軍駐地去,才是明智之舉對吧!」


聽到這話的亞美優,微微地低下頭去。

而我則靜靜地說道。


「這我不太推薦呢........

如果你不想讓這座稱為拉康納的城市,變成只會在歷史當中被提到的城市的話。」


「嘎哈! 說這什麼大話!」


「還有、別讓同伴感到不安,惡趣味的玩笑還請再節制一下。」


「哼……對同伴? 你這傢伙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對於賽拉斯有如自認為看穿一切的措辭,我嘆了口氣。

因為我實在很不擅長與這種人打交道。


「說的也是呢。那我就開門見山地問了,你真的是從屬於菲奧娜陣營……

而且有那意願要藏匿我們嗎?」


「哼、你在說啥鬼啊? 

沒啦、我壓根沒那意思喔。」


賽拉斯邊這麼說,邊緩緩抽起他的捲菸來。


「首先、不管是老夫或這個拉康納,都是不屬於任何一個陣營的。

這裡是座熱愛自由的冒險者之城呦。自家的事全都自己決定,不被任何人的想法與指示所動搖。

而與那位皇女大人,也只是彼此利用的關係喔。」


「……」


「那麼、小子。你清楚其中的涵義嗎?」


「試探性的措辭可以免了,我也不清楚其中的緣由......

但、若是我直覺是正確的話,我想是因為.......只有聖皇女......並不想要這座城市。

應該是這類的原因吧。」


「嘎哈哈!  真聰明啊、小子! 你說的沒錯!」


賽拉斯說道。

「眼下那些皇子們,都對這城市垂涎三尺。

在現今沒有戰爭,以及沒有取得新領土的情況下,自然很難對自家陣營的人做出封賞。

但為了維持住陣營,以便在爭奪帝位之時獲得支持,他們非得做些承諾來給底下的人作為賞賜不可。」                                                                                                                                                                                         


「……」


「而這座不屬於任何人的拉康納,就成了絕佳的賞賜標的了。

像是打算將這城市劃歸皇帝直轄領、或是不管哪個皇子,都約好要將這城市賞賜給各自的支持者,

其中當然也包含地下城所產生的財富。


但是啊……只有皇女她,和其他人的反應不同。

原因也非常單純,那位聖皇女本身就夠有錢了,所以並不會因為賞賜之事而困擾呀。」


果然如此呢,我暗忖道。


有未來視這能力的話,不管做什麼投資都會很順利。

畢竟聖皇女想要從沒有靠山的情況下,變得在全國廣為人知的名人的話,

至少資金上是不可或缺的。雖然市井間並沒有這方面的流言蜚語流傳,

但可以想見她應該是擁有相當的資產。


若要再加上其他理由的話,

對於見識過比任何力量都強大的人民力量的菲奧娜而言,

應該只會將封建制度視作違背潮流的舊制度才是。

所以對她而言,是缺乏特意要將拉康納拿到手的理由在的吧。


「因為如此,所以彼此間締結了鬆散的合作關係喔。

托皇女殿下幫忙與遠方的商會牽線的福,地下城產出的資源能以漂亮的價錢賣出,

而對方也因旗下的商會受惠,能賺回所投資的資金而得益。形成雙方互惠的雙贏局面。

但話說回來……要是彼此間有所齟齬的話,哪天誰背叛誰都不奇怪哪。」


「……這樣啊。」


雖說可以想見,但雙方果然有著實際利益上的聯繫呢........

