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話 薰衣草果醬

在提泰妮亞的訓練變為以理論課為中心後過了一個禮拜——


米莉婭在讀書室裏,進行了魔力操作的練習。


薰衣草的收穫期已經結束,庭院裏正在按照每年的慣例,製作高級的薰衣草果醬。

庭院裏響起了羅賓向村民發出指令的聲音。


(想像魔力遍佈細胞並使之循環。魔法即想像。想像即魔法。與心有著密切的關係。繼細胞後,讓心也纏繞著魔力。)


『在魔力操作登峰造極後,便能使精神魔法無效。』


提泰妮亞為了強化精神系魔法,對米莉婭進行了更進一步的訓練。到底是要跟甚麼東西戰鬥呢。這一點無人知曉。


「呼……」


呼吸也同樣重要。

先深深地吸一口氣,然後再長呼一口氣。

多次重複此動作。


「斯~……呼~……」


讓心纏繞著魔力。

往沒有實體的「心」灌注魔力——這也是「想像」的一環。


米莉婭想像著胸部的中心處有一個粉色的心臟,然後讓魔力循環。


每十五秒呼吸一次。做了四十次。

算起來完成一組就需要十分鐘*。
(原文:一セット十分になる計算だ。)
(*譯:這裏的「十分」似乎是語帶雙關,十分在日文中有「足夠」的意思,但根據上文的『每十五秒呼吸一次。做了四十次』,15秒 x 40 = 600秒,600秒也就是10分鐘。雖然因為後面有「計算」兩字,所以便決定譯成10分鐘而不是「足夠」,但感覺挺有趣的所以我便寫了這段東西出來了www。)


「呼~…………好了。」


米莉婭做完一組,把身體靠在椅背。

把庭院裏羅賓發出的怒吼聲當作背景音樂,試著回想起提泰妮亞的課堂。


(記得師傅有給我講過這個世界的童話故事。像是老鼠與飯糰、浦島太郎之類的。異世界也有類似的童話故事呢。)


可以看出提泰妮亞為了把米莉婭養育成一個好孩子而作出的努力。

不知道師傅的心思的米莉婭,對自己的夢想充滿著幻想。


(交到可愛的朋友。過上烤肉放題(烤肉吃到飽)的生活。會用魔法的話總會有辦法做到的。王都裏好像有肉的專賣店,我想要擁有足夠去那裏的錢啊。)


米莉婭覺得,要是成為了魔法使的話,自己的夢想就能逐漸成為現實。


(將來也想幫助克蘿耶姐姐做生意。魔法……讓我的魔法更加進步吧!)


米莉婭認為自己只不過是水平一般的魔法使而已。

而實際上,身為精靈的提泰妮亞,在王都裏也算是擁有超乎常人的高超魔法技術,但是,提泰妮亞卻是屬於糊里糊塗的性格。


「我的魔法?嘛~比起那些人類的確還要擅長呢~。得先跟我有差不多的實力才能算是獨當一面哦。」


在這樣的精靈視角下,作出了模糊不清的評價。

故此,米莉婭大大低估了自己。


(「不擅長魔力操作的傢夥不算是魔法使。」可不能忘記師傅常說的這句話啊。)


米莉婭正在接受嚴格的指導。

這也是因為提泰妮亞說過的,想要米莉婭成長為一個有自制力的人。


(要是因為不擅長魔法而在女學院裏被當成笨蛋的話就麻煩了……但是,成績太好的話也會受到別人的關注……,唉……想起了在高中時被完全孤立的記憶……好痛苦啊……)


回想起(轉生前的)黑暗高中生活。米莉婭嘆了一口氣。

米莉婭完全忘記了她被班上的女生疏遠的最大原因,其實是因為她狠狠地把一位帥哥拒絕掉。


(雖然保有的魔力量非常多,但僅僅是魔力量大還不行呢。轉移魔法的轉移範圍,現在也只有十米而已。)


把高中時代的記憶趕出腦中,再次集中於魔力操作。


(師傅說過,要先鍛煉精神力……但為甚麼要採取這種方針呢。我覺得學好轉移魔法後再來鍛煉也不遲啊……)


暫時閉上眼睛,將注意力集中在魔力上。此時,外面傳來了叫聲。


「這、這是啥啊?!」


(村民大叔的聲音?)


米莉婭從書房的窗戶探頭而出。

幾名村民、克蘿耶、母親艾拉和羅賓正看著鍋子裏。


(魔力循環……鷹眼發動!)


米莉婭用望遠魔法,放大觀察引發了騷動的鍋子。

然後大吃了一驚。


(薰衣草果醬發光了?!怎、怎麼一回事?!)


煮乾後變成了紫色的薰衣草果醬散發出微弱的光芒,甚至還滲出一股神聖的氣息。

羅賓抓住克蘿耶的肩膀,然後使勁地搖動。


(姐姐被地雷次女逼問了!)


米莉婭慌忙往庭院射出收音魔法,把不可視的魔法麥克風貼在鍋子上。

為了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守護克蘿耶,米莉婭灌注了魔力。


『克蘿耶!這鍋薰衣草是妳摘的吧?!到底怎麼一回事?!』

『好痛啊姐姐大人!我也不知道啊!』

『妳肯定有東西瞞著我們的吧?!但妳可瞞不過我的眼睛哦!』

『話雖如此,但果醬居然會發光,這簡直就像是魔法一樣——』


說到這裏,克蘿耶似乎想起了甚麼,眨了眨眼睛。快速地瞥了讀書室一眼,然後又馬上收回了視線。


(誒?我?讓薰衣草發光的魔法甚麼的——啊啊!)


