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來做魔法袋(magic bag)吧

譯:依然在釣翻譯大佬的563



前情提要------------------------------------------------------

去艾拉さん店裡吃午餐。


來了還算不少客人,姑且放心了。


夕紀【鑑定】複製成功了。

==========以上原作者語==========以下正文==========

「那麼,雖然決定好要來做做看魔法袋(magic bag)了不過……能辦得到嗎? Haruka」



Toya和那月2人出去做訓練了,在這個房間裡的是我、Haruka還有夕紀。夕紀已經從我和Haruka這裡複製了【鍊金術】和【時空魔法】,但還沒有變成可以使用。



「入手了書後我有空就讀了讀,也做過了些實驗,應該總會有辦法吧? 而且要說魔法袋(magic bag)真要講的話,似乎是Nao你那邊比較困難的樣子。沒問題嗎?」


「不不,我也來這裡後就一直在練習的啊? 當然沒問題……希望啦」



真的不蓋你。花上了我很多的時間呢。


雖然也有在練習火魔法,不過時空系魔法佔得比重更大。



雖然說兩者在魔力制御這一點上是共通的,但時空魔法可要困難得多了。



也因為這層原因,火魔法就算不怎麼練習也會進步這有些悲哀的現實。雖然這樣輕鬆是很好,但與一直沒啥手感的時空魔法一起比就……。



不過,那也從入手魔道書後有了很大改善。寫說在3級可以使用的『空間擴張(Extend Space)』我也感覺到了手感,所以再多練一陣子搞不好真的能有辦法也說不定。



「那麼,就先從我這邊的準備工作開始囉。夕紀也要一起做唷」


「好的,老師!」



對這麼說的Haruka,有氣勢地舉起手來的夕紀。她很有幹勁。



「首先將這頁的魔法陣,轉錄到想要製作成魔法袋(magic bag)的東西上。一般來說是使用這種專用的墨水,但這次我們要用這邊的線繡上去」


「刺繡? 墨水不行嗎? 那樣才一般對吧?」


「えーっと,這個啊。先來說魔法陣為什麼要用專用的墨水來畫,但這是為了讓魔力能在[畫的]線上流通。那麼,用墨水畫的線和用一條絲線連成的線。妳覺得哪一個更容易讓魔力通過?」


「那當然、是絲線吧? 正常來想」


「沒錯。這是在書裡有記載的研究結果所以毫無疑問。而且魔力越容易通過效果就越好。所以沒有理由不這樣做」[不知用燙印效果會如何]


「まぁ,也對哪。但這並不一般對吧?」


「畢竟雖然能提高效果但生產力也不同了嘛。夕紀,畫線的速度和刺繡的速度、相差多少倍?」


「會差個10倍以上吧。――對齁,就算效果提高了,也賣不了10倍的錢嘛」


「特別是魔法袋(magic bag)的場合,因為只要做出來馬上就能賣出去,所以多花工夫也沒有意義」



有聽說過魔法袋(magic bag)總是缺貨。



如果有競爭的話,就會有儘量做出比別人好的東西的理由,不過既然都能賣出去的話搞得生產效率低下沒有意義。如果會硬要做,那會是置花費(cost)於度外、要求性能的情況吧,但那種是定制的不會是『一般』產品嘛。



「我們的情況則是因為技術還不熟練,所以想儘量讓效果提高」


「嗯嗯,我明白了。臨摹這個繡上去就行了對吧。可是,我來做有意義嗎? 我的【鍊金術】、還沒變成有效欸」


「雖然這個我之前也和Nao他們說過了,我覺得不是『因為有技能所以能做到』,而是『已經能做到了才作為結果標示為技能』的。就像那月,她沒有料理技能,但可以做料理對吧?」


「那倒也是齁。我雖然沒有達到1級,但這並不意味著我不能進行錬金術的行為,是吧」



除了一部分像【幫助】和【技能複制】那樣的特殊技能外,大多數技能應該都是如此吧。



是說,技能標示感覺相當地隨便齁。差不多是"大概是這樣唷~"的程度。



雖然不知道它實際是如何運作的,但是一般不為這個世界上的人所知道是事實。假如只有我們同學受影響的話,那個邪神さん的話似乎會是以『如果能當個大致的指標就好了呢』的感覺做的。



