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二卷加筆小說 做宵夜之後,隨從所見的變化

奧利佛作為隨從侍奉阿諾特,已經有十年多了。

從九歲時就非常優秀的阿諾特,無論是學習、鍛煉還是處理公務上,都會自己默默管理。雖然第二皇子西奧多的隨從,似乎正為如何讓主君執行公務而煞費苦心,但阿諾特用不著人家督促執行公務。

倒不如說,奧利佛感到頭痛的,反而是『如何讓阿諾特休息』。

假如比預定時間更快整理好文件,他便會把多出的時間用在處理其他工作上。

即使因為天氣惡劣,近衛騎士的訓練被迫中止也好,他也照樣自行開始訓練。有時會隱瞞身份,到城下去視察皇都的情況,而請願書之類的,他一定會親自過目。

『我的主君,茶已經泡好了。您從早上就一直坐在桌前,請稍微休息一下。』

『沒必要。』

『那麼,至少請用點小食充當代替午餐吧。您肚子也餓了吧?』

『不餓。』

這麼斷言的阿諾特,真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明明吃了早飯以來,早已經過了中午時分,但他似乎並不感到飢餓。每當這種時候,奧利佛都會得意洋洋地長嘆一聲。

『真是的……我的主君真不像個人。既從不休息,也沒有特別喜歡的食物。』

『……』

『明明味覺很正常,怎麼對飲食完全不感興趣呢?至少若是每隔一定時間喊餓的話,這我也能安心一點了。』

『你還是老樣子那麼吵呢。』

阿諾特咂了咂嘴,把視線從文件上抬向他。

『活動所必需的分量,我有定期攝取吧。而且,如果不覺得肚子餓,那辦起事來會更有效率。』

『所以說,您這想法不像普通人啊。』

看這氣氛,搞不好遲早會說睡眠太沒效率了。奧利佛把反正都會涼掉的小吃放在辦公桌上,再次嘆了口氣。

『希望我的主君總有一天能理解就好了』

但是奧利佛也明白。阿諾特今後恐怕也不會享受吃飯,或是喜歡吃甚麼東西吧。

直到那時,他一直都是那麼想的。


***


某天晚上,奧利佛前往阿諾特的執務室時,發現門裡透出燈光。他敲了敲門,獲准後打開門,只見阿諾特正坐在長椅上閱讀文件。

「你不是回宿舍了嗎?」

「我想起有一些資料也許能用在明天的日程上,所以想準備一下。」

雖然阿諾特自己工作成狂,但絕不會讓奧利佛他們配合。因為被命令做到一定程度便停止,奧利佛便按照他的吩咐休息。

從時間來看,阿諾特還在執行公務這點倒是在意料之中。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沒坐在辦公桌。

「不是在辦公桌,而是在這種地方看文件,真是少見啊。」

阿諾特坐在長椅上,手肘撐在扶手上,襯衫的領口解開了。

兩腿交叉蹺起,感覺有點放鬆。亦因為光景美得如畫,要是被晚會上的千金小們看到,一定會引起很大的騷動吧。

「而且……我的主君,難道從晚飯後到現在,您處理了這麼多公務嗎?」

看著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奧利佛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阿諾特仔細看過,寫下批准的簽名或駁回理由的文件,都按照提交部門分門別類排列好。

儘管本來就是個辦事迅速的主子,但這數量未免太厲害了。

正當他吃驚的時候,阿諾特用有點不情願的聲音說道。

「…………因為,剛才我休息了。」

「────咦?」

奧利佛愣住了,阿諾特便垂下眼睛說道。

「結果,工作的效率因而提高了吧。」

「休、休息?我的主君嗎?」

「怎了?你有意見嗎?」

「不,這自是喜出望外了!」

奧利佛在一陣混亂中問道。

「話又說回來,為甚麼......?」

「因為肚餓了。」

聽他這麼解釋,奧利佛更加驚愕了。

感到肚餓了,吃點小食而休息,通常來說一點都不奇怪的。可是,至今為止從不花時間這麼做的阿諾特,究竟是吹了甚麼風呢?

首先,從這位主君那裡聽到『肚子餓了』之類的話,還是這十年來第一遭。

然後,奧利佛注意到了。

「莫非,是莉榭大人?」

要說有甚麼改變的契機,那就非她莫屬了。

原以為會否定,沒想到阿諾特卻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和那傢伙談著的時候,她說要做宵夜。」

「所以才吃宵夜?我的主君?在公務的空檔中?」

而且是剛認識不久的人做的,沒人來試毒的食物。

儘管沒說出口,不過這位主君恐怕已經察覺到了吧。雖然被不快的眼神盯著,但奧利佛才沒害怕。

(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阿諾特和那個叫莉榭的少女訂婚的目的,連奧利佛都沒被告知。可是,她會帶來這樣的影響,恐怕連阿諾特也始料未及吧。

「莉榭大人很會做菜呢。」

「……雖然本人自稱很爛就是了……」

阿諾特用手撐著扶手托著腮,緩緩地眨了眼。

大概是想起了她聲稱不擅長做菜時的情景吧。他再次垂下眼睛,臉上浮現出一絲溫和的笑容。

「對我來說,很好吃。」

「──……!」

阿諾特會說甚麼東西好吃,奧利佛也從沒聽別人說過。

這位主公不嗜喜甜,苦和辣的感覺也與常人無異,但也沒有喜好的食物。雖然擁有正常的味覺,卻對飲食毫無興趣,讓人覺得哪裡歪曲了。

而這樣的阿諾特,卻唯獨對莉榭做出來的菜,第一次稱讚好吃。

(如果莉榭大人自稱不擅長做菜,那恐怕是真的吧。)

瞪大了雙眼的奧利佛,好像放下心頭大石地透了一口氣。

(這個人,原來也有像人的地方呢。)

如果欣賞地告訴他,他一定會不高興吧。正因為如此,奧利佛才沒有說出口,只是留在心裡。

阿諾特伸手去拿下一份文件,然後突然看向奧利佛。

「……喂,在湯裡放藥草,是世間的標準做法嗎?」

「……湯裡?藥草、嗎?」

突然在說甚麼了?奧利佛一邊這樣想著,一邊認真地回答問題。

「不,並不尋常。如果是藥師做的療養餐還算了,一般飯菜裡不會放藥草。」

「……是嗎。」

「我的主君?」

看著阿諾特乍一看面無表情的樣子,奧利佛歪著頭。

「…………您心情是不是很好了……?」

「是你錯覺吧?」

在那之後,奧利佛陪著回去繼續處理公務的主君,整理了一會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