『妳果然知道些甚麼!!』


羅賓的逼問變得越來越嚴厲。

米莉婭從窗框探出頭來,抱住了頭。


(蛤!?搞甚麼鬼……我……為了幫克蘿耶姐姐的忙而使用了聲納(Sonar)魔法對吧?盡可能地挑選出內含魔力的薰衣草……難道……就是因為這嗎……??)


米莉婭縮著腦袋在地上打滾。


(冷靜點。冷靜點啊米莉婭。大局還未定呢……!)


再一次地,米莉婭從窗框探頭而出,用望遠魔法俯視著庭院。

次女羅賓正抓住了克蘿耶的連衣裙。

母親艾拉看不下去了, 便上前阻止。


『住手吧羅賓。我們讓神父大人看看吧。肯定需要借助一下神父大人的智慧。』

『母親大人,這樣真的好嗎?!要是把這果醬賣出去的話,不就能賺到一筆錢了嗎!』

『說是這麼說。但這麼多年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果醬發光啊,我也不知道原因。』


羅賓總算放開了克蘿耶,站到了鍋子前。擺出一副不會讓給任何人的架勢。


『那邊的你,請你跑去叫神父大人過來。快點!』

『是、是的!』


村民手忙腳亂地離開庭院。

二十分鐘後,八十歲的神父來到了庭院

慈祥和藹的老爺爺神父看了看那一鍋薰衣草果醬,便「呼嗯~呼嗯~」地點了點頭。


『神父大人,請問為甚麼這鍋果醬會發光呢?』

『那是因為含有高純度的魔力呢。這鍋薰衣草是誰收集的?』


所有人一同看向克蘿耶。


『哎呀,是克蘿耶大小姐啊。不知為何,妳似乎採集到了含有魔力的薰衣草呢。原來薰衣草裏也會含有魔力呢。』

『是、是的呢。我都不知道呢……』


克蘿耶正全力地動用面部肌肉,努力地擠出了笑容。

但似乎快要變成苦笑了。


(噫呀呀呀呀呀!果然是我的錯啊!米莉婭,出局(Out)!)


米莉婭在腦內吐槽自己,臉像吃了苦瓜一樣難看。


(姐姐對不起~,真的非常對不起~。明明師傅早就叮囑我不要隨便亂用魔法……)


米莉婭一個人在讀書室裏正座反省。

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米莉婭讓魔力循環,往庭院發射出千里眼魔法,觀察庭院的狀況。

像呼吸一樣輕易使用魔法的米莉婭。到底哪裏像是在反省呢。


『呵呵呵。居然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採集了這麼多內含魔力的薰衣草,簡直就像是女神般的孩子啊。願賽莉絲大人的加護與妳同在。』


神父開心地說道。

而克蘿耶,則拚命地左右揮手來否認。


『怎、怎麼會這樣……。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不過是一個隨處可見的貧窮貴族家的平凡六女而已啊!』


次女羅賓和母親艾拉都用著欲言又止的眼神看著克蘿耶。


『哈~,感謝上帝啊。』『克蘿耶大小姐成為女神了嗎?』『是賽莉絲大人的加護啊。』『好神聖啊……』『是女神大人啊。』


村民們一副要拜見女神的模樣。

性急的年輕村民已經在胸前畫十字聖號了。


(克蘿耶姐姐絕對是女神沒錯~)


米莉婭也同意地一個人點了點頭。但還是想儘快用魔法來想辦法救克蘿耶。

但羅賓很不滿。


『克蘿耶……到底怎麼一回事?我記得妳沒有魔力適性的吧?』

『沒有……』

『告訴我妳是怎麼做到的。少廢話,請給我一字不漏的說出來。』

『這我很為難。果醬用的薰衣草採集,在這個村子裏也只有被選中的人才有機會得知。只有得到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的許可才能擁有知情權。』

『羅賓,妳也知道克蘿耶有多優秀的對吧?妳不可能做得到的啊。』


母親艾拉尖銳地「提醒」了羅賓。

羅賓不出所料地激動了起來。


『母親大人!這我可沒法當作沒聽見!』

『把克蘿耶嫁到男爵家去的事情……看來值得再商討一下呢……』


母親艾拉低頭看著似乎能以高價賣出的果醬,又看了一眼毫無表情的克蘿耶,然後嘆了一口氣。


(總、總感覺……是個挺不錯的走向……?)


聽到母親延長婚事的發言,米莉婭和克蘿耶都擡起了頭。


『不管怎樣,必須得向那個人報告。』


之後,母親艾拉向神父道謝,而發光的果醬則被分裝到小瓶子中。

克蘿耶也被村民稱呼為「女神克蘿耶大小姐」。當被這麼喊的時候,那個表情是多麼的一言難盡。


(太好了……沒有出大事真的太好了……)


此外,米莉婭還上了一課。
(譯:就是指以後不要亂開外掛,不然會坑死她姐姐XD


放下心頭的大石後,米莉婭的姿勢從正座變成靠在窗邊。村民們湧進了庭院裏。可能是太急的關係,每個都上氣不接下氣的。這在沒有甚麼娛樂和事件的領地裏可說是非常罕見的景象。


『漢森男爵大人的商隊來了!還有,被委托了把這封信轉交給克蘿耶大小姐!』

『給我的?』

『是的!說是一定要讀的。騎士大人還說想要和克蘿耶大小姐談談。』


(給姐姐的信?)


克蘿耶接過信封,小心翼翼地取掉信封上的封蠟,取出裏面的信。


次女羅賓和母親艾拉在一旁探頭觀看。

克蘿耶讀了信後,臉色變得蒼白。


『騙人的吧……訂婚信……?』

你的回應