「總之今天就,夕紀的份也由我先用[一般]墨水畫上魔法陣,然後夕紀妳照著那繡行嗎?」


「ふ~む……既然這樣,讓那月來幫忙不是也可以嗎? 雖然那月沒有【裁縫】技能,但可以普通地刺繡的嘛?」


「……那倒也是?」



"摁"地點頭,將視線朝向我的Haruka。


好好,了解。




就這樣子,我帶著那月一起回來了。


當不成戰力的Toya則一個人繼續訓練。當然要說刺繡我也當不成戰力就是了。



「說是有事要我幫忙……」



用『淨化』除去汗水的那月坐上床這麼說道。[恭喜那月會用『淨化』了]



「摁。那月,妳會刺繡對吧?」


「えぇ,普普通通」



她那般地謙虛,但那大概、是謊言。我不覺得大和撫子等級很高的那月會滿足於普普通通(我的偏見)。



是說,

『普普通通』的刺繡是什麼水平? 普通人是會刺繡嗎?



至少我沒辦法。頂多就是平針縫法。[最最基本的縫法]



「我會先畫上魔法陣,想讓那月用刺繡來描繪它。能拜託妳嗎?」


「那倒是無所謂,可是我來做沒問題嗎? 這是鍊金術對吧?」


「ええ,大概算吧。……如果不起作用的話,會變成是讓那月做白工就是了」


「那個妳用不著在意啦。有可能性的話,做就是有意義的」



這麼說著莞爾微笑的那月。



我的話要是叫我繡這個看起來就很麻煩的魔法陣,結果給我「果然行不通。てへっ♪[賣萌道歉]」的話我絕對會發飆。……不,Haruka不會說「てへっ♪」。但是,夕紀的話搞不好會。



「首先不決定要繡在什麼上不行呢」


「ん? 就繡在各自的後背包(backpack)上不好嗎?」


「那個、倒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喔。如果把各個關係性寫成式子的話,大概是像這樣」




 魔法陣的大小=能量


 能量 = 難易度(魔法制御力)× 魔力


 能量 = 範圍 × 效果等級




「hmm。也就是說,如果能量不大會做不出大的魔法袋,效果也會差。如果能量要強大就難以製作是嗎」


「就是這麼回事。如果不最初就考慮魔法陣的大小的話,會有明明努力繡好了卻無法使用的可能性喔」


「不然這樣子。Haruka繡在後背包(backpack)上,我負責中號麻袋,那月負責小麻袋怎麼樣? 那樣就算失敗了,等到等級上升之前先放置就好了嘛」


「那倒也是。不至於會完全浪費嘛」



的確。後背包(backpack)的附加失敗的話,把放在裡面的麻袋變成魔法袋(magic bag),先暫時用那個就好了嘛。



「啊。話說,如果把『輕量化(Light・Weight)』的魔法袋放進『時間延遲(Slow・Time)』的魔法袋裡會怎麼樣啊?」


「那樣不行呢。會彼此干擾都無法發揮機能」


「是嗎。果然沒那麼簡單哪」


「是啊。特別是、放進附加了『空間擴張(Extend Space)』的魔法袋裡的話就悲劇了要注意唷」


「為什——啊,對齁。既然沒有了容量擴張,包包會爆掉,裡面的東西變得亂七八糟」


「畢竟連昂貴的魔法袋也會壞掉呢,真危險」


「我們的話大不了重做個就算了,但對於一般得要用買的人來說,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呢」


「如果裡面是放生肉之類的就悲慘了對吧。因為會血肉飛散」



這麼說著"呵呵"地笑的夕紀。


是、悲慘和飛散戳到笑點了嗎? 有點微妙欸?



「――那麼,首先,來幫那月要縫的袋子畫上魔法陣吧」


「也是呢。麻煩妳了」



迅速地將袋子、筆和墨水拿出來的Haruka。



「欸ー,給一點反應啊? 求妳了啦」


「せっかくスルーしてあげたのに。[這句是雙關語]

明明我好不容易才把它從頭到尾檢查(through)完的欸。/明明我特地無視(through)它了欸。

5分。不值得評價」


「好嚴厲!? ナ、那月~」


「[對Haruka]以雙關語來說、不夠風流(優美)。[回應夕紀]情景過於髒亂」


「好過份!? Nao~」


「呃ー、嗯……還算有趣(ウケ)?」[這邊N關語翻得我頭好痛,可能沒翻對]



表情悲慘的夕紀感覺很可憐,我就試著這麼幫她,但結果似乎不太好。



「多謝你替我著想。但是,我真希望你能說得更難以理解[委婉?]一點吶? 我一點都不覺得有受到ウケ(好評/支援)欸」



沒辦法啊。因為沒在給好評(ウケ)嘛。[沒主詞可能指大家]


正如那月所說的,浮現的畫面感太過髒亂了。簡直就是要我們、運送生肉預定啊。[翻譯:看起來就根本不能用啊]