但……或許這樣對我來說正好。

如果賽拉斯是菲奧娜的信徒那類人的話,

我大概很難去看穿他的內心了吧。


政治有時會與愛恨、名譽等有所牽連,

像我在前世時,最後被捲入的皇位之爭也是如此。

對於處理這類事情,著實超過我的能力範圍。

但若是經由利益而聯結起來的關係的話,

其終末的徵兆應該會更容易察覺的吧。


賽拉斯邊笑著睜大了眼睛,邊繼續說道。

「如何、小子。對這老實到不行的回答滿意嗎?」


「嗯、這番回答是否真是老實到不行,我後面會再去做確認的。但是呢……」

我心想、在這作點口頭上的反擊來試探看看吧。


「對這種回答照單全收的話,對我這來說,實在是難以安心呢。

若是不趁現在ーー把你給解決掉,再要脅議會,並藉此掌控這城市的話,

我大概會很難安心睡覺的吧。」


「嘎哈哈!!」

賽拉斯將捲菸一口吐到旁邊,將上半身大大的朝向我探出。

「很好、就來試試吧、小子。」


「……」


「但是啊、這城市可不是像你想的那麼簡單的喔。」


……看來沒用呢、這男人似乎不是會因這種程度的威脅,而有所動搖的人物啊。

真正的執政者,有時甚至會將自己的性命也一併加進政策算計之中。

看來這男人也是如此的異類之人吧。

就談判的對手來看,實在是對我很不利。


見我沉默不語,賽拉斯若無其事地將上半身一仰,靠在長椅背上。

「還有啊、對你這小子而言,也不可能會想與那位皇女為敵吧,

若是連聖騎士們也成了追兵的話,再怎麼說你也是吃不消的吧。。」


「是……這、這樣嗎。

不、你說的對呢。」


我一瞬間目光銳利地與他的視線短暫對上。

這樣啊。

這男人以為我只有那種程度呢。


仔細想想,會這麼認為是很正常的。

畢竟很難相信,一個連未成年的孩子,居然擁有將這城市在一夜間夷為平地的實力在吧。

既然已經認為我的實力頂多和聖騎士打平的話,這看法對我來說正好。

認為我不足為懼的話,對我來說就謝天謝地了。


「……是、那當然。」

我點點頭說道。


「就我而言......也無意與菲奧娜殿下敵對。就與你約定待在這城市時會安分的吧。

那麼、我們從今以後在這城市時,要怎麼過呢?」


「哼、那種事隨你高興! 你們也沒有必要特意去安分過活。」

賽拉斯再度抽起了菸來。


「我沒打算特別把你們給藏匿起來,這城市對誰都是來者不拒的,但罪犯自然另當別論。

若是追捕你們這夥人的追兵之流,在這城市做得太過火的話,一樣是視同罪犯處理;

把身上攜帶的值錢物品沒收,再給轟出城牆外頭去。而若是太過淘氣、惡作劇過頭的話,

那當然是貶為奴隸處分了。」


「……」


「所以你們一夥人啊,就以這城市居民的身分,照自己喜歡的方式活下去就好。

會保障你們的自由,老夫這邊是不會去妨礙你們任何人的。」


「……」


原來如此。

皇女說這男人是協力者,就結果而言,這話是事實沒錯。


特意將話給兜了這麼大個圈子,講了那麼多事,意思就是不會讓帝國的權力者們,

有個可以依循的特別待遇先例就是了。

這或許也是他身為自由都市的首長,所擁有的矜持也說不定。


這事暫且不論,我還是先說完想說的事吧。

「呃、那個,不會幫忙打理我們的生活嗎,其實我還稍微抱有期待的呢……」


「別撒嬌了、你們自己至少要會照顧好自己!

我也沒有從那位皇女那兒聽過有這種口信,

哎、也許你言外之意或許是對我這有什麼期待吧.....

但我可不管! 要錢的話、自個兒去找皇女要去!

不然的話,就自己去賺吧。不管你是要當商人的跑腿、鍛治職人的弟子、

還是冒險者什麼的都隨你便。」


「……」


哎、果然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過嗎。


要養活我們的花費,對這男人而言,雖然應該算不上是什麼龐大金額……

但我想他心底對於接待貴族這種事,其實還是頗為不悅也不一定。

但.....某種意義上,這發展也算合我的意。


我稍微嘆了口氣後,說道。

「那麼機會難得,就選擇當冒險者吧。」


「哦、如此甚好。」

賽拉斯大笑道。


「我認為若是擁有力量之人的話,果然是會這麼說的啊。

不用擔心,如果你破壞帝城的實力是貨真價實的話,養三個女人的費用還是賺的到的哪。」


「別看扁我們。」

這時,梅貝爾開口了。

她目不轉睛地盯著賽拉斯說道。

「自己的飯與其靠人扶持,不如自己去掙來。」


「哦」

賽拉斯很佩服的看著梅貝爾。


「這眼神不錯哪,女孩。那柄戰斧看來也不單單只是把裝飾品的樣子嘛……。

這麼說來,勇者也在這嘛。

如何、小姐妳也能戰鬥嗎?」


「……我第一次打倒魔物的時候,是在十歲時。」


亞美優抬起頭來,以那草綠色的眼瞳瞪著賽拉斯。


「不管是地下城還是森林,去過的次數都記不清了。

就連下級惡魔與地下城頭目的黒那伽都曾打倒過。早在來這城市前,我就已經是冒險者了呦。」

(譯註1)


