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話:繼承思念與羈絆,繼續邁向今後

最終話了。

真的非常感謝大家一直以來拜讀至今!





哥哥和姐姐所住的城鎮。等待從車站走出來的我,正是香織。望向勇實一看,看到她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應該是從一開始就謀劃好的吧。目的是不讓我走出岔路,打亂計劃。

「好的好的,我不會逃走啦。」

「果然給了太多提示呢。」

「如果是琴音的話倒是有可能呢。」

恐怕和柊無關吧。如果有關的話,那就不會中途退場,而彌生也不會介入吧。假如要對上十二本家的話,那些前輩也會採取甚麼應對措施才是吧。

「猜對了,我的任務就是要把小琴帶到這裡來。」

「接下來我也要參戰了呢。因為從中午開始就一直在外面,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店裡做甚麼呢。」

「既然準備得那麼周全。」

從香織那裡得到的情報,難以推測情況嗎。我只曉得葉月前輩和綾前輩一同在幹些甚麼。然後木下前輩也加入了,根本看不出底細。畢竟就連哥哥也不知道木下前輩的手法嘛。

「如果只是一家店就能了事的話,好像也不會鬧出甚麼大事就是了。」

我瞄了一下勇實的反應,但她不願跟我對上眼。香織也做出了同樣的反應。你們倆把我當甚麼了?才不可能光看個臉色便能甚麼都看出來吧。

「是不是對我評價過高了?」

「如果是對上小琴,我覺得這樣才剛好就是呢。」

「從以前就是了,因為我根本猜不透琴音要幹甚麼。」

「你把我當成甚麼了?」

這都是哥哥的錯啊。拜那個人肆意妄為所賜,害得如月琴音的形象都固定了。不過,這種形象只是流於我的朋友之間,這是不幸中之大幸,吧。

「我一個人生活已過了一年啊。真是濃郁的一年呢。」

「你不是幾乎都沒有獨自一人的時間嘛。因為第一天就遇到了我。」

「夏天又和我們重遇了。光聽這些,你就應該有著吸引人的魅力才對喔。」

魅力啊。要我從我個人來說,這種東西是否存在我只會感到懷疑。姐姐很乖巧,不會惹人注目。相反,第二個就是負面地顯眼。而哥哥則是因為跟一直以來的反差而備受矚目。

「我覺得不是我,而是因為周遭的影響才受到注目就是了。」

「雖然前半段是被捲進去,但我覺得後半段都是琴音率先胡來就是了啊。」

「不就是那個嘛。應該是被香織發現真正身份後,她就放下迷茫了吧?」

「確實,從那時起琴音就開始亂來了。」

並不是因為身份暴露了才放開。也許是因為哥哥知道姐姐還活著,所以才會著急地想要留下記憶吧。只要姐姐留下,哥哥就會消失。在那時候他已經把這想成是其中一種可能了。

「哥哥好像也想留下足跡。」

「我覺得那是傷痕啊。而且是對本人以外的每一個人。」

「因為小琴從以前就很會把別人捲進來呢。」

「那不是我的錯,是哥哥的錯,所以不算數。」

「明明是同一人物,你在說甚麼啊?」

對於香織的吐槽,我也不好說甚麼。這是我為了精神上的安寧而找的藉口。我沒打算否認哥哥幹過的事。因為那和我幹的沒分別。

「雖然我不認為琴音變了就是啦。」

「我倒是覺得有一點兒變化吧。不過我想這是為了區分出來而做出的決定就是了。」

對勇實來說,她會想把哥哥和我想成是兩個不同的人吧。哥哥已經不在了。而勇實明確地接受了這個事實。而大概是為了不枉費這心意,才會把我認知為琴音吧。

「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所以我不會說甚麼。」

「還是那麼冷淡呢。」

「倒是香織甚麼都沒說就相信我說的話,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因為人格甚麼的都各有不同嘛。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與其去懷疑,不如相信還來得更好好享受。」

「香織也被小琴荼毒了呢。對啊,凡事享受才是最重要的。」

以享受為優先的結果,就是孳生了魔窟這個怪人集團啊。今後,我也可能會有和他們交往的活動吧。何況,哥哥都立了約定。雖然時期還早,不過那個也得履行吧。

「約定呢。哥哥留下的東西真多啊。」

「他留下了甚麼?」

「勇實你也知道吧?畢竟新年會就是其中之一。」

「大家都很期待喔。甚至說不如年底辦個忘年會也不錯。」

「那些人全體總動員的新年會?沒病嗎?」

香織大概是經由綾前輩得知正月的騷動,才會有這樣的感想吧。要是一般人知道那些怪人的話,那也是理所當然的想法吧。就算是我,要是跟我無關的話,我也會想逃走啦。

「約定不遵守不行呢,不管多麼討厭。」

「別說這種話了,我知道你其實是很期待的喔。」

「不,我是真的覺得討厭啊。」

肯定會被人玩弄得亂七八糟,也不知道會被逼做甚麼。怎麼可能會想率先參加這種活動了啊。而且還有些還沒見過面的麻煩人物。

「那麼,先回到現在的問題吧。外表上好像沒甚麼變化吧?」

從車站到咖啡店也沒有那麼遠。邊走邊聊的話,一轉眼就到了。從外觀來看,就是一如平常的咖啡店。要說有甚麼不同,那就是換成了『close』這一點吧。不過今天應該是營業日才對。