「夕紀,比起那個妳過來看著。我來畫」


「是! ――那個墨水是買來的對吧? 知道成分嗎?」


「ええ。書上有寫喔。包括製作方法。基本上是魔石粉碎物和膠液的樣子」


「まぁ,是這樣啊? 像日本畫一樣呢」


「說起來日本畫的顏料也是有用礦物粉末和膠液呢。不過,這個還有以其他方式加工過。就如所見的裝在墨水瓶裡嘛」



要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指,如果單純是膠液和顏料混合而成的液體,保存性似乎會有問題的樣子。


將那問題解決並使其更易於使用,便是Haruka購買的這墨水。



「如果是馬上就要用掉的那種,似乎很容易就能作出來就是了。如果有道具的話我們也就不必買墨水了……」



一邊這麼說著,一邊臨摹魔法陣的Haruka。


明明是很複雜的圖案,她也漂亮地徒手(freehand)複寫著。



「妳畫得真好哪,Haruka。明明這麼複雜」


「ん~,手動著的感覺? 就跟武器技能一樣,這般魔法陣的畫法也已經是練習到了一定程度的狀態吧,因為是1級」



就像我使用長槍時,身體會自然而然地動起來同樣的感覺嗎。



「好了。那月用這條線繡出這個魔法陣。能用一條線連成最好,所以儘量不要中途接續,線奢侈地用下去」


「我明白了。這個線也是買的嗎?」


「摁。雖然是這麼說,但也只是買了普通的線,然後用墨水浸染過而已就是了」



製造方法意外地單純。因為一般不會用繡的再加上很簡單就能作出來,這線本身似乎沒在賣的樣子。



Haruka更進一步畫完夕紀和她自己的份的魔法陣後開始刺繡。


我因為無事可做,所以重讀魔道書複習。雖然也想練習一下,但那會消耗魔力哪。



「真讓人想要個刺繡框呢」


「是啊。不過,會有嗎? 那個要使用小螺絲,要製作、感覺很困難不是嗎?」


「就我的情況而言,因為布料很厚不知道能不能夾得住就是了」



あぁ,刺繡框是那個啊,那個圓圓的。


的確每個人都繡得很艱難的樣子。把布用腳壓住布或用手拉平什麼的。



「要我幫忙嗎?」


「啊ー,這個嘛……」



我這麼一說,Haruka看向夕紀和那月支吾其詞。[該讓他幫誰]



「你能幫忙Haruka嗎? 畢竟那最厚最難做的樣子」


「是啊。我們的還算好拿的」


「了解」



把後背包內外翻過來繡的Haruka,的確是一副做得最艱苦的樣子。



「那、你能幫我抓著這跟這然後拉開嗎? 摁,對。謝謝」



當我用雙手抓著拉開後,Haruka變得可以使用兩隻手,做起來似乎容易了許多。刺繡的速度也提升了。



後背包用的布料雖然還蠻厚的,但沒有機械織成的那麼緻密,所以針要穿過去似乎不需要很用力。


我就這麼幫忙Haruka刺繡過了一陣子。



「做好了」



第一個完成的是那月。


雖然那月沒有【裁縫】技能,但因為魔法陣本身是最小的而比較早結束了吧。



「辛苦了。[對男主]那我們這邊就先到此為止,來幫那月的袋子附魔吧。畢竟要消耗魔力嘛」


「也是。這樣比較能有時間來恢復嘛」



畢竟不知道會花上多少魔力,如果能得到休息時間對我來說也值得慶幸。



「首先來排練(rehearsal)。來確認一下步驟吧。首先,我跟Nao把手放在魔法陣上」


「喔」



配合Haruka把她的手放在魔法陣的一邊,我也將手放在上面。



「我會將魔力流入使魔法陣進入待機狀態。接著就看Nao你了」


「我要將『時間延遲(Slow・Time)』保持在即將發動的狀態,將那魔力緩緩地注入」


「流進來的魔力由我來調整,調整完後將魔法陣轉變為完成狀態」



「這樣就完畢了嗎。好,很完美。只是想像訓練的話!」



魔道書有好好地讀熟。


維持魔法的魔力操作也練習過了。


之後就剩實踐了。



――能做到嗎? ……不,我可以的。



我是有才能的。都花點數了嘛!



「那麼要來做了喔。夕紀也要仔細看著喔」


「哦」


「摁」


「那就……んっ!」



在確認我把手就定位置後,Haruka向魔法陣流入魔力。配合著我也發動了魔法。



注入的魔力是我現在能控制的最大值,我將那儘可能小心地流入魔法陣。



書上有寫說『如果在這裡制御不穩或魔力外洩的話性能就會下降』,所以我儘力集中精神。不過,魔力的注入比我預想的要順暢(smooth)這樣是對的嗎?



我將視線朝Haruka一瞥,她表情認真地盯著魔法陣,嘴唇緊緊地抿著。



――還差一點點。



我想起了『錬金術師在作業完畢之前不可鬆懈』的忠告,細心地將魔力注入到完。



然後在那幾秒後,感覺到魔法陣裡循環的魔力不再流動,Haruka大呼出一口氣。



「哈ぁぁぁぁ。累死了。這、出乎意料地辛苦呢。Nao嘞?」


「我的話……魔力上是沒有問題。這個大小的話幾乎是不需要休息。但是,精神上很累呀。因為很費神」



猶如穿針引線般的作業。


就如那個雖然不耗體力卻會讓眼睛感到疲勞一般,這項作業即使魔力沒問題也會讓人精神疲倦。



「Haruka,是有多難哪?」


「因為是感覺性的東西很難以說明,但Nao的魔力? 魔法? 要將那控制住相當折騰的唷。是因為我【錬金術】才1級嗎? 我有素質都這樣了,對夕紀可能會很艱辛吧」


「難道、是我魔力注入太多? 剛才我,姑且試著在可制御的範圍內盡最大努力了耶」



「我覺得是那樣沒錯……魔力少的話要制御的時間就會比較短,也就會比較輕鬆吧。雖然制御本身難度不變就是了」



如果將魔法陣比作盛水的水箱(tank),魔法陣的大小就是水箱(tank)的容量。


我注入的魔力量就是倒進水箱(tank)裡的水量。


但是,無關乎水箱(tank)的大小,注水口的尺寸(size)都是一樣的。



如果我是水龍頭的話,Haruka就是負責支撐著水箱不讓水灑出來,水箱越大,倒的水越多,Haruka必需要支撐水箱的時間就越長。



「ん? 按照那個說明,如果我流入超過水箱容量的水量的話,是會白費的意思嗎?」


「まぁ,嚴格來說是會那樣。雖然話是這麼說,因為沒辦法水在流入途中關閉水箱(tank)的蓋子,所以理想是要注入比水箱(tank)的容量再多一點吧」


「呃……也就是說、要看魔法陣來判斷容量? 我來?」


「那方面就是經驗了啊。剛剛的魔法陣的話,我想大概、四分之一? 左右可能就行了吧?」



「哭哈! 剛浪費到爆了!?」


「畢竟是第一次沒辦法嘛。總比不夠要來得好多了」



雖然的確是那樣……摁,好吧,凡事都需要練習的嘛。


不管多麼有才能,也不可能第一次就做到完美嘛。沒有失敗這件事本身、是僥倖吧。



「這麼說,這個袋子已經變成魔法袋了嗎?」



這麼說著那月拿起袋子,又是往裡頭看、又是把手伸進去,歪起了腦袋。


畢竟外觀沒有任何變化嘛。



「最初選擇『輕量化(Light・Weight)』來做可能更容易明白哪。總之,先把這個放進去吧」



這麼說著Haruka生成了冰塊。乒乓球大小的冰塊兩個。


1個放進剛剛做的魔法袋裡,另1個放進差不多的袋子裡。將它們並排放在地板上。



「這樣的話就能夠比較時間的流逝了哪。不過,會差多少呢?」


「高性能的魔法袋的話,好像以年為單位狀態都幾乎不會變就是了……」


「畢竟是由外行人……雖然不算是,由新手的我們製作的,會是怎麼樣呢?」


「不過、並沒有失敗所以、姑且會有符合規定? 的性能出來不是嗎?」


「那樣的話時間起碼、時間會變1萬分之1左右吧……」


「hmm……」



1萬分之1是多少?