「嘎哈哈! 好啊!」

賽拉斯張開大口的大笑著。


「看來你們似乎能成為這邊的好住民哪! 儘管去努力、然後發大財吧。

這城市正因為有慾望與暴力存在,才得以富裕哪。」


話音剛落,這時,賽拉斯的語調轉為和緩地繼續說道。


「可你們對這附近的地下城,仍然是一無所知吧。

最近聽說這裡一部分的地下城,攻略難度有所提高了哪,

雖說我不認為會這樣.......

但若是你們早早就掛掉的話,我也會過意不去。

所以一開始的話,我多少可以提供些方便給你們。」


「方便……?」


「我已經先去打過招呼了……」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來的正好啊。進來!」


門打開後,有道人影進到房間來。


是個有著高挑的身形、理智氣質臉龐的男子。

雖然身材看來略嫌纖瘦,但應該是久經鍛鍊的吧,由服裝與配劍來看,似乎是位冒險者。


「喔、勞埃德。正在等你來喔。」


「抱歉我遲到了、市長。那麼、你說有事找我是……」


「就是他們啦。」


邊這麼說著,賽拉斯邊拍打我的肩膀。

由於太過用力,害我的身體隨之前後搖晃著。


「之前有人透過門路通知我,今天起這幾個小鬼就要在這城市定居下來了。

因為他們似乎都想成為冒險者,所以你就簡單教一下他們關於公會與地下城的事吧。


「你又推這種突然冒出來的活給我了……」


「怎麼、不喜歡嗎?」


「怎麼會、當然是不會討厭的呀。順帶問下,既然是由市長的門路介紹來的人,

那麼我可以勸誘他們進我的小隊嗎?」


「當然、這點是你小子的自由,就隨你喜歡吧。」


「那麼我非常樂意。」


接著、被稱呼為「勞埃德」的冒險者,向我伸出了手來。

「初次見面。我是勞埃德。是名為『連樹同盟』的小隊的隊長。呃ー……」


「……塞伊卡・蘭布羅格、你好。」

我伸出手去與他握手。


「蘭布羅格……記得是、遠方的伯爵家是吧。」


「是的、大概如此。」


「詳情就不太過深入追問了,這點是這城市的規矩哪。

因為你們以後也有與其他的冒險者更加親睦的機會,所以希望你們能將這事放在心上。」


邊這麼說著,勞埃德臉上浮現出溫和的笑容。

雖然並不像是個冒險者該有的笑容就是了。


賽拉斯大聲說道。

「塞伊卡・蘭布羅格呀。若是想在這城市生活的話,最重要的是要被這城市所接納。」


「……意思是,要我入境隨俗的意思是嗎?」


「不是、倒也不用勉強去遷就它。若是你這小子能改變這城市的話也行。

拉康納就是一直像這樣接納新住民而持續至今的哪。」


「……」


「哎、總有一天你會懂的。還有其他不懂的事情的話,就問那傢伙吧。

不管什麼事,他都會很樂意的告訴你的。不管是素材剝取的方法、還是將扒手給打得半死的訣竅、

還有啊、哪間妓院最帶勁之類的、嘎哈哈!」


「這玩笑,請不要在我妻子面前提起喔。」 (勞)


看著這兩人的交談,我稍稍嘆了口氣,開口道。

「那麼、雖然急了點,但有件事想請教你。」


機會難得,就趁這機會向他請教吧。


「你知道哪邊有便宜實惠的好旅館嗎?」


----------------------------------------------------------------------------------------------------

譯註1:亞美優打倒下級惡魔是在第一年的開學典禮(20話),打倒地下城頭目的黒那伽則是在校慶時與主角一起被設計到地下城時打倒的。

(28話),雖然亞美優並不知道主角背著她把真正的頭目(彩虹那伽)給解決掉、並棄屍滅跡了。


這一話是主角與市長的政治對話攻防(?),雖然主角自認沒啥政治頭腦,

但其實還是比周遭的人想得夠深夠多了,

只是他的老好人性格與容易被周遭氣氛帶著走的腦衝作風,讓他容易在長期交手中落於下風。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