「包場。這麼說,裡面應該有相當的人數吧?」

「琴音。我先說好,光憑現在的狀況,就能推測出那種程度也有點兒那個哦?」

「時刻考慮最壞的情況固然是好,但過於警戒不也很累人嗎?」

「柊比我更不正常吧?那貨連常人無法想像的狀況都要警惕呢。」

「志穗親嘛。嘛,想也多餘吧。」

「好像又是個個性濃厚的人呢。」

總之,現在先不管柊的話題吧。如果裡面有相當的人數的話,那應該設想成甚麼樣的狀況呢?葉月前輩、綾前輩和木下前輩肯定在了。至於其他人會是誰倒是個問題呢。

「還有就是目的嗎?雖然肯定是和我有關,但完全沒跟哥哥或姐姐聯絡過,狀況來說有點可怕吧。」

「明明只要進去不就知道了。」

「小琴是那種摸著石橋過河的人。」

「其他人呢?」

「最扯的人不是走石橋,而是走在欄杆上吧。」

香織,這時候應該嗤之以鼻否定。絕對不是信以為真,嘴角抽搐的場面喔。即使那是真的也好。可是,勇實說的也是對的。與其費煞思量,還不如趕快進去看看。

「只能想成是喜事,把心一橫了嗎。」

「我覺得進個店,用不著把心一橫哦。」

我抓住門把,下定決心打開門。就算發生甚麼事,好歹總不會死人吧。只個整人的話,今天早上哥哥姐姐已經讓我產生了抵抗力。總不會早早準備好比那個更糟糕的東西吧。

「「「生日快樂!!」」」

「吓?」

盛大地作響的拉炮和飛舞的紙屑。因為都是今天早上的翻版,所以隨便怎麼也好。令我驚訝的是,為甚麼會被當作是生日了。而且聚集在一起的成員也太奇怪了。

「這是怎麼了,這個人數?」

「呼呼呼,因為都是我們喊來的啦。」

「一說是琴音的生日,就湊齊了這麼多的人囉。」

聽了負責策劃的葉月前輩和綾前輩的話,我更是吃驚。咖啡館裡擠得像沙丁魚罐頭一樣這點還是沒變。令人想說至少找幾個人出去啊。因為連門口都進不去。

「啊~,我可以說句話嗎?」

「哦,是感謝的話嗎?」

「請隨便說點與做了這麼多準備的我們相稱的話吧。」

那我就不客氣地叫吧。適合這場合的話。

「我的生日是一個月後!」

聽了我的吶喊,所有人的目光都從我轉移到葉月前輩和綾前輩身上。雖然全都是一副「真的假的」的表情,這有夠搞笑就是了。也有人露出了苦笑。那些都是知道我生日的人吧。

整人大成功!

「這兩個人,是笨蛋吧?」

從哪裡拿出來的啊,這標語牌。完全不明白為甚麼要騙出席者說是我的生日。大家都在猶豫那些禮物該怎麼辦才好。畢竟也不能收起待到一個月後吧。

「店長,你為甚麼不爆料呢?」

「那當然是因為嘴巴被封住了。對我來說,包場的租金真香啊。」

也就是交換條件吧。作為活動倒是不壞,而是大多都是熟客,所以應該沒有問題。要說問題的話,那就是座位完全不夠吧。這一點葉月前輩他們也考慮到了吧。

「外面的座位都準備好了,裡面還是外面都可以,快動身吧~。」

葉月和霜月的傭人部隊好像也全部出動了。不然的話,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便擺設好座位。對於這樣的活動真的不會放水呢。原因待會兒再問好了。

「我家也開放了,懂路的人可以去那邊。」

店長也是大肆款待啊。明明若不是親近的熟人,不可能開放自己的家才對的。不過聚集在一起的都是和我有交情的人,應該沒有人會做壞事吧。雖然也有很多是來鬧的就是了。

「好像會化成極其不妙的混沌。」

哥哥你到底結下了多少的人緣啊。過去的那些傢伙這裡一點那裡一堆,而且不知為何已經開始喝酒了。而且和現在的我扯上關係的成人組也參戰了。可以預見現在組絕對會後悔的呢。

「來來,今天的主角是這邊。」

「不要隨便加入整人的主謀組。」

「因為又沒有藉口好拒絕嘛。對吧,新生小琴音。」

最棘手的是因為姐姐犯蠢而讓前輩他們知道了我的存在。雖然這次的祭典是哥哥和姐姐他們委託的,但對他們兩人來說,就是想著反正自己到時已經不在了,所以大家隨便大鬧到夠吧。你倆可以回來看看現狀嗎?