放置一年後,袋子裡面會……。



「那樣的話,食物保存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對吧」


「是啊。雖然我覺得冷的、熱的還是不行吧」


「不過,放進去1個月也不到5分鐘對吧? 實際使用上沒什麼問題不是嗎?」



1個月才5分鐘嗎? 那麼即使1年也不到1個小時。


摁,即使是生的也可以安心了呢。說不定可以吃得了生魚片。



「得要順利的話、唷? 如果能作出時鐘的話就可以準確地測量了……」


「鍊金術事典上沒有記載嗎?」


「是有記載,但是對我來說似乎還沒辦法哪。畢竟我才1級」


「明明可以做得出魔法袋了哪」


「魔法袋之所以稀少,只是因為沒有時空魔法使用者嘛。以鍊金術的難易度來說似乎算簡單的類別唷」



原來如此。所以才Haruka也能做得出來嗎。



「比起那個讓我們繼續刺繡吧。那月也可以再麻煩妳一下嗎? 我想兼作為練習、盡可能地多作一些」


「えぇ,我不介意唷」



就這樣直到太陽下山時,Haruka繡的魔法袋1個,夕紀繡的魔法袋2個,那月追加製作的1個,總計完成了5個魔法袋。



其中的1個是由【錬金術】有效化了的夕紀和我製作的。我也變得能配合魔法陣調整成大約的魔力量了,夕紀也沒有失敗順利完成了製作。



「那麼,『時間延遲(Slow・Time)』的3個和『輕量化(Light・Weight)』的2個……第一個作好的那個,冰還沒有融化是吧?」


「是的。看起來感覺、幾乎沒有變化呢」


「『輕量化Light・Weight』 的效果就很容易理解呢。重量大概剩不到100分之1唷,這個」



將手頭上看起來很重的東西一股腦地塞滿了的袋子,用一隻手輕鬆拿起的夕紀。


雖然測重的儀器也同樣沒有所以實際不清楚,不過我試著拿起來的感覺和夕紀的看法差不多。



「如果效果這麼好的話,即便效果只有一半,同時附加有『輕量化Light・Weight』 和『時間延遲(Slow・Time)』的會更便利呢」


「確實如此,可是……要附加兩個很難對吧?」



對這麼說的Haruka,我點頭。


我姑且、是有試著練習過的,但是要將兩個法術同時展開維持並將其均等地注入魔法陣中是極其困難的作業。我不覺得那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可是,這些全部都成功了呀……Nao,總會有辦法的不是嗎?」


「不不,真的很困難的欸。要舉例的話,我認為就像用一隻手彈鋼琴和用雙手彈鋼琴那樣的差別」


「哼嗯。也就是說,如果要連『空間擴張(Extend Space)』也附加上去的話,就是連腳也用上的電子風琴? 可以的可以的! 只要你練習的話,會意想不到地有辦法唷!」



別說得那麼輕巧啊、喂。我好歹、也是有練習過的欸?



「哪有那麼簡――」


「說起來,夕紀妳會彈對吧,電子風琴」


「……诶,真假的?」


「嗯、嘛,多少算吧?」



夕紀邊歪著腦袋邊淡然地那麼說道,不過Haruka卻搖起了頭。



「多少算……妳明明很熟練的不是嗎」



哭,比錯喻了。被能做到的人說『練習就能做到』的話,就只能練了。


而且,因為我有『才能』,連用『因為我沒有才能』來逃避也行不通。


哈哈哈……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下嚴峻(severe)了不是?



「不過,真虧妳會彈呢,明明那麼複雜。像是中途切換音色什麼的,明明感覺起來就超麻煩的」


「就是呀。我雖然會彈鋼琴,但電子風琴就……」


「んー、まぁ,畢竟音色可以自動切換嘛,再怎麼說也沒辦法用腳彈奏出[所有]複雜的旋律嘛。最初我也很混亂就是了」[電子風琴好像是能彈到特定小節發出伴奏、效果音、切換音色以達到一人管弦樂團的效果]


「是嗎,練習啊……ん? 說起來,夕紀,時空魔法的素質,妳有對吧?」


「啊っ」



對以"遭糕!"般的表情手摀住嘴的夕紀,我不懷好意地笑了。



「好ー的,好的好的。我會教妳的喔ー。我們一起練習吧」


「呃ー,不不,我還有鍊金術……」


「反正妳無論如何都得要學的,你們就一起努力吧。刺繡方面就由我和那月兩個人來努力」


「被見死不救了!?」


「科科科,時空魔法的困難度,夕紀妳也來好好地領會吧!」


「哭,卑鄙小人!」


「一起上路吧~~」



不是,因為、魔法的練習,是會磨耗精神的樸素作業嘛。我一個人練習的時候,心情都暗淡了起來。



而且啊,正因為時空魔法是無法看見的,特別是與火魔法的練習相比傾向更為強烈。從旁邊的人看來、就只是一直不停地在唸咒而已。



連那也是如果有個一起上路——呃不是,有個一同切磋琢磨的伙伴在的話,那種感覺也多少會稍微緩和一些吧?




不過結果,到我變得可以製作出附加了兩個魔法的魔法袋,距離現在還需要一段時間。



[目前最長的一話 翻譯晚了 sorry~ ]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