「對琴音來說,生日倒是真的啦。」

「時機是琴音的姐姐告訴我們的,所以才好歹有辦法。」

可惡,干擾效果還在嗎?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她給我留下了虛假的記憶。才不是沒跟前輩他們聯繫吧。跑去對自己發動情報戰,那個哥哥和姐姐到底是甚麼鬼了?

「真敵不過啊。」

明明本應是兩人合起來的上位兼容版,為甚麼感覺一旦兩人合作的話,我完全贏不了呢?如果說我的性能是雙倍的話,那麼那兩人就發揮了自乘的效果吧。

「那麼,準備到這份上的我們,就甚麼話也沒有嗎?」

「我想要最棒的讚美。」

「你把慘案說錯了吧。不過總之,我先說聲謝謝好了。」

雖然前輩他們在擊掌,至於木下前輩不在我就別在意好了。反正是把犯案的角色推給兩個人,主張事不關己跑到一旁吧。畢竟如果是正在搞事的前輩們,扮演替罪羔羊再合適不過了。

「明明從早上開始就發生了很多事,已經很累了。」

「聽說被雙重琴音狠狠的玩弄了呢。」

「要對上那兩個人,就連我們也很吃力啊。如果事先給他們準備時間,誰知道他們會做出甚麼。」

「我懂,我非常懂。」

因為結果就是今天我被耍得一塌糊塗。就連前輩他們也會對哥哥和姐姐保持警惕,他倆果然很厲害。雖然我不尊敬就是了,只是真的覺得很厲害。雖然因為命運弄人讓我們無法聯手,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或許是正確答案吧。不,相遇本身就是幸福,這才是正確答案吧。

「那麼,請今天的主角琴音說幾句吧。」

「要不唱支歌也行哦。」

「我都沒有否決權,別無理取鬧了。說兩句倒是可以。」

這麼多人為了我的生日而聚集在一起,至少該說一兩句才成。即使今天不是真正的生日也好。的確,我是在今天出生的,但作為如月琴音卻不一樣。唯獨這一點得好好分別才成。雖然是我,但如月琴音同時也是哥哥和姐姐。

不能忘記。如月琴音是三個人和另一個人的存在。我的任務,是繼承如月琴音的一切,不去忘記。

「對於今天大家都來參加我生日的這個假活動,真的很抱歉。」

道歉很重要。即使這不是我策劃的,即使我也是受害者之一。因為不知道怨恨會從哪裡飛來。特別是對連生日禮物都準備好的人來說。

「費用會全由這兩個人承擔,如果有收據的話請提交。啊,之後交也可以。」

「是想把所有的仇恨都指向我們嗎?」

「我覺得不如說是在幫你們減少仇恨哦。」

如果用錢就能減少怨恨的話,這很便宜吧。之後就看對方的人品了。如果是將之當成肥羊來宰的傻瓜,晚點就會知道自己才是被獵槍射殺的獵物吧。特別是對上這些前輩的話。

「這一年受到了各樣的人的照顧,大家都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琴音,生硬,生硬。」

「難得就像一場宴會,你就嗨一點啊。」

「為了發洩平時的鬱憤,儘情放縱吧!」

連我自己都覺得情緒大起大落呢。的確,我也覺得作為問候是挺生硬的。所以當鼓起精神試一試,結果嗨起來的只有一部分人,其他都是苦笑的樣子。

哥哥。你過去也不放棄所牽起的緣分,讓我跟種種的人相遇了吧。

姐姐。多虧了你的守護,才給了我豐厚的回憶吧。

而且,我絕對不會忘記你們留給我的棘手案件。如果有機會和你們兩人相遇,我一定會狠狠地抱怨上一兩句。

所以,今後請好好守護我,看我能導出怎麼樣的結果。

因為,作為如月琴音的我們,還會繼續前進。





從2015年開始寫,故事終於告一段落。

能夠寫到這裡,都是多虧了各位讀者。

再次表示感謝。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有幾篇本篇裡該寫而沒寫的,留待後日談再寫吧。


春:下定決心吧,皋月婚禮篇。

夏:燃燒殆盡,長月初戀篇。

秋:潛入吧,哥哥的母校學祭篇。

冬:戰戰兢兢,魔窟新年會篇。


打算寫這四個小故事。說實話,不知道會花多久時間。

因為今後會以魔窟為主軸,所以我想這邊的後續會比較慢。

那麼,如果能再多奉陪多一會兒就太好了。

感謝大家長期